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頭原本閉著的眼睛瞬間睜開,渾濁的雙眼下突然閃過一道光芒,只是隱藏得很深,林辰並沒有看見。

那老頭看了林辰一眼,但是不管他怎麼看,也感覺不到林辰身上的氣息波動,但是他有一種直覺,這個年輕人恐怕不同尋常。於是又閉上了眼,緩緩開口道,「我的劍只贈與有緣人,我見你與它有緣,你那去吧。」

老頭對林辰揮了揮手,示意他離開。

林辰想不到老頭居然那麼慷慨,對著老頭抱拳鞠躬,「多謝前輩。」說完從空間戒指里取出一壇從家裡帶的酒,直接扔給老頭。

聞見了酒香味,老頭一隻手直接抓住酒罈的底部,另一隻手一揮,酒封頓時閃現在地上。

林辰此時已經離開了老頭的武器店,不過依舊聽見從那裡傳來的聲音,「好酒,好酒!哈哈。」聲音回蕩在整條街道上,其他人紛紛側目。


不過看見是老頭的那個武器店,都轉頭不再繼續看。林辰隱約聽見,「那老頭又發瘋了,一個破武器店,不知道北城的管理者門怎麼能讓這種人在這裡呆呢?」

「瘋子?」林辰苦笑一聲,如果那個老頭是瘋子,以他剛剛的手段直接可以抹殺一百個自己。

搖了搖頭,將這些想法甩出腦袋,看著北方,身體一閃,直接出現在天空中,朝著雪域飛去。

就在他離開的不久,一個黑衣人出現在他原來的位置,目光冰冷的看著林辰離開,同樣身影一閃,朝著林辰追去…… 蔚藍的天空下,幾朵白雲在隨著風緩緩漂泊。空氣中瀰漫著清新的氣息,白雲下是一片廣袤的森林。

森林的上空飛著一個人,懷裡抱著一頭雪白的妖獸。

林辰低頭看著腳下的森林,不由得有些疑惑,這麼久了,他也沒看見有幾隻高階妖獸,偶爾幾隻低級妖獸在肆意的奔跑著。

小白不滿的對林辰道「老大,我肚子餓了,要吃東西。而且,我感覺下面的森林中,有好吃的。」說到吃的,小白的眼睛滿是小星星,嘴角流出一絲晶瑩的口水低落下林辰的腳上。

林辰笑罵一聲,「你這個小傢伙,這麼快就餓了,那好吧,我們就先吃點東西吧。」說完,身體緩緩往下降落。

一條小河的旁邊,小白的嘴裡叼著一頭低級妖獸,正緩緩走向林辰。小眼睛滿是星星,期盼著林辰能給它做好吃的。

不過正當林辰想要動手分割屍體的時候,背後傳來一絲凌厲的氣息,天生敏銳的他頓時一個閃身,原地出現一個深坑,連同那頭低階妖獸的屍體都消失了。

一個人影從草叢中走出來,全身都被黑色的長袍包裹著,看不清模樣。可是從他身上傳來的波動,冰冷的氣息讓周圍都結上了一層薄薄的冰霜。

林辰第一個直覺就是,跑!這個人的實力,恐怕早就超過了陽靈,達到了尊者,自己就算再逆天,也不能打敗他。靈魂傳音給小白,「小白,這個人我們打不贏,只有逃。」

小白人性化的臉上也是一臉凝重,「知道了老大,等下我變身後你就直接坐在我身上,我的速度比你快一些。」

「嗯,我兩個打一招就跑!」林辰臉色冰冷,他根本不知道這個黑衣人為什麼要追殺自己,也不認識這個黑衣人。

「不知道前輩是何人?為什麼要對我一個低境界的出手?」林辰開口道,背在身後的雙手在匯聚著能量。

黑衣人冰冷的說道,「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只要你死了就可以。還有,別妄想逃跑,那樣只會讓你死的更快。」

見沒有問出答案,林辰怒吼一聲,「小白,出手!」說完,手中甩出去兩個金色的光球,正是炎雷落,恐怖的氣息讓周圍的草都燃燒起來。

同時小白身體一變,一人高的身體立馬出現。對準黑衣人就是一陣咆哮,一道聲波直接朝他轟了過去,空氣中盪起無數漣漪。

黑衣人依舊是冰冷的樣子,「雕蟲小技!」雙手一揮,青色的光芒化作一道光罩直接朝著他們的攻擊覆蓋過去,原本燃燒的小草都直接熄滅了,結上一層厚厚的冰。

趁著這個機會,林辰跳上小白的身上,「走!」

小白頓時化作一道風消失在原地,直接衝進了森林之中,速度比林辰飛行的速度還要快。

黑衣人冷笑一聲,「想跑嗎?我說過,你只會死的更快而已。」身體直接出現在小白的身後,抬手就是一道攻擊轟了過去。

感受著身後凌厲的氣息,小白的身體往左邊一閃,速度又慢了一些,黑衣人更加靠近。

但是,林辰在小白的身上,發現小白身上的氣勢直接壓迫一些高階妖獸不敢亂動,趴在地上等待著小白離開。

看見一群匍匐的妖獸,林辰突然想到一個方法,「小白,你能不能指使那些趴在地上的妖獸?或者說是控制它們?」

「這個不知道,但是我覺得我可以指使他們。」小白邊跑邊跟林辰對話。

「既然這樣,那就指使他們去攻擊黑衣人。」林辰開口道。

小白聽林辰這麼一說,小白也知道了林辰的用意所在,身體瞬間爆發出更強大的氣勢。咆哮一聲,「吼」,聲音中蘊含著某種意識在內。

原本匍匐的妖獸全都站了起來,同樣回應著小白的吼叫。「吼,吼!嗷嗚!」無數頭妖獸轉身襲向黑衣人。

黑衣人一驚,臉色一變,「怎麼回事?為什麼這麼多妖獸會攻擊我?」來不及考慮一頭妖虎已經來到了他的面前,張大了嘴巴朝他咬去。

黑衣人抬手一拳,直接轟碎了妖虎的腦袋。身體極速後退,就算他在怎麼強大,也不可能擋住這麼多妖獸。

身體一陣抖動,整個身體已經飛了起來,速度飛快的朝著小白飛去。顯然他已經知道了林辰的計劃,想要通過妖獸來拖延時間,不過林辰忘了,他可以飛行。

但是,他也犯了一個錯誤,天空中會飛行的妖獸不在少數!黑壓壓的一片朝著黑衣人飛去,定睛一看,居然全都是黑水燕。

嚇得他滿頭大汗,頓時轉身往後飛去。突然,無數道黑色的光芒彷彿下雨般的直直射向黑衣人,速度極快。

龐大的攻擊讓黑衣人無法躲藏,雙手撐起一層厚厚的青色光罩,準備硬抗數千頭黑水燕的攻擊。


「啪……」無數道攻擊瞬間來到他的身邊,直接打在了他的光罩上。短短几個呼吸,整個人變成一個篩子,身體全部都是血洞,而且還在一點點融化。破爛的身體直接從空中落下,砸在地上,變成一堆爛肉,被過來的妖獸吃了個乾淨。

大羅天李家的客廳里,三少正一臉陰沉的看著手中的信息,上面寫著:任務失敗,暗殺者死亡。

這一次林辰受到追殺,就是三少找到暗殺門的人,花了幾百萬金幣才請動了一個尊者去暗殺林辰,但是卻被反殺,這讓三少怒火中燒……

那片森林的邊緣處,林辰坐在地上,鬆了一口氣,「呼,終於擺脫了那該死的黑衣人了。」抬頭一看,在他的遠方,一群連綿的雪山屹立在那。

林辰急忙取出雪域的地圖,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了雪域的邊緣,剛剛那片森林就是最好的證明,正是雪域最近的突變之森。

離開大羅天已經十天了,終於來到了雪域。第二本聖經,就在雪域當中,現在,只有走上征程去尋找了。

「小白,你好了沒有?你還是變成那個大模樣的,那樣在雪域中才能行走,不然隨便來一個雪崩,我們就要被掩埋了。」林辰笑了笑,開口道。

小白原本趴著的身體一下子站了起來,滿臉的不情願,「可以,但是,你要給我做烤肉吃,不然我就不讓你坐在我身上。」

「好,我保證讓你吃得飽飽的。哈哈」林辰一笑,直接坐上了小白高大的身體,一人一獸朝著雪域出發。

剛剛踏入雪域,一股冷風就直接吹了過來,冷的林辰情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冷戰,雙手一揮,一道光芒就直接籠罩住自己,頓時覺得速度了很多。

抬頭一看,只見天地之間白茫茫的一片,雪花紛紛揚揚的從天上飄落下來,掩蓋著小白身後走過的腳印,連綿的雪山一望無際,看不到邊緣。

看了看,林辰忍不住一陣嘆息,「這麼大一片地方,我TM去哪裡找冰雪聖經?該不會是一塊一塊的把雪翻出來找吧?」

不過,胸前的聖殿之石傳來聖老的聲音,「你個白痴,你就不會用火焰聖經感應一下嗎?火焰和冰雪是兩個極端,你進入了這裡,使用火焰聖經肯定會引起她的反感,到時候會傳來波動,那時候你就知道在哪裡了。」

林辰摸了摸鼻子,「額,聖老說的對,我一時間想不到這個方法。我馬上開始。」說完,從小白的身上跳下來,直接盤腿坐在地上,心神緩緩沉入丹田。

不多時,一道金紅色的光芒緩緩出現在林辰手中,火熱的波動讓他周圍三丈的雪都在緩緩融化。

一股特殊的波動直接從火焰聖經上傳出去,除了林辰以外,沒有人可以感受到這一股波動。

雪域的北方的一個山洞內,林韻正盤腿坐在裡面,在她旁邊,一本雪白的書正緩緩浮起來,正是冰雪聖經。而且,正緩緩融入她的身體當中。

就在這時,一股波動直接讓冰雪聖經顫抖起來,一股更為強大的波動傳遞出去,林韻被這突如其來的一下子弄得體內的陰氣狂暴,一口血噴了出來。

迅速往嘴裡丟了一顆丹藥,壓制住暴動的陰氣,加快了融入冰雪聖經的速度。她知道,恐怕是擁有火焰聖經的人來了。但是她卻猜不到那個人是林辰。

雪域的另一邊,林辰也感覺到了冰雪聖經的波動,收起火焰聖經,一臉的興奮,跳上小白的背上,「小白,北方,出發,我感覺到了冰雪聖經的波動了。」

小白咆哮一聲,身體頓時消失在原地,朝著雪域的北方飛馳而去。

然而,就是小白的這一聲咆哮,讓整個雪域的妖獸都醒了過來,所有妖獸的目光都朝著聲音的源頭看去,接著就是起身狂奔。

在距離林辰不遠的一座雪山中,一頭寒冰巨獸也聽見了小白的咆哮,不由得嘶吼一聲,整座雪山都在顫抖,雪崩好像洶湧的水流從山頂上直直的落下……

而林辰兩個卻不知道,危險正在悄然靠近…… 天空下,一片銀白色的雪域中,一個雪白色的身影在極速奔跑者,身上還跨坐著一個人影。正是林辰和小白。

某座雪山的山腳下,小白駐足而立。表情有些嚴肅,「老大,恐怕我們有麻煩了!我似乎聞到了一股妖獸的氣息,而且很強大。」

林辰同樣臉色凝重,「能打過嗎?打不過的話,只能跑了。剛剛脫離黑衣人的魔爪,現在又進入虎穴,我們的運氣還真是逆天了。」

「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我們走不了了。」小白的話剛剛說完,一聲咆哮響徹整個天地,彷彿天地都在這一吼之下顫抖了起來。

轉過頭,一頭彷彿跟小山一般的寒冰巨獸帶起無數冰雪,四隻爪子在雪地上踩出一個又一個腳印,背上鋒利的冰刺顯示出它的恐怖。兩道寒冷的氣息從鼻子中噴出來,原本冰冷的空氣再次下降了幾度。

林辰臉色一變,這隻巨獸他在妖獸錄上看見過,叫寒冰巨獸。實力達到了尊級妖獸,跟人類的尊者一樣強大,而且一般的尊者遇上它只有死路一條。

強大的防禦和攻擊力,讓它天賦所限,只能夠達到尊者巔峰。但是林辰看來,這頭寒冰巨獸,只差一點點就能突破尊級妖獸的行列,進入王級,

林辰臉色一臉的凝重,還沒等他開口說話。小白就一聲咆哮,「吼!!」彷彿天龍的咆哮,其中帶著陣陣威嚴的氣息,彷彿要萬獸臣服一樣。

寒冰巨獸的身體明顯停頓了一下,低頭看著只有爪子一般大小的小白,一股股威嚴就從它身體中爆發出來。

不過,這似乎對寒冰巨獸沒什麼影響,同樣一聲,「吼」,強大的聲音形成一股大風吹向林辰,小白的爪子直接插進雪地中,不讓被風吹跑。遠處的雪山,無數的積雪都被這一聲給震塌了。

足足幾個呼吸后,風才緩緩停下來。寒冰巨獸從鼻孔中噴出兩道冰冷的空氣,破碎的冰塊就好像飛刀一樣直接射向小白和林辰。

小白的身體一陣晃動,快如閃電的躲避著鋒利的冰塊,但是奈何冰塊太多了,幾道冰塊劃過它的小腿,一絲鮮血從它的小腿上流出來。

林辰臉色一變,憤怒了。直接跳下小白的背上,飛到半空,直接朝著寒冰巨獸的頭狂轟,無數火焰砸在它身上,但都只是白費力氣。

寒冰巨獸燈籠般的眼睛盯著林辰,絲絲兇狠的氣息瞬間爆發。嘴裡直接倒吸一口氣,無數冰雪像是被抽水機抽的水流一樣,直接進去它的肚子里。

林辰只覺得一股強大的吸力努力的朝著自己,寒冰巨獸正張大了嘴巴,嘴巴邊形成了一個迴旋的漩渦,無數冰雪帶著冰塊都飛向那個漩渦。


這個畫面看得林辰頭皮發麻,全身的聖元快速運轉起來,朝著反方向逃跑,但是寒冰巨獸會讓他跑開嗎?當然不會,一股更加強大的吸力朝著林辰吸去。

小白現在地上看著天空中林辰危急的模樣,狂暴的咆哮一聲,整個身體化作一道流光來到寒冰巨獸的左腿下。

一股破天之勢從它的身上爆發出來,兩隻前爪猛的一抬起來,鋒利的氣息直接打在了寒冰巨獸的腿上,發出「叮叮…」的聲音。

沒有客氣,小白狠狠一擊拍在了它的腿上,「哐當」,好像金屬交接的聲音,只見寒冰巨獸的腿上多了幾道淺淺的血痕。

寒冰巨獸吃痛,猛的一吸,林辰再也堅持不住了,身體好像離弦的箭射向寒冰巨獸滿嘴獠牙口中。

千鈞一髮之際,林辰突然覺得身體的控制權不在了自己的手中,身體中一股強大的能量彷彿星球爆炸,在他的身體中肆虐。

丹田中原本安靜的聖元之液一下子開始暴亂起來,全都懸浮在他的丹田中央。突然旋轉起來,狂暴的吸收經脈中的聖元。

林辰正在錯愕之時,身體突然「咔嚓」一聲,彷彿什麼東西破碎了一樣。感覺了一下,臉上的表情更加驚訝,因為他已經突破了大聖師境界,達到了聖靈,而且還在不停的增加當中。

「咔嚓,咔嚓」的聲音未曾斷絕,就在林辰即將進入寒冰巨獸的口中的時候,渾身一震,「嘭」,整個身體化作一道流光,眨眼間消失在寒冰巨獸的嘴邊。

不遠處,林辰整個人懸浮在半空中,整個人的氣勢也不差寒冰巨獸多少,只是幾個眨眼之間,他就已經突破到了聖尊的境界,身體內爆滿的聖元讓林辰感覺全身的血液都沸騰了起來。

「笨蛋,還不趕快去滅了寒冰巨獸。否則半個時辰后死的就是你!」聖老有些虛弱的聲音傳進他的腦海里。

林辰一驚,怪不得自己那麼快就晉級了,原來是聖老弄的。聽著聖老有些虛弱的聲音,林辰知道這可能是一種禁忌方法,肯定有弊端。

沒有時間考慮太多,林辰第一次將斷劍從戒指中取了出來。還是原來的那個樣子,銹跡斑斑,但是時不時會有一股鋒利的氣息爆發出來。

「咻」,林辰直接多准寒冰巨獸的背上的背刺轟了過去,手中的斷劍在它的背刺閃過,整個人落在它的背上。

「咔嚓」一聲,背刺斷成兩節,一節落在了地上,另一節還殘留在背上。但是那好像對寒冰巨獸沒有影響。

寒冰巨獸憤怒的咆哮一聲,整個身體突然弓了起來,透明的背刺突然一陣顫動,彷彿要破碎一般。

林辰大叫一聲,「不好」,不過此時已經晚了,好像柱子一般的背刺直接爆碎開,無數的碎片好像無數的飛刀,直接打在了林辰剛剛撐起來的光罩下。

短短几個呼吸之間,林辰的光罩就破碎了,整個身體快速旋轉,斷劍在擋著襲來的碎片。但還是被割傷,臉上,手上,腿上都留下一道道血痕。

一滴血緩緩從林辰的手臂上流在了斷劍上面。突然,斷劍開始顫動起來,根本不受控制的飛了起來,一道金色的光芒突然爆發出來。

強烈的光芒照的林辰睜不開眼睛,直到光芒緩緩減弱,斷劍還依舊懸浮在半空中,只是身上的銹跡已經顯示不見了,漆黑色的劍身,沒有一絲氣息波動。

來不及考慮,寒冰巨獸再一次憤怒了,狂暴的沖向最近的一座雪山,想要把身上的林辰甩下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