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是回頭看了眼之前說話的中年男子,也是他們紫楊門的門主紫堂,紫堂不但是紫楊門的門主,還是隠族最出名的毒手黑娘的得意弟子……

一手毒術是紫堂向來最引以為傲的!這也是他能穩坐紫楊門門主之位,這麼多年的的重要因素,只要有人反對或者質疑他的決定,或者對他有什麼不滿的,他都會神不知鬼不覺的送對方去死……

可是此刻,紫堂的臉色卻是極為難看,想他從師門出來之後,就很少遇到對手,加上紫楊門坐落在紫楊山中,佔盡了無數的天材地寶,在紫楊山中毒物更是數不勝數,也讓他的毒術一日千里,進步飛速,即便比起他的師父,也是青出於藍勝於藍的……

對於下毒之術,多年來,他更是練的爐火純青,除了那些跟他師父一樣,避世多年的老傢伙外,紫堂敢說如今的隠族,用毒他敢說第二,沒人敢說第一……

因此,那位老者才會看向紫堂,畢竟在他們紫楊門,對於紫堂的毒術之高,他們向來都是知道,並且認可的!

可如今紫堂卻是一臉的菜色,這讓三個老者的眉頭,都不由得皺了起來!

而紫堂心裡也是非常的疑惑,從剛才從墨九狸出手,到自己門下的那兩個弟子徹底死去,不過瞬間,他竟然絲毫沒有發覺!

只是看著兩個弟子的死狀,他也知道他們是中毒死的!可是他一點氣味都沒有察覺出來……

這隻能說明這個女子的毒術,在他之上,可是這可能么?看看墨九狸的年紀,也就20歲左右,怎麼可能有如此厲害的毒術?

可當他看到墨九狸拿出一粒丹藥,給月九黎服下時,原本緊繃的心弦一下子放鬆了下來,他就說一個如此年輕的女子,怎麼會有那般高深的毒術……

估計剛才是因為她身上帶著厲害的毒藥,才會在他們不留意間,讓她鑽了空子,殺了那兩名弟子……

現在她竟然企圖用一顆醒神丹,來解月族少主體內的毒,真是異想天開!他的毒如果只是一顆醒神丹就能解開的,他還不如找塊豆腐撞死的好……

紫堂諷刺的看著墨九狸為月族少主服下了醒神丹,非常自信自己的毒,不會被墨九狸的醒神丹解了…… 聽到他這話,我頓時一陣寒氣從腳底升到腦門,渾身的雞皮疙瘩都豎了起來,下意識地就往後面看,卻什麼都沒有看到。

“張,張大爺!您,您這是什麼意思?您,您是在開玩笑的吧?大白天的,哪裏有什麼鬼,鬼啊。”

草,我說話都不利索了,看着前面的這個瞎眼老頭,尤其是他那個黑洞洞的左眼,怎麼都覺得恐怖,想撤了。

張大爺卻笑了起來,笑得很陰森,陰森之中又帶一些惱怒,望着我說:嘿嘿,你不用裝了,現身吧,反正老子也活夠了。

他這話是對着我說的,我第一反應就是張大爺在故意嚇我,但仔細看他的表情,我否認掉了這種可能,他是說真的,也就是說,那鬼就站在我……背後?!!

想到了這種可能,我更是嚇得臉都白了,渾身都在顫抖起來。

而且在這種時候,我頭暈作嘔的感覺更加的嚴重起來,總感覺在這屋子很不舒服,有什麼東西在針對我,很想出去。

難道這個張大爺是鬼?

他不懷好意?

我忽然想到了剛纔司機和路上遇到的阿姨的異常,心裏更加地確認起來,肯定是這個張大爺搞的鬼!

我嗖的一下站了起來,盯着張大爺,本來想罵他的,話到了嘴邊,卻很害怕的說:你,你別嚇我,這,這哪裏有,有鬼?

張大爺這下沒有說話,他望着我,皺着眉頭,表情充滿了疑惑,然後又自己低下頭去,自言自語地說了一些什麼,他雖然還是說的很小聲,但因爲在屋子裏面詭異的安靜,所以我能大概聽到他說什麼,但是有些模糊,大概就是:奇怪了,老子看錯了……不不,老子不會看錯的……那他不知道……嘿嘿……

頭暈作嘔的感覺越來越強烈,還感覺到特別冷,真的好想離開他這個鬼地方,但想到他可能是唯一知道墳場的人了,又只好強忍了下來。

我剛想說話,這時候就聽到張大爺說:喂,小娃,你來找我幹什麼,快說快說。

我也不廢話了,直接說:我聽司機陳大哥說,您以前在木櫃小學當門衛,是嗎?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我說到木櫃小學的時候,張大爺好像抖了一下,渾濁的右眼裏面閃過有些恐懼,但是很快就消失,讓我不敢確信是不是自己看錯了。

他點點頭,說:是,你想問什麼,直接問吧。

我想了一下說:這個木櫃小學是什麼時候開始建的?

張大爺回憶了一下說:我想想,怕有二十多年了。

我問:具體是二十多年,您還記得嗎?

張大爺用手指算了一下,然後說:1991年,現在2015年,有24年了啊,這一眨眼就24年了,賊歲月還真是不饒人吶!

24年?有這麼久了啊,不對啊,我今天去看了一下那小學,外面看起來還挺新的,看不出來有24年的樣子啊……等等!我的天,1991年,我剛好就是1991年出生的啊,今天週歲整好24歲!這……

我吞了吞口水,望着張大爺問道:張大爺,您確定是1991年纔開始建的嗎?

這下張大爺有些不開心了,不悅地說:那是當然,難道老子還會騙你不成,你不信就滾。

我也是賤,聽他這樣說,頓時就不敢再瞎比比了,趕緊說:不是不是,我只是問問而已。對了,那您之前在電話裏說,木櫃小學以前是墳場,是真的嗎?那個墳場叫什麼名字呢?

張大爺這下就很複雜地望着我,我被他那黑洞的左眼盯着,感覺十分地不舒服,連忙低下頭去,不敢直視他。

就聽到張大爺嘿嘿地說:你知道木櫃小學24年裏,換過多少保安嗎?

他這有點答非所問,但我有事相求,也不好說什麼,就耐心順着他的意思問:換過多少?

只見他伸出三根手指,對我晃了晃,我就說:三十個?那挺多的啊。

然而張大爺卻哼了一聲,不屑地說:30個?無知!是三百個!

三百個?我頓時就倒抽了一口涼氣,這也太離譜了吧,但我仔細看他表情,我知道他並沒有騙我。

24年,換了三百個保安門衛,那就是……平均一個月換一個?這是什麼頻率啊!

這時候又聽到張大爺說:老子在那做了最久,做了十四年!他們這些膽小鬼,有些剛來兩天就不敢做了,呸!

我可以明顯地感覺到,他說這話的時候,滿臉的不屑,同時我也能清楚地感受到他的驕傲,似乎在木櫃小學做了十四年門衛是一件很讓他自豪的事情。我就想不明白了,在一個小學做門衛,有什麼好自豪的?

然而他好像一眼就看穿了我的想法,哼了一聲對我說:小屁孩,你知道個卵!要換你,你半個月呆不下去!

雖然這話聽起來極度不舒服,但我也沒有懷疑他,而且我還意識到了,張大爺的意思就是木櫃小學很邪,一般人沒那個膽子的,根本就呆不下去。

大家都安靜了一下後,張大爺就忽然盯着我沉聲說:你爲什麼好端端問我木櫃小學的事,你經歷了什麼?

快告訴我!

我認真想了一下,沒有選擇告訴他,我找了個藉口說:有一天我經過木櫃小學,發現那邊不是小學,而是一座墳場,當時嚇得我不輕,所以就來問你,木櫃小學之前是不是墳場。

張大爺沒有懷疑我這話,點點頭說:那墳場以前叫東風墳場,那條街以前也不叫木櫃路,叫東風路。

聽到這裏,我又忍不住頭皮發麻起來,在我以前的記憶裏面,那個墳場就叫東風墳場,在東風路!

可是爲什麼會這樣?我可是在他附近的大學整整唸了四年啊,經常都能聽到有人說東風墳場的鬧鬼事件,這些都是活生生的記憶,現在忽然說這些都是假的,那個墳場在我出生那年就沒了……我一時間根本接受不了。

深呼吸了一口,我望着張大爺說:張大爺,您在木櫃小學工作了這麼長時間,有沒有遇到過一個穿紅色衣服的女人?她長得很漂亮的。

我把紅衣女的特徵給張大爺形容了一遍,張大爺想了一下說:我沒見過這樣的女人。

聽到這話我頓時就失落起來。

這時候張大爺卻忽然說了一句:你不怕陽光嗎?

我被他這話愣了一下,搖頭說:不怕啊。張大爺就皺起眉頭來,自言自語地說:怎麼和其他的不一樣?

從見到他到現在,已經不是第一次說出這種莫名其妙的話,看着他蒼老的臉,我也沒怎麼放心上,或許他已經有點老年癡呆了,說話都是神經兮兮的,尤其在木櫃小學那種地方當了這麼久門衛,被嚇得精神有點失常也很正常。

後來又接着問了一些關於木櫃小學的事情,他都告訴了我,而我也沒問到什麼有用的信息,心裏挺失望的,就準備離開了,這時候張大爺忽然來了一句:你想知道答案的話,要親自去木櫃小學一趟。

“啊?”

我驚訝地望着他,他睜大渾濁的右眼望着我,又重複了一句:你要親自去木櫃小學一趟,去找一個叫老黑的人,他才能給你答案。

很快我就反應過來,望着張大爺那忽然清晰起來的右眼,我選擇了相信他,點點頭說:好,那我明天過去。

然而張大爺卻拍了一下桌子,挺強硬地說:不行,你今晚就要過去,不然就晚了!

緋聞女王的獨家祕戀 我沒想明白他這話的意思,剛想說話,這時候他就站了起來,很不耐煩地趕我離開,不給我說話的機會,只是把我推到門口的時候,他忽然摸了一下自己的左眼,右眼望着我說:還有,你如果看到了他,幫我問問他,把我眼睛藏到哪裏去了。

(本章完) 第609章

「門主,你的毒她……」

站在紫堂身邊的藍衣男子,紫楊門的副門主藍山,謹慎的問道。

二入豪門:前夫別逗我 「放心吧,有些人就是自以為是!以為有了丹藥就能解毒,真是異想天開啊!」紫堂故意大聲說道。

聽到紫堂的話,三個老者和藍山心裡都明白,墨九狸絕對是解不開月族少主的毒,就算救了人又怎麼樣?沒有紫堂的解藥,他們救回去的也不過是個死人而已……

一個個看好戲的看著墨九狸幾人,柯雪晨是知道墨九狸的厲害的,因此絲毫不擔心,倒是君筱木子有些擔心的看著月九黎……

墨九狸的手貼在月九黎的背部,幫他將丹藥煉化之後,看了眼身邊一臉擔憂的君筱木子,眼神微微一閃,拿出一瓶丹藥遞給她道:「先吃了,療傷的!」

君筱木子微微一愣,沒想到這個跟雪晨哥哥一起過來的女子,看起來冷冷淡淡的,竟然會主動給自己丹藥……

想到自己現在的處境,她伸手接過丹藥對墨九狸微微一笑道:「謝謝你!」

墨九狸點點頭,沒有說什麼,看著君筱木子總是讓她忍不住,想到前世自己的好友,無法看著她這般狼狽。

也讓她對紫楊門的不滿,不知不覺間濃郁了不少……

「咳咳……咳咳……噗……」隨著幾聲咳嗽聲,一直被柯雪晨扶著的月九黎,忽然嘴一張,吐出幾口黑血,整張臉因為劇烈的嘔吐,變得更加毫無血色。

直到再次吐出的血液顏色恢復正常后,月九黎才狼狽的抬起頭,當看到柯雪晨那張熟悉的俊臉時,心中一驚,頓時吼道:「雪晨,你怎麼來了?趕緊離開這裡,快點走……」

柯雪晨本來擔心的想問問月九黎好點沒有,卻被他迎面一頓怒吼,獃獃的半天沒有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

月九黎見到柯雪晨看著自己發獃,更是氣的要命,這傢伙都什麼時候了,知道不知道這裡有多危險,竟然還敢來……

「看你大爺,趕緊給我走,離開這裡!」月九黎蒼白著一張臉怒道,

柯雪晨這才回過神來,卻沒有任何被吼的不滿,反而因為好友的關心,心裡一片的溫暖……

這麼多年來,因為他的性子跳脫,實力又低,每一次三人在一起時,被照顧的那個人永遠都是他!遇到危險的時候,俟夜和九黎永遠都是先一步,擋在他的前面,不然當時他也不會被留在小院了……

柯雪晨一輩子最大的幸運,就是認識了聖俟夜和月九黎兩人!

「九黎,我沒事!我是來救你的!你就別吼了,你現在很虛弱,再吼暈倒怎麼辦?」柯雪晨擔心的說道。

「你……」

「月少主,晨哥哥說的是真的!」君筱木子看到柯雪晨在月九黎面前的樣子,讓她不自覺的想到自己大哥,每次和晨哥哥一起時候的模樣。

現在她似乎終於明白了,為什麼分明四大隠族爭鬥激烈,可是他的大哥,晨哥哥,還有月少主,卻是感情深厚的兄弟了!原來他們都是一種人呢…… 聽到他這話,再看看他被挖掉的左眼,眼眶深深的一個眼洞,想到他是被生生挖出來的,我就一陣毛骨悚然。

等等,張大爺說的他是誰? 絕品透視眼 是那個叫老黑的,還是其他人?

可是張大爺卻不給我問的機會,他把我趕出來後,就把門關上了,我在門外叫了幾聲他都沒有應我,無奈之下我只好離開。

說來也奇怪,從張大爺家裏出來後,我身體就恢復正常了,不會再頭暈和作嘔了,感覺整個人都充滿了活力。這讓我對張大爺更加地忌憚,他肯定不是什麼一般人!

現在才下午三點多,到晚上還有一段時間,說實話,讓我一個人晚上去木櫃小學,我還真有些怵,尤其木櫃小學還這麼邪,而且我也不知道這個叫老黑的人到底是何方神聖。

不過不管怎麼說,現在這種情況我也只能選擇相信張大爺,搏一把了。

回到宿舍,我休息了一會,填飽了肚子,然後就上網查這個木櫃小學的消息,張大爺沒有騙我,真的是1991年建的,之前的確是個墳場。然後我又上了木櫃小學的論壇,果然就看到有不少帖子說那邊鬧鬼,尤其是晚上的時候,經常都會聽到鬼叫。越查就越害怕,後來我也不敢再查了,差不多到了晚上九點多,我收拾上準備好的辟邪法器,就出發了。

晚上的木櫃小學特別安靜,連燈光都沒幾個,遠遠看過去,顯得特別地陰森,尤其還偶爾能聽到從裏面傳來幾聲烏鴉叫的聲音,呱呱呱的,就更加令人不敢靠近了。

我吞了吞口水,用力地掐了自己一把,摸了一下背後的辟邪法器,我自己給自己打氣,怕個幾把,俗話說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到時候就算遇到了也不用害怕,乾死他!

這樣想着膽子大了一些,我拍拍胸膛,深呼吸了幾口,就大步往前走。

校門保安亭的燈亮着,但是燈光很昏暗,我走過去一看,一個門衛大叔趴在裏面打瞌睡,我沒有驚醒他,偷偷地溜進去。

進來後,我也沒看到有其他人,偌大一間學校顯得特別地空蕩,我暗自把銅錢紅線綁在自己手臂上,又把袖珍的桃木劍握在手心,左手握着手電筒,緩緩地走上第一座教學樓。

安靜,極度的安靜,就除了偶爾能聽到幾聲呱噪的烏鴉聲之外,還能聽到的,就是自己的呼吸聲了。

我走進第一間教室,裏面很暗,開始很安靜,但我走到講堂上的時候,忽然聽到了呼呼呼的風聲,把我給嚇了一

跳,手抖了一下,差點把手電筒和桃木劍給甩地上了!

下意識把手電筒往頭頂照去,就看到了頭頂的風扇在緩緩地轉動,吹出冰涼的風。

原來是風扇,我還以爲真這麼邪,剛進來就遇鬼了呢。

等等,不對勁!我剛纔進來的時候風扇明明沒有轉動的啊,怎麼忽然就轉動起來了?

想到了這種可能,我剛放鬆的心瞬間就緊張起來,特別是後腦勺總感覺到涼颼颼的,好像是有什麼東西在我背後似的!

我倒抽了一口涼氣,不敢再待下去了,趕緊把桃木劍舉起來,在空中狠狠地劃了幾下,壓低聲音罵了幾句,我就趕緊逃出這個陰森的教室。

出來後,我也沒敢放鬆,繼續把桃木劍舉在自己胸口,小心翼翼地前進。

不對啊,張大爺說來學校找一個叫老黑的人,但他沒告訴我老黑長什麼樣,是男還是女,更沒告訴我老黑具體住在哪裏啊,我什麼都不知道這樣怎麼找?

想到了這點,加上這裏這麼陰森恐怖,我就有了想撤退的念頭。

就這時候,我忽然聽到了從樓下傳來了有人走路的聲音,而且好像還不知一個腳步,頓時就把我給嚇了一跳,緊接着,我就聽到了從樓下傳來有人說話的聲音。

“張老師,我剛纔好像看到你教室有燈光啊,是不是有學生還留在上面?”

“啊,真的嗎?沒有啊,我的學生都回去了。”

“不可能,我剛纔明明看到了上面有燈光在閃,肯定有人在上面的,我們上去看看!”

“這樣啊,那上去看看吧。”

馬上就從樓梯口傳來了腳步聲,在這種安靜到詭異的環境下顯得特別地刺耳,我的心一下就揪緊起來。

剛纔我從樓下的時候,明明沒看到周圍有人啊,怎麼我纔剛上樓就出現了?搞不清楚他們到底是人還是鬼,我趕緊就找個地方躲起來,可是這裏這麼空曠,連個能躲人的地方都沒有,我上哪裏躲去?

眼看腳步聲越來越近,燈光已經照到我這個教室外面的走廊,我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想了一下,我趕緊跑到窗邊,看了一下地面,才三米多高,跳下去應該沒事吧?

我咬咬牙,就準備乾脆從窗口跳下去,這時候忽然感覺到後面的衣服被扯了一下,我渾身一緊,媽的,不會這麼快就過來了吧?

下意識往後一看,卻是傻逼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一個小女孩站在了

我後面,正拉着我衣服,睜大眼睛,挺驚慌地望着我。

“我們快躲起來,不然他們馬上就要發現我們了!”

說完,她就直接拉住我的手,把我拉到講臺下,一起鑽了進去。

講臺本來就很小,兩個人擠在裏面特別地擁擠,我也不敢動彈,因爲這時候腳步聲已經走到了教室門口,然後就看到手電筒的燈光在照射這個教室。

他們在教室裏巡邏了一遍,甚至還在講臺面前走過,嚇得我趕緊屏住呼吸,不敢弄出聲音,而那個小女孩表現的比我還要害怕,我能夠感覺到她嚇得身體在發抖,緊緊捂住自己嘴巴,瞪大了眼睛,很驚恐地望着我。

“奇怪了,我剛纔明明看到這裏有燈光的啊,怎麼找不着人?”

“我說李老師,你是眼花看錯了吧,這大半夜的,哪裏有什麼人會過來?有鬼來我倒是相信。”

“張老師!白天別說人,晚上別說鬼,這個道理你不懂嗎?而且你是新調來外地人的可能不知道,我們木櫃小學以前是墳場,很邪的,經常鬧鬼!”

“啊?真的假的!這裏以前是墳場啊?李老師,你真的看過鬼……看過那種東西嗎?”

“我是沒看過,但我聽很多老師說看過,就上週呀,周利文老師他就說看到了,是一個小女孩,差點把他嚇得半死,現在還在醫院住院沒出來呢!不說了不說了,晚上千萬不能說這個,明天我再告訴你,我們趕緊走吧!”

聽他們的對話可以判斷出來,他們應該是人而不是鬼,而且還是木櫃小學的教師。

看來木櫃小學是真的鬧鬼啊,而且還鬧得挺兇的,這裏很多老師都曾經看過,還有那個姓周的老師也看過,還是個……等等!小女孩?臥槽!

想到了什麼,我頓時就倒抽了一口涼氣。

現在在我面前,和我一起擠在講臺下的,可不就是個小女孩麼。

“他們走了,我們出來吧。”

小女孩說着就自己先走出來,然後還伸出她的手,要扶我出去。

我艱難地嚥了口口水,不敢碰她的手,我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搖搖頭說我自己能出來,從講臺下面出來後,我專門退後兩步,和小女孩保持距離,想了想,我問:這麼晚了,你怎麼還不回家,一個人留在這裏,你不害怕嗎?

小女孩立刻就哭了起來,說:嗚嗚,他們不讓我走,我想回家,我想爸媽。

我連忙問:他們是誰?

(本章完) 第610章

墨九狸在一邊看著柯雪晨和月九黎相處的樣子,眼中也帶有一絲笑意,因為她在他們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暖意……

那是跟親人間不同的,卻又十分真摯而特別的暖意,或許這種暖意,應該就叫做友情吧!

這時,月九黎才看到身邊的君筱木子,震驚的問道:「木子?你怎麼在這裡?」 錯愛成婚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