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啓太郎早早的就去送衣服了,而乾巧和真理也是起來忙活着招呼客人,洗衣服。

雖然我也是店裏的打工仔,但並不知道自己應該做些什麼。

臨近中午的時候,乾巧的電話忽然響了起來。

“阿巧,不好了,草加和Orphnoch打起來了,快被幹掉了!在XX大街後面!”電話那頭傳來了啓太郎驚恐的聲音。

乾巧聽後掛了電話便衝了出去,而我也跟在他的後面衝了出去。

“真理,借用一下你的車!”我臨走前喊了一聲。

真理還沒反應過來,我便和乾巧騎着摩托趕往了啓太郎那裏。

一路奔馳,當我們到達的時候,正好看到啓太郎焦急的站在那裏,而kalxa,也就是草加,正在吃力的抵擋着一個龍形Orphnoch的攻擊。

“北崎!”乾巧驚道。“聽說這是世界最強Orphnoch。”

忽然,另一邊有走出了兩個Orphnoch。

“琢磨先生!影山冴子!”乾巧一一報出了他們的姓名。

“哦?乾巧先生,好久不見!”琢磨先生微笑着和乾巧打了個招呼。

乾巧冷哼一聲, 沒有說話,在摩托的後座拿出了箱子,打開,取出Faiz腰帶。

“Standing By……”

“變身!”

“complete!”

見乾巧變身成了Faiz,琢磨先生笑道:“看來今天不僅能幹掉這個叛徒,還能收回兩條腰帶,真是不錯。”

影山冴子也是淡淡的一笑,隨後,便和琢磨先生同時變成了Orphnoch形態。

乾巧習慣性的甩了甩手,便衝了上去,他打算先救草加,而影山冴子和琢磨先生看到之後,便立即過去阻攔Faiz。

這時,一張卡片飛速的掠過了影山冴子和琢磨先生的身體,狠狠的割過了他們的身體,留下了一串火花。

他們二人吃痛的悶哼一聲,向後一個趔趄,隨後,才發現那張卡片飛回了我的手裏。

“你是什麼人?”二人同時怒道。

“路過的假面騎士!給老子記好了!”我將卡片插入腰帶。

“變身!”

“kaman rider……decade!”

“decade?”二人面面相覷,有些奇怪,什麼時候蹦出來一個decade? 我很從容的拿起騎士刀,自下到上捋了一下刀刃,便衝了上去,飛快的揮出兩刀,將琢磨先生和影山冴子打退。

“一個蜈蚣型Orphnoch,一個是鰲蝦型Orphnoch,呵呵,都是爬行動物。”我調侃道。

二人聽後惱羞成怒,再次拿出各自的武器,向我發起攻擊。

我十分從容的格擋這,可是這樣一來對乾巧十分不利,因爲我已經看見那個北崎把乾巧虐的毫無還手之力,難道他真的有那麼強麼?

“北崎是龍型Orphnoch,手上有雙爪型兵刃,而且他只要碰一下別人,別人就會化成灰,當然,高等Orphnoch和騎士除外。”這是剛纔乾巧告訴我的。他這麼說的目的無非就是告訴我,對手很難纏,他一個人恐怕有些麻煩。

看來,我只能儘快解決戰鬥去幫助乾巧了。

“對付你們這兩個不會飛的蟲子就要用會飛的蟲子。”我思索了一下,說道。

“Kamen Rider ……Kabuto!”

“呵呵,讓你們看看甲蟲厲害還是蜈蚣和鰲蝦厲害。”我笑着向腰帶中插入了一張卡片。

“Attack Rider ……Clock Up!!”

我進入了高速化狀態!頓時,我的身形如同迅雷一般穿梭在兩個Orphnoch之間,此時就如同一秒鐘的時間被我分成了好幾份使用一般,在高速狀態下,琢磨先生和影山冴子的動作就如同電影鏡頭中的慢動作一般,我幾乎都不用思考,就能夠躲閃他們所謂的攻擊。


我在高速化狀態下狠狠的攻擊了琢磨先生和影山冴子,一秒鐘之內在他們的身上攻擊了不下一千次,二人都是狼狽的晃着身形,但沒辦法,我如果不停下來,他們二人就無法倒下,此時的感覺對他們來說應該是生不如死。

“clock over。”高速化狀態的時間到了,在我身形站定的那一刻,二人幾乎同時倒下,身體也是化成了一堆白灰。

那邊的北崎見到我竟然能在高速狀態下戰鬥,不由得興趣大起。

“有趣……”

於是他狠狠的將Faiz擊退,然後便向我走了過來。

“你……有沒有興趣和我打一場?”北崎十分天真,並且慢吞吞的說道。

“……”我看着他那天真無邪的表情,心裏暗暗猜測他的真實心理年齡。

可是無奈的是,北崎似乎根本不等我答話,便直接衝過來啊,用它碩大鋒利的爪子向我發起了攻擊。

我連忙揮起騎士刀進行格擋,可是當騎士刀和他的爪子撞在一起的時候,我才感覺到北崎的力量之大!

我的虎口被震得毫無知覺,差點就將騎士刀給扔掉!

但是他的攻擊仍然犀利無比。

我無奈,只能利用他的攻擊速度過慢來進行預判閃躲,不過,和他接觸的那一瞬間,我也有一種手臂即將沙化的感覺,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北崎的強大能力?

乾巧安置好了草加,走過來從背後狠狠給了北崎一拳,可不料這一拳似乎並沒有起什麼作用,北崎此時正心無旁騖的和我戰鬥,並沒有因爲乾巧的攻擊而分心,這說明……他認爲乾巧根本不可能對他造成實質性的傷害!

“艹,這麼有自信!”我罵咧了一句,飛速的切換了卡片。

“Form Rider Kiva Basshaa……”

我切換到了kiva的科學怪人形態,此形態最大的好處就是擁有無比強大的防禦力和實質性的力量!但是弱點是缺少敏捷,不過我想用來抵擋北崎的攻擊和逃命總應該夠了吧?

可沒想到的是……北崎似乎根本不給我轉身逃跑的機會,他死死的纏住了我,就連乾巧想加入戰鬥也根本沒有辦法。

這時,啓太郎忽然氣喘吁吁的跑了過來,乾巧見到後大怒:“你快到一邊躲着去!”

“呼……呼……阿巧,那邊的那位小姐讓我把這個交給你。呼……”啓太郎氣喘吁吁的遞給了乾巧一個類似手錶的裝置。


“這是什麼?”乾巧看了半天,有些不明白,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這是Faiz的一個裝備。

“FAIZ-AXEL!這是FAIZ-AXEL!那位小姐說你應該懂得怎樣使用!”啓太郎說完便跑開了。

“小姐?”我和乾巧向啓太郎的方向望去,才發現,那邊站着一個穿着藍色裙子的美女。

“靠,那不是雯雯麼!”我心中大駭,爲什麼每次到關鍵時刻她就會跑出來!不過值得慶幸的是他並沒有過來搗亂。

驟然間,乾巧已經裝備好了FAIZ-AXEL,原來,這個裝置也是能讓Faiz高速化戰鬥十秒,並且絕殺技也可以連續發動,不得不說,雖然Faiz本身是三條腰帶中性能最弱的,但是如果要加上他的零件的話,那恐怕就要另當別論了,我想恐怕是delta也比不上吧?

“你很有趣!我想把你收爲奴隸,天天陪我打架!”北崎十分興奮的對我說。

“滾你麻痹!你纔是奴隸!你全家都是!”我憤怒的大吼一聲,然後狠狠一擊,將北崎向後擊退了一步。

這個Orphnoch的智商實在是有問題!

那邊,Faiz已經啓動了高速化戰鬥模式,在啓動的那一刻,乾巧大喊道:“你快讓開!”

我聽後立馬翻滾到了旁邊。

只見Faiz就如同一條紅白相間的影子在北崎的周圍穿梭着,而北崎也是在每一秒內受到成千上萬次攻擊,因爲我感覺得到,Faiz此時的速度應該是以前的一千倍!

第五秒的時候,Faiz飛快的在其左腿上安裝了一個類似手電筒的裝置,而後,他便騰空而起。

“十二連發深紅電鑽!”


於是,只看到無數個Faiz的左腿發射出了深紅的鑽頭,而後,那無數個Faiz狠狠的穿過了鑽頭!整個場面絢麗無比!

在Faiz站定的那一刻,北崎終於支撐不住,倒了下去,不過他依然還有體力能夠行動,趔趄了兩下之後,他便踉踉蹌蹌的逃走了。

可惜,最終還是沒有幹掉他,不過索性能將其打傷,已經是萬幸了。

“呼……”乾巧有些疲憊的唬了一口氣。


“怎麼樣?難道這裝置有副作用?”我關心的問道。

“沒有,只不過我感覺到有些吃力,似乎超過十秒的話再不變回原來的形態,我就會崩潰。”

“看來這以後只能在關鍵時刻用了。”乾巧說道。 乾巧將草加背了回去,草加傷得很嚴重,渾身上下都是青一塊兒紫一塊兒的,慘不忍睹,可見那北崎是強到了什麼程度。

雯雯這次倒是給我打了個招呼才離開,說是她鐘意的那件寶物還沒有得手,所以等得手了自然回來找我。而我則是點點頭,沒有說什麼。

回去之後,乾巧便皺着眉頭,一言不發。

真理做了拉麪,配了十分棒的炸醬,而詭異的是,一向以貓舌頭爲外號的乾巧,這次吃飯竟然是連吹都沒有吹就全部吃了下去,看起來,他的心情很糟糕。

而真理和啓太郎也察覺到了,但又不好說什麼,只能在一旁關心的看着乾巧。

飯後,已經是夜晚,外面的黑暗正緩緩的取代着白日的光明。

“出去走走?”乾巧忽然問我。

“嗯。”我應了一聲,便和乾巧出了洗衣店。

我們二人在洗衣店後面的草地上肆意的閒逛,乾巧依舊皺着眉頭,旋即他深深的嘆了口氣。

“叫我出來,有什麼事?”我開門見山的問道。

“我今天很不爽。”乾巧很直白的告訴我。“人類和Orphnoch真的不能共存麼?”

“呵呵。”我淡然的笑了一聲。“人性本就是這樣,如果你現在是一個人類,完全不知道Orphnoch究竟是怎樣的存在,只知道他們是一羣恐怖的怪物,你會選擇和Orphnoch共存麼?”

“其實這本身就是矛盾的。”我笑道。“人類雖然本身過於弱小,但是野心卻無比的恐怖。他們不可能將Orphnoch這種有着影響人類生存的隱患留在世界上,必定要絞盡腦汁除掉Orphnoch。”

“所以只會有兩個結果。第一,人類消滅Orphnoch。第二,Orphnoch統治人類。”當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我能看得出乾巧眼中的那一絲絕望。

“當初的流星墅,根本就是個徹頭徹尾的陰謀。”乾巧淡淡的說。“真理也是受害者。”

“而現在有我,木場先生,海堂先生,潔花小姐這些希望和人類共存的Orphnoch,也能夠保護人類不受其他Orphnoch的傷害,可是人類做了些什麼?人類的潛意識裏就認爲我們是敵人,這種思想是根深蒂固的,無法改變。”

“我現在都有些慶幸,我是一個Orphnoch。”乾巧有些憤怒的說道。


“SMART BRAIN公司只是一味的抱着統治人類的想法,而且似乎沒人能夠阻止他。”乾巧說道。“如果真的讓Orphnoch王覺醒的話,我想那就是人類的末日了。”

“你說的不完全對。”我否定了乾巧這種有些消極的想法。

“現在有着一個契機,或許能拯救現在。”我十分鄭重的說。

“你是指……那三條腰帶?”乾巧聽後也是明白了我的意思。

我點了點頭。

“這三條腰帶,原本就是爲了迎接Orphnoch之王而存在的。”乾巧說道。“毋庸置疑,人類是愚蠢的。”

“如果他們能夠明白,那就不會讓這個大陰謀繼續下去。”乾巧搖了搖頭。

“大陰謀……難道另有隱情?”我問道。

“你知道這三條腰帶爲何有着如此強大的力量麼?”乾巧反問道。“那是因爲腰帶上有着曾經Orphnoch遺蹟中的帝王石碎片!”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