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我也十分的震驚,因爲崔鈺喊出的是‘天機’兩個字。

在我的印象裏,和天機有關的,只有一個人,那就是道門網站的主人天機道人。

那個我從來沒有見過,但潛意識裏便一直把他當作是一個十分厲害的人。至少,他似乎能夠洞察很多事情。發生的,沒發生的,他似乎都知道。

而現在,崔鈺喊麪館老闆天機,難不成,麪館老闆,就是天機道人?

麪館老闆笑了笑,沒有否認。

“真的是你?”崔鈺臉上的不可思議更加的明顯了,“你不是早就已經死了麼?”

“你都還沒死絕,我怎麼會死?”麪館老闆笑着說道,這話也確認了,他就是天機!

我不由得苦笑,自己身邊竟然真的隱藏着這麼多人。[.]我卻一直都不知道,就算一直都知道他們厲害,但是這身份,實在是有點難以接受。

不做你的哥哥 都是已經很久的人,到現在,要麼已經死了,但還奇怪的活着,要麼就是都沒死。

特別是我一直在猜測的天機,就在我身邊,只是我不知道,這就更加的像個笑話了。

只是天機的話卻讓崔鈺的臉色微微一變,沉默了下來。

許久,崔鈺才嘆了口氣,“其實也差不多了。”

天機和張千聞言,臉色皆是有點不好看了,片刻之後,張千才說道:“十天都撐不了?”

“不行。”崔鈺搖頭說道:“一天都做不到。若不是因爲這樣,我也不會在這個時候出現,三代也不可能找到我。”

“如果沒有你的話,對付那個傢伙……”張千皺眉。

“你們道家的應該比我更清楚,那個傢伙是怎麼存在的。”崔鈺說着,突然看向我,“雖然那個傢伙的存在是和我們正面對抗,但是他如何形成,你們卻要比我更加的熟悉,有沒有我的存在,是不是那麼重要,你們比我還清楚。”崔鈺笑道。

“這麼多年了,老朋友要麼死的死,要麼躲起來的躲起來,或者都成爲了那人手下的傀儡。你們只是在不捨而已。”

“其實也沒什麼,多少也算是一種解脫。”討農團圾。

“哪裏是那麼簡單。”張千嘆道。

“好了,崔鈺說得沒錯,這多少也算是一種解脫,只是有點可惜,這一次,應該是最後一次了,原本以爲能夠見識一下第一判官的真正實力,看來是沒有機會了。”天機搖頭嘆道。

“也許,還是有機會的。”崔鈺笑了笑,轉身看向了我。

我只覺得頭皮一陣發麻,緊接着,一股昏厥之感便再次襲來!

“啊!”

我叫了一聲,再次睜開了眼睛,隨後我便愣住了。

我躺在牀上,看着周圍,熟悉的房間,這裏還是百宴飯店。

我爬了起來,揉了揉額頭,額頭上,臉上滿是冷汗,我全身都有一種虛脫的感覺。

爲什麼會這樣?

難不成,剛纔都是我在做夢?只是,這怎麼可能?

我從牀上走下來,房間裏沒人,桌上,那個圓球和那個小盒子還在,只是它們已經分開了。

不僅如此,圓球上,血色更加的濃郁,在這一刻,更像是一個血球。

一定不是夢。

我搖了搖頭,那一定不是夢,那麼的真實,又怎麼可能是夢?

對了,思思呢?思思應該知道!

“思思!”我喊了一聲。

然而,並沒有人回答我,我朝門口走去,隱隱中,總覺得有不好的事情要發生。

“思思,你在哪?”

依然沒有人回答我。

我臉色更是難看。

而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我感覺到身後突然有一絲溫熱。

我轉身一看,臉色不由得一變。

圓球在發光!

而且不再是像之前那樣的黑光,而是紅光,血紅色的光芒。

我突然覺得胸口一陣疼痛,撕裂般的感覺在瞬間蔓延全身,我的臉色在同時蒼白了下來。

很疼。

我緩緩的蹲下了身子,用手捂着胸口,那種疼,讓我恨不得一刀把胸口剖開,十分的難受。

“這是怎麼回事?”我無聲的問着,同時,目光看向了那個圓球,發着紅光了圓球。

不知爲何,我竟然有種那個圓球就是一個心臟的錯覺。

難不成……

“撲!”

圓球突然動了,它用實際行動來證明了我的猜測。

它直接朝我衝了過來,速度之快,讓我臉色大變。

我想要向後退去,但是胸口的疼痛卻讓我根本就邁不動腳步。

頃刻間,它就出現在了我的面前,它在快速的旋轉着,片刻之後,我的身體突然不由自主的動了,我要站起來的時候,站不起來,然而現在,我卻不由自主的站起來了。

不僅如此,我的雙手張開,就好像還有一雙手抓着我,讓我做這一系列的動作。

圓球就這樣來到了我的胸前,旋轉着,緩緩貼近我的胸口。

撕裂之感越來越明顯,特別是在我的左胸口。

我沒有心臟,只是這時候,我隱隱約約卻似乎聽到了心跳聲。

很細微,就好像一個嬰兒,剛剛出世。

怎麼會這樣?

我問着自己,目光在同時死死的盯着那顆圓球。

這一刻,它更像一顆心臟。

突然!

圓球一陣巨震,緊接着,朝我的左胸口撞來。

我臉色大變,然而我卻阻止不了。

隨後,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圓球竟然直接鑽進了我的左胸口。

“撲通撲通……”

清晰可聞的心跳聲傳來,我的身體突然能動了。

我不由自主的朝自己的左胸口摸去,疼痛的感覺已經消失不見了。

然而我卻難以接受這一事實。

圓球消失了,我的左胸口之下卻傳來了心跳聲,我手放在上面,還能夠清楚的感覺到心臟在跳動。

我竟然,又有了心。

怎麼會這樣?

那顆圓球,難不成成爲了我的心臟?

只是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師父呢? 重生嫡女另聘 師父的屍體被圓球吞沒,現在圓球成爲了我的心臟,那師父該如何是好?

本該因爲又有了心而高興纔對,只是我卻高興不起來,真的高興不起來,反而更加的不安起來。

再聯想起之前那像夢又不像夢的一幕,我眉頭再次皺了起來。

“老闆!是老闆回來了!”

突然,一聲熟悉的聲音傳來,是小劉的聲音。 小劉竟然也回來了?

我眉頭微皺,我在臺山也看到了小劉,只是當時小劉多少有點奇怪,崔鈺說他也是判官之一,死的時候埋在崔凡的墓上。如今又尋我而來。

我不知道這一切是真是假,但是當時給我的感覺確實很真實,不像有假。

只是現在,我從牀上醒來的那一刻,又彷彿之前就是在做夢,在臺山的那一切,不過是我的夢,小劉他們也沒有去台山。

那麼小劉還是不是判官?那個老人是不是真的是崔鈺。就還有待考證。總之這一切都讓我有點摸不着頭腦。

同時,小劉的話中也引起了我的注意。

老闆回來了,那麼這個老闆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他了。

我走出了房間,朝小劉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張千果然回來了。

怦然心動:總裁的獨家祕愛 我雙眼微微一縮,因爲張千穿着的衣服,和我以前在臺山看到的一模一樣。

這會是巧合麼?

“老闆,回來了!”我走過去,笑着說道。

“是啊,回來了。”張千點頭笑着看着說道:“你也成長了不少。”

“怎麼會突然回來?”我問道。

“中秋了,自然要回來。”張千笑着說道。

“我原本以爲你不會回來了。”我說道。

“原本我也這麼覺得。”張千依然帶着笑容,對我的話並沒有多大的在意。

不過我卻多了幾分猜測,因爲中秋要到了,張千就回來了。那麼,這和我之前在臺山聽到的,是沒有什麼出入的。

崔鈺說的便是中秋的時候,那個傢伙會出現,而現在張千也說因爲中秋纔回來,這其中應該有什麼聯繫。豆木鳥才。

只是也不排除之前看到的那一些都是我在做夢。

“我怎麼有點聽不懂你們在說什麼?”小劉突然一臉鬱悶的說道。

我笑了起來,張千也笑了起來,我們互看了一眼,然而。張千的笑容是什麼意思。我卻並不清楚,至於我的笑是什麼意思,我也不知道張千明不明白。

而我們的反應也讓小劉更加的鬱悶,不過還不等他說話,張千便率先開口了。

“好了,站在這裏做什麼,帶我去看看這段時間你們的情況怎樣了。”

“好嘞!”小劉笑道,而後直接帶着張千朝廚房走去。

這時候,小張他們也走了出來,看到張千回來了,臉上皆是帶着驚喜。

只是我卻沒有看到二胖,也沒有看到張大喜。

二胖應該在百宴飯店裏面,昨天看他情況不好,讓他直接去熟悉了,但是現在竟然還沒有醒來?

而張大喜,現在也沒在,又是因爲什麼?

“小劉啊,怎麼沒看到大喜和二胖?”還沒等我問,張千已經率先開口了。

“大喜好像生病了,早上喊他他也起不來,本來要我給老大請假的,這不看到老闆你來了,我給忘了。”小劉拍了下腦袋,笑着說道。

“生病了?”張千低喃道:“那二胖呢?”

“二胖情況也不是很好,現在就在裏面休息,等下我去看看。”我說道。

“看來這段時間沒見,大家身體都弱了啊。”張千笑道。

我不由得微微點頭,但同時,我心中也帶着幾分疑惑。

張千在聽到張大喜生病的時候,眉頭明顯一皺,雖然很快就消失了,但我也能夠感覺到,張千應該在擔心什麼,只是張千隱藏得很好,如果不是我自始自終都看着張千,也許都難以發現。

張千最終在廚房逛了一圈,和大家打了個招呼之後便離開了,原本我以爲事情應該暫時就這樣,但是張千卻喊了我。

我和張千一同來到了他的辦公室,就算張千將百宴飯店交給了我,我也沒有來到這裏過,因爲這裏不屬於我。

“坐吧,這纔多久不見,就生疏了?”張千笑着看着我。

“不是生疏,只是有點不習慣。”我搖頭說道。

“不習慣?有什麼好不習慣的?”張千說道,低下了頭,打開了電腦。

“不太習慣看到現在的你。”我說道:“老闆,你還是我認識的那個老闆麼?”

“這話怎麼說?”張千看了我一眼,而後又收回了目光,看向自己的電腦。

“我在臺山見過你了。”我說道。

張千擡頭看向我,隨後微微一笑說道:“我知道。”

我一愣,雙眼不由得一縮,難道真的是真的?

在臺山看到的真的是真的?

“都是真的?”我皺眉問道。

“你心中早就有定論了不是麼?你既然見到了,那就是見到了,你也已經成長到現在這個地步了,我就算要騙你,也騙不了你。”張千淡淡的說道。

“那這麼說,台山所見,都是真的?那個人,也確實是崔鈺?”我問道。

“也許並不是在臺山,而是在你的夢裏。”張千笑道。

我一愣,一時間有點無言,夢裏?

那麼夢裏有怎麼會是真實的?

“什麼意思?”我不解的問道。

張千笑了笑,沒有說,而是又問道:“思思呢?”

“不知道。”我搖頭說道,思思我醒來的時候就沒有看到了,只是,張千怎麼會問起,“我覺得你應該比我清楚。”

“似乎是這樣。”張千沉默片刻,而後笑着說道:“不過,我覺得思思的事情,你需要再清楚一些。”說完,張千在鍵盤上敲打了幾下,隨後打開了打印機,不多時,張千從打印機裏抽出了張紙遞給了我。

“你看看。”

我接了過去,心中更是疑惑,然而當我的目光落在那張紙上面的時候,我卻愣住了。

這是一個百科,關於貓的百科。

上面有一張圖片,是一隻黑貓。

那隻黑貓,給我一種熟悉的感覺,似乎和我見到的那隻黑貓很像。

只是張千給我這個是什麼意思?

我又往下看了下內容,臉色更是大變。

我直接將那張紙放下,看着張千,沉下了臉,“你是想說什麼?”

“你應該已經看到了。”張千說道:“還需要我多說麼?”

“這不可能!”我搖頭說道,我怎麼也不能相信,這百科上寫的內容。

“沒什麼不可能的,很多事情並不是你想象的那麼簡單,就像你一開始肯定不知道,你的真實身份,對麼?”張千看着我。

“若非是時機到了,我也不會讓你知道這些,只是現在,你有權力知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