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從第四項測試開始,漸漸變得難了起來。

第四項測試,竟然是文化測試,而且測試的還是語文數學和英語這三門學科。

這……

陳墨嘴角抽了抽。

這年頭,好好讀書的,會進你天殘門?

還擱這考核語文數學英語呢!

不過,陳墨心裡還是有點虛。

他這上大學也沒多久,而且還休學大半年了,真要給他出一些知識考題,他還真不一定能答得上來。

「請聽題。兩對父子去打獵,他們每人打了1隻小野豬,但是總共卻只有3隻,為什麼?」考官出題了。

「因為他們是祖孫三人。每人打了1隻小野豬,總共不就是3隻嗎。」陳墨有些不確定地回答。

「回答正確!」考官給陳墨豎了一隻大拇指。

陳墨:「……」

就這,也叫做數學題?

這聽起來,怎麼好像腦筋急轉彎啊!

這時候,考官又出題了,「接下來是一道語文題,二三四五六七八九,猜一個成語。」

陳墨看著考官,道:「缺衣少食?」

「回答正確。」

「……」陳墨算是弄明白了。

這就是腦筋急轉彎,屁的語文題。

沒想到,這天殘門的文化測試,竟然這麼水。 陳墨有點小崩潰。

虧他還以為這個文化測試會很難,沒想到竟然是這種題目。

接下來,就是英語試題了。

正如陳墨預料的那樣,這次的英語試題,也是腦筋急轉彎類型的。

「哪個字母讀起來是一種飲料呢?」考官這樣問道。

abcdefghijklmnopqrst……

陳墨心頭默念,很快就得出了答案,「t,tea,茶水!」

考官欣慰地點點頭,「恭喜你通過第四項考核。」

陳墨只能幹笑兩聲。

這種題目,就別說測試文化了好嗎!

直接說是腦筋急轉彎,益智測試,貌似更加貼切吧!

陳墨無力吐槽。

只希望能夠儘快通過測試,進入內門。

就算是腦筋急轉彎也沒關係了。

接下來的測試項目,也很奇葩。

第五項測試,是測試反應能力。

測試的方式很奇怪。

考官拿來了一把造型奇特誇張的武器,說只要能夠躲過他的十次攻擊,就能夠順利過關。

陳墨點點頭,對自己的反應能力還是挺有信心的,就是看著考官手裡的古怪武器,有些不明所以,不知道這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這個叫做「鋸子發射器」,能同時發射三個鋸片,而且速度極快,一般的內勁武者,近距離很難躲過去。」考官笑呵呵地說道:「所以,我也不會對你太嚴格。只要你能躲過這把「鋸子發射器」的十次攻擊就行,即便受了傷也沒關係,最後能站著就算你通關。」

「行。」陳墨算是明白了。看來這個考官手裡拿著的「鋸子發射器」有點名堂。

不過他對自己依舊信心滿滿。

這「鋸子發射器」的速度再快,能快得過子彈嗎?

要知道,以陳墨如今的實力,短距離也是可以躲避子彈的。

當然,要是拿個衝鋒槍什麼的,那他就是再強悍,也只能趕緊跑了。

「準備好了沒有,我要扣動扳機了。」考官手裡的「鋸子發射器」瞄準了陳墨。

「好了。」陳墨站在原地,身體卻是繃緊了,注意力放在「鋸子發射器」上面。

這要是中招了,身上肯定會留下一道血口子。

如果運氣不好,被打中了脖頸,估計還會丟了命。

所以,陳墨還是很認真的在對待這場測試。

獅子搏兔,亦用全力。

更別說這考官手裡的武器,看起來還破有震懾力。

考官深深看了陳墨一眼,隨機毫不猶豫的扣動了扳機。

他一天要測試上百人,可沒工夫在這裡浪費時間。

唰!唰!唰!

三片金屬鋸片,從考官手裡的「鋸子發射器」飆飛出來,速度果然很快,轉瞬就到了陳墨身前,攻擊他的上、中、下、三路。

這要換做一般的內勁武者,那肯定會難受得不行。

因為這些金屬鋸片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而且並不是直接飛射過來,而是形成了三角之勢,讓人難以躲避。

除非,你的反應能力足夠強,身體協調能力足夠好,並且還得有瞬間爆發力,這樣才能夠順利躲開。

陳墨不才,恰好就符合上面所說的所有條件。

在金屬鋸片飛射過來的瞬間,陳墨就做出了反應,整個人往旁邊一滾,恰如其分的躲開了三片金屬鋸片。

啪!啪!啪!

三片金屬鋸片打在了旁邊的牆上。

陳墨不由得有些小失望。

他還以為這個「鋸子發射器」有多麼厲害,沒想到就只有這種程度。

充其量,也就比那櫻花社的手裡劍快一些罷了,遠遠沒能達到子彈的速度。

就這,他都不用很認真,就能順利躲過去,簡直毫無壓力啊!

正在這個時候,撞到了牆上的三片金屬鋸片,竟然反彈了回來,襲向陳墨的後背。

當陳墨聽到身後傳來的金屬呼嘯聲,做出規避動作的時候,已經晚了。

噗!

陳墨的右臂被一片金屬鋸片劃到,頓時留下一道血痕,鮮血染紅了衣服。

噗!

陳墨的左腿被一片金屬鋸片給劃到,又是一道血痕。

幸虧沒傷到動脈,否則當場就得大出血。

噗!

最後一枚金屬鋸片,打在了地上。

陳墨鬆了口氣。

穿越之背靠系統好乘涼 可沒等他放鬆,打在地上的金屬鋸片,竟然又飛起來了,直接朝他面門打來。

特么的!

簡直欺人太甚!

陳墨握起拳頭,拳上泛起了淡淡的金光,要把這枚金屬鋸片給直接砸爛。

可是,考官就在旁邊看著。

要是他爆發出這麼強橫的修為,恐怕當場就會被察覺。

於是,陳墨立即改變了決定,化拳為掌,往地上一拍,整個人就飛上了天,直接避開了那枚朝他面門打來的金屬鋸片。

啪!

金屬鋸片再次撞到了一面牆上。

這次沒有再動彈了,直接哐當一下掉在了地上。

陳墨重重地呼了口氣。

這也太驚險了吧!

「恭喜你,躲過了「鋸子發射器」的第一輪攻擊,再來九輪,就能通過測試了。」考官笑呵呵得說道。

陳墨查看了一下身上的傷勢,好在都只是皮外傷,並不嚴重,也不怎麼影響到行動,這才放心下來,看著考官,出聲問道:「你這個測試,有沒有死過人?」

「有。」考官點點頭。

「殺害天殘門弟子,據我所知可是大罪。」陳墨有些警惕的看著面前的這個考官。

「這是內門考核,測試的項目都是門中長老制定的,過來參加考核的弟子,心裡都有數,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考官頓了頓,又說道:「你如果害怕的話,可以直接選擇放棄,我不會為難你。等明年內門考核,你還可以再來。」

這特么的!

今夜,請帶我回家 陳墨不止一次想要罵髒話。

可還是忍住了。

只在心裏面罵一罵。

這個內門考核,還真的要命啊!

幸虧簡詩琳是長老提拔的,不用參加這麼嚴苛的測試環節。

否則以她的修為,想要成功通過,可不容易。

陳墨不知道的是,這個考核項目,大多前來參加考核的弟子都知道,並且基本都受過了相應的訓練,為的就是能夠順利通過。

他們都知道,這個「鋸子發射器」的厲害之處,更知道金屬鋸片會反彈,造成額外傷害。

只有陳墨不了解。

所以,他才會在第一輪攻擊的時候,就吃了大虧。 陳墨當然不會選擇放棄內門考核。

開玩笑,他可是要和簡詩琳一起進內門調查的。

怎麼可能放棄!

更何況,這個「鋸子發射器」確實厲害,但他現在已經見識過其威力了,心裡已經有數,下次攻擊雖說不敢百分百保證能夠全身而退,但也是很有信心的。

哪裡會被嚇到!

不過,陳墨心裡頭也是暗暗吃驚。

這個「鋸子發射器」是真的厲害。發射出來的三枚金屬鋸片,速度非常快,角度十分的刁鑽,並且撞到了牆壁之後,還會反彈。

這種無跡可尋的攻擊方式,要是沒有防備,還真的很容易中招。

要是在金屬鋸片上面抹上見血封喉的毒液,那……

陳墨光是想想,就不禁打了個哆嗦。

雖說到了他這個修為,一般的毒素沒法對他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但要是那些內勁武者中了招,那可就難受了。

沒想到,天殘門還有這種殺器。

陳墨仔細觀察著考官手裡的武器,暗暗記下。要是可以的話,他甚至想拿出手機拍個照,給張凝雪發過去。

「那麼,你準備好了嗎?」這時候,考官已經再次裝好了金屬鋸片,指向了陳墨。

「準備好了。」陳墨點點頭,打起了十分精神。

其實,只要他動用崩勁修為,避開這些金屬鋸片是輕而易舉的。

但問題是,他不能這麼做啊!

如果這麼做的話,那不就露餡了么!

所以,陳墨只能刻意壓制自己的真力,讓自己的修為維持在內勁中期。

也是因為這樣,陳墨才會被這「鋸子發射器」給弄傷。

但是現在不會了。

接下來的九輪攻擊,他有信心無傷通關。

考官臉上沒有什麼特別的表情,直接扣動了扳機。

唰!唰!唰!

三枚金屬鋸片立即朝陳墨飛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