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格說的沒錯,這個時候關心那些沒用的不起任何作用,看看自己現在擁有的,和能夠去改變的。

周圍一片狼藉,那些捕蠅籠中的綠色粘液流淌的到處都是,而周圍加上他們兩個人,也就只剩下七個人了。現在眾人都是很沉默,一開始還想着趕快與之前隊伍集合的想法也是沒有人提了。眾人都是將頭盔帶上,呼吸著氧氣瓶中的氧氣。

「我們回原來的水域旁邊,補充一點水源和清洗一下重甲吧!」一名戰士提議。有水源的地方,食物應該也不會缺少。這是一個不錯的提議,很快就有三名戰士表示同意這樣的做法。不過墨然和羅格都是保持沉默。

回去固然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但是若是回去的話,那麼他們浪費那麼多時間在路上,他們的補給和彈藥都是問題。而且回去之後即使找到了水源和食物,若是一直在那裏不前進的話,最後只是畫地為牢而已。他們並沒有提出來回去之後怎麼做。看上去是一個很不錯的想法,只不過是將他們帶回到原地了而已。

「你怎麼看?」墨然詢問羅格。

聳了聳肩,「不知道,但是感覺回去這個辦法並不是很好。」羅格低聲說着。「而且去那個紅色山峰那裏,我現在也有些猶豫了。」

聽到羅格的話,墨然一怔,不知道他這是什麼意思。

看到墨然疑問的目光。羅格苦笑。「若是這裏是很安全的話,那麼我絕對會去那紅山那裏,但是現在我們還沒有出發走多遠就是遇到這種植物。」說着羅格踢了踢一旁一塊植物殘骸。「如果那裏是一個陷阱的話,我們費了那麼大的力氣,最後趕去送死的話,那就真的是太傻了。」

羅格的話讓墨然一驚,這一點是他之前沒有想到的。廣播只是循環播放着,並沒有出現那端人員的說話聲。一開始他們只是想着去那裏和其他人集合,但是這個時候想想,有些讓人感覺到恐懼了。

若那是一個巨大的陷阱,那麼他們所有人就是送上去的食物。但是,那廣播又是怎麼回事?若真的是陷阱的話,那廣播的播放又是什麼情況?

「不論怎樣,我們先回復,看看那邊有沒有人吧!」想到這,墨然低聲說着。若是那邊有回復的話,至少證明那裏還算是安全的。若是沒有,墨然沒有想過這一點。若是沒有的話,很可能就真如羅格說的那樣,那是一個陷阱。

「可能只是我多慮了。」見到墨然的臉色並不是很好,羅格笑着解釋了一下。

但是羅格的話,卻是讓周圍的戰士一驚。同時也是沉默了下來。他們原本的計劃就是回到水域邊,以水域為基地,然後小心探索周圍,尋找一個安全的路徑趕往紅山的。這個時候,他們才是發現自己之前的想法有多麼的想當然。

「基地,基地?收到請回復。」對於紅山的地點,墨然使用基地這個詞,若是那裏有人的話,那稱之為基地也沒有什麼不可。

等待的時間是緩慢的,而隨着時間的流逝,墨然他們的心也是漸漸沉了下去。因為廣播中一直都是那要求聚集的廣播,並沒有任何人員的回復。

大約十幾分鐘之後。「現在我們要決定,是回到水域旁邊進行修整,還是繼續前進。當然,紅山已經不會成為我們首要的目標了。」羅格拍了拍手,讓眾人都是注意到他,隨後說着。

他的這句話也是宣告著,紅山那裏並不是他們要聚集的地方,很有可能就是羅格之前說的一個巨大的陷阱。

「我感覺,還是要去那裏看看。既然那裏有廣播的話,那麼說明之前那裏還有部隊在那裏聚集。不然不會在那裏留下標點的。」一名戰士猶豫了一下,輕聲說着。他並沒有什麼自信,說出這個觀點的時候,他望向周圍,希望還有人能夠贊同他的這個想法。

只不過眾人都是保持着沉默,沒有人應答他的提議。

「那裏或許還有武器和食物,那是我們現在急需的東西啊!」那名戰士努力勸說着。畢竟現在他們真的很缺那些東西。

「但是也不能讓我們用自己的命去換吧!」另一名戰士抬眼看着那名提議的戰士,他的話是眾人心中擔憂的。不能因為一些必需品而將他們的性命搭進去。

。 雅萌娛樂有限公司。

總經理辦公室。

「這個姓孟的,真是不要臉!」

此刻辦公室里有兩個女人。

一個身材高挑火辣,留著羊毛卷長發的漂亮女人正在發著牢騷。

「孟小虎追不到你,竟然拿你的公司撒氣!」

「他爹開了家一流娛樂公司了不起?居然還號召業內娛樂公司,不準和你合作!」

「真是太過分了!」

漂亮女人將鬢角的羊毛捲髮絲撩至耳後,滿臉的惱怒。

「唉。」

聽到漂亮女人的埋怨,辦公桌后,另外一個女人無奈地嘆了口氣。

這兩個女人都很漂亮,但卻美得各有千秋。

羊毛卷美女的美,是性感火辣的,是艷麗直接的,能夠直接勾走男人的魂。

而且她穿著弔帶踩著高跟鞋,更將身材的火辣完美地襯了出來。

可坐在辦公桌后的女人,卻更知性,也更引人注目。

她穿著一套女士小巧白色OL工作裝,面目精巧,目光璀璨如星,肌膚白如上好的羊脂玉,身上有種極為獨特的氣質。

如果說羊毛卷美女是一團火,那麼於小雅就是一塊上佳的美玉。

「孟小虎佔有慾很強,現在幾個娛樂圈的朋友都在勸我放棄反抗……真是頭疼。」

於小雅伸出凝脂般的小臂,探出蔥指揉了揉太陽穴。

「砰砰砰。」

這時,辦公室的門響了。

門外傳來助理的聲音。

「於總,一樓有人找您,說是您哥哥的朋友。」

「我哥哥的朋友?」

聽到這話,辦公桌后的於小雅頓時一愣。

於大猛都死三年多了,當時消息傳回來的時候,她和父母幾乎崩潰。

於小雅從小就和哥哥關係極好,更是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很長一段時間內,每個輾轉反側的夜晚,都是以淚洗面。

雖然已經過去三年多了,但每每看到哥哥的遺物,於小雅還是有些傷感。

驟然聽說哥哥的朋友找來,於小雅的第一反應,就是從這位朋友口中,多打聽一些哥哥在西南邊境的事情。

「我親自去迎。」

於小雅忙從辦公桌後站了出來。

「小雅。」

羊毛卷美女郁秋蹙了蹙眉,拉住於小雅的胳膊,道:「你哥哥已經去世三年多了,這個時候怎麼冒出一個朋友來?你還記得去年年中的事兒嗎?」

此言一出,於小雅頓時一怔。

去年年中,於大猛生前的朋友,得知於小雅開了一家公司,收入還不錯,出門都已經開上賓士了,於是以於大猛戰友的名義,過來找於小雅借錢。

第一次的時候,於小雅因為哥哥的緣故,把錢借給了這位故人。

但後來聽說此人是街上的流氓混混,借錢是為了拿去賭博。

第二次這流氓混混再來借錢,於小雅便不借給他了。

只是沒從於小雅這兒拿到錢的潑皮,氣急敗壞,到處敗坏於小雅的名聲,說於小雅是給有錢人當了小三,才有錢開公司的。

當時流言蜚語流傳了好一陣子,於小雅的母親都被氣出了毛病,住進了醫院。

前車之鑒在前,於小雅不能不謹慎。

於小雅頓了頓,問道:「那人什麼模樣?」

助手當即回應道:「那人穿著普通,樣貌還算說得過去,但沒什麼特色。」

郁秋再次問道:「是開車來的,還是打車來的?開的什麼車?」

助手回道:「聽前台說,好像是打車來的。」

「打車來的?哼!」

聽到這話,郁秋頓時冷哼道:「不用問,肯定是來借錢的,不然為什麼不去你哥家裡,而是到你公司找你?真是富在深山有遠親!你哥哥去世了,卻留下了一堆爛朋友給你。」

「唉。」

於小雅嘆了口氣,道:「就算他真是來借錢的,我也該見見他……只要他真能說出一些我不知道的哥哥往事,就算借給他點錢救救窮又如何呢?」

於小雅和哥哥的感情實在太好了,好到寧願被騙的地步。

郁秋忍不住嘆道:「你公司出那麼大的岔子,自己的問題都還沒解決……嗨,算了,我也問不住你。我陪你一起下樓,去見見這位你哥的朋友,如果他撒謊,或者只是想從你這裡得到一些好處,我饒不了他!」

「謝謝你,阿秋。」

於小雅暖暖一笑,接著便和郁秋離開了辦公室。

……

雅萌娛樂有限公司。

一樓,待客區。

「於總,就是那個人。」

很快,於小雅和郁秋就來到了樓下,助手指了指待客區的年輕人。

「行,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

於小雅沖著助手點了點頭,然後便踩著高跟鞋,向年輕人走去。

「你好,是你找我嗎?」

來到年輕人身前,於小雅試探性地問道。

「是我。」

年輕人站起身子,上下打量起了於小雅和郁秋。

這年輕人不是別人,正是看完於小雅資料后著急趕來的陳天龍。

陳天龍只見過於小雅的照片,而這照片是幾年前在西南邊境的時候,於大猛給他看的。

時隔三年,如果不好好辨認,他還真分不清眼前這兩個漂亮女人,哪一個才是於小雅。

只是陳天龍為了分辨於小雅,郁秋看在眼裡,卻滿面怒容。

「喂!」

郁秋忽然嬌喝道:「死流氓,看夠沒有,沒見過女人嗎?」

…… 【恭喜宿主模仿出酒劍仙的瀟灑不羈,扮演率加1%,合格扮演率總體已成功突破50%,御劍術解封完成,宿主獲得20年酒劍仙修鍊靈力!】

伴隨着張遠的話,一股強大的力量瞬間沖入他的丹田,下一秒他那丹田內部霧化的靈氣逐漸凝實,然後化作了滔滔潮水。

如同是奔涌的潮水一般的靈氣瞬間加強他的五臟六腑,在這一刻張遠甚至都有些控制不住自己身體的表情。

轟的一聲,一股強大的力量瞬間衝到頭頂。

然後在直播間眾人的眼神當中,張遠的身體陡然變得無比的高貴且萬分的貴氣,就如同是一尊人間瀟灑劍仙一般。

那龐大的力量甚至讓所有人都忍不住閉上了嘴。

看着瀟灑的張遠,眾人忍不住在心頭給他點了一個贊。

但下一秒,伴隨着張遠逐漸將自己身上的氣勢壓制下去之後眾人這才反應了過來。

「我的天,不得不承認這小子是有那麼一點帥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