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剎江天險湍流。

整片江,蔓延至東海。

水域面積之廣,前所未有。

封羅剎江,本就是一場前所未有的超級工程!

兩個月的工程期。

已是按最快的估算了。

秦蒼穹眸光平靜,照顧著女兒用餐。

他緩緩點頭,「讓工程團隊繼續,加快進程。」

「兩個月內,我要看到江水抽干。」

「是。」花木蘭面色凝重,恭敬點頭。

……

而,與此同時。

江南城,另一邊。

錢江城,城市部門,核心大樓。

錢江城城主,沙瑞金,正坐在辦公室內,處理著公務。

身為,江南城,大人物。

整座城市管轄的boss主管。

沙瑞金平日里,日理萬機,忙的不可開交。

「咚咚咚~!」就在此時。

突然辦公室的門,被急促敲響了。

「進來。」沙瑞金坐在辦公桌前,低頭辦公,隨意回了一聲。

很快,辦公室門被推開。

城主秘書,踩著高跟鞋,疾步跨進辦公室內。

「稟沙主管,羅剎江……出事了……!」秘書俏臉凝重,彙報道!

聽到這句話,正在低頭辦公的沙瑞金,微微抬眸,掃了秘書一眼。

「出了何事?」沙瑞金淡淡問道。

女秘書俏臉複雜,凝重彙報,「今早七點……羅……羅剎江……方圓二十公里內……突然被一支神秘的工程集團封鎖!」

「他們,似乎……是要封江,截流!目前,工程團隊正在進行封江工程……!」

唰~!

當聽到女秘書這番彙報時!

那正在低頭辦公的沙瑞金,猛地停下了筆,抬起頭來!

「你說什麼?!」

沙瑞金面色凝重,厲問道!

女秘書俏臉複雜,將方才的彙報又重新回復了一遍,彙報的更清楚了一些。

「呯!」沙瑞金面色冷戾凝重,狠狠一拍辦公桌!

「放肆…!豈有此理!!」優質免費的閱讀就在閱書閣『』 「不是鴉溪的錯啦!快抬起頭來(⊿)!」

瑟娜有些慌忙的說道,得到這樣的答覆后我抬起頭看着瑟娜,等待她說出原因。

「其實……其實是因為那個冒險者守衛說你是臭小子什麼的我才生氣的啦(`~)!」

這麼說着的瑟娜似乎又想起了門外那個冒險者守衛,憤憤不平的說。

「也就是說只是這樣咯?」

稍微鬆了口氣,既然並不是因為我做了什麼而惹瑟娜生氣,真是太好不過了。

但是這個答覆也在我意料之外,的確之前那個冒險者也喃喃說了些什麼,但只是臭小子這種程度的話倒也沒什麼大不了的。

「什麼叫只是這樣啊?我問你,如果有別人這樣罵我,你會怎麼樣?(`~)」

在腦海里想像著瑟娜被人罵臭小子的情景。

「「喂,臭小子!」

「怎麼了,是叫我么(⊙o⊙)?」

瑟娜看着那個說出臭小子三個字的冒險者,臉上帶着疑惑的表情。

「當然是說你了,臭小子!」

「再怎麼說我也不是男孩子,你叫錯惹(ì_í)!」

帶着一種認真又氣氛的情緒,瑟娜攥著小拳頭湊近了那個冒險者,在他面前鼓起腮幫。」

大概會是這樣子的吧,但是這麼一想不禁感覺到有些搞笑,不自覺的笑了出來。

「我被人那麼說有那麼好笑嗎()?」

「當然有啊,以瑟娜的性格肯定會一本正經的回答,所以想了一下就感覺非常搞笑啊。」

被我這麼一說,瑟娜也開始在腦海里構築出那種場景,看她表情估計和我想的也差不多。

「總之我生氣了(`~)!」

「得了吧,看你樣子就知道你沒生氣。」

雖然表面一副氣鼓鼓的樣子,但是實際上心情應該已經好多了,所以……

「所以接下來就一股作氣去找骷髏人吧。」

「嗯嗯,一鼓作氣一鼓作氣(˙▽˙)。」

說話閑聊的空餘,出口已經近在眼前了,能透過出口看到地下二層周圍的外貌了。

「朝着骷髏人的領地前進(˙▽˙)!」

瑟娜舉起右手,做出一份幹勁十足的樣子。

照着地圖前進著,不出多久就到達了骷髏人所在的區域,但是我和瑟娜並沒有立即進去。

因為地下城會感知外來敵人的進入,所以只有在有人踏入魔物產生點時才會產出魔物。

如果事先有產生的魔物沒被消滅,那麼也會在一定時間后自行消失,但在消失前的一段時間內還會繼續徘徊在周圍,這種情況的魔物被稱之為徘徊魔物。

徘徊魔物的消失時間是下一批魔物產生的時間的兩倍,如果有徘徊魔物存在,而冒險者貿然闖入魔物產生的區域,很有可能遭受兩波魔物的攻擊。

通常情況下遇到這種情況,很有可能就會遭受到重大損失,畢竟意料之外的魔物出現,任憑誰也會有所慌亂吧。

所以現在想確認一下這裏有沒有殘留下來的魔物,以防不必要的損傷。

之前在地下一層時之所以沒有去確認,就是因為史萊姆的殺傷力極小,所以不至於到需要確認的地步,但是從地下二層起,魔物的實力就足以擊殺外來冒險者了,所以現在必須要好好確認這一點才行。

確認視野內沒有參與的骷髏人後,我走入魔物產生的感應區域,一個魔法陣開始在地上構築出來,從魔法陣里爬出了一隻骷髏人。

之所以只有一隻骷髏人,是因為這是地下城的試探攻擊,派出一隻魔物來試探實力。

而且魔物的產生是需要時間的,一口氣出來一堆魔物的情況是不存在的,不過在第一隻魔物出現后,後續魔物產生的速度會慢慢加快,直至抵達時間內最大產生量為止。

不過在那之前我們就已經離開這裏了,所以現在要做的只是把眼前這隻骷髏人解決。

我和瑟娜商量好的戰術很簡單,那就是瑟娜負責吸引骷髏人的注意力,而我負責將骷髏人斬殺,戰術很簡單,簡單到不需要多想。

當然,這個戰術是基於我倆的天職來定的,瑟娜的天職是戰士,而我的天職是暗殺者,這倆中天職的體力上限有很大差距。

也就是說常規情況下,我的體力會比瑟娜消耗的更快,可今天的任務可不止是一隻骷髏人而已,所以合理的分配非常重要。

「瑟娜,接下來就看你的了。」

「知道了,鴉溪,我會努力吸引住它的()*。!」

瑟娜拔出劍沖向骷髏人,骷髏人在發現瑟娜后也朝着瑟娜發起衝鋒。

骷髏人的行動速度並不是很快,如果持續奔跑的話是追不上瑟娜的,不過在交戰中,這點速度並不影響什麼,至少現在它手中銹跡斑斑的鐵刀擋住了瑟娜的劍。

「『火球術』!」

初次的接觸后,瑟娜立馬就和骷髏人拉開距離並抬起手瞄準骷髏人,一發『火球術』就擊中了骷髏人的軀體。

預料之中,骷髏人並沒有受到多少損害,這和第一層的史萊姆根本不是一個檔次,也可以說是史萊姆對元素魔法抗性太低了。

總之,受到『火球術』攻擊后,骷髏人發出一聲沙啞的嘶吼,也不知道它是靠着什麼發聲的,現在的它頂着還在燃燒的火焰沖向瑟娜。

「接招吧(`Δ)ゞ!」

第二輪的攻擊開始了,骷髏人揮出刀,而瑟娜接住後用力一挑,在這一系列的動作下,骷髏人的身軀往後傾斜,此時的它已經失去了短暫的防禦能力,那麼現在就是結束的時候了。

瑟娜也因為這次攻擊進入了僵持狀態,所最後一擊只能由看看為止一直看戲的我來完成。

「『操線』!」

為保證萬無一失,我發動了我的輔助性技能『操線』,絲線從地上沖向骷髏人,抓住這個間隙讓骷髏人僵持時間變得更長。

拔出匕首沖向骷髏人,揮動的瞬間將骷髏人頭頂上那塊幾乎與骷髏人頭骨融合為一體的魔核擊碎,這一隻骷髏人就此被消滅了。「事先告知你,我這一次使用的,是純【娛樂夥伴】卡組。」

「發動我手牌中的【娛樂夥伴-時事秀舞者】的效果,」隼人將一張手卡打出,「對方場上存在怪獸,但是我場上沒有怪獸存在的場合,可以從手牌中將其特殊召喚。」

「隼人居然拿出了用來戰勝貝卡斯的【娛樂夥伴】嗎?完全認真起來了啊。」

《這就是牌佬的世界嗎?亞達賊!》第七十九章純娛樂夥伴 馬氏見他同意了,心中暗喜。

姜寧傷的多重,她心裏清楚。

一旦沒有太醫醫治,死就是遲早的事情。

只要挨到她死了,到那時,就一了百了。

東宮裏忙着封鎖消息,昏倒在雪地里的小蠻,直到天亮后,被巡守的侍衛發現,叫醒。

對煜王府這個天生神力的強壯少女,侍衛們都眼熟。

小蠻摸著頭,一臉茫然爬起來。

「姑娘,你沒事吧?」侍衛好心詢問,「你怎麼一個人睡在雪地裏頭?沒凍壞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