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晨還很期待,滿值了會帶來什麼變化呢。

武功(1/1):阿碧為參合庄侍女,自小隨慕容公子習武,雖無天賦,卻也見多識廣,略通武藝。

第三技能:園藝(高級),參合庄與曼陀山莊交往甚多,阿碧作為參合庄的侍女,經常往來曼陀山莊,對於園藝一道,有著獨特的天賦,尤其是山茶花等名花的培育,有自己的心得。

花鋤:阿碧隨身物品,影響範圍:一畝,功效:增加培育的花卉的變異幾率。

物品:山茶花、蘭花、牡丹等花種若干。

「終於完成了。」羅晨欣然一笑,園藝,會是什麼樣的技能呢?能夠給煙雨樓帶來什麼樣的變化呢?

在羊城,已經沒有什麼好牽挂的了,自己,也該去尋找真正的基地,讓自己的事業,正式展開了。

PS:第一卷,《風起於青萍之末》結束,羊城副本也暫時結束,下一卷,《潛龍於淵》,羅晨將攜女俠們,回歸山水田園,打造全新的基地——煙雨山莊,會有新的女俠降臨,敬請大家期待。 長寧村,位於粵東北部的源城市羅X縣的南部,是一個安寧、祥和、偏僻的小山村。

在群山環繞之中,一條雙向四車道的長達十多公里的水泥公路,將這個小山村和外界連接在一起,卻沒能夠把這個小山村完全融入外面逐漸開始繁華的世界中。

小山村,背後是高高聳立的晉褚山,是羅X縣最高的山峰,也是羅新人最喜歡攀爬的地方。

但是,他們喜歡的路徑是在山的背後,另一條相對平緩的登山道,而在長寧村這邊的登山道,早就已經灌木叢生,很多年,沒有人上去過了。

周圍,也都是大大小小的山峰,把這個小山村,緊緊地包圍在其中,為這個小村莊帶來豐富的資源的同時,也束縛了這裡進一步發展的空間。

這裡,就是羅晨出生、生長的地方,打小他就在這裡長大,熟悉這裡的每一處地方,也爬過那最高的山峰,領略過一覽眾山小的豪情氣概。

也是在這裡的小學中,他一路以第一的成績,考上鎮上的初中然後讀了縣裡的重點高中,直到考上了羊城市的新豐醫學院,成為這個小山村唯二的大學生之一。

另外一個大學生,就是他的哥哥,羅陽。

還有一個姐姐,羅燕,讀的是中專,後來自費讀了大專。

三姐弟,是這個小山村的驕傲,因為他們真正地證明了:知識改變命運,他們就是通過讀書,考上了大學,在大城市找到了工作,真正改變了自己的命運。

姐姐在熙城當老師,結了婚,過的挺幸福的。

哥哥在蓉城上班,也已經結婚了,還把父母接了過去,讓無數村民羨慕。

而羅晨則更是了不起,考上了醫學院,將來必定會成為大家心中最厲害的醫生,工作穩定,收入高,在大家的眼中,完全就是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的標杆。

所以說,羅晨一家人,被視為小山村裡最有成就的一家人,羅晨三姐弟,也成為了眾多家長口中的隔壁的孩子。

知識改變命運,羅晨一家,就實實在在地告訴了他們,這是他們唯一能夠從這個偏僻小山村爬出去的途徑。

不過,這麼久了,依然沒有第二個大學生出現,大部分年輕人,都是初中一畢業(少數人讀到了高中),就出去打工賺錢去了,也算是走了出去,至於成就如何,就不得而知了。

不過,現在這個小山村也沒有住多少人了,隨著國家城鎮化的進展,越來越多的村民,選擇用畢生積蓄在縣裡面或者在鎮裡面,買上一套房子,在那裡定居下來,不僅能夠真正成為一個城市人,自己的孩子更能接受更好的教育,追求更好的未來。

而原來賴之為生的田地,大部分都已經荒廢了,或者種了一些不需要怎麼打理的果樹。

他們是不願意,再回到這個鳥不拉屎的窮山溝裡面來的了。

留在這個村子里的,只有少數的十幾戶人家,都是沒有本事出去的,只能留在這裡,繼續過著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生活。

年輕人已經不願意回來幹活了,都賴在外面打工,即使收入很一般,結婚生子后,就把小孩扔回這裡讓老人帶,兩夫妻繼續在外面打工。

老人漸漸老去,他們不知道,這裡以後會變成怎樣。

正午之後,太陽火熱地炙烤著這塊大地,把一片片水田,烤的波光粼粼,冒著熱氣。

村子外的石橋下面,已經被雜草覆蓋的河流,潺潺地流著,水不大,因為,很久,沒有人清理過了。

村旁的大樹上,知了在不知疲倦地叫著,享受著只有它們的世界。

「轟。」一陣車輛的轟鳴聲,從村子外面,一輛黑色的都市越野車,出現在村道上,到了村子裡面的第一個房子面前,才停了下來,車頭的三叉星標誌,格外醒目。

「這裡,就是我的老家了。」羅晨從駕駛室推門下來,和另外兩個下車的女孩,解釋道。

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是一個典型的客家圍屋,泥磚堆砌起來的牆體,用石灰刷白,頂上是瓦片,呈現出獨特的田園風情。

和大都市的鋼筋混泥土搭建起來的高樓大廈,實在是不值一提,但是,它卻是羅晨生長的地方,有著特殊的含義。

「這裡,就是公子出生的地方啊,」程靈素環視四周,「終於有點熟悉了,感覺和我們那個時代,有些相像了。」

「鄉村的,基本是差不多的,不過,和參合庄,應該差別很大吧?」羅晨問阿碧道。

「我心安處是吾鄉,」阿碧輕笑道,「也許,在公子心裡,參合庄只是一個華麗的地方罷了,而對我而言,參合庄卻是我魂牽夢繞的地方,不在於它的豪華,而在於,它是我生長的故鄉。」

「這倒是,有道理。」羅晨笑著,從大門上端,摸出一把鑰匙來,把鎖打開,推開大門,露出屋子內部的全貌。

中間一個碩大的天井,將屋子分為上下兩部分,下面是客廳,擺放著茶具、木沙發等傢具,兩側有房間;上面是飯廳,兩側同樣有房間,並且有一條走廊,穿入到另外一個側屋的廚房之中。

天井的兩側,是廊間,是兩個小房間。

「冬暖夏涼,」羅晨帶著她們逛了一圈,笑著說道,「我小時候,可從來沒有吹過空調,照樣睡得和死豬一樣的。現在在大城市,夏季的時候,沒有空調可就受不了了。

我們可能要在這裡住上幾天了,所以,得辛苦一下,打掃衛生了。」

「這是當然了,我們不是準備好了嗎?」阿碧笑著,跑到車子後面,打開后尾箱蓋,滿滿當當的生活、清潔用品放滿了整個后尾廂。

她拿出一條圍裙圍在身上,然後戴上一頂帽子,一個口罩,還有兩個手袖,拿著掃把、抹布等清潔工具,全副武裝的樣子。

「來,我們開始吧,這可是公子的家呢,得好好搞衛生才行。」

程靈素嫣然一笑,也戴上同樣的裝扮,信心滿滿,「小意思,很快就搞定了。」

羅晨愣了一下,大笑出聲,「沒錯,三個人一起動手,太簡單了,我們趕緊搞完衛生,今晚,我們做叫花雞吃,好久沒吃過了,一想到,就流口水呢。」

「好嘞。」兩個女孩脆聲回答。 一個小山村,稍微有一些動靜,都能夠驚動所有人。

所以,當三人正幹得熱火朝天的時候,門外,就迎來了不速之客。

「三叔公。」羅晨正把一些垃圾搬到門外,就看到門口站著一個老人,驚喜地喊道。

「你是晨仔?」三叔公是一個大約六十多歲的老人,身穿著樸素的襯衫,驚訝地看著羅晨,「我還以為是你父親回來了呢,沒想到,是你回來了。」

他看往停放在門坪的車子,雖然不認識,但是,下意識地知道,這是一輛好車,心裡滿是疑惑。

「對呀,不是大學畢業了嘛,我回來看一看。」羅晨咧嘴笑道,「你看,這不是剛回來,搞一下衛生嘛,帶朋友來住幾天。」

「哦。」三叔公談著頭,往屋裡面看了一下,正看到兩個漂亮的不像話的小女生,正賣力地擦著桌子等傢具,又回頭看看羅晨,「你朋友?」

「對,我朋友。」羅晨點點頭。

三叔公拉著他的手,走到門外面,「晨仔,你老實告訴我,究竟回來幹什麼?這兩個女孩子,不會是你的女朋友吧?你爸媽知不知道?

我告訴你,你父母把你拉扯這麼大,供你讀大學,好不容易畢業了,可以留在大城市工作了,你可不要做傻事,後悔一輩子啊。」

「三叔公,」羅晨哭笑不得,卻也知道他是關心自己,「你就放心吧,保證沒有做違法犯罪的事情,都是我的朋友。」

「好,那你告訴我,這車,是怎麼回事?雖然我見識不多,但是,也知道這是好車,比過年時,陽仔開回來的車,要好多了,估計得很貴吧?

你一個畢業生,剛工作,還沒領工資吧,哪來那麼多錢開這樣的車?還帶著兩個這麼漂亮的女娃子,我看,縣裡面電視台的播音員,都沒她們漂亮。

我告訴你,這個事,你別想瞞著你爸媽,我一會就告訴他們,讓他們回來,好好問一下你。

三叔公什麼都不懂,但是也知道一個事,那就是,做人要腳踏實地,一步一個腳印,你哥哥這樣出去了,你也可以這麼做的,沒有必要走歪門邪道。」

說到激動處,三叔公激烈地咳嗽起來。

「哎呀,我的三叔公。」羅晨扶著他,幫他拍著後背順氣,「你別激動,先聽我解釋。」

這時,村裡面其他人也聞聲趕來,都驚奇地看著羅晨,指指點點的。

「楊婆婆、二叔婆、四嬸……」羅晨連著和她們打招呼,除了少數幾個老人之外,留在村裡的大部分,都是中老年婦女。

看到羅晨和她們打招呼,都露出燦爛的笑容,雖然臉上皺紋縱橫,但是依然能夠感受到她們樸實的感情。

「這車呢,」羅晨指著黑色的賓士車,「這是我畢業以後,工作的公司老闆的車,這一次我回老家,也是因為工作需要。

我不是讀醫的嘛,在大城市醫院留下來很困難,一個朋友推薦我去了一個醫藥公司上班,對,就是生產藥品的,像安乃近啊、止咳糖漿啊這樣子的藥品公司。

我們公司,最近需要拓展業務,準備建設一個草藥種植基地,為公司提供中草藥,我尋摸著,咱們村,以前不是有很多山藥嗎?

小時候,我們有個頭疼腦熱的,可從來沒看過醫生,你老人家一把草藥,就可以讓我們好起來了。

所以,我就想,是不是,我們這裡種草藥是不是會適合啊?或者,我們這裡的山上,還會有很多草藥啊什麼的。

如果真的可以的話,那麼我就能夠負責這個事,進步很大啊,而且,我們村,也能從中賺點錢什麼的。

老闆對我這個提議很感興趣,專門把他的車給我開回來,讓我好辦事一點,畢竟這裡太遠了。

這兩個女孩,就是我的同事啦,她們是來幫助我工作的,當然,你知道,我也想著,有沒有機會,發展一下關係什麼的,這個八字還沒有一撇,就不好意思說啦。」

羅晨臉上適時地浮現出害羞的神情。

「哦。」三叔公臉上露出懷疑的神情,但是,想一想,這確實是最好的解釋,羅晨是他看著長大的,雖然大學以後,很少回來,但是,本性是好的,這點他堅信,不會是那種做奸犯科的人。

「大家來的正好,本來我要專門上門去大家家裡拜訪的,這裡就順便了,晨仔帶了一些小小的禮物回來給大家,小小心意,不要介意啊。」

羅晨打開車的后尾箱,把一袋又一袋禮品拿了出來,都是一些補品之類的,包裝很是大氣,給在場的每個人都發了一份,嘴巴更是甜的很,把一幫鄉親父老哄得眉開眼笑的,連連誇讚他。

「不要以為這樣我就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三叔公看著手裡的補品,這都是在電視里才看過賣廣告的好東西,聽說對身體很好的,但是,原則還是要堅持的,「你工作的事,你爸媽知道嗎?

他們可是一直都想著,要你做醫生的,聽到你這樣子,不生氣才怪?你最好趕緊和他們解釋一下,今晚我會給他們打電話,讓他們回來找你聊一聊。

晨仔,三叔公有一句話要告訴你,你好好聽好了。」

「嗯,三叔公你說。」羅晨恭敬地說道。

「如果你說的什麼老闆、同事的,是真的,那麼,三叔公支持你,我們這個村,以前確實有很多草藥,療效很好,以前,還有不少專門從事這個行當的人,走出去了不少。

但是,你想的有些理所當然了,野生的草藥,已經基本沒有了,要種植,可不是簡單的事,三叔公,不希望你太過好高騖遠,在這上面栽了跟斗。

我們不比得外面的人,好不容易爬出去了,栽倒了,很難爬起來的,要一步一步來,踏踏實實的,這樣子,才能夠生存下去。」

「晨仔知道了,三叔公,你放心,我這一次,就是來看看,適合的話,再和你商量,你是村支書,這個事,肯定還要和你商量的。

現在科技那麼發達,草藥種植,也比以前簡單很多了,而且,我們公司對於這方面,也是有技術的,裡面兩個女孩,就是這方面的專家,別看她們年輕,但是,本事大得很呢。

其中一個女孩,看病還很厲害呢,改天啊,我帶她上門去給你看看,你那老寒腿,說不定她有辦法呢。」

「反正,你自己萬事小心,小心駛得萬年船,這句話,無論怎麼重視,都不為過,我們輸不起的,你明白嗎?我老了,很多東西沒你們懂,你覺得要做,三叔公就支持你,但是,你要能夠說服我。」

「好嘞,謝謝三叔公。」 三叔公拎著羅晨送給他的禮品,回家裡去了,雖然還有些擔心,決定今晚一定要告訴羅晨的父母,但是,卻也知道,外面的世界,自己不懂,還是不要亂管為好。

「公子,我們被誤會了嗎?」程靈素走出來,看著他們回去的背影,問道。

「沒事,老人家,擔心我們,是對我們的關心,說清楚就好了,畢竟,你們太漂亮啦。」

羅晨看著她靈動的眼睛,笑著說道。

「誰叫你買了這部車呢,也難怪他懷疑了。這就是老人的智慧吧,首先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安安穩穩地過日子,比什麼都好。」程靈素說道。

羅晨尷尬笑笑,「這也沒辦法啊,要是我什麼都沒有,直接告訴他,我們想在這裡建設草藥種植基地,他會信才怪呢。

有了這部車,起碼,有一點說服力,做什麼事,都要方便很多,這些人,就看這些表面的東西的。」

程靈素掩嘴輕笑。

「好吧。」羅晨老實承認,「我是好面子啦,有錢了,暴發戶心理,就想著開好車,豪車美女,是大部分人的夢想呢,我也不例外。」

「所以,你現在實現自己的一個夢想了呢。」

「當然,其實有了你們,我已經很滿足了。」羅晨開心道。

「三叔公,看事情,挺厲害的。」程靈素不再笑他,轉移話題道。

「是啊,以前,三叔公,也是意氣風發的呢。」羅晨想起小時候,誰家有個什麼事,都要找他來解決,似乎他是萬能的一般。

而且他年輕的時候,出去闖過,見多識廣,在自己心裡,地位一直很高,今天再次看到他,卻發現,他真的老了。

「好啦,趕緊繼續幹活。」他發了一會兒呆,搖搖頭,振作精神,「天很快就會暗下來的。」

「好的。」

鄉親們,都是非常淳樸的,很快,他們就證明了這一點。

稍晚一點的時候,羅晨他們剛剛把衛生搞乾淨,把床鋪整好的時候,村裡的三姑六婆就拎著各種各樣的東西上門了。

這個放下一隻雞,那個放下一捆青菜,還有拿來一小筐雞蛋的,不一會兒,家裡面,滿滿當當都是她們送來的東西,晚上的晚餐,不用發愁了。

三叔公更是打發三叔婆過來,喊他們過去吃晚飯,說家裡已經殺好了雞,三叔公要和羅晨喝兩盅。

「叔婆,我們就不過去了,」羅晨婉拒了他們的好意,「你看,這裡那麼多菜,我們自己弄就可以了,正好,她們也想感受一下,鄉村的生活,你先回去吧,明天,我再帶她們去您家裡坐一下啊。」

好說歹說把三叔婆哄走,羅晨心裡暖暖的,在大城市,哪裡會有這樣的待遇?同一層樓的鄰居,見面不相識的比比皆是,更別說坐在一起喝茶、聊天、吃飯了。

傍晚時分,三人已經把所有東西整理好,內外煥然一新。

「來,我和素素負責弄叫化雞,阿碧你負責做其他菜啊。」羅晨分配任務道。

「好嘞。」兩個女孩嬌笑道,感覺,似乎來到這裡之後,兩人的心情很是不錯。

看來,她們窩在大城市裡面,真的是不適應呢,希望,在這裡,能夠找到適合的基地,那樣的話,就能夠在這裡安定下來,過上她們喜歡的生活了。

羅晨和程靈素來到屋子後面的田裡,首先用鋤頭和鏟子臨時製作了一個土窯,上下層挖空,上面一層放食物,下面一層燒火。

然後把鄉親們送來的一隻嫩母雞宰殺洗凈,去掉內臟,這可是正宗的土雞,在外面的價格,非常貴,很難得。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