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蕭北,自然是來這裡準備給姜媛傳遞消息的。

雖然說為了增加速度減少時間,走山脈邊緣的位置向著北郡趕路,但是,對於九天的很多東西常識之類,蕭北已然是被天眉還有仲遠等人教會了很多,所以,對九天,沒有多少的不熟識之感,再加上天眉曾經交給蕭北的地圖蕭北已然是牢牢的記在了腦海,在九天之中蕭北越發的知道哪裡是哪裡,常識是什麼。

這一次,蕭北決定找的替自己傳遞消息的,便是九天之中專門干這個行當的組織。

「道兄,不知道你發現沒有,最近來北水城的人很多?」一個看起來瘦瘦的,穿著黃色袍子,渾身上下蕭北感覺得到是五階窺境境界武氣氣息的中年人,這個時候對著蕭北說道。

而他,卻是在蕭北的身後跟了足有幾萬米,在北水河的那一邊,就在蕭北的旁邊了。

()

手打小說盡在- -歡迎您的到來。

(ne)

第二百三十七章北水城城主的獎勵消息

看著這個瘦瘦的黃袍中年人盯著自己,蕭北搖了搖頭。

「哎,你是不知道,其實,這是因為北水城的城主受重傷了,性命危在旦夕,所以,這麼多武道修士或者是化成*人身的妖獸前來,都是帶著品質極佳的丹藥或者是藥草來的,以求得治好北水城城主的傷勢」

瘦瘦的黃袍中年人,擺出了與蕭北相當熟悉的態勢,對著蕭北看著很真誠的解釋道。

「道友,看你趕路這麼急色,估計你前來,怕也是為了北水城城主治療傷勢來的吧?」

解釋完北水城之外之所以會來這麼多人,這個瘦瘦的黃袍中年人便馬上對著蕭北問道。

與此同時,瘦瘦的黃袍中年人也是雙眼在蕭北的身上緊緊的尋覓著。

當然,這尋覓只是一閃而逝,隨後瘦瘦的黃袍中年人,便雙目直視著蕭北,目不斜視了。

一直觀察著這個瘦瘦的黃袍中年人的蕭北,心中冷笑這個瘦瘦的黃袍中年人,原來是想要探探自己來北水城的目的,而一旦發現中發現一點蛛絲馬跡表明自己是來撞大運一般的給北水城給城主治療傷勢獻上丹藥或者是藥草等等的話,那麼,很有可能面前的他便會毫不猶豫的直接用強,奪得自己治療北水城城主傷勢的丹藥或者是藥草之類。

一個五階窺境境界的武道修士,看準自己是個四階窺境境界的武道修士,想要做點陰損的事情?

這九天之中,還真是實力至上,弱者有罪啊

不過,那你可真是找錯人了,居然找到了我蕭北的身上「道友,我想你是弄錯了,我來北水城,只是想要辦一件別的事情。再者,我只不過是一個四階窺境境界的武道修士,怎麼可能有那種能夠治療北水城城主那般強大的武道修士的丹藥?有機會找到那樣逆天般的藥草?」

說完,蕭北加了話說道,「道友,我想大概你才是來這裡給北水城城主治療傷勢的吧?」

瘦瘦的黃袍中年人搖了搖頭,眼神之中那一直存在著的讓蕭北一眼看去便是很假的真誠態勢還是繼續的存在著,「哎,我也只不過是比你高了一個品階而已,如你一樣的窺境境界武道修士,怎麼可能有那麼好的丹藥或者是藥草給北水城城主治療?不過我看道友你似乎年紀很輕啊,小小年紀就到了四階窺境境界,不簡單。」

兩個*潢色小說WwW.ShuBao2.Com/class12/1.html人在說話之間,已經是來到了北水城城外不遠的一處還算低矮的山樑上,後面,就是泛著巨大*浪,有著轟轟響動的北水河。

這裡,已經能夠看到前面的北水城的外圍。

那一塊塊巨大的足有幾百米的黑色玄武石堆積而成的城牆,直接的將北水城分割了出去,讓來北水城的人,一下子便知道那是北水城。

「道友,我想你大概是不知道這一次將北水城城主治療好了之後,能夠收取到的好處是什麼吧?」

在山樑的一塊巨石上,一直跟著蕭北,對著蕭北不斷的說著話的瘦瘦黃袍中年人,突然再次緊盯著蕭北道。

「哦?是什麼?」

蕭北卻是根本沒有將目光往著瘦瘦的黃袍中年人看去,而是注視著那巨大的高達了數千米的黑色玄武石壘起來的北水城城牆。

但,蕭北的心神,已經是將一直在袖口之中同星石一樣,根本沒有放到殘界之中的兩隻通體金黃色的噬食蟻給準備好了。

對於這個瘦瘦的黃袍中年人是個五階窺境境界的武道修士,蕭北自然能夠覺察得到,他真實的實力是在五階窺境境界中間層次,可蕭北的兩隻金黃色噬食蟻,任意拿出來一隻,都是如同五階窺境境界頂峰武道修士的實力

所以,想殺這個瘦瘦的黃袍中年人,根本不用蕭北動手,直接的就可以讓噬食蟻將瘦瘦的黃袍中年人擊殺。

而之所蕭北心神已經一動,準備動用噬食蟻將黃袍中年人一舉擊殺,是因為,蕭北感覺到了瘦瘦的黃袍中年人,身上現在傳來的若有若無的殺氣

針對自己有殺氣,蕭北豈能讓他活?

「不知道道友,是否聽說過殘界?」

豈料,正準備在瘦瘦的黃袍中年人出招之時直接放出金黃色的噬食蟻將其噬食的蕭北,聽到了瘦瘦的黃袍中年人如此之話

殘界?又是殘界

蕭北心中猛動,但是神色卻是如常,連心神也是也依舊在繼續的控制著袖口之中的兩隻金黃色的噬食蟻。

「殘界之名,我為九天的武道修士自然是聽說過,怎麼,難道這一次北水城城主,居然是拿出來了殘界作為治療好他傷勢的獎勵之物不成?」

神色如常的蕭北,對著瘦瘦的黃袍中年人說道。

正如蕭北判斷的那樣,瘦瘦的黃袍中年人點了點頭,「道友你所說的卻是對的,這一次,北水城城主,卻是真的將殘界,作為了治好他傷勢的獎勵。」

雖然心中判斷出這個瘦瘦的,同時身上有著若有若無殺氣盯著自己的黃袍中年人,應該是在這一件事情上沒有說謊,但總要問明白這件事情,因此上,蕭北假裝面上帶著疑惑,故作驚駭的道,「什麼?那殘界當做治好他傷勢的獎勵?這也太讓人震驚了吧?」

「的確是讓人震驚,畢竟那可是傳聞之中的殘界,要是得到九個殘界的話,可是能夠成就無上的大道的不過,聽說這一次之所以北水城的城主會拿出他那個殘界來,是因為那個殘界太小了,小到讓所有人都是認為那殘界沒有價值,最關鍵的一點,是這個北水城的城主,並不是真的能夠拿出殘界來,而是拿出了殘界所在地點的消息,百分百十分準確的消息」

原來只是殘界地點的消息蕭北心中一穩,同時,陷入了深思。

而就當蕭北陷入了深思的時候,那瘦瘦的黃袍中年人,卻是陡然之間嘿嘿一笑對著蕭北道,「道友,我對你講了這麼多的話,告訴了你如此之重要的消息,你是不是,需要表示一下啊?」

聽著瘦瘦的黃袍人如此之話,蕭北知道,圖窮匕見的時候到了。

只見蕭北搖了搖頭,臉上一陣迷茫的道,「道友,但不知你說這句話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道友倒是很能裝啊,我看你氣定神閑的樣子,就知道你肯定是有著足夠的進城通關元晶,正巧,你老哥我現在身上沒有半塊元晶,嘿嘿,我說的表示一下,就是讓你將你身上的元晶送給我?懂嗎,是送給我,不然老哥我沒有元晶進城啊。對了,還有,你身上的那些丹藥之類的就也都給我吧,不然,老哥我可要直接的」

瘦瘦的黃袍中年人,身上澎湃出來了武氣,屬於五階窺境境界武道修士的武氣氣息。

與此同時,這個瘦瘦的黃袍中年人,手上出現一個擬化的小鼎,那小鼎,初始極小,但隨後,便是一點點的變大。

但蕭北,卻是能夠看得出來,這個瘦瘦的黃袍中年人的擬化小鼎,有著本體的存在。

在擬化之物之中,有著真實的小鼎。

這,便是在九天之中有著好的武器也能夠佔優的原因,可以更直觀的藉助好的武氣的本體,將擬化之攻擊變得更強。

「都說九天之中,弱肉強食更甚,弱小是罪看來,在哪裡都要做那最頂級的強者,這樣才可以更好的活下去,對了,我在九天之外的大陸之上的時候,也是曾經斬殺過一個愛穿黃袍子的習武之人,後來才發現他是一個我家族對頭的家族依仗之人,希望斬殺的你,不會也牽扯出來一大堆的敵人,不過,我想,即使有,也是沒有人知道你死了,因為,你將什麼也留不下。」

心神動,金黃色的噬食蟻出,而且,是兩隻

速度奇快

這兩隻金黃色的噬食蟻,經過了氣池之中的黑色能量水淬鍊之後,已然是與當初不可同日而語,甚至,蕭北知道,如果不是因為已然將它們煉化成為了自己的傀儡分身一般,它們要是有著自主意識的話,在氣池之中已經被淬鍊完畢,肯定是會大漲修為

「嗤」的一聲,瘦瘦的黃袍中年人根本連反應都沒有反應過來,便被其中的一隻金黃色噬食蟻給穿透了腦殼

而另外一直金黃色的噬食蟻,則是這個時候直接的將他整個人給噬食完全

「蓬」金黃色的噬食蟻噬食的只不過是黃袍中人的身子與袍子,至於其身上袍子的袖口中所攜帶著的東西,蕭北心神控制之下,自然是沒有噬食,直接的掉落在了地上。

一塊上品元晶,一塊中品元晶,七塊下品元晶,一個通體鮮紅的木盒,還有的,便是那之前在其擬化攻擊之中的本體的一個黑乎乎小鼎。

「這個瘦瘦的黃袍中年人,他說的消息倒是讓人重視,治好北水城城主的傷勢,可以得到殘界所在地方的消息。可消息可以告訴一個人,可是就能夠告訴兩個人,但不知這一次,北水城城主,打的到底是什麼算盤」

蕭北武氣震蕩,隨後,將地面上得到的現在屬於自己的瘦瘦黃袍人之物,通過控制殘界放到了殘界之中,袖口中,銀白色的光芒一閃而過,這些東西,自然消失,因為蕭北感覺得到,有人又再次的經過了這裡,所以蕭北決定將那鮮紅色的木盒還有黑乎乎的小鼎,留在稍候一會兒在研究。

()

手打小說盡在- -歡迎您的到來。

(ne)

()因為天眉之前對於蕭北所述的九天城池消息,對於九天五郡之中的城池,蕭北自然也是知曉的。

可以說,如果九天這麼大的範圍之內人類密度最是集中的地方,便是五郡,同時,稍稍的可以說有著官方管制般的地方,也是五郡。

硬要說的話,五郡之中的每一郡,其實,都可以看成是一個擁有著十城的龐大國家。

而每個城池,都是每一郡之下的分類官方機構的位置。

當然,只是類似於官方機構,其實質上,根本不算官方機構,這要從五郡之中的被所有人認同的官方位置上面的官員說起比如說每一個城池之中劃分的地域的域主每一個城池的城主每一郡的郡主

只要是類似於官職一般的稱呼的人,都是實打實的用行動證明自己的實力而當上的

每隔上十年,五郡之中的每一郡,在同一時間都會有一場關於爭奪域主、城主與郡主的大戰

這場大戰,雖然看起來是擂台賽一般的大戰,但是,絕對是見血見屍的大戰

戰鬥之中,戰勝者,完全可以斬殺你的對手

哪怕你的對手來自一個強大的家族,或者是師門,亦或者是某個組織之中的人物,你將他斬殺了,你的對手所歸屬的家族、師門或者是某個組織,也不得在日後向你報復

只因為,不管是域主,城主,還是郡主的爭奪,都有著無數雙的勢力在盯著,殺死戰敗者而戰敗者一方的勢力不得報復,是公認的事情

所以,可想而知,這樣完全是以命搏命的大戰,最後的勝出者,到底會是如何的強悍

根本不存在僥倖

而相應的,這樣的爭奪最後的成功,是對於一個武道修士在九天之中莫大的肯定

能夠當上域主、城主,甚至是郡主,證明了你修武一生,達到了強者這個級別

再加上一旦你當上域主、城主或者是郡主,那麼,你就頂算是有了一個根本不用愁元晶、丹藥等等助長修為之物,便可以安靜修鍊的修鍊之地,同時,也可以在你的區域之內,培養自己的勢力

這,毫無疑問,誘惑著每一個武道修士

當然,還有一點是成為了域主、城主或者是郡主要管的,就是不管是誰,一旦進入到了你管轄的區域,在五郡之中的每一郡每一城每一域,就得算是你直接的承認了要保護他,一旦出現什麼打鬥的事情,你就要出面。

基於此,在九天之中,五郡五十城,也可以說是最安全的地方,哪怕你是在五郡之外的地方殺了某個大勢力的人,到了五郡之中,也會受到保護

而且,一般情況下,沒有哪個勢力敢在五郡之中放肆,只因為,現在已經越來越成熟了的五郡,幾乎是串聯了起來,都是算作一個整體,一個地方出了事情,所有的官方機構例如域主、城主,哪怕是郡主,都會將你列為敵人

想一想那麼多強悍的通過血戰得來的類似於官職的榮譽的強者,都將你當做了敵人,尤其是其中有一些域主還帶有家族、師門或者是組織等等勢力的人,便可以知道,一旦你真的追殺你的敵人到了某個城池劃分出來的每一域,那麼,毫無疑問,你要準備迎接一個很龐大的整體的報復。

當然,還有一點,域主除外之後的城主還有郡主,都不得是某個家族、師門或者是組織勢力之人,簡單的說,就必須是清白的背景*潢色小說WwW.ShuBao2.Com/class12/1.html。

這樣,才能夠讓五郡的每一郡,真的成為獨立的機構,做到所謂的公平。

而且,郡主身後是否真的清白,這一切的把關,便是那神秘一族的介入

所以,沒有人會在這件事情上說事

比如張流風,便是九天之中沒有任何勢力的散修之人,但是卻也為了避免和拉攏他的勢力在隱秘之地不斷的修鍊,在十年前的時候再度出現於眾人的視野之中,參與到爭鬥之中,一路斬殺熟人,最終,如彗星一般的耀眼於眾人之中,成為了北郡的郡主

「入城費,三塊下品元晶。」

蕭北來到北水城的城門口,一個聲音飄忽而至道。

說是城門口,但其實,只不過是這用著無數百多米大小的黑色玄武岩堆積起來的城牆之間,一個小小的缺口而已。

而說話的這人,卻是一個徒自在幾個碩大黑色的玄武岩圍起來的類似於棚子似裡面的老者。

老者的武氣氣息,據蕭北感受,與天眉師傅之前的武氣氣息也是差不多,這也就是說,老者是一個一階極境境界武道修士。

蕭北沒有二話,甩手,三塊下品元晶直接的奔著老者而去。

想了想,蕭北又道,「我租一間北水城的城屋。」

說這番話的時候,蕭北已經將一塊早就準備好了的上品元晶拿了出來。

城屋,顧名思義,是每個城池之中非本城之中原住有著院子的人類武道修士來到一個城池之後可以選擇住的地方。

當然,你要是有著原住這個地方的朋友之類的,就可以不用住城屋了。

聽到蕭北說要住城屋,並且手上有著一塊上品元晶,老者點了點頭,甩手而出一個牌子。

那是城屋的開啟牌。

「天地元氣濃度提升一倍的高級城屋,時效是十天,十天後,會有人通知你時間到了,收取你一塊上品元晶,城屋的方向,在城東面的位置。」

蕭北點了點頭,這塊手上的上品元晶,也是以武氣遞給了老者。

隨後,蕭北進入了北水城。

蕭北前來北水城的目的,現在十分的明確,那就是首先找到專門在九天之中傳遞消息的組織,然後,將自己來到了九天並且手中有殘界的消息傳給姜媛,另外的一個,就是在這之中,利用幾天的時間,將手上的鷹長空還有他子孫的內丹給煉化了,助長一下煉製丹藥的規則般的火之道的理解。

還有的一點,就是蕭北不得不說也是對北水城城主手上所掌握的消息,很是上心畢竟,蕭北現在,已然是知道了三處殘界的信息對於已經很明顯能夠外露的第四個殘界的信息,蕭北當然是要弄明白

這北水城城主的實力,蕭北從那瘦瘦的黃袍中年人之處了解到,名字叫做陳寒,實力,是七階碎境境界武道修士,同他的天眉師傅最鼎盛時期一般無二

「這個青年的樣子,我似乎在哪裡看到過應該是看到過這個青年的畫像吧,不過,我這一段時間看的畫像實在是太多了,好幾千張,再加上我推衍功法專心度也是高了點,如何記得過來,看這個樣子,好像是這個青年和哪個勢力有誤會,來北水城避難來了吧」老者的雙眼,在蕭北進入了北水城一段距離之後睜開了自語道。

隨後,老者再度閉上了眼睛,不過,卻是馬上又睜開,臉上,疑惑之意也是消去,取而代之的是急色。

只見老者單手一指,在老者周圍摞壓摞的一堆紙張之中,一張紙張如同有著引力牽引一般的出現。

那上面,是一個人的畫像。

一個穿著一襲黑袍,面容年輕俊美的青年的畫像。

蕭北的畫像

「原來,這個青年就是在氣池之中呆了七天,有著『得此子者,得一郡』稱呼,整個人有著無限潛質的蕭北居然是蕭北?」

老者臉上流露著苦笑,隨後,手上多了一個傳遞消息的信牌。

一如之前湯家酒館的老者傳給湯家的實力者消息之時用的小牌子。

信牌,九天之中僅次於信獸的傳音工具,信牌的傳音距離,比之於強者武氣能夠感受的範圍所傳音的距離,卻是要遠上了一些,當然,價值上也是極其的高的,比一般的丹藥要高多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