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後李木的眼睛死死的看向了法老,腳下直接向前邁了一步,眨眼間便出現在半空之中。

八名黑暗劍士的重劍砍在李木的幻影之中,李木的身體在半空中第二次消失,下一瞬間便出現在法王的身邊。

法王黑色的眼睛看著李木,似乎在嘲笑李木的自不量力,李木的眼睛緊緊的盯著法王,腳下的血紅色的殺戮光環讓他看起來如同殺神一般。

「空隱!」

法王平靜的吐出了兩個字,身體快速變得模糊了起來。

但是此時李木的手中的長劍終於揚了起來,他的目光看了一眼距離他沒有多遠的黑色太陽以及模糊的法王身影,口中充滿殺意的說道:「青蓮劍歌!」

李木的身體瞬間散發出刺目的光芒,他的身體直接與手中的青蓮劍似乎融合一般,或者說此時的李木身體瞬間消失,而後青蓮劍剎那之間豎立懸浮,一分為五!

五道雪白的劍光直接劃破黑暗!

原本快要消失的法王確實臉色微變,他的身體硬生生的被一股鋒利的力量直接從空間擠了出來,而後雪白的劍光便已經瘋狂的在他的眼睛之中映照而出。

「黑暗守護!」法王大吼一聲,一股漆黑的光芒猛然將他籠罩,而後雪白的劍氣瞬間縱橫天地間。

斷葬山,此時外界正是陽光明媚,斷葬山下的斷葬湖一片平靜,湖水之中倒影著藍天白雲,湖水彷彿一片明鏡一般。

一些小動物在斷葬湖旁邊喝著水,時不時有鳥兒在歡快的歌唱,九條河流的激蕩在這裡似乎也得到了停歇。

突然,一絲波紋突然之間在平靜的湖水之中蕩漾了起來,許多動物看著自己喝水的身影突然開始變得有些模糊了起來,頓時眼中滿滿的都是不解,它們抬起了頭,看向了不遠處高大的斷葬山,心中突然升起了恐慌的感覺!

突然,斷葬山開始顫抖了起來,頓時無數在斷葬湖旁邊飲水的小動物都開始恐慌了起來,它們全部驚慌而逃,動物對於危險的預知往往都會很強,他們在這個顫抖的斷葬山之中感受到很大的危險氣息。

突然斷葬山的山頂猛然間爆炸,而後一輪黑色的太陽從山頂沖了出來,此時外界的陽光正盛,但是這個黑色的太陽持續高升,天空之中赫然出現了兩個太陽,一黑一白,一大一小!

無數的石頭開始滾落,然而山頂爆炸僅僅只是一個開始,隨後整個山峰突然出現了五道明亮的光芒,剎那間光芒從山峰之中散發了出來,化為五道璀璨的劍氣,直接沖向了天空中剛剛升起的的黑色太陽。

五道龐大的劍氣犀利無比,剎那間追上黑色的太陽,而後直接交錯而過,世界彷彿靜止了一般。

黑色的太陽之中緩緩出現一道道白色的光芒,而後黑色的太陽緩緩分開,如同一個西瓜被鋒利的西瓜刀切過一般,慢慢的分離。

「轟……」

巨大的爆炸聲音響了起來,黑色的太陽變成了炙熱的光芒,直接炸開,天空之中猛然劇烈的翻滾了起來,而後一個龐大的黑洞猛然將狂暴的爆炸力量吞噬,天空之中只能留下一個巨大的黑洞在緩緩的旋轉,縮小。

「天魔降臨!」

一聲巨大的吼聲出現在天地之間,而後一個高大的男子猛然從崩潰的斷葬山衝天而起,一道龐大的黑色法陣直接將方圓數里全部籠罩,一個黑色的人影出現在法陣之中,似乎被束縛著。

這個黑色人影正是法王,此時法王的身上五道巨大的傷口險些將他的身體直接切碎,但是一絲絲血肉卻還在相連著,黑色的光芒不斷的在他的身上涌動,他的傷勢也開始快速的癒合著。

法王抬頭看向了頭頂的呂奉,眼中猛然閃出了兩道漆黑的光芒,漆黑的光芒瞬間形成一股無形的力量,整個天地劇烈的震動了一下,無形的力量向著呂奉的身體擠壓了過去,想要把呂奉的身體擠成碎末。

這個時候一道身影再次的出現在法王的身邊,前一秒這個身影距離法王還有十幾米,但是下一剎那便出現在法王的身邊,法王眼中的光芒微微閃動一下,竟然被直接打斷。

赫然正是將進酒,能夠打斷敵人的技能,還能夠將其眩暈。

李木手中的青蓮劍重重的向著法王的脖子砍了過去,直接砍入了其中,法王眼中滿滿的都是怒火盯著李木,李木的青蓮劍進入法王的脖子,只能砍進去一半便無法再進一步。

法王的手掌猛然成為了漆黑而又鋒利的爪子,似乎如同鷹爪一般,直接抓向了李木的胸口,想要把李木的心臟直接抓出來。

「神來之筆!」

李木的身體化為了一道流光,一個光圈在法王腳下猛然成型,一股股鋒利的劍氣不停的向著法王的腳刺了過去。

法王的黑色利爪抓空,而後感覺腳下的異動,頓時腳下猛然踩在劍圈之上,頓時一股漆黑的氣息直接將劍氣強行壓制住。

呂奉的身體猛然間從天而降,重重的砸在地上,手中的方天畫戟猛然出現一道淡淡的赤紅色光芒直接橫掃周圍幾里範圍,所有一切阻礙的東西全部被粉碎掉,轉眼間便來到了法王的面前。

法王的身體頓時化為了一道幻影,如果說這個法王是法師,但是他的速度卻格外的快,而且還能近身攻擊,可是如果不是法師,那瘋狂的魔法波動卻又真真切切。

「轟……」

又是一道爆炸的聲音響了起來,只見兩道光芒衝出破碎的斷葬山之中,秦夢和一個巨大的彷彿大蜥蜴一般的骨龍正在大戰,而秦禹則是一個人對戰六個黑暗劍士,其餘兩個不知所蹤。

法王的身體成為幻影,但是在接觸到李木直接畫出來的劍圈之後,他的身體瞬間再次凝實,而後身體明顯的凝滯了起來,他的腳直接被鋒利的劍氣切掉一半。

李木趁機再次一劍在法王的身上連砍了兩劍,而法王眼中漆黑的光芒閃爍,手中的利爪握成了拳頭,直接一拳想要打在李木的胸口之上。

李木的第二段將近酒發動,身體化為一道劍光略過法王的身體,法王的身體不可控制的僵硬了一下,而後呂奉的赤紅色的方天畫戟重重的砸在法王身上。

「吼!」

法王仰天發出了一聲怒吼,他身上的黑袍隨風鼓動,身體硬生生的站在了原地,胸膛就這樣硬生生的承受住呂奉的攻擊,紋絲不動!

「你們真的惹怒我了,我會把你們的皮剝下來的!」法王嘶啞的聲音響了起來,他的手抓住呂奉的方天畫戟,眼中漆黑的光芒緩緩變成了紫色。

「惡魔之力!」 彷彿從地獄之中傳出的聲音響了起來,法王原本枯槁的身體迅速的拔高起來,身體變得轉眼間格外高大。

法王的手猛然用力,呂奉頓時感覺一股龐大的力量順著方天畫戟的另一端直接沖了過來,而後呂奉便感覺自己的身體彷彿處於雲端一般,被法王直接拽了起來。

法王的眼睛看著李木,猛然提起來呂奉,重重的砸向了李木。

李木的手頓時迎向了呂奉,想要幫助呂奉卸掉力量,但是剛剛接觸到呂奉,李木便感覺一股龐大的力量鋪天蓋地的向著自己涌了過來,李木壓根來不及轉移力量,便直接被呂奉的身體砸了出去。

「轟……」

兩人的身體毫不留情的被砸入亂石堆之中,所過之處所有的石頭都被震得粉碎,兩人的身體一直劃過了十幾公里,而後才緩緩的停下,一大口鮮血同時從兩人的口中噴了出來。

「呵呵呵……」一陣陰冷的聲音從法王的口中傳了出來,法王先是看了一眼秦夢和秦禹,目光再次看向了李木和呂奉,他覺得還是先把這兩個人先解決為好!

「噗……」呂奉又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但是他的身上卻有一種不屈的氣勢,而後他的身體倔強的站了起來。

李木深吸了一口氣,他的身體壓根就沒有倒下去,當李木接觸到呂奉的身體之後,他便開啟了純凈蒼穹的主動。

純凈蒼穹:攻擊速度:+40%,暴擊率:+20%,唯一被動精準:普通攻擊附帶60點物理傷害,唯一主動驅散:90秒CD,受到的所有傷害降低50%,持續1.5秒,可以在被控制時使用。售價2100金幣。

這個裝備似乎為馬可波羅量身定做,但是李白如果在不打野的情況下,還是可以購買純凈蒼穹,因為李白也是一個脆皮。

還好這次購買了純凈蒼穹,所以李木除了吐了一口血,壓根沒有什麼太大的事情。

「你沒事吧?」李木看了一眼呂奉問道。

「看來要拿出殺手鐧啊!」呂奉嘆了一口氣,他的胳膊在不停的顫抖著,竟然被人隨手甩飛,真是丟人啊!

「你還有殺手鐧?」李木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

呂奉從自己的儲物戒之中拿出了那個七彩色的英雄石,李木頓時有些詫異,是他?

呂奉直接把這個七彩的英雄石向著自己的心臟按了過去,頓時英雄石直接融入到呂奉的心臟之中,呂奉身上的氣勢猛然瘋狂的漲動了起來。

「啊……」呂奉仰天咆哮,他的心臟猛然散發出七彩的光芒,李木的眼睛眯了起來,呂奉的氣勢竟然瞬間暴漲了近五倍,達到了一個臨界點的存在,似乎只差一步便能夠達到另一個境界。

「好,那麼咱們就一起把這個雜碎切成粉碎!」李木仰天大笑說道。

法王的身體此時已經近五米之高,赫然成為了一個小巨人一般的存在,他的身體瞬間出現在呂奉和李木兩人的上方之中手中升起了一個絕對黑暗的光球。

「寂滅死球!」

法王低沉的聲音響了起來,而後雙手捧起來黑色光球,寂滅死球頓時瘋狂的漲大了起來,眨眼間便達到幾百米的恐怖程度。

「死吧!」

法王手中的寂滅死球猛然間向著李木兩人投擲了過去。

「能擋住嗎?」李木皺了皺眉頭感受著那寂滅死球的瘋狂能量問道。

「沒問題!」呂奉的身上散發著淡淡的七彩光芒,他的手臂重新變得有力量起來。

「好,等著我!」李木的身體瞬間消失不見,而後眨眼之間便逃脫寂滅死球的覆蓋範圍,而後身體再次閃爍,下一刻更是出現在剩餘的四個黑暗劍士旁邊。

呂奉抬頭看著龐大的寂滅死球,猛然大吼了一聲,手中的方天畫戟如同重如千斤一般,猛然向著寂滅死球劈了過去。

「鬼神斬!」

呂奉手中的方天畫戟猛然向著巨大的寂滅死球劈了過去。

這是一幅震撼人心的畫面,一個彷彿螞蟻一般的渺小人物拿著一個普如同牙籤的存在,竟然敢劈向天空之中的太陽。

這一大一小的存在剎那間接觸,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呂奉手中方天畫戟重重的與寂滅死球碰撞,而後呂奉心臟之中的七彩光芒劇烈的閃爍了起來。

「開!」

呂奉大吼一聲,手中的方天畫戟全力的甩了起來,而後整個龐大的寂滅死球被呂奉的方天畫戟硬生生的被砍成了兩半,彷彿一個螻蟻開天一般存在。

「轟……」

在呂奉的身體兩邊,直接轟然爆炸,無數的山石化為粉碎,更是有一半寂滅死球轟入斷葬湖之中,無數的水滴衝上天際,方圓百里之中竟然下起了小雨。

而李木此時卻已經出現在黑暗劍士身邊,黑暗劍士再次被秦夢解決到兩個,李木手中的長劍猝不及防的直接一劍砍在黑暗劍士身上,同時對著秦夢說道:「不要全殺了,給我留一個!」

黑暗劍士頓時發出了一聲怒吼,重劍向著李木砍了過來。

青蓮劍抵擋,因為純凈蒼穹的存在,所以李木的速度很快,第二劍隨之而來,再次砍在了黑暗劍士的身上,李木收了點力量,沒有把黑暗劍士直接殺掉,他是有這個機會的。

呂奉和法王直接在天空之中打了起來,整個空間都在顫抖,兩人的力氣極其恐怖,但是呂奉到底不是法王的對手,節節敗退,壓根沒有交手幾招,而後再次被打飛!

李木的眼神冰冷的看著法王,身體再次消失不見,隨後青蓮劍歌發動,五道衝天的劍氣剎那間絢爛升起,空間被切割開來,無比的犀利。

法王怒吼一聲,抬起了巨大的手掌與李木的劍氣碰撞,但是劍氣實在是太過犀利了,而後劍氣瘋狂閃過,法王身上出現五道巨大的傷口,尤其是法王的那個手掌更是被直接切掉。

法王的眼神惡毒的看著李木,口中猛然吐出了一道細小的黑刺,彷彿穿破空間一般直接出現在李木額頭之上,李木的皮膚都升起了雞皮疙瘩。

但是李木臉上卻帶著冰冷的笑容,而後身體再次消失不見,卻是回到原本流著殘影的位置,彷彿就是殘影凝實,他從來沒有離開一般。

呂奉再次沖向了法王,法王斷了一隻胳膊,身體再次受到影響,短時間竟然被呂奉壓制,呂奉把英雄石融入自己身體之中后,整個人彷彿化為了鬼神一般。

李木再次開始與黑暗劍士交手,不斷的刷著自己大招,他是把黑暗劍士當做野怪,李白的被動是俠客行,第四次普通攻擊觸發俠客行,並且解鎖青蓮劍歌。

很快,大招被李木重新刷了出來,李木的身體再次消失不見,只在原地留下了一道殘影,而後李木出現在法王的身邊,法王臉上露出了猙獰的笑容,他似乎在等待著李木的出現。

李木剛剛出現,而後法王手中的權杖輕輕的點了一下,一個鬼臉直接出現。

「噬魂!」

法王的聲音之中滿是怨毒的說道,他要吞噬李木的靈魂才能把自己的憤怒得到平息。

李木的臉上卻是露出了嘲諷的笑容,青蓮劍歌再次打開,李木的身體瞬間化為五道空間,再次在法王的身體上留下了五道巨大的劍痕,看起來極其的恐怖。

而那個猙獰的鬼臉卻是毫髮無損的穿過劍光,擊打在虛空之中。

李木的身體顯現,而後神來之筆發動,一個劍圈瞬間將法王的身體圍住,李木再次出現在黑暗劍士身邊。

「啊啊啊……」法王憤怒的大吼,他的身上的劍傷縱橫交錯,每一道劍傷甚至都可以砍斷他的骨頭,法王已然受到重創。

呂奉鬆了一口氣,他感覺自己的壓力小了一些,已經開始慢慢的在法王面前站穩了跟腳。 法王龐大的身體每次與呂奉劇烈碰撞,呂奉都忍不住後退,但是卻偏偏又能快速的糾纏住法王,很快李木便第三次來到了法王的面前,青蓮劍歌再次發動。

「吼……」法王龐大的身體被無雙的劍氣切割,整個人如同泄氣了一般快速的縮小了起來,而後整個身體蕩漾起一股龐大的推力直接將呂奉的身體推飛。

李木的身體再次回到黑暗劍士身邊,他皺了皺眉頭,法王竟然再次發生異變,不知道是不是力量使用殆盡了。

「轟……」黑色的光芒猛然間全部從法王的身體爆發,剎那間將法王身邊的空間全部佔據,漆黑的光芒如漆如墨,似乎將空間都腐蝕掉。

法王重新變得瘦小的身體在黑色的空間懸浮,他的目光看向了剩餘的四個黑暗劍士,頓時一股無形的魔法能量涌動,黑暗劍士似乎失去所有的力量一般,直接萎靡了下來,而後化為了一個枯骨。

李木手中的青蓮劍微微頓了一下,他的眼睛看向了和秦夢交戰的骨龍,將進酒正準備發動,骨龍如同發現他的目光一般,然後直接化為了一個骨架。

李木的眉頭皺了起來,轉過去看向了似乎處於另一個世界的法王,他能夠感覺到這個法王的氣息如同風中殘燭一般,也許只需要一次青蓮劍歌,便可以將法王徹底滅掉。

秦夢和秦禹來到李木的身邊,呂奉在另一側謹慎的看著法王,場面一時間靜謐了起來。

「小禁咒:黑暗天災!」

一聲輕輕的呢喃聲音緩緩的從法王的口中吐了出來,法王殘破的身體彷彿被抽空了所有的力量一般,直接在黑暗空間之中一個趔趄,險些從半空之中掉落。

無聲的微風輕輕的吹了起來,李木發現,原本明媚的太陽突然消失在天地之間,整個天地猛然陰沉了起來,天空之上滾滾的烏雲彷彿海浪一般向著這一片天空涌動了過來。

一股無形的力量輕輕的拂過李木等人的身體,李木頓時感覺空間變得無比的堅硬,在他的腦海之中,他們所處的地方似乎被直接封鎖住一般。

烏雲滾滾而來,黑壓壓的給人一種龐大的壓力。

李木的眼睛與呂奉相對,同時點了點頭,然後李木對著秦禹和秦夢說道:「全力出手,不要保留!」

眾人都沒有想到,死去這麼久的法王竟然還可以用出小禁咒級別的魔法,這可是尊者級別的魔法師才能使用出的魔法,儘管法王生前是尊者,可是過了這麼久,他都已經死亡了,怎麼可能還能有尊者級別的戰鬥力?

李木的目光眯了起來,他發現法王手中的權杖赫然在瘋狂的凝聚著魔法力量,頓時心中有了一些瞭然,看來這個權杖有很大的問題。

「吼!」一聲巨大的龍吟聲猛然從秦夢的身上響了起來,璀璨的銀色光芒直接劃破天際,秦夢的身體直接化為了一條百米長的銀色神龍。

魚須,牛鼻,馬臉,虎睛,牛耳,鹿角,蛇身,鷹爪,魚鱗,獅鬃,狼口。

銀色的鱗片在天地間閃爍著刺眼的光芒,而後這條神龍的眼睛看向了在黑暗空間之中懸浮的法王,仰天咆哮一聲。

這是秦禹第一次碰到禁咒級別的魔法,他那原本圓滾滾的臉蛋崩的很緊,而後他手中的金色重鎚開始緩緩的旋轉了起來,一股股天地靈氣開始瘋狂的湧入秦禹手中的重鎚之中。

金色的重鎚開始不斷的變大了起來,秦禹的身體也開始瘋狂的漲大,天地靈氣涌動的速度便的更加的快速,一個恐怖的金色旋風開始以秦禹為中心快速的形成,轉眼間便達到百米的金色龍捲風出現。

呂奉的身體徹底成為了七彩的顏色,而後七彩的顏色不斷的流轉,最後全部成為了深紫色,深紫色的光芒繼續加深,成為了一種黑紫色的光芒。

黑紫色的光芒猛然將呂奉的方天畫戟全部籠罩,而後呂奉手中的方天畫戟猛然揮舞,如同開天闢地一般向著法王沖了過去。

李木的身體瞬間出現在法王的身邊,手中的青蓮劍瞬間彷彿如同一朵蓮花盛開了一般,無數的劍氣瘋狂的將法王包圍。

「毀滅!」法王的聲音嘶啞的大吼一聲,黑色一瞬間降臨大地,整個遠方百里全部被黑色而籠罩。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