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是一場有肯定會硝煙瀰漫的浴血混戰,畢竟,超音速隊的球員們,還深深的記得,他們一次次被nba的速度之王阿倫艾弗森,從身邊呼嘯而過的場景!

對於所有擅長防守的球員們來說,他們最怕防的便是像阿倫和張若寒這種極速的球員,但是,雷阿倫心中對他自身實力的自信,還是讓雷阿倫覺得,

他不會輸!

決不會輸在夏季聯賽這種,本是應該是沒有什麼星光的比賽裏!

….

“劉易斯,你沒什麼事嗎?”雷阿倫晃了晃聳拉着腦袋的劉易斯,非常關心的問道,後者被搖晃了足有一兩秒後,方纔猛然回過神,開口就是一句爆罵,

“他媽的,那個混蛋,那個混蛋,竟然,竟然~~~~~”

劉易斯烏黑的皮膚,讓人看不出他是否因爲極度的怒火而氣得滿臉通紅,但是從他全身顫抖,無法形容出張若寒剛剛對他所做的事情的樣子來看,他的憤怒已經快要達到爆走的邊緣。畢竟他也是nba裏有頭有臉的人物,如何接受得了張若寒這樣的羞辱!

“恩恩,我明白,我明白,我什麼都明白!”

雷阿倫重重拍了劉易斯肩膀一下,大聲道:“劉易斯,現在什麼都別想了,先去打球,去接着打球,用你最擅長的遠投把山貓隊的球網投破掉,投爛掉!”

雷阿倫向站在一旁的雷德諾打出一道眼神,雷德諾心領神會的點點頭,跑到底線外,接過裁判遞過來的籃球,向劉易斯擲出,籃球劃空而過後,輕輕的落在心高氣傲的劉易斯懷中。

“去吧,快去啊!”

雷阿倫用力的將劉易斯向前推出,後者順式向前狂衝而去,隱有紅光閃現的雙眼中,只剩下一個身高在五點九英尺的黃色身影,

他要雪恨!

他一定要雪恨!

五名如出籠猛虎般的超音速球員,以劉易斯爲首擺出一個尖銳的陣型,向山貓隊的半場殺氣騰騰的的狂攻而去,他們之中的幾名球員,已破天荒的在夏季聯賽這種小比賽裏出現,暫停了nba球員最爲看重的休假,派出非常強大的陣容上場,怎麼可能會向一支剛衝進nba裏的小山貓屈服,

決不!

劉易斯運球狂衝到張若寒的面前,惡狠狠的瞪了張若寒一眼,然後頭一低,就向張若寒狂衝而去,籃球在他的左手中,運得像是一條呼呼直嘯的長龍。

張若寒微微一楞,沒想到剛剛纔被自己飛身越過的劉易斯,竟然敢立時找上自己,於是便彎下腰,星目中閃爍着點點寒光,注視着劉易斯的一舉一動,突然發現劉易斯有向自己左邊突破的跡象,便連忙向左踏出一步,準備封住劉易斯時,被猛然撞在一堵細長烏黑的人牆上,赫然便是超音速隊的領袖球員

雷阿倫!

糟了!

心下暗呼一聲的張若寒,向左前方再次急踏一步,強行的擠過雷阿倫的擋折防守之後,劉易斯已經高高的躍起在空中,左手輕輕的扶着籃球,右手標準籃框的後沿,然後順式揮出右手手腕。

“刷!”

籃球飛快的穿過山貓隊的領空,輕輕的划進籃框裏,濺起一聲輕響。

“投得漂亮!”

雷隊倫在超音速的球迷們大聲歡呼時,飛撲到劉易斯身上,擁着出了一口怨氣的劉易斯向超音速的半場走去。這下子,雷阿倫便不用再擔心,劉易斯是否會像曾經被卡特飛躍過的法國中鋒弗雷迪那樣,從曾一蹶不振,再也無法找到自信的黯然終止自己的籃球生涯!

。。。。。

看到超音速隊的比分向上驟然跳動三分,張若寒不禁喃喃自語道,

是三分球啊,終於要來了嗎?

在比賽之前,伯尼就曾向所有山貓隊球員說過,今天和超音速的這種場比賽,將會是山貓隊在夏季聯賽裏最難打的一場,因爲,在目前進行的所有夏季聯賽的比賽裏,只有超音速隊破天荒的派出好幾位明星球員夾雜在內的強大陣容,幾個nba著名的投手,紛紛在場,看來,他們一定會用出超音速隊縱橫於nba的三分遠投戰術!

呵,果然不出山貓隊教練伯尼所料,超音速隊一上來,便是三分遠投,那麼自己等人,好象也要開始行動了!

星目中閃過一道精光的張若寒,接過奧卡福擲出的籃球,向山貓隊的隊友們,大吼道:“各位兄弟,輪到我們了!”

“ok!”

奧卡福等四名山貓隊球員,迴應張若寒一聲,和張若寒一起縱身向超音速隊的半場跑去,伯尼在場這比賽裏,並沒有給他們佈置任何需要打出的戰術,只是輕輕的說了一句話,

“大家多多加油,上場以後請跟着你們的心動,在夏季聯賽中我們最大的目標,不是取得勝利每一場比賽的勝利,而是要在nba的賽季開始之前,把你們所有的默契完全的給我打出來!

只要不讓超音速隊,按照他們喜歡的打法,將籃球賽進籃框裏便行!”

已經依靠自身被山貓隊所有球員稱爲怪物的身體素質外加強大的球技,漸漸取得所有隊友默認的貓王稱號的張若寒,在剛剛一次的飛躍顛峯之後,已徹底的成爲不容置疑的真正貓王!

而現在等待在張若寒這名貓王面前的便是,如何帶領着自己的隊友們,去羣貓亂舞,捕食眼前喜好百步穿楊的超音速隊!

張若寒運球過半場後,超音速隊的年青球員雷德諾,毅然的從三分線內奔出,穩穩的擋在張若寒面前,雖然張若寒剛剛令雷德諾無法反應過來的恐怖速度,讓雷德諾回想起他在防守另一名同樣極速的球員阿倫時的費力感!

但是,在雷德諾的心中,卻像是着了魔似的涌起一個止不住的念頭,他是能夠防住張若寒的,一定能!

此時的雷德諾心中渴望把張若寒防下的衝動已達極點!

“你還要防我?”

張若寒打量一眼雷德諾後,突然放慢腳步,直視着雷德諾,輕聲道/

“廢話!”

暖婚100分:總裁,輕點寵 雷德諾不耐煩的道出一句,猛然深吸一口氣,緊緊盯着張若寒的每一個細微動作,他的腦海中的整個世界都突然靜下來,只有張若寒運在右手下的籃球,還在雷德諾的心中啪啪作響,

雷德諾相信自己會成功的!

張若寒掃了一眼雷德諾堅定的表情,心下不禁暗自道出一聲好,能夠在nba這樣的職業籃球聯盟中生存的球員,果然都有過人之處!

此時的雷德諾在張若寒眼中,突然變成了一隻將要在傾刻之後撲殺獵物的猛獸,使得張若寒心中的戰意不禁狂涌起來,正如雷德諾渴望將張若寒防下那樣,張若寒更可望將全神貫注之下的雷德諾,再次的一穿而過!

於是,就在兩人同時將呼吸摒住的電光火石一剎那,張若寒的右腳猛然向雷德諾身前,電般的憑空踏去,在右腳踏足地板的一瞬間,張若寒的右手手腕緊緊夾住籃球,一個孤度頗大的帶球轉身,飛快地向雷德諾右邊轉去,眼看就要從雷德諾的右邊一轉而過時,緊緊注視張若寒每個一動作的雷德諾,突然在嘴角邊灑出一絲笑容,右手如毒蛇吐信般,驟然劃破空間,高速的向此時背對着自己的張若寒,夾在右手腕下的籃球大力捅去!他的手指在零點零幾秒之後便感覺到籃球上火熱的溫度,不禁心下輕輕一鬆,

此番的較量,終是他勝了!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讓所有山貓隊球迷們,再次不停高呼貓王,貓王的瞬間,突然從張若寒妙筆生花的手下迸出,迸到了所有人眼前!

就在雷德諾的手指,碰到籃球球風的剎那間,張若寒突然在身體仍然向右轉去的力道下,兩臂猛然在身前閃電般一交叉,夾着籃球的右手,伸到雷德諾的身體左側,猛然向一下拍籃球,籃球電般從雷德諾左側劃過,砸在雷德諾的身後,向上飛快彈起到五六十釐米的高度時,已被仍然從雷諾右邊強行轉過的張若寒穩穩接住,雙足一蹬地板之後,帶球衝進超音速隊的三分線裏,將球縱身砸向站在右側底線通過反跑,驟然甩開劉易斯防守的奧卡福手裏,

後者接球后,急運兩步,衝進籃下後撥起小身般的身軀,抓球的雙臂向後微微一揚,然後在猛然落下,重重的轟在超音速的籃框上!

“砰!”

一聲巨響之後,猛然劃破寂靜的貓王貓王的瘋狂吶喊聲,突然從激動到不禁站起身的山貓隊球迷們口中響起,爆出!

他們實在太慶幸自己今天能夠親自到現場觀看張若寒的貓王臨世!

如果張若寒的第一扣,向世人展示的是貓王張若寒無與倫比,近乎恐怖的身體素質,那麼這一球,就是在向所有人展示着張若寒運球行進間的隨意和異常良好的球感。這是張若寒從美國的街邊少年仔們身上所偷學到的一個絕招!他將裏面的違例動作,完全去掉後,便形成了讓所有人目瞪口呆的高難度,人球分過!

……

“媽的!”

劉易斯憤憤不平的罵道,剛剛他因爲被張若寒妙筆生花的一次高難度的人球分過,而感覺到震驚的瞬間,卻被奧卡福趁機反跑成功,真是讓他心中怒火中燒啊!

聽見劉易斯的罵聲,雷阿倫輕輕嘆出一口氣,收回自己鎖定在張若寒身上的目光,於心下想道,這個小貓王的剛剛一球真是技驚四座啊,就連自己都在因爲看到他的表演,而有點不由自住的走神,更何況劉易斯呢。

呵!

小貓王,看來還真不好是打的,那麼,只有用絕招了!

雷阿倫的雙眼中閃過一道標誌極度自信的精光!

籃球在超音速隊的控衛雷諾德的掌控下被緩緩帶過中場線,而此時的超音速隊教練鮑勃維斯的目光,卻緊緊的鎖定在張若寒身上,他真是沒有想到這個曾經送到過自己門上的中國球員張若寒,竟會擁有如此讓人心驚的實力,竟然能夠在超音速的主力球員,在場的情況下,依然輕鬆隨意的取分,傳球!

看來當初真是太小瞧他了,以至於今天要不是有阿倫等人在場,肯定會陰溝裏翻船,翻倒在山貓隊腳下啊!

鮑勃維斯打量了一眼自己身邊的幾名新秀和替補隊員之後,不禁出了一身冷後,他真是不敢想象,要是把他們這些人完全派上場後,會是一種何等的局面!

重生80醫世學霸女神 唉,

還好,

還好,還有雷阿倫等人在!

過半場之後,雷德諾心有餘悸的打量毅立在孤頂上的張若寒一眼,而張若寒的目光,正好和他的目光對視在一起,而後,張若寒大步伐跨出,向雷德諾緊逼而來。

雷德諾心下一凜,瞬間向張若寒右邊帶球衝去,想要繞過張若寒的防守,而這進,不停在禁區右側來回遊走的劉易斯,突然一個反跑和看防他的奧卡福猛然錯開後,從右側禁區飛奔到右邊四十五度角的三分線上,接過雷德諾面對面遞過的籃球,在三分線外飛憐惜轉身後,擺作了將要三分遠投的姿勢,縱身躍起

卻在起跳後,因爲反應過人的山貓隊後衛布萊文奈特,飛撲而來的封堵,而受到干擾,便放棄運投,將球向站在左側三十五度左右的雷阿倫,大力扔去。

相貌俊朗的雷阿倫伸手將劉易斯大力甩來的籃球一抄,猛然躍起在空中,渾然不顧向他飛撲而來的張若寒伸的筆直的右手,幾乎在他的投籃手向籃框描去的第一時間,便閃電般的向前揮出籃球,心中的絕對自信,讓他相信自己這一次三分快投,

必定會進!

明知雷阿倫非常厲害,可是,心下還是對雷阿倫三分遠投出手之快,而感到不住驚訝的張若寒,落地後驟然轉身,順着雷阿倫射籃的方向,向籃框望去,看到籃球輕輕的划進籃框裏,幾乎沒有怎麼驚動球網!

一切顯得是如此優雅,如此成穩,正是君子射手雷阿倫的,奪命三分君子劍!

“耶~~~~~~~~~`”

全場的超音速隊的球迷們一起站起身,爲他們的君子射手雷阿倫而瘋狂的歡呼,拼命的吶喊,只要有雷阿倫在,他們決不相信超音速隊會輸給山貓,即使山貓隊有了一個讓他們也直呼厲害的貓王張若寒。

雷阿倫的雙掌憑空緊握成拳,非常有風度的對着張若寒淡淡一笑後,轉身向超音速的半場跑去,不知投過幾百萬次三分球的他,已經將三分出手的時間,縮得短一些,再短一些,卻仍然保待着相當精準的準線!

這就是雷阿倫最擅長的絕招,即使參加過扣籃大賽的雷阿倫,扣起籃進同樣如晴天霹靂,氣勢驚人,但正如雷阿倫向記着們所說的那樣,

扣籃已經過時,三分球纔是現在最流行的。當我在客場投進一個人三分時,那些球球迷們震耳欲聾的痛苦哀嘆聲,是如此的轟鳴。因此,它是非常危險的,它能夠擊垮我的對手!

而今天,雷阿倫便已經下定決心,要用自己的三分,要將帶給他心驚感的張若寒完全擊敗,更要將妄想戰勝超音速隊的山貓隊徹底擊垮!

……

“刷~~~~`”

山貓隊剛剛向上追出的一記兩分球,在超音速隊的一個局部搗手後,將球傳到雷阿倫手中,雷阿倫宛如投籃機器般,再次、再次飛快躍起,瞄準籃框的第一時間內閃電般揮出手腕,如長虹貫日的君子劍光,從三分線外劃出一道桔黃色的虛影,直直的落進籃框之中,驚起一聲輕響。

更驚得張若寒的心中,涌起一股火一般的戰意!

他要。。。。

ps:請大家多支持小鬱,有票的砸來,本星期的第五章了~

鬱郁林中樹11。26 不知道為何九皇子沒有動。是沒有聽見她在說什麼嗎?李雙希心下懷疑,回頭看去,只發現九皇子用一種非常奇怪的眼神看著她。這……是為什麼呢?她有何越舉之處嗎?難道是她太擔心秦少嶺了?以至於超過了兄妹之情?

而且還被九皇子看出來了?

「九皇子?」李雙希回頭試探的問了一句,「您在聽我說話嗎?」

李雙希嘗試的問了一問,見九皇子還是沒有反應。她用手在九皇子面前揮了揮,試圖把九皇子的注意力拉到她這裡來。

只是九皇子卻一直看著另外的地方沒有動。他在看什麼?

「九皇子?」

李雙希的心裡有疑惑也有焦慮,秦少嶺還在那邊與神秘男人廝打,這邊的九皇子卻出現了這種奇怪的舉動。李雙希不能上前幫忙秦少嶺,但九皇子這裡,她還能探查一會。

於是,李雙希輕輕抓起九皇子的衣袖,她扯了扯他,九皇子終於有了動靜。

「暮暮,你怎麼了?」

剛才秦少嶺突然來到這裡,解了他們三人的困局。九皇子這才看清那個一直拉著他的暮暮的人是誰。只是他看清那人是誰之後,才覺得非常不妙。

是的,他認識那個人。而且不僅僅是認識,更可以說熟識。所以他才把目光一直停留在那個人身上。為什麼會這樣湊巧?偏偏讓他在宮裡遇到了這個人?

「你沒事吧?」李雙希雖然遲鈍,但也看出了九皇子的動搖,「那人是識得的?」

李雙希感到一陣悶氣,自己的嘴又被捂上了。這次挾持她的?就是……九皇子?真的是,要逗樂,要玩鬧,也不是在這種地方,這種時候,跟她玩鬧吧?

現在最為直觀的狀態就是有刺客啊!而且那個刺客還在與秦少嶺打鬥。她有點後悔,剛剛安全了,就應該立刻去找御林軍來。而不是站在這裡,等著九皇子去幫忙。

不過,今天的九皇子真的是很奇怪啊。

「暮暮,別說話。」李雙希感覺到自己的腰間居然被九皇子頂了一把刀,「我不想害你。我也不想害少嶺。」

此刻,李雙希就是想說話也沒有辦法了。因為她的嘴已經被九皇子捂住。更重要的是,她以為一心愛慕著秦暮暮的九皇子應該是一個正直善良的男人。就算九皇子不是一個好人,他也不會害秦暮暮的吧?

但在李雙希被他拉到暗處,還用刀頂著她的這一刻。李雙希明白,自己錯了。九皇子不止是狡猾,他甚至有可能是個壞人。不……也許,也許也並不能定義成一個壞人吧。

至少,他說,他不想害秦暮暮,也不想害秦少嶺的。李雙希不知道自己該不該信這個人。但她明白,此刻的自己早已經無路可退了……

「暮暮,對不起了。」

這是李雙希失去意識前聽到的最後一句話。隨即她便眼前一黑,整個人癱軟在地上。九皇子將她的身子靠在牆邊放好。便舉著刀,加入了那邊兩人的纏鬥。

秦少嶺今夜出現這裡,確實是一個意外。馬上皇上要出宮南遊。他作為皇上的心腹,自然是要一路隨行的。皇上微服出巡,他要做的準備也不少。今夜,他本來是要秘密出宮,先行為皇上探路,在前方安排好一切。只是,他快出宮門之前,居然看到李雙希和九皇子,他們還和另一個糾纏不休。

兩個男子拉著一個女子。他與李雙希雖然相識較短,但是她的性子還是略知一二的。這丫頭向來怕事,所求的不過平安喜樂而已。絕不會和人有糾纏。她身上最大的秘密或者說是問題,便只有假扮暮暮這件事。

秦少嶺知道,只要自己在一天,就能護著李雙希一天。哪怕皇上得知實情,他也能為李雙希周旋一番。畢竟他不在乎秦家如何,他只在乎秦暮暮和李雙希而已。

所以看到李雙希那個快要哭出來的樣子。他就知道自己不能就這樣放著不管。再者說來,那人要真是刺客一類的,皇上也會有麻煩。

秦少嶺權衡幾番,這才過來解了李雙希的困局。他原本和李雙希一樣,寄希望於九皇子一同聯手。沒想到,九皇子居然……

他對李雙希做的那一切,秦少嶺都看清楚了。雖然他尚不能脫身,但眼前這人並不是他的對手。所以他才能一心二用,直到他發覺那邊的異處。

九皇子打暈了李雙希?這位皇子對暮暮的深情,他這個做哥哥的怎會不知。所以他怎麼會對現在的「暮暮」動手呢?

直到,他加入和他們的打鬥,秦少嶺才感覺到不對。

九皇子看起來是來幫忙的,但其實卻……不是來幫他的。反而像是在幫刺客的。

不過,到現在御林軍都沒有巡查到此處,也確實非常的奇怪。到底這個刺客背後是何人?

九皇子嗎?這個看起來善良的皇子居然也是處心積慮的險惡之人?

秦少嶺一時還想不清楚。他暫時只能裝作不知,等到平安之後再去調查。

「少嶺,你還好吧?」

他們兩人居然與一個刺客戰成了平手。這其中二人放了多少水,誰也不知道。因為看起來是朋友的二人,心裡都藏著不為對方所知的事情。

「暮暮怎麼暈倒了?」

「她有些害怕,又擔心你的安全,一時血氣上腦。」

真是個完美的借口。一個性子弱,卻又擔心哥哥的妹妹,此刻暈倒不是合情合理嗎?如果秦少嶺沒有看到那一切,他真的會去相信九皇子的說辭。

「我去看看她。」秦少嶺想要看清九皇子的目的,「你一個人能行嗎?」

「你去吧。」

九皇子正愁這事該如何收場。正好秦少嶺就給出了台階。而且暮暮一人躺在那裡,他也確實不放心。如果有秦少嶺去照顧她。他也能安心的處理這邊的事情。

秦少嶺來到李雙希的身邊。她靠在牆角上,眉頭緊皺著。秦少嶺也覺得無奈,這個女孩子也許真的是命不好。

不然她怎麼總是遇見這等糟心事呢?看來他需要對她更好一點了。 張若寒的心中隨着雷阿倫揮出的道道君子劍光,剎時間燃起了一股火一般的戰意!

第一次發現,竟然有人能夠將三分球投得宛如一門藝術,彷彿nba六點七米之遙透的三分線,在雷阿倫手中,在雷阿倫眼裏,根本只是近若直尺,是如此讓張若寒心驚,如此讓張若寒衝動!

回想起,自己重新掌握籃球系統知識的近半年裏,自己也曾將籃球一次次的從三分線外,像遠處的那邊橙色的海洋投去,可是,自己卻總在起跳之後,必需有一個描準的時間,然後才能將籃球揮出手去,何曾向雷阿倫遠投三分時,這樣的灑脫隨意啊!

都說和高手打球時,要麼有可能會被高手擊垮到再也提不起自信,要麼有可能超越自身的極限,向更深層次、永無止境的籃球世界探索!

而此時這位久負盛名的nba球星雷阿倫,便是一位絕對的高手!不但幫助被張若寒從頭頂上一躍而過的劉易斯重新找回自信,更通過他自己的三分絕招,將山貓隊的比分穩穩的壓制在二分和三分的差距之下,真是厲害的讓人不住驚歎啊!

但是!

張若寒還是覺得自己能夠打敗雷阿倫!

打敗眼前這座向山峯一般高聳的nba球星雷阿倫!

因爲在張若寒的人生信條裏,在張若寒的人生字典裏,永遠沒有那個服字,更永遠沒有那個怕字!

對張若寒來說,即使眼前的雷阿倫,真像一座聳入雲宵的萬尺山顛,而張若寒所要做到事情也只有一件!

便是將上天賜給他這個,命系籃球之人的飛翔之翼完全展開,從萬尺山顛頂上拼盡全力的飛過去,越過去,向更加雄偉,更加高不可攀的擎天之柱、世界最高之處,義無返顧的飛去!

…..

“你真的很強很強!”張若寒凝望着從自己身邊走過的雷阿倫,張開嘴,輕輕說道。

“呵,謝謝!你也非常強!”雷阿倫還是那麼有風度,那麼紳士,他向張若寒送上一個帥氣的微笑,誠心實意的說道,在雷阿倫非常漫長的nba征戰生涯裏,見過無數可以被稱之爲天才的球員,可是他還從沒見過,像張若寒這麼讓他心驚的球員!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