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主要的原因,就是弓道部擁有學校分配的道場,如果和部室相距太遠,不方便部員們的日常活動。

上原朔站在弓道部的門口,看著眼前能夠用洶湧來形容的人潮。

幾名負責迎新的弓道部員忙的不可開交,就連說話都是抬頭兩句低頭兩句,抓緊一切時間來記錄與回答。

近藤詩織在人群中緩緩前進,擠進了弓道部的活動室內。

「你是……近藤同學?剛剛不是已經確定了入部,有其它事情要忙嗎?怎麼又回來了?」活動室內的一名女子部員看到近藤詩織,有些奇怪地問道。

不過在看到她身後的上原朔以及古賀香奈之後,這位女子部員明顯懂了些什麼。

「兩位如果要加入弓道部的話,還請到外面排隊登記。雖然近藤同學已經確定入部,但也不能因為這件事的關係而擾亂了秩序。」

女子部員很有禮貌地對上原朔與古賀香奈做了個請的手勢。

「不是這樣的,前輩!我之前只是半推半就地填了弓道部的入部申請書,實際上不能算考慮好了……」

近藤詩織聽到這裡,有些著急地辯解道。

「嗯……所以近藤同學,想要加入什麼部呢?」女子部員在身後的一張桌子上翻找起來。

桌上整齊堆放了不少的入部申請書,看起來是為了尋找近藤詩織的那份。

看到一切流程還算順利的上原朔沒來得及多想,就聽見近藤詩織毫不猶豫地給出了「劍道部」這個答案。

女子部員的動作停了下來,重新轉向了近藤詩織。

「近藤同學,加入弓道部的申請書是你自己決定填寫的,沒有人能夠逼迫你簽名。如果都像你一樣,想要加入就填寫,想要退部就來提出,那弓道部的活動秩序都會被攪亂。」

「所以,這件事情我們不能答應,請你理解。」

說完,女子部員顯然不準備再給近藤詩織申辯的機會,轉身就要離開,去忙其它事務。

「請稍等一下。」

上原朔在近藤詩織還沒反應過來的情況下站了出來,攔住了對方。

「還有什麼事情嗎?因為迎新活動的緣故,弓道部今天的事務很多,所有負責活動的部員們都很忙,請不要再浪費我們的時間了。」

「不好意思。我是想提議,能不能由我替近藤同學加入弓道部,換取她能夠進行自由選擇?學校應該不會允許強制學生加入弓道部的事情,如果報告上去,弓道部的負責人應該也會被約去談話吧?」

上原朔用平緩的語氣陳述著。

「你是……」女子部員頂了頂架在鼻樑上的眼鏡,「之前那個把不良們都趕走的男生?」

「是的,多虧了上原同學,我十分感謝他!」近藤詩織在一旁插嘴道。

「我需要和其它部員商量一下,給我一點時間。」

女子部員扔下一句話,走到了其它部員身邊開始低聲交談起來。

靜靜等待著的上原朔分明聽到了古賀香奈的輕笑聲。

「上原同學,我以前怎麼不知道你的應變能力這麼強呢?」

不打算回答的上原朔打量起室內的布置起來。

有關弓道的書籍、少量器具,以及一些榮譽證明整齊地排列拜訪,而且很明顯有人定時清潔。

環境條件和劍道部明顯是一天一地。

「上原同學!」近藤詩織忽然意識到了什麼,「如果你加入弓道部,我加入劍道部,那我們連日常切磋不是都不能一起進行了嘛!」

古賀香奈的輕笑依舊。

上原朔保持面部表情不變,不久就等到了女子部員的回復。

「我們可以允許近藤同學退出弓道部,進行自由選擇。但相應的,作為替代她的人選,你需要一次不落地參加弓道部的活動,同時禁止退部。」

「如果你違反約定,我們會向其它社團通知這件事情,讓你無法再參加社團活動,並且強制近藤同學重新加入弓道部,並退出其它社團。」

女子部員的語氣聽起來不太客氣。

「這件事到此為止,現在請你留下個人信息之後立刻離開,等迎新活動之後再來完成加入弓道部的手續。」

女子部員撇下了三人,不再理會他們。

……

「上原同學,這該怎麼辦,我還想和你一起參加劍道部的活動呢!」

返回教室的路上,近藤詩織的神情看起來有些焦急。

與此對應,上原朔的神情反而十分平淡。

「這是為了近藤同學倉促做出決定所付出的代價,並沒有什麼辦法。」

雖然弓道部對他的態度並不算好,要求也很嚴格,但比起近藤詩織同住的提議來說,還是不知道好上多少。

「上原同學,我覺得有必要改變對你的評價。」古賀香奈笑意盈盈,打斷了兩人的對話,「春假前的上原同學,和春假后的上原同學,已經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人了呢。」

「我開始有些期待起晚上的補習環節了。」

古賀香奈補充了一句。

「欸,晚上的補習環節?就是上原同學提到,之前與古賀同學複習的協議嗎?」

上原朔點了點頭。

「那古賀同學會在上原同學家度過整個夜晚嗎?」

近藤詩織的話語中聽起來有些小小的不滿。

也是上原朔第一次發現她表現出的「負面」情緒。

「當然不會。」古賀香奈立刻接上,「只是複習而已,怎麼會度過夜晚,只是因為距離考核的時間太短,才選擇從下午一直補習到晚上。」 「哎吆……」冠榮華被摔得眼前直冒火星子,腦袋嗡嗡作響,半天沒有緩過勁兒來。

忽然一個好聽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姑娘,你沒事吧?」

她下意識的抬頭,正對上一雙好看的桃花眼,正關切的望着她,滿滿的疼惜之意。

而這雙眼睛,則長在一張精緻的臉上,那眉毛,那鼻子,那嘴巴,簡直是無法用言語表述的好看。單個好看,合成一張臉更是好看,即便是女人也沒這麼好看,可他卻明明是男的,脖頸上有高高隆起的喉結……

冠榮華都看痴了,慕胤宸就已經長得夠妖孽了,可眼前這男人卻比他長得更好看。

世間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好看的男子?

她不禁暗暗感嘆,莫非是天上下凡來的?

「姑娘,你沒事吧?」

好聽得聲音,再次在耳邊響起。

冠榮華這才回過神來,忙將眸光從男子上下抖動的喉結上收回,不敢再去看他,紅著臉應道:「我沒事,謝謝關心。」

說完,她掙扎著爬起身來,踉蹌著離開現場。

「姑娘,你真沒事吧?」

那個好聽的聲音又在身後響起,冠榮華沒有回應,只是加快了腳步。

直到走出好遠,她才回頭去看,身後空無一人,不禁暗暗鬆口氣。

「怎麼會有那麼好看的女子?」冠榮華忍不住又喃喃自語。

「唧唧,唧唧……」小不點飛來,落在她的肩膀上。

她輕嘆一聲,剛才摔了那一跤,它沒看到,有些慶幸的問道:「你剛才去哪兒了?」

小不點只是唧唧,唧唧的叫着。

冠榮華又聽不懂它的鳥語,有些難過的問道:「什麼時候我們能交流就好了。小不點,你能不能像八哥似的,能跟人學說話啊。」

「唧唧,唧唧……」

冠榮華搖頭苦笑,她說話,它能聽懂,可它的唧唧,她不懂啊,只得主動問道:「你剛才看到那個很好看的男人了嗎?」

小不點搖搖頭,這會她終於明白它的意思了,便繼續問道:「那你剛才去哪兒了?跟着慕胤宸看看它在做什麼?」

小不點使勁的點點頭,表示認可她的說法。

冠榮華不禁笑了,伸手輕輕摸着它小小的身子,笑道:「那你看到了什麼?」

「唧唧,唧唧……」

冠榮華又聽不懂了,也不再跟它猜啞語,索性說道:「這樣吧,我們去看看。」

小不點點點頭,於是冠榮華喬裝去怡香閣。

誰料,慕胤宸卻帶着梅香離開了。

冠榮華失望的從梅香閣出來,徑直回別院。

一進門,許願就很緊張的對她說道:「姑娘你知道嗎?太子殿下帶回來一個女人。」

「太子把那女人帶回來了?」聽到他的話,冠榮華驚聲反問道。

許願點點頭,疑惑地問道:「您認識那女子嗎?看着長得很妖嬈,不像是尋常人家的女子,怕是來別院不好吧?」

冠榮華不禁苦笑,笑道:「你的眼光可真好,她是怡香閣的姑娘,慕胤宸剛給她贖身了。既然人已經來了別院,怕是攆不走了。」

說着,她扭頭望向小不點,可惜它不會說話,否則她真想問問,慕胤宸領着梅香去贖身後發生了什麼,讓他能帶着梅香回別院。

「許願,小不點是你帶回來的,你能教他開口說話嗎?」冠榮華試探著問道。

「教小不點說話?這能行嗎?沒聽說過鳥會說話啊。」許願不可思議的望着她。

冠榮華則幽幽的回道:「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不可能的事,太子不是把歡場女子帶回別院了嗎?你試試看,或許就成了呢。小不點現在能聽懂我們的話,只要你耐心些,假以時日,它一定能開口說話的。誰說鳥兒不會說話,八哥就說的很好啊。」

許願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遲疑着應道:「好吧,姑娘,我試試看。」

冠榮華對小不點笑道:「以後跟着許願好好說話,我希望能跟你像我們人類一樣交流。」

小不點點點頭,並飛到許願的肩頭上,算是答應了。

冠榮華鼓勵的對他們笑笑,隨後轉身進了內院。

回到自己的房間,她徑直躺在卧榻上,一動也不想動,身體因摔了一跤,胳膊腿隱隱作疼,而心情更是壓抑得很,可謂是身心俱疲的感覺。

她想不明白,慕胤宸幫梅香贖身也就罷了,為何帶她回到這別院。

一個未婚的男子,將一個從歡場贖來的女子,帶回家,就算什麼事,都沒有,在別人看來也是有事的。

冠榮華也不知自己為什麼,不希望別的女人跟慕胤宸有瓜葛。

雖然她也知道慕胤宸是太子,將來要做皇上的,三宮六院七十二妃很正常,可一想到這些,她就真的心裏堵得慌,這也是她遲遲不敢跟他正式確立關係的原因。

她無法控制對慕胤宸的感情,也無法接受慕胤宸喜歡別的女子,很糾結的矛盾。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