緱明姿看着她,沒有往下說,但是黎姿已經明白了,臉色頓時白了起來,勉強的笑了笑,說道:“是狄澈讓你跟我說這些的嗎?”是他自己不好意思所以讓緱明姿來說嗎?

“不是。”

緱明姿挑了挑眉頭,抿了一口咖啡說道,“但是隻要我跟他說了,他就會跟你說。”

轉頭,看着黎姿的眼睛說道,“你也知道澈那個性格,說出來的話總是狄冰冰的,我怕她傷害到你,所以提前跟你說一聲,也好讓你心裏有個底。”

“我明白了。”

黎姿的聲音十分的失落,但是還是強顏歡笑的說道;“只要他開口,我是絕對不會反對的。”

緱明姿笑了笑說道:“其實,姿,主要是你們兩人都結婚兩年了可是卻沒有一個孩子。

你知道的,我怕痛,所以澈說等你生下了孩子再.”後面的話緱明姿沒有說完,但是黎姿已經明白了。

“是我的錯,我會努力的。

生下孩子我就會離開的。

緱小姐,你放心。”

緱明姿點了點頭,站了起來;“我該說的也說完了,不打擾你休息了。”

說着,踩着高跟鞋離開了。

緱明姿剛走,黎姿就跌落在沙發上,全身無力起來,自己,要離開他了,可是,心真的好痛好痛。

緱明姿怕痛,她也怕痛啊!可是,他不會在乎的.他的眼裏只有緱明姿。

孩子.黎姿摸着自己的小腹,淚水流了下來.

回到家裏,緱明姿挑了挑眉頭,拿出手機,看了看裏面的記錄,撥通了狄澈的電話。

“明姿.”

微微有些嘶啞的聲音傳了過來

緱明姿眼角帶着笑容,故作疑惑的問道:“澈,你是不是和姿有什麼矛盾沒解決?我今天見到她了,聊了幾句,似乎.”

狄澈聽着緱明姿沒有說完的話,挑了挑眉頭,平淡無奇的聲音響了起來:“怎麼了?她跟你說什麼了?”

“她說只要有了孩子她就會離開,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緱明姿故作不解的問道。

“我知道了,沒什麼。

我有事,等我回來再說。”

說完,不等緱明姿回話就掛了電話。

緱明姿挑了挑眉頭,眼裏閃過一絲精光。

掛了電話的狄澈眼裏射出駭人的目光,好,很好!是想用孩子來換取更多的錢嗎?呵。

我成全你!

很快,狄澈就打電話來,讓緱明姿告訴黎姿一年之內生個孩子出來。

但是緱明姿推脫了,她覺得,這話由狄澈說出來殺傷力更大!狄澈也沒有勉強緱明姿,只是說明天就會回來處理。

緱明姿嘆了一口氣,只要黎姿有了孩子,那她一定要嫁給狄澈!緱明姿決定去旅遊,剛好用這一年去享受一下最後的自由時光。

“你說什麼?你說的是真的?”當安菱接到緱明姿的電話時,吃驚不已,那黎姿怎麼辦?

“澈他,他居然答應了?”安菱不知道該說什麼好,聽着緱明姿肯定了自己的想法,頓時無語。

掛了電話,安菱立馬給狄澈打了一個電話,狄澈淡淡的一筆帶過,安菱也不再多說。

“嗯,林琳,怎麼了?”一邊吃着東西,一邊打着電話。

電話裏的林琳將自己的決定說了出來,黎姿放下手裏的東西,想了很久,才說道;“林琳,你自己的決定我支持你。”

隨即笑了起來,兩人聊了很久,才掛了電話。

坐在沙發上的黎姿看着外面的陽光,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然而,就在黎姿開始回憶起往日的事情的時候,狄澈電話突然打了過來,黎姿心裏突然間忐忑起來,以往她是那麼的期待狄澈的電話,可是今天,聽到了緱明姿的話,她根本就.

但是最後,黎姿還是接通了,小心翼翼的叫了一聲:“狄澈.”

電話那邊的狄澈沒有感覺到黎姿的心情,依舊是往常的聲音,緩緩說道;“明天你來公司一趟。”

黎姿心裏一個“咯噔”,籤合約的時候也是在公司,那麼這一次讓她去公司,是不是要解除合約了.

黎姿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掛斷電話的,她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的心已經不受控制的亂跳起來。

“怎麼辦.怎麼辦.”黎姿在房間裏到處亂走着,心裏燥的慌,眼裏的淚水似乎馬上就要奪眶而出

“小姐,張先生來了!”下面,傳來了於媽的聲音,黎姿一愣,深吸一口氣,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這才走了下去。

看着張遠揚勉強露出了一個笑容:“張遠揚,你來了。”

張遠揚從安菱那聽說了事情,這纔過來想要看看黎姿有沒有事,看着她那表情.

張遠揚皺了皺眉頭;“怎麼了?”

“沒。”

黎姿搖了搖頭,咬着嘴脣,腦子裏亂亂的。

“是不是出什麼事了?”張遠揚可沒有那麼好糊弄,挑了挑眉毛,淡淡的說道。

黎姿黯淡了眼神,點了點頭,說道;“今天緱小姐來過了,她好像是要和狄澈結婚了。”

只要你說你愛我 “所以呢?”張遠揚挑眉,“狄澈怎麼說?”

“他沒說,他只是讓我明天去公司。”

黎姿低着頭,無奈的說道,他應該很期待和緱明姿的結婚吧.不然,怎麼會這麼迫不及待的回來。

張遠揚皺着眉頭,說道;“這樣的情況你應該早就預想到了,你準備怎麼辦?”

“我會退出的,當初我就說了,只要他親口跟我說解除合約,那我就不會纏着他。”

黎姿苦笑一聲,嘴角邊露出了一個嘲諷的笑容。

張遠揚看着這樣子的黎姿,心裏一陣陣發疼,但是又不知道該怎麼安慰的好。

爲什麼狄澈就不能好好珍惜這樣一個女人。

黎姿深吸一口氣,說道;“算了,明天的事情明天才知道,對了,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張遠揚搖了搖頭,將剛纔想說的話嚥了下去,看着黎姿,認真的說道;“需要我明天陪你一起嗎?”

黎姿抿了抿脣,點了點頭:“你有時間嗎?我害怕一個人去面對。”

張遠揚眼裏閃過一絲欣喜,他本來就沒有抱什麼希望,沒有想到黎姿居然同意了。

wωw ⊕ттkan ⊕¢ O

“明天我陪你一起,今天你就不要多想了,好好休息休息。”

張遠揚站了起來,露出了一個安慰性的笑容。

黎姿看着他離開後,抱着雙腿坐在沙發上,爲什麼狄澈就不能這樣對待自己了?

明天,明天到底會怎麼樣?

緱明姿沒有想到今天剛給狄澈打了電話,明天他就要回來,此時的她心情十分的不好。

以前,她覺得黎姿根本就構不成什麼威脅,因爲她什麼都不如自己,可是,就是這樣一個什麼都不如自己的人,居然得到了那麼多人的喜歡。 張遠揚,安木森.

澈,怕是也有了感覺了吧.

其他人她不管,但是狄澈絕對不行!

想到此,緱明姿緊緊的捏着拳頭,眼裏射出了駭人的目光,明天,她會去公司看着他們籤合約,只要一年到期,那麼,狄澈就是她的了!

其實,緱明姿也十分的後悔,要是當初自己就和狄澈結婚了,那事情會不會就不一樣了.

“黎姿,我只能說,這一切都是你選擇的,你曾經跟我說你永遠不會後悔,既然如此,你還有什麼好擔心的?”林琳握着電話,聽着黎姿的擔心,嘆了一口氣,無奈的搖了搖頭。

早就跟她說過後果,可是那個傻丫頭啊!就是這樣的執着。

黎姿咬着嘴脣,朝天空看了看,努力的讓眼淚不流出來,緩緩說道:“我知道,但是事情真的發生了,我卻感覺是那麼的難釋懷.”

“黎姿,你也不要想太多了,明天到底怎麼樣誰都不知道,好了,再怎麼說你也掙了一筆錢了,那可不是一小筆數目,你可是一個富婆了!”

林琳打趣着說道,想要讓黎姿的心情好一點,可是,現在的黎姿卻.

“如果可以,我寧願不要這些錢.”

掛了電話的黎姿坐在牀上,周圍漆黑一片,只有月光透過玻璃傳了過來。

第二天,黎姿早早的來到公司,而此時的狄澈已經在公司忙碌起來,看到黎姿手足無措的站在那裏。

皺了皺眉頭,迅速的叫來了小萬:“趕緊去買一套禮服過來。”

小萬一愣,看向黎姿點了點頭,立馬離去了。

黎姿愣住了,這是什麼情況?

“等下要出席一個宴會。”

狄澈淡淡的解釋着,“昨天是我太着急沒有說清楚,這個宴會很重要,你到時候不要亂跑,安靜的坐着就好。”

黎姿疑惑的看着狄澈,突然間明白過來,臉上的愁緒轉而被燦爛的笑容所代替,用力的點了點頭。

就在黎姿高興的時候,緱明姿出現了,看着黎姿和狄澈兩個人不禁微微一愣,難道說,狄澈讓黎姿來公司不是爲了籤合約?

“緱小姐,你也來了?你也要去那個宴會嗎?”

黎姿走了過去,疑惑的問道。

緱明姿一愣,隨即說道;“什麼宴會?”

狄澈擡起頭,簡單的說了一下,然後說:“這件事跟你沒什麼關係,你不用去。”

說着,示意黎姿去換衣服。

緱明姿看着狄澈皺了皺眉頭,想要問什麼,但是最終還是沒有問出來,隨意說了幾句就離開了。

很快,黎姿就和狄澈一起去了宴會,黎姿終於知道狄澈爲什麼要帶着她了,因爲那裏面的人每一個人要是沒有女伴的都會叫上小姐。

想到此,臉上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回到家裏,黎姿脫去了繁重的禮物,換上了睡衣,走了出來,狄澈看着那性感睡衣下的凸凹有致的身體,眼神忽然間暗了下來,涌起了陣陣慾望。

黎姿看着狄澈的表情,羞紅了臉,緩緩的坐了過去,伸出小手握住了他的大手。

狄澈猛的將黎姿撲到在沙發上,手微微一頓,狂風暴雨立馬變得溫和起來,柔和的替黎姿將身上的睡衣解開。

黎姿眼裏閃過一絲錯愕,結婚兩年了,這是第一次他那麼的溫柔。

粉嫩的飽滿在狄空氣的觸摸下微微發抖,豐滿的rufang隨着呼吸微微起伏。

雙眼迷離的黎姿看着狄澈,身體微微顫抖起來,狄澈細心的吻着她的每一寸肌膚,讓黎姿有一種被人珍惜的感覺。

狄澈看着黎姿的臉龐,伸出大手,摸着她的耳垂,引來了她一陣戰慄,酥酥麻麻的感覺傳遍了全身。

黎姿伸出手拉住了狄澈的大手,十指緊扣,眼裏閃過一絲欣喜,這是她一直想做的啊!

“黎姿,我們生個孩子吧。”

狄澈淡淡的聲音傳了過來,黎姿正在穿着睡衣的手頓住了,好久才反應過來。

生個孩子?

他要和她生一個屬於他們的孩子?

心裏的欣喜沒法用語言來形容,一雙手不知道往哪裏放了,臉上燦爛的笑容怎麼也擋不住。

心裏冒出了無數的小泡泡。

但是隨後,狄澈便將所有的泡泡掐滅。

“明姿怕痛,不想生孩子。

我們的三年之期快到了,但我想再延長一年,你生了孩子之後,我會再補償你一大筆錢。”

黎姿愣住了,笑容凝固在了臉上,看着狄澈上了樓梯,卻發現自己的聲音怎麼也發不出來。

她想說,她願意和他生孩子,她想說,她不要他的錢.

可是這一切的一切都化成了無聲的淚水,滴落在她的手背上。

緱明姿,因爲她怕痛,所以才勉爲其難的要跟自己在續約一年,因爲緱明姿怕痛,所以,他寧願跟自己不喜歡的女人生孩子。

原來,拿着喜歡的人給的錢,心裏是那麼的痛苦,那麼的傷心.

吸了吸鼻子,將淚水擦乾,看着狄澈拿着合約走了下來,很好的將悲傷掩藏住了,臉上帶着明媚的笑容:“好啊,反正我身體健康,是可以生孩子的。”

她笑的依舊明媚,也十分不讓狄澈喜歡。

煩躁的將手裏的合約遞給了黎姿,狄狄的說道;“如果可以,簽字就好。”

說着,轉身離開了。

黎姿低着頭看着上面的條條框框,她哪裏真的看進去了,她只不過是藉着看合約來掩飾着自己的神情罷了。

簽好了自己的名字,黎姿嘆了一口氣,將合約放在了桌子上,想了想,又高興起來,不管怎麼樣,自己會有一個和他的孩子,不管怎麼樣,自己還能繼續呆在他的身邊,這樣就足夠了。

很快,緱明姿也接到了狄澈的電話,得知所有的事情都辦好了之後,緱明姿這才鬆了一口氣。

看着手裏的機票,上了飛機。

安菱也得到了消息,特地跑到了黎姿的家裏,看着黎姿依舊和以前一樣,不禁愣了愣,問道;“你,就一點都不傷心嗎?”

“傷心?”黎姿看着安菱疑惑的重複了一遍,“我爲什麼要傷心啊?這樣不是很好嘛?”

“哪裏好?我可沒看出來。”

知道黎姿沒有在自己面前強顏歡笑,安菱鬆了一口氣,笑着問道。

黎姿抿脣一笑,說道;“我還在他身邊啊,而且,還會有一個和他的孩子,這樣,就足夠了。”

安菱聽着黎姿的話,緩緩嘆了一口氣:“姿,你的勇氣是我不能比的。”

停頓了一會兒,繼續說道,“不管怎麼說,只要你自己開心就好。”

黎姿揚起了燦爛的笑容,點了點頭:“我明白的!我不會虧待自己。”

“今天我要去醫院檢查身體。”

黎姿說道,“我就不留你了。”

“今天嘛?”安菱笑了,“我陪你一起。”

月光如水照心扉 “好啊。”

兩個女人走了出去,找到了狄澈幫忙預約的醫生,經過一個下午的檢查,確定黎姿沒什麼事之後,這才鬆了一口氣,她就怕有什麼病耽誤生孩子,那就不好了。

“菱,今天謝謝你陪我,我們去吃點東西吧,你想吃什麼?”黎姿看着安菱,總覺得她看起來十分的親切,歪着頭,笑着問道。

“我隨便,你喜歡吃什什麼就吃什麼吧。”

安菱扯了扯嘴角,說道。

兩人隨便找了一家餐廳,黎姿盯着安菱看了半天,說道:“我怎麼感覺我對你十分熟悉一樣,嗯,安大哥也是,我第一次看到安大哥的時候,就感覺他十分的親切。”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