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你要了我吧……”感受到古羲的變化,秋若水聲音有些顫抖的說道。

古羲一愣,反映過來後抱着秋若水向着臥室飛奔而去,速度快的嚇人。 在臥室!

“若水,你好好休息一下,我……我去修煉了。”

古羲將學院長袍穿上,對躲在被窩裏面一動不敢動的秋若水輕聲的說道。

“嗯……”被窩裏面的秋若水動了動。

古羲也不多說,拉開房門走了出去,臉色唰的一下就拉了下來。


“老師……我還沒有準備好……”

衣服都脫了, 重生詠歎調 ,還奮力的掙扎起來,古羲的心哇涼哇涼的。

又不能夠強迫秋若水,只能夠忍着**,穿好衣服,準備修煉壓壓火。

“這丫頭,還真是會折磨人。”

古羲搖頭苦笑,搖搖晃晃的來到密室修煉。

等古羲離開,秋若水從被窩裏面露出腦袋小心的看了看,臉色潮紅,嗤笑一聲再次用被子矇住頭,像鴕鳥一樣。

半個時辰後,古羲從修煉中醒來,無慾無喜,眼眸寧靜似水。

“想不到若水的家庭是這樣的!”

想到秋若水的遭遇,古羲拳頭緊握,眼中殺機涌動。

秋若水生長於霧隱城秋家,家族是霧隱城的第三勢力。

以前的霧隱城第三勢力不姓秋,而是姓王,王家有一個女兒叫做王美,長相一般。

而秋若水的父親秋良,長的俊美,面如冠玉。一次偶然的情況下被王美看重,那時候的秋良還是一個散人,不僅沒有實力,修爲也不高,只能夠倒插門進王家。

秋良也是一個野心勃勃的人,進入王家後修爲提升的很快,潛心在王家經營十年,成功的讓王家改了姓。

王美生有一兒一女,分別是秋剛與秋若寒,一開始王家還是王家,秋良也是有賊心沒賊膽,只有王美一個夫人。但在後來,秋良大醉與心儀的婢女發生了關係,就有了秋若水。

王美極力反對,不過秋良已經在王家站穩了腳跟,在他力爭之下,娶了秋若水的母親。

過門後,秋若水的母親生活還算可以,後來秋若水出生,一天天的長大,有了秋良這個上好的遺傳基因,秋若水也愈發的漂亮迷人。

本來也沒什麼,可惜秋良卻有一個畜生兒子,秋剛竟然打起了秋若水的主意,用強的過程正巧被秋若水母親發現了。

秋剛仗着是獨子,不僅沒有慌亂,反而將秋若水的母親毒打一頓。

秋若水的母親自然不甘,泥人還有三分火氣,去找秋良告狀,不過那時候正好是秋良想要奪權的關鍵時期,所以只是輕微的責罵了秋剛一番。

在此後的日子裏,秋剛更加囂張,不僅常毒打秋若水的母親,只要逮住機會就要輕薄秋若水,好在秋若水也是個機靈的丫頭,秋良是一次都沒有得逞。

這種日子過了好幾年,秋若水母親身體被打越來越差,最終撒手人寰。秋若水也長大了,開始修煉,但性格卻從以前的蹦蹦跳跳變的沉默寡言了。

最終秋良接掌了王家,爲了攀上無雙學院的大樹,秋良將大女兒秋若寒送進學院之後又將秋若水送進了學院。

一進入學院,秋若水便從秋家跑了出來,獨自一個人居住在貧民區。

而秋良爲了繼續鞏固大權,竟然要將秋若水下嫁給霧隱城第二大勢力的龔家,也就是龔長春。


秋若水會答應纔怪,對龔長春極爲不屑。不過她的修爲低,抗爭力量小,所以只能夠拼命的修煉,只有實力強,才能夠把握住自己的命運。

“龔長春!這名字怎麼就讓我感覺到炸耳呢!”

古羲殺機凜冽,雙眸精光閃爍,心中對秋剛是打上了一個必死的印記。

“老師,你怎麼了?”

不知何時秋若水走到古羲身邊,感受到古羲的殺機,親切的從後面摟住古羲的脖子。

古羲反手將秋若水抱入懷中,有些心疼的看着秋若水,

“若水,以後有事情一定要和我說,知道嗎?”古羲語氣溫柔,卻有一絲不容拒絕之意在裏面。

秋若水愣了一下就明白了古羲知道了她的事情,臉色有些黯然的點了點頭。

古羲微微一笑,緊緊的抱着秋若水。

秋若水也緊緊的抱着古羲,感受到古羲的關係,心中卸下了一座無形的山峯。

兩人緊緊的抱着,像是要抱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爛。

“老師,你……”秋若水驚呼一聲,身下傳來的一股炙熱讓她臉色變的緋紅。

“那個……那個……”

古羲臉色有些尷尬,秋若水只是穿了一件質量柔軟的長袍,裏面可是真空的,他抱久了,自然而然的就有些心猿意馬。

此刻看見秋若水有些泛紅的臉蛋,粉嫩嫩的雙脣,不自覺的就吻了上去。

秋若水象徵性的抵抗了一下,就沉浸在古羲的氣息當中,身體越來越軟。

而古羲更是大膽,掀開長袍一角,手指輕輕的滑了進去,入手細嫩柔滑,漸漸的那隻罪惡的爪子攀上了山巔,在山巔上面輕輕的舞動起來。

秋若水身體顫抖起來,抓住古羲的魔爪一把給推了出去,而她人也已經從古羲的懷中起身,嬌羞的瞪了一眼古羲,話也不說,直接跑了。

“這丫頭……”

古羲趕緊修煉,閉目凝神,漸漸的進入了修煉狀態。

時間過的很快,第二天來臨。

咚!咚!咚!

門前傳來敲門聲,古羲也醒了過來,起身準備開門,秋若水卻也正好從臥室出來,看見古羲後瞪了他一眼,跑去開門。

“秋若水,你怎麼會在這裏?!”門口傳來秋若寒的聲音,看見秋若水驚訝不已。

自從她出來紫寧淵後,古羲那強悍的戰力就入了她的眼睛,回去與父親一說,秋良更是舉雙手贊成,讓她請古羲來家中一趟。

秋若寒的確對古羲有點意思,回學院瞭解古羲之後更是心生仰慕,卻也得知秋若水是古羲最爲看重的學生,而且兩人的關係也有些不一般。

秋若水長的很漂亮,秋若寒也不差。

而且秋若寒的攀比心也更強,從小到大她都壓着秋若水一頭,自然而然的就養成了習慣,不喜歡看見秋若水比她好,比她強。

即使秋若水現在與古羲關係不清不楚,她也有自信將古羲從秋若水的手上搶過來,而且已經開始搶奪了。

可今天來找古羲開門的是秋若水,這讓他不僅驚訝,同時也讓她有些憤怒。

“難道他們已經在一起了?同房了?”秋若寒暗暗想到,目光看向房內。

“我一直都住在這裏!”

秋若水移動了一下身體,擋住秋若寒的視線,目光直直的看着秋若寒。


從小到大都讓着秋若寒,就是爲了不讓母親受苦,不過對古羲是絕對不能夠讓了,看向秋若寒的目光也是充滿了警告的意味。


秋若寒臉色一僵,接着輕笑一聲,這一段時間秋若水的實力雖然強了很多,但與她比還遠遠的不夠看。

當然,她不知道秋若水已經融合了十萬年靈根。

直接伸手推開秋若水,徑直的對裏面說道:“古羲老師,可以出發了嗎?”

“嗯,換完衣服馬上來。”

Www✿ тt kΛn✿ c○

兩人的表情都沒有逃過古羲的眼睛,有意的說了一句讓人感覺到有些‘問題’的話。

果然秋若寒聽見的古羲的話臉色有些難看,而秋若水臉色卻喜悅了起來,同時又有點害羞。

這又羞又喜的表情看在秋若寒的眼中更加的確定了他們已經做過了苟且之事。

“讓你拔了頭籌又何妨,等我將古羲老師搶過來之後看你不哭的死去活來。”

心中想着嘴上卻露出笑意的說道:“古羲老師,那我在外面等你。”

“等着吧!”

啪的一聲,秋若水把門關上了,留下來眼神能殺人的秋若寒。

沒過一會兒,古羲與秋若水出來了,對於秋若水也要回去,秋若寒倒也沒有太大的驚訝。

離開校門路過演武場,一路上許許多多的學生都對古羲打招呼,眼中露出崇拜之色,古羲元衍境二重天就能夠擊殺元衍境六重天的本事,讓他們羨慕不已。

看到古羲在無雙學院如此受歡迎,秋若寒更加堅定了要將古羲搶到手的決心,不僅僅要比過秋若水,更重要的是看重了古羲的潛力。

這是一條龍,已經開始露出了一絲威嚴的龍。

來到學院大門,古羲與那胖保安打了聲招呼,看到胖保安有些戲謔的眼神,古羲翻了翻白眼。

都是靈衍境的強者了,竟然一點高手的風範都沒有,反而猥瑣至極。

秋若寒放出霹靂鳥,縱身一躍,身體輕盈的落在霹靂鳥上面。

“古羲老師,上來嗎?”秋若寒發出邀請。

“不了,我自己有了。”

古羲拒絕,放出霹靂鳥跳了上去。

秋若水也知道學院的關係,倒也沒有與古羲共同騎乘,拿出一隻霹靂鳥出來,跳了上去。


“老師,等等!”

就在古羲想要離開的時候,一聲略微有些驚喜的聲音傳了過來。

古羲回頭一看,發現是段思遷,笑着說道:“是你啊。”

“是我,是我,老師,我有點事情想要和你說,你能不能……”

“段思遷,我現在有點事情要去霧隱城,有什麼事情等我回來再說吧。”

“老師,我也回霧隱城,要不一起去?”段思遷一聽,急忙說道。

“好啊,那就一起吧。”古羲點了點頭,沒有說什麼。

段思遷驚喜,放出霹靂鳥,四人一同向着霧隱城飛去。

********************

嚇尿我了,上傳的時候突然斷電,現在纔來電,還以爲不會來,今天更不了三章了呢……幸運,幸運~~ 四人一路急行,古羲三人並肩而行,段思遷卻獨自吊在後面,幾次想要上去找古羲說話都都沒有機會,心中鬱悶不已。

“古羲老師真不簡單,霧隱城城主的公子都是他的學生,而且看段思遷的樣子,對古羲不是一點點的尊敬。”

秋若寒看了一眼身後的段思遷,心中將古羲搶過來的信念更加的堅定了。

臨近中午,幾人達到了霧隱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