縱然你天地至強,依舊躲不過歲月的侵襲,那是一種不知不覺的消磨,令得你無法反抗,天道輪迴,若想超脫,需破六道。

六道六道,青陽已經開始注意到這個辭彙了,在劍老和在舞宮內,抑或是魄帝上,都是提到過這個詞。六道是什麼?不知為何青陽的腦海里緩緩浮現出一個身影…

那個身影,有著天地般修長偉岸的身姿,白衣銀髮,背影猶如蒼穹那般氣勢,無人能比。

不過青陽還是甩了甩頭,這時候胡思亂想什麼。

「小子,你作何決定?」藍玄祖見青陽甩頭,還以為青陽不願意,立馬前者的語氣已經少了些風輕雲淡。

青陽想了想,在心中跟劍老交流了下,劍老舉雙手贊成,他的道理是,天下之大,奇人不少,能得到高人奇人的傳承,那是極為幸運的。

當然劍老沒說,他自己本身和在舞神劍就是對青陽最大的幸運。

「小子願意!」青陽立即單膝跪地,拱手尊敬的道。

這麼一個大餡餅不吃了,著實不符合青陽的性格。這恐怕才是遠古秘境一行最大的收穫!

青陽在不知覺中成了最大的漁翁。


藍玄祖能量體見狀點了點頭,緩緩道:「你願意也繼承不了。」

青陽一個趔趄,我擦,這是怎麼回事?耍我么?

「哈哈哈,以你目前的境界和狀況,的確繼承不了。」藍玄祖難得的大笑道。

青陽還是不懂,不解的摸著後腦勺。

「我這遠古秘境,分為天地人三玄域,如今你方才破了一個人玄域,就想得到我的傳承,未免太天真了吧。」

「那我該怎麼做…」青陽心中已經開始腹誹,既然還沒到傳承的條件,那還扯那麼多幹嘛。

「莫急…等你通過了天玄域,再來接受我的傳承吧。你的身上有一種神秘的氣息,那是連我都有些不敢相信的氣息,所以我相信你可以成為我心中完美的繼承人。」

「只是…」

「只是什麼?」

「你太弱了。」

青陽聞言一頭黑線,這老傢伙就不會說點好的么?

「修王一道,艱險重重,我便送你點小禮物吧,免得撐不到去天玄域見我就殞命凡塵。」藍玄祖屈指一彈,五道不到一寸的小人光影便是出現在青陽的面前。

那是?

青陽瞳孔一縮,旋即又是瞪大了眼睛,魁召?

「這不是一般的魁召,是王級魁召!」藍玄祖悠悠的道。

「王級魁召?」青陽好奇的看著眼前這五個光影。

「他們屬相不同,分別為五行五相,只是他們還差最後一步的靈魂煉製,只有這靈魂煉製方才能使魁召蘇醒過來。」

「他們的實力怎麼樣?」青陽最在意的還這個問題。

「有先前那守門的魁召厲害么?」青陽此刻雙眼放光,顯然是很期待。

藍玄祖瞥了青陽一眼,略帶不屑,道:「若他們五個第一次蘇醒,第二步以下,無人可擋。」

「嘶!」青陽倒吸一口冷氣,他又豈會不知這第二步意味著什麼,修王第二步!要知道,任督境那麼恐怖可還不算踏入任督境啊!那麼能橫掃第二步以下,是不是意味著能橫掃任督境?這讓青陽的心跳瞬間加速。

藍玄祖似乎看透了青陽的想法,輕聲笑道:「你當真以為這靈魂那般容易?以你目前的實力,連半隻魁召都是煉化不了。」

藍玄祖知道青陽的靈魂力量強,但這種強在他看來顯然還不夠。同時在煉化的時候,還需要王氣作為引子,很顯然,青陽現在沒有什麼王氣波動。

當然,藍玄祖也是看出了青陽體內經脈被封印的事情,不過對此他並不關心,他知道青陽能來到這裡,自然有著自己的手段。

青陽此刻一臉沮喪,魁召雖好,可也得有煉製的實力啊。不過轉念一想,青陽很快就能解開王氣封印,到時候便是騰龍化鳳的時候!

「現在這五隻魁召僅僅是初始狀態,隨著你實力提高,到時候你便會知道,魁召的真正實力——那可是老夫當年不錯的幫手。」藍玄祖緩緩道,此刻他的心情不錯。

旋即他又是屈指一彈,一道白光瞬間飛入青陽腦海里,大量的信息馬上爆開來,彷彿要將青陽的大腦給撐爆一般。

但是,半晌青陽卻是狂喜了,這便是魁召的靈魂煉製心法!而且,裡面還有一些封印,只有當青陽實力到了一定程度,才是能夠打開!

很顯然,那封印的東西,便是魁召能成為藍玄祖幫手的原因!

狂喜之後,青陽忽然想到了一個問題,旋即馬上問道:「藍玄祖,我能知道你的修為么?」

青陽從藍玄祖的語氣就知道,這老傢伙還沒消失,恐怕他還活著。

藍玄祖聞言卻是哈哈大笑,旋即又是嚴肅的道:「老夫是何實力不重要,重要的是,從今天起,你是老夫指定的傳承人,所以同時你便要肩負著一些責任!」

說到責任,藍玄祖的語氣已經有些讓青陽頭皮發麻了,這到底是什麼責任才讓藍玄祖這麼嚴肅啊?

青陽愣了愣,見狀藍玄祖又是擺了擺手,道:「這些對你來說為時過早,但你必須要有這個意識。否則老夫就是遠在宇宙蒼穹,也會把你揪出來!」

青陽聞言乾笑道:「自然自然,這是自然。」

「好了,我的能量體也快消失了,這七星護陣牌也算是個不錯的寶物,能破盡千般萬法陣。當然,這麼說也是有些託大,不過它的破陣能力的確是不錯。同時它也是作為第二玄域地玄域的鑰匙,沒有它,你便是進不了那地玄域!」

藍玄祖頓了頓,繼續道:「小傢伙,我看好你。我很期待我們的第二次見面,希望到時候你不會像今天這麼弱小。有緣再會!」

說完沒等青陽反應,藍玄祖的身影便是徹底消散在虛空中,而那七星護陣牌也是飛落在青陽的手上。

「責任么?青陽望著護陣牌,呢喃道。

「劍老,這人實力怎麼樣?」

「一般。」

青陽翻了翻白眼,劍老言辭還是那麼的犀利啊。

不過這一次遠古秘境之行,收穫太大了,青陽要好好消化下。

(p:今天只能是一更了。假期只剩兩天就得回廣州了,到時候學校事情多,便只能一天一更,亦或是….n天一更。當然這種情況還是不要發生的好。)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 當青陽走回頭路,看見那流光溢彩的五極天罡鼎時,才是驚叫地跳了起來。

「糟了,忘了問藍玄祖這五極天罡鼎的事情了。」

然而,就在青陽懊惱的時候,他羅戒內的那枚七星護陣牌卻是略微的騷動了起來,疑惑之餘,青陽立即取出這枚陣牌。

嗡!


七星護陣牌彷彿失去控制一般,渾身散發著星光般的氤氳,旋即便是漂浮到了五極天罡鼎的上方,那星光彷彿活起來了一般,在青陽目瞪口呆的神色中,星光凝聚為一道小小的極光,極光倒貫而下,徑直將那強橫的禁制給戳破了!

「這都行?」青陽無語問蒼天。

雖然這顯得有些難以接受,但不可否認的是,五極天罡鼎上的禁制,已經完全不見了,這倒是成全了青陽。

劍老道:「少主,這鼎收下吧,用來煉製破封造化丹倒還是不錯。」

青陽聞言也是立即心花怒放,破封造化丹,就是他的希望所在!

魄王雙修,青陽心中充滿了嚮往之色,他知道,那個時候,已經不遠了。

旋即他便是以最快的速度將那五極天罡鼎放入羅戒,自從有了羅戒,青陽也是將常用的東西給放進去,而青炎吊墜則是放一些不常用但卻又重要的東西,但不得不說,這鼎還真是重,青陽花了一番功夫才是將之搬進空間羅戒中。

「劍老,我們該怎麼煉製破封造化丹呢?」青陽提出了這個縈繞了很久的疑問。

因為,青陽本身就不懂煉丹之道。

不過,青陽不懂,卻是不代表劍老不懂。

「呵呵,老夫不僅是星空劍帝,同時也是星空丹帝!」劍老輕笑之間,便是拋給了青陽一個重磅炸彈。

星空丹帝!

誰人敢如此狂妄的認為,自己是整個星空之下的丹帝?但是這話從劍老口中說出來,卻是無比的可靠。因為,他是劍老。

青陽張了張嘴巴,心底也是湧起一股駭然之感,這劍老,太恐怖了吧。

「劍老,你…太強了!太贊了!」青陽興奮得紅著臉道。

劍老聞言卻是擺了擺手道:「呵呵,沒什麼。以後你便知道了,要成為一個高手,可不僅僅是努力,丹藥也是必須的。所以這煉丹之道,也只是隨手玩玩而已。」

青陽聞言立即咂了咂舌,道:「隨便玩玩就能玩出個丹帝?」

「少主,丹道和劍道其實是有相同之處的。這天地萬道殊途,但其本質上卻是同歸的,所以煉丹對我來說,也只是道的一種。」劍老如是道,看得出他對道的理解很深刻,當然,對此青陽還是完全不懂,一頭霧水,這已經超出青陽的境界太多了。

「道么?」青陽陷入了深思,不過顯然這種深思對於青陽來說,還是很費力的。

索性,想了一會兒后依舊想不出什麼,青陽便是放棄了,目前對他來說,解開經脈封印才是最重要的。



當青陽出了遠古秘境,再度看到這齊雷山時,他興奮地清嘯一聲。

吼!

真是神奇的一次經歷,當清新的空氣撲鼻而來的時候,青陽才是肯定了一點,那便是他真的出來了。

「劍老,接下來,我們是不是可以去一下雷家?」青陽心情很愉快,問道。

對於雷狂,雷可兒這群人,青陽可是有些想念啊,其實這遠古秘境一行,已經讓得青陽有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切切不可!此番遠古秘境之行,雖然是引走了很多人,但難免還是會有人注意到這裡。所以少主,你必須離開這裡。況且這煉丹過程中的動靜也是頗大,我們得找個安靜的地方。」劍老提醒道。

經劍老一番提醒,青陽便是一陣后怕,的確啊,紅菱那一招調虎離山雖然很厲害,但難免會有別出心裁之人恐怕會注意到一些不尋常的地方。青陽是萬萬不能在這種時候露面,一露面恐怕是得遇到一些不好的事情。

「那不如我們去死亡獄林吧。那地方雖然有著邪獸出沒,但同時也是人煙稀少的地方!」青陽想了想,立即想到死亡獄林。

劍老立即讚許的道:「恩,我也是這樣認為的,最危險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

兩人一拍即合,旋即立即動身,前往死亡獄林。


死亡獄林對於他人來說,可能是個危險之地。但對於青陽來說,這是個好地方。

而在青陽離開后,這齊雷山依舊是那麼地安靜。只是偶爾會有那麼幾個身影在山裡掠過,這很顯然地證明了劍老的說法。



死亡獄林中部,一個隱蔽的山洞前,一隻三階巔峰邪獸毫無徵兆的倒地,而其身上沒有絲毫傷痕,有的只是一股從地獄中爬出來般的冰寒之氣,那冰寒之氣,直接將附近的邪獸都是驅散了。

「搞定!」

青陽滿意地看著眼前這個山洞,很隱蔽,很適合用來潛修,當然,也適合用來煉製破封造化丹!

「少主,九幽大手印的凝實程度越來越高,看來快要接觸到實相大手印了。」劍老讚許點頭道。


青陽聞言是笑了笑,道:「雖然還差得遠,但這九幽大手印的威力,的確讓我很滿意啊。」

今天已經是青陽離開齊雷山的第二天了,他花了兩天的功夫從死亡獄林的外部殺了進來,途中遇到一些不開眼的邪獸,也是被青陽毫不客氣的解決掉。

現在的青陽,魄力更加凝實,他準備在此處做出魄力的突破。

不過,在此之前,還是先把身體內那該死的封印給解決掉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