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

阿爾戈。

龍天一啟程去金三角。

他寶貝女兒說對了,本來去金三角的行程要在一個月之後,但因為正好肖北不在,他臨時把行程修改了。

早上一早。

他帶著子佑一起去阿爾戈。

肖北走的時候故意把子染帶走了,就是故意的不想讓他和女兒獨處,她說她想到他對女兒的好就會吃醋,現在子墨子染都不在,他從小就對子佑比較忽略,就捉摸著帶他一起出門走走。

龍子佑算是一個比較安靜也比較聽話的男孩子,也沒有因為他工作太忙,將重心放在了子墨和子染的身上影響了子佑的發展,反而,子佑很聽話,從小到大也沒有犯過什麼錯誤,也不爭不搶,基本上不讓他和肖北擔心太多。

他們到達金三角的時候是下午三點。

韓湊親自來接他的。

這些年阿爾戈的內外穩定都和這個男人暗中給予的支持有關,所以這些年倒是因為合作走得很頻繁。

「韓叔叔好。」龍子佑禮貌。

「一年多不見,子佑好像又長高了。」韓湊淡笑了一下。

這些年,大概也因為被愛情滋潤得不錯,韓湊臉上也多了很多面部表情。

「長了一點,去年的時候168cm,今年有179cm了。」龍子佑回答。

「這幾年正是長身高的時候。」

「卡卡哥呢?也長高了不少吧。」

「比你就高了2厘米。」韓湊說,「不過這次你見不到他了,送他去做特殊訓練了,為期1個月,這才走幾天。」

「哦,真好啊。」龍子佑喃喃感嘆。

他也有學過一些簡單的格鬥什麼的,但都只是一些很基礎的,和他大哥子傾不一樣,雖然沒見過他大哥的訓練方式,但總覺得,應該是很殘酷的,大概跟卡卡一樣。

他其實有時候也想去參加這樣的培訓,又覺得,他父母應該不會喜歡吧。

從小到大,他好像都不是特別受寵的那個小孩。

車子搖搖晃晃到了高級別墅。

韓湊帶著龍天一他們回到家裡。

陳姍姍在客廳等他們。

看著龍天一來,上前笑道,「肖北呢?」

「她有事兒。」龍天一解釋。

「是有事兒還是故意支開的?我聽我家韓湊說,你們約的是一個月後見面呢。」

龍天一不解釋。

陳姍姍笑得燦爛,也習慣了龍天一這般的不懂風情,她轉頭看著子佑,忍不住說道,「啊,子佑突然就長這麼高了,帥了不少啊!」

「陳姍姍阿姨好。」

「那麼客氣幹什麼。」陳姍姍親切的拉著子佑的手。

子佑有些不好意思的臉紅。

龍天一和韓湊此刻自然是去房間內談正事兒。

剛上樓。

迎面對上一個人。

龍天一看了看。

眼眸微轉,不動聲色的跟著韓湊上樓。

走進韓湊的書房。

龍天一說,「是那孩子嗎?」

「是。」龍一點頭,「去年我把他接了回來。」

「嗯。」龍天一點頭。

「本來不想他繼續接觸這些的,我也擔心過因為他父親的事情導致他內心的一些極端情緒所以不想給他太多權利。但再三考慮了一下,總不能真的將他一個人丟在外面一輩子都讓他孤獨的生活著,所以他18歲成年的時候,我給了他兩個選擇,第一就是繼續這樣一個人生活著,我會保證他的衣食無憂,第二就是跟著我一起生活,前提是一定要放下曾經的一切。」

龍天一點頭聽著。

「他選擇了第二個。」韓湊說,「而我相信那孩子。」

「既然如此,我也沒什麼顧慮。」韓湊說相信,他當然相信。

韓湊不會做任何威脅到肖北的事情,這點,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兩個人不再閑聊,談著正事兒。

而此刻的客廳。

那孩子從樓上下來。

他走向陳姍姍,禮貌的招呼。

陳姍姍對他也很熱情,「孩子,來給你介紹一下,這是子佑,你叔老情人的二兒子。」

他笑了一下,「我知道,我們的關係還不淺呢。」

「我沒有聽到我媽媽提過……」龍子佑開口。

「大概是不記得我了吧。」他說,口吻很淡。

龍子佑也覺得有些尷尬沒說話。

陳姍姍想要大打打圓場。

此時。

「媽媽,我回來了!」門口處,傳來一個幼稚的童聲。

所有人轉頭,轉頭看著一個粉嫩的小女孩從門口跑了進來,小短腿特別賣力。

「慢點,摔倒了你爸又得心疼了。」陳姍姍招呼著。

身後的保鏢也對她特別的寶貝。

小女孩當沒有聽到,直接撲進了她母親的懷抱里,撒嬌。

這個女孩自然就是韓湊和陳姍姍的小女兒,韓瑾,小名乳酪。

從兩孩子的名字都能夠知道,韓湊對陳姍姍真是愛得有點……毫不掩飾。

這個從不喜歡錶達的男人,真正愛上了真是好得很啊!

「多大了還在媽媽懷抱裡面撒嬌。」陳姍姍把韓瑾從懷抱里抱出來。

「我才10歲啊,爸爸說10歲還是很小很小的小朋友,爸爸還會抱我走路呢。」韓瑾一臉得意。

得得得。

陳姍姍翻白眼。

反正韓湊那貨老來得子,自然寶貝得要命。

「哥哥。」韓瑾在媽媽的懷抱裡面撒嬌了一會兒,轉頭又撲進了他的懷抱里,「你今天怎麼都不來借我下課啊,爸爸說你今天沒課的。」

「我有點事情耽擱了。」

「下次不準不來接我了,我會難過的。」

「好。」那孩子微微一笑,對韓瑾很寵溺。

龍子佑感覺自己有些局外。

那一刻,韓瑾似乎發現了龍子佑的存在,大聲說道,「這是誰啊?」

龍子佑有些無語。

一年前才見過的啊。

當時她還纏著他和她一起玩,他離開的時候,她還哭過呢。

這麼快就忘了。

「這是子佑啊!」陳姍姍也有些無語,「之前你還說很喜歡他的,怎麼才沒多久就把人給全忘了。」

「我怎麼會喜歡這個娘娘腔!」韓瑾毫不掩飾。

「……」陳姍姍無語。

龍子佑也被韓瑾說得臉蛋一紅。

「長得比女孩子還好看,皮膚這麼白,還留著長頭髮,我才不喜歡呢!」韓瑾口無遮攔。

龍子佑真的有點小受傷。

之前還說,還說她很漂亮漂亮的人。

一年不見而已,說翻臉就翻臉!

何況他哪裡是長頭髮,只是比一般男孩子的頭髮長一點點,媽媽和子染都說很好看,都說很有藝術氣息呢!

這女孩。

果真沒眼光! 金三角的奢華別墅大廳,果真,還是有些尷尬的。

龍子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被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女孩說得這麼的難堪。

就是窘迫到臉一直羞紅不已。

陳姍姍說了自己女兒幾句,大概也覺得是小孩子無心的話並沒有太計較,也讓子佑不要計較。

子佑只能溫和的笑。

他總是表現出來良好的家庭教育。

他是阿爾戈的王子,不能在外面發脾氣。

韓瑾吐槽完了龍子佑之後,就拉著龍麒的手離開,嘴裡喃喃道,「小麒哥哥,你陪我去做作業吧,我好多不會,你最聰明了。」

「好。」小麒牽著韓瑾的手離開。

龍子佑就這麼看著他們的背影,然後有些局促的坐在客廳。

「子佑,你的性格和子墨和子染都不太一樣啊。」陳姍姍看著龍子佑,笑得很親切。

「我媽媽說我的性格比較像女孩子,文靜了點。」龍子佑回答。

「是因為父母對你的忽視?」陳姍姍直白。

「不不是的,我父母對我很好的。只是我大哥是王儲繼承人所以他們會將培養重點放在他的身上我很理解,子染又是女孩子,女孩子本應該受寵愛更多一點。」龍子佑連忙解釋。

陳姍姍笑了笑,「你性格沒有長歪也真是稀奇了。」

「我們家很好的,我父母很恩愛,我們兄妹三人也很和睦。」龍子佑辯解。

「知道了知道了,全世界都知道你父母恩愛到不行。」陳姍姍笑了笑,「對了,你自己隨便玩一會兒,看看電視,剛剛有人送衣服過來我去看看。」

「好。」龍子佑點頭。

陳姍姍起身離開。

客廳中就剩下龍子佑一個人。

他其實不太習慣在別人的家裡。

之前來的時候還有卡卡哥在,卡卡哥和他關係還挺好,兩個人也有一些共同話題,現在卡卡哥不在,他一個人真的有些不太自在。

這麼局促了好一會兒,起身走出了客廳,直接走向了後花園。

他父親每次找韓湊叔叔談事情都會談很久。

他一個人在後花園走了好一會兒,東看看西看看,也只是因為有些無聊打發時間。

走著走著。

面前突然出現了一條特別大的紅棕色藏獒,很威武的站在那裡,虎視眈眈的看著他。

龍子佑驚嚇。

面前的藏獒連繩子都沒有,萬一撲過來。

他知道這種犬類是非常非常危險的。

他緊張的不敢動。

身體都嚇得有些發抖了。

他在想他應該大叫還是應該裝死。

心跳一直在瘋狂瘋狂。

「傑克。」身後,突然傳來一個女孩子的聲音。

那條叫傑克的藏獒猛地從面前騰跳了起來,迅速的從他身邊一陣風的跑過。

龍子佑嚇得差點大叫。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