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風這才轉過身來,看著呼吸越來越困難的冬靈,說道:「冬靈,為了救你,得罪了!」

……

鳳兒和玉王玉晶兩人來到房外幾丈遠的一張石桌旁邊坐了下來。宮女妞兒端來兩杯香茗,奉給鳳兒和玉王玉晶兩人,然後就退在二人身後靜靜地站著,等候其他的吩咐。

一杯茶還沒有喝完,忽然從房中傳來一陣女子的輕哼聲,聲音中充斥著痛苦的因素。

鳳兒臉色一變,玉王玉晶卻是面露異彩,眼神興奮的望向房門,心裡不知在想些什麼。

過了一會兒,這女子的聲音漸漸的越來越小,終於消失了。

又過了一小會兒,房中再次傳來一陣女子嬌呼聲,開始的時候,聲音低低的,後來就逐漸的越來越高,猶如黃鸝鳴翠柳,婉轉而又興奮。忽然女子的叫聲變得劇烈起來。

只聽「呀啊——啊——」的一陣長達數分鐘的的尖叫聲過後,房中就平靜了下來。

鳳兒和玉王玉晶聽到這聲尖叫聲,心裡不約而同的想著:「冬靈這丫頭平時看上去挺乖巧的,沒想到在這種情況下的叫聲竟然會這麼響浪持久。」

想是這麼想,不過她們知道冬靈沒事了,心裡的一塊石頭總算落地。

房中傳來一陣男子深長有序的吸氣聲,顯然羽風正在做著最後關鍵的動作,趁著冬靈身體因為達到了興奮之後,短暫的放鬆,全力的吸取著冬靈體內最後僅剩的,最強烈的毒性。

「呀啊——壞蛋!」房中忽然傳來春曉的一聲驚聲尖叫。

「啪!」一聲耳光聲從房中傳了出。

「噗通——」房中接著響起了物體倒地的沉悶聲。

「打死你,打死你……」春曉聲嘶力竭的叫聲險些把窗戶紙給震破。

鳳兒和玉王玉晶叫聲不好,急忙起身沖入房中。

只見春曉正瘋狂的踢打著躺在地上的風三。

「住手!」鳳兒和玉王一齊喝道,雙雙上前一把拉開春曉。

「陛下,他,他這個畜牲竟然把四妹的身子給敗壞了了,我要殺了他,陛下給我做主啊!」春曉因為之前過度傷心而吐血,這會兒又因為激怒攻心,剛說完這句話又暈過去了。

原來,就在羽風將冬靈體內的最後一絲劇毒吸入自己體內之後,從冬靈體內退了出來,剛要逆轉經脈將還沒有來得及發作的毒素從渾身汗毛孔里逼出來,一直昏迷不醒的春曉這時候悠悠的醒轉過來。迷迷糊糊的看到一個渾身沒穿衣服的男子正坐在床上。

春曉一驚,還以為自己被這個男子給侮辱了,頓時清醒了過來。這才發出一聲刺耳的尖叫聲。可是當她坐起身來,看到是羽風渾身精光的坐在同樣渾身沒穿衣裳的冬靈身上。春曉激怒之下,那裡可能回去問這是怎麼回事,直接就一巴掌扇了過去。羽風好像是「沉迷於冬靈的身體上」,竟然不知躲閃,噗通一聲就被這一巴掌給扇到床下去了。春曉恨極了羽風,顧不得身體的不適,直接從床上蹦下來,對著羽風就是一頓拳打腳踢,直到鳳兒和玉王玉晶把她拉開。

鳳兒和玉王玉晶還有宮女妞兒,七手八腳的將春曉重新抱到床上。只是羽風讓她們三人為難了。春曉剛才那一巴掌,打斷了羽風體內真元的運行,羽風只覺得大腦一暈,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玉王早已不是處子,閱男無數的玉王到是想去把羽風抱到床上去,可是看了一眼自己的皇帝妹妹,終於還是忍住了心中的念頭,沒有動。

鳳兒和宮女妞兒可是至今沒有接受過男人,還是處子一個。雖然在閉月落雁國女人是強勢,可是要讓一個還是處子的少女去摟抱一個渾身精光的大男人,這還是很難搬到的。 妞兒羞的滿臉通紅,可是一雙秀目仍是忍不住羽風的身上看了好幾眼,特別是羽風下面的某個東西,閃電般穿透了她的一雙眸子,進入她的腦海,烙下了一個深深地印痕。這一輩子估計她都忘不了了。

鳳兒同樣是粉面羞紅,她想讓玉王或者是妞兒把羽風報上床去休息,可是這樣也太便宜玉王了,鳳兒可是知道玉王早就對羽風垂涎三尺了,不能便宜了她。妞兒更不行了,她都快把持不住自己了,要讓她去抱羽風,還不得立刻昏過去。鳳兒更想把侍衛喊來做這件事情,又怕影響不好。

最後,鳳兒咬了咬牙,在玉王玩味兒的目光中,伏下身軀,伸出玉臂顫抖著將羽風從地上抱起來,勉強的放到床上。幸好鳳兒的這張床夠大,三個人並排躺在那裡還綽綽有餘。



分別給羽風和冬靈蓋上被子。

這時鳳兒才注意觀察冬靈和羽風,冬靈面色紅潤,呼吸均勻,肩膀雖然還有一些紅腫,但以無大礙。可是當鳳兒的目光看向羽風的時候,鳳兒差一點兒暈過去。

只見羽風的臉色剛才還算正常,就在鳳兒目光接觸他的一瞬間,就變了顏色。由紅變綠,再有綠變成黃色,黃色又變成紫色,一瞬間又變成慘白。羽風渾身也不自製的顫抖起來,牙齒咬的啦咔咔作響。顯然昏迷中的羽風萬分痛苦。

這一下,不僅鳳兒慌了,就是玉王玉晶也亂了分寸。

「哇……」鳳兒直接哭了出來,這個時候什麼皇家威嚴,全都拋到了腦後。鳳兒傷心極了,後悔極了,後悔自己讓羽風救冬靈。可是不救冬靈,冬靈就得死,鳳兒是誰也不希望死,左右無法取捨,最後看樣子還是要死一個人,鳳兒焉能不傷心。

玉王忙亂的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這時房門突然被人從外面推開了。好久不見的霜兒闖了進來。一進屋就說道:「咦,怎麼了,鳳兒姐姐你怎麼哭了?」


霜兒快步走過來,一看,床上躺著三個人,其中一個就是自己的風三哥哥,而風三哥哥臉上顏色不斷變換著,痛苦的表情扭曲成一團,羽風英俊的臉龐猙獰至極。

「啊?半日絕命散!」霜兒突然大聲叫了起來,顯然霜兒識得這種毒素。

「半日絕命散?霜兒,你既然知道這種毒藥的名稱,你知道如何去解救風三嗎?」鳳兒充滿了希翼的看著霜兒。

霜兒點了點頭,卻又接著搖了搖了頭,沒有說話。一雙妙目盯著羽風不斷變換著顏色的臉龐,滿是震驚之色。

「那個,霜兒姑娘,你倒是什麼意思啊?一會兒點頭,一會兒搖頭的?」玉王玉晶焦急的說道。

霜兒這時才說道:「半日絕命散,一般是在人的飲食之中下毒,難道風哥哥吃了半日絕命散?是誰下的毒?」

鳳兒剛要說什麼,玉王卻搶在她的前頭說道:「沒人給他下毒,是他,是他……」

玉王就把剛才羽風和冬靈陰陽相合吸取冬靈體內毒素的事情說了一邊。不過,玉王話沒說完,卻突然驚聲叫了起來。

「不對呀,冬靈中毒的時候,臉色並沒有連續變換顏色呀。這說明冬靈所中之毒根本就不是半日絕命散,可是風三把冬靈體內的毒素吸到自己體內怎麼就成了半日絕命散?難道有人在風三給冬靈治傷排毒的時候,有人悄悄的潛入進來……」

鳳兒一聽皺著眉頭說道:「不可能啊,這間房子的周圍全是侍衛把守著,我們也在外面守著,並沒有看到有人進來,真奇怪,這毒,怎麼就變成了半日絕命散了?」

「皇帝姐姐,玉晶姐姐,你們說的都沒錯,冬靈姐姐中的毒確實不是半日絕命散,冬靈姐姐中的是半日絕命散的前身,化血封喉之毒。」霜兒臉色蒼白的說道。

「化血封喉之毒?」鳳兒和玉王一齊問道。

「是的。化血封喉之毒,顧名思義,這種毒只有遇見人血,才會對中毒之人造成傷害,特點是將人的血液化成黑血,並且讓人不能呼吸,從而窒息而亡。」霜兒說的和冬靈毒發時的狀態一模一樣。

玉王疑惑的問霜兒:「你是怎麼知道的,化血封喉之毒為什麼又是半日絕命散的前身?」

鳳兒也是奇怪而又好奇的看著霜兒,想要知道答案,因為這關係到風三的中毒原因,知道了原因,才可以照方拿葯救治風三。

霜兒好像陷入了深深的回憶之中,眼中流出清澈的淚水。

十幾年前,霜兒才四五歲,剛剛開始記事。師尊和她的愛侶經常逗著霜兒玩兒。特別是師傅的愛侶對她特別疼愛。有的時候,霜兒因為不能做到師父要求的煉功程度,被師父責罰的時候,師父的愛侶總是護霜兒,讓霜兒少受了許多苦。因此他在霜兒的心裡留下了極好的印象。

可是有一天師父一人獨自出遠門,十多天後,師傅突然身負重傷回到了輪迴谷,一進山洞就昏了過去。師父的愛侶一見之下大急,連忙仔細的診斷,這才發現不對勁兒,因為一師父的深厚功力這點傷根本就不會昏過去,幾乎不能呼吸,讓她昏過去的原因,是因為她中了一種叫做化血封喉的劇毒。能讓師父中毒之後沒有時間運功排毒,可見師父遇到了勁敵,不然以師父的功力修為,根本不可能讓此毒滲入五臟細胞裡面。師父的愛侶深深地沉思了一會兒,就將我支開,運用陰陽雙修大法,將師父體內的化血封喉之毒吸入自己的體內,師父得救了,可是師父的愛侶卻突然面現各種色彩,痛苦的抽抽起來。當時我還小,什麼也不懂得,眼睜睜的看著師父的愛侶盤坐於地,在那痛苦中掙扎了半天的時間,終於不動彈了。

「是他……」師父的愛侶只說出了兩個字就沒了聲息。

我還以為他是在逗我玩兒,我就去推他,誰知他竟然倒在地上,不一會兒的功夫就渾身潰爛,化為一灘腥臭的膿水,只剩下他身上穿的一件長袍,連塊骨頭都沒有留下。

霜兒嚇得當時就哇哇大哭起來。正在這時,一直昏迷的師父終於蘇醒過來,見自己的愛侶竟然為了救自己屍骨無存,當時就傻眼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過了好半晌才說出了半日絕命散五個字。

說道這裡,霜兒淚汪汪的看著羽風,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鳳兒聽了深深地為霜兒師父的愛侶捨身救妻的行為感到震撼。玉王卻是驚聲叫道:「陰謀!絕對是陰謀!」

鳳兒一驚,忙問:「陰謀?什麼陰謀?」

玉王玉晶咬著牙說道:「如果我猜的不錯,霜兒的師父肯定是被人偷襲,而偷襲她的人一定非常了解她和她的愛侶所修鍊的功法,這才用非常有針對性的毒藥趁其不備,射傷了霜兒的師傅,間接的毒殺了霜兒師父的愛侶。」

「啊?」鳳兒一捂嘴,一臉的驚訝神色。

霜兒卻是一愣,說道:「玉晶姐姐猜的不錯,我師父的傷在左後肩,師父在後來曾跟我講過此事,當時師父在一處風景秀麗的地方遊覽,人群熙熙攘攘,熱鬧非凡,師父沉醉在其中。忽然人群中射出來一隻金鏢,師父要躲閃時,已經晚了,左後肩已經中了鏢。接著就從人群里竄出數十個蒙面人群起而圍攻師父,這幾十個蒙面人武功算不得極高,可是她們的合擊之術卻是出神入化,糾纏的師父就連點穴止血的時間都沒有,過了一會兒,師父感到左肩發麻,五臟劇痛,知道自己中了毒,本以為自己會死在那裡,可是這些個傢伙卻都齊刷刷的退去了。師父以強大的功力支撐著自己回到輪迴谷,誰知道,竟然害了自己的愛侶……」

「啊?那,難道就沒有解藥了嗎?」鳳兒看了一眼躺在床上渾身直抽抽的羽風,大聲叫道。

「有,可是,這種毒的解藥只有萬岳國才有,萬岳國離此萬里之遙,根本就是遠水解不了近渴,要不然我師父的愛侶就不會死了。」霜兒難過的說著。

鳳兒開始一聽霜兒說有,心中頓時一喜,可是霜兒後面的話直接又把鳳兒踹回了水深火熱之中。

難道老天爺要自己看著自己心愛的男人化為膿水不成,鳳兒絕望了,身子一軟,癱坐在地上,抽泣起來。

玉王眼中露出可惜的神色,風三這樣一個極品的男人,就這樣完了,可惜了。不過,風三一死,鳳兒就失去了一大助力……

玉王可惜的神色,很快就變成一絲奇異的,不可覺察的微笑。

霜兒趴在羽風的身上大叫起來:「風三哥哥,你不要死啊,師父說你要保護我到可以自己照顧自己的,現在,我還沒有這個能力,你不能死啊,你死了,我怎麼辦啊?啊啊……」

霜兒嚎啕大哭起來。

玉王也不由得流下淚來,畢竟自己對羽風還是很佩服的,自己內心深處對羽風也是有著那麼一絲不為外人所知的愛慕之意。說實話,她也不希望羽風死,雖然羽風不屬於自己,可是每天能夠看上一眼,也就心滿意足了。可是羽風馬上就要死了,玉王在霜兒和鳳兒的痛苦聲中,也不由得傷心起來。 三人正哭的傷心,忽然房外一陣大亂,只聽侍衛統領張懷玉大聲喝到:「秀影王妃,這裡是我皇寢宮,沒有陛下的准許,你身份再高貴也不能進去,不然……」

「不然怎麼樣?你們要是不希望風三死,就放我進去!」外面秀影夫人的聲音傳了進來。

房中三人霜兒和鳳兒哭的昏天黑地,沒有聽到秀影王妃的話。

只有玉王只是傷心落淚,並沒有意識昏沉,所以她還是聽清楚了秀影王妃的話。玉王猛地一激靈,急忙將正在哭泣的鳳兒和霜兒止住哭泣。

「別哭了,秀影王妃說她可以救風三!」

玉王這一嗓子還很管用,鳳兒和霜兒立刻不哭了。直楞楞的看著玉王,以為是在夢中。

「妹妹,秀影王妃就在外面,快讓侍衛放她進來。」玉王玉晶伸手一點鳳兒的後腦玉枕穴,鳳兒頓時感到大腦清明起來。

「姐姐,你說秀影王妃她可以解風三之毒?快讓她進來。」鳳兒一清醒過來,立刻就明白了,剛才霜兒說過半日絕命散的解藥只有萬岳國才有。今天白天的時候萬岳國王妃秀影才來到本國,自己還接見了她,適才一忙活,鳳兒把此事全忘了。既然秀影王妃說了她可以解半日絕命散之毒,那就不會有錯了,因此鳳兒這才急忙宣秀影王妃進來。

原來秀影王妃自從得到萬岳國國王封萬里的准許之後,就星夜馬不停蹄的往閉月落雁國而來。如果按照原來的路線走,只需十天左右就可以到達閉月落雁國的京城——鳳凰城。可是那要橫穿刺狐國的領土。刺狐國自從上次敗給了閉月落雁國之後,就封鎖了與閉月落雁國的通道,任何人等未經允許,不得擅自同行,違者以私通敵國論處,殺無赦!

所以,秀影王妃只得繞道還沒有跟閉月落雁國翻臉的石頭國前往閉月落雁國的鳳凰城,因此,這一路下來,走了的有一個月的時間,這才到達鳳凰城。見了鳳兒之後,秀影夫人直接就開門見山的說明了來意。鳳兒一聽之下大喜,自己正愁沒有聯盟呢?萬岳國就給自己送來了好消息。 霍少寵妻甜滋滋 ,就在宮中大擺宴席,招來群臣一齊款待秀影王妃。沒成想,竟然遇到了刺客,秀影王妃被侍衛們護送著回到自己的房間,剛剛喘息了一會兒,外面忽然又是一陣大亂,人來人往,腳步聲亂糟糟的。秀影王妃就出門拽住一個侍衛問又出了什麼事?

侍衛告訴秀影王妃說,剛才刺客又來了,不過沒有傷到皇上,因為有人替皇上擋了一劍。

秀影王妃暗想,誰這麼忠心,竟然以自己的身體替這皇帝去擋利劍?不由得對這個人心生敬佩之意。於是秀影王妃就再次問是那個侍衛替皇帝擋了一劍?侍衛就耐著心思回答道:「替皇帝擋劍的不是侍衛,而是神鷹特戰隊的隊長風三公子!」

「啊,是他!?」秀影一聽就急了,心說風三公子子啊,你可千萬別死,呀,不然我這趟就白來了!

「怎麼,王妃殿下你認識風三公子?」這個侍衛有些奇怪。

「啊,是的,我認識他,他替皇帝擋了一劍,那他現在傷勢如何?」秀影焦急的問道。

侍衛本來不想多跟她說話,可是一聽這秀影王妃竟然認識風三公子,就再次耐下心思對秀影王妃說道:「當時刺客的絕快一劍刺到了風公子的腰間,按說不死也得重傷,誰知風公子竟然腰纏奇異的寶劍,擋住了刺客的劍,接著風公子抽出腰帶劍擊退了刺客,刺客見已經沒有機會刺殺我皇,就倉皇逃跑了。」

「沒事就好……」

秀影王妃還沒有把心放下,侍衛面的話就把她嚇了一大跳。

只聽侍衛繼續說道:「原本以為事情到此為止了,可是風公子為了救已經中了化血封喉之毒的四總管冬靈大人,把冬靈大人體內的毒素吸收到自己體內,所以,所以……」

秀影王妃一聽,頓覺大腦一陣轟鳴,侍衛下面說的話,就再也聽不清楚了。

那個侍衛見秀影王妃在那裡發愣,就告退而去。

秀影王妃過了好一會兒這才反應過來,化血封喉之毒!刺客竟然在飛鏢上餵了這種毒!此毒秀影王妃再也熟悉不過了,因為這種毒藥的原料在整個望月大陸只有萬岳國的深山峻岭裡面才有。當時萬岳國就是使用這種毒,殺死殺傷了刺狐國不少兵將。後來這種毒藥就被當做貢品給了刺狐國一些。但是當時的萬岳國國王留了一個心眼兒,並沒有把此毒的解藥一併送人,而是自己留了下來。

化血封喉之毒,凡是中毒之人必須立刻運功逼毒,將毒素排出來才可以倖免(這裡說的是身具高深內功之人,平常之人,一旦中此毒,頃刻間就會斃命)。可是就算是內功高深之人,如果中毒之後,不及時運功療傷,而是依然廝殺,那麼毒素就會順著血液遍布中毒之人的五臟六腑,身體的每一個細胞裡面,此時只有懂得陰陽相合奇異功法的人,才可以救中毒者。

只可惜,這種毒一旦經過被吸出來就會變成另外一種更加強大的的毒素,不管你是什麼樣的人,功夫多深的內功,都將不管用,半日之內,就會身化血水而亡。

刺狐國的高手,用此毒害了多少他國的武功高手,誰也不知道。因為他們自己也沒有解藥,只會用毒,無法解毒。因此此毒他們只對必殺之人才會使用這種毒藥。

想到這,秀影王妃伸手在自己的懷裡摸了一下,掏出一個玉瓶,臉上這才露出放心的微笑。當下再不停留,直奔鳳兒的寢宮而去,卻被外面的侍衛給擋在了外面。

見侍衛們不讓自己過去,秀影王妃就要硬闖,可是她雖然會些三腳貓的功夫,對付幾個常人還可以。可是遇到這些武功高強的皇宮大內高手,她就不是個了,沖了幾回都被擋了回來,急躁之下也不顧得什麼身份了,直接就沖著裡面大聲喊了起來。

正咋呼著,玉王從裡面跑了出來,喝退眾侍衛,將秀影王妃領了進去。

鳳兒一見秀影王妃,直接就說道:「王妃殿下,聽說你可以解風三的毒,快來瞧瞧吧!」鳳兒拉著秀影王妃就往床前走去。

秀影看了看床上躺著的三個人,春曉大總管面色慘白的昏迷不醒。冬靈四四總管面色紅潤,睡得正香。可是羽風卻是面色激烈的變化著,正是半日絕命散之毒正在發作著。

「還好,還來得及,再晚上半炷香的時間,就算我有解藥也無能為力了!」秀影王妃說著就讓人端來一碗白開水,從玉瓶裡面倒出一粒晶瑩剔透的藥丸兒來,房中的毒藥腥臭味兒,頓時被藥丸散發出來的香氣給抵消了。

鳳兒和玉王頓時眼前一亮,心中不由得暗叫,這真是靈丹妙藥,光聞著這藥味兒就讓人精神一振。看來風三有救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