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個人的母親剛剛去世,所以難過是正常的。

而這個男人現在已經十歲了,哪會考慮男女的事情呢。

根據原主的回憶,米蘭到達了天玄派原主的院落。

一進院子,就看到一個身材迷人的美女,靜靜地站在安靜盛開的梨樹下,向這邊望去。

這個女人二十歲左右,穿著白紗,頭髮用一個漂亮的玉簪捲起來。

柳眉,一雙杏眼,溫柔的臉頰,小鼻樑,唇紅齒白,皮膚比雪還好。

能在這個時候出現在這裡,而且這麼漂亮的人,用腳趾頭想想,都知道是世界女主劉娜。

米蘭給劉娜行了一個禮。

「師父,我回來了。」

劉娜見到米蘭,便輕輕一笑。

「米蘭,你有什麼委屈要對我說的嗎?」

劉娜可是感知到了米蘭去找了羅旭的,她現在擔心米蘭是不是在羅旭那個人渣那裡受到了什麼委屈!?

看著她關懷的眼神,米蘭感覺到自己的內心總算是有了一絲溫暖。

米蘭學著原主的語氣習慣,笑著看著劉娜。

「謝謝您,師父,謝謝您的關心。小徒沒有什麼委屈。只是感受到現在的修鍊遇到了瓶頸。徒弟先告退了。」

其實讓她從零開始練習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只要精神力量收集的足夠多,就能突破,就不會有瓶頸。

劉娜溫柔地說:「好,去吧。」

小白在空間看著這一幕,不禁出聲。

「這個女人真溫柔。這個世界女主,就是天玄派前宗主的女兒。

她一直深受父親和兄弟姐妹的關心,所以溫柔善良,但不是白蓮花。」

劉娜聽了點點頭,就開始閉關修鍊了。

………

羅明按照百姓所指的路來到天玄派。

望著瀰漫著仙塵的天玄宗大門,羅明的內心十分激動。他會住在這裡,希望將來可以能報仇。

羅明正在心中規劃著在的未來,一個傲慢的聲音帶著不可思議。

「這廢物還沒死!」

羅明聽著聲音,不用回頭就知道是誰。就是那個一直在找自己麻煩羅家嫡子!

回頭一看,不出意外,在不算遠的地方,是一個穿著奢華而臃腫的大圓球。

大圓球一臉囂張的看著他。

在大圓球旁邊,有幾個和他同齡的男孩。

這些人對羅明也很熟悉,他們一直都是大圓球的跟班,並且也在找自己的麻煩。

心中冷笑,真是大白天見到鬼!

現在,羅明剛剛摸到修仙的門檻,根本不是這群人的對手,所以他還在被這些打了。

雖然打不過,但羅明還是儘力的還手了,看起來像只兇猛的狼崽,他拚死在敵人身上,要使勁咬一塊肉下來。

這時一個溫柔的聲音傳來。

「不要打了。」

本能的順著聲音看去,羅明看到一個穿白色衣服的女人,慢慢地向他們走來。

她的頭髮被一個漂亮的玉簪捲起來,柳眉,一雙杏眼。

她看起來也不錯!

神仙那麼美嗎?

劉娜看那些人,雖然溫柔的聲音能聽出一絲憤怒。

「為什麼一起打他?」

幾個人支支吾吾沒敢吭聲,為首的羅家嫡子站出來,他有些發抖的說著。

「他是出生在我羅家的奴隸,他的母親是偷漢子,不是好人,所以我們應該清理門戶。」

劉娜沒有聽進去意見。她看著羅明。

「你有什麼要辯解的嗎?」

突然,羅明的眼睛微微泛紅,就像一隻困獸。她聲嘶力竭地對那些人大喊:「我母親沒有偷漢子,是有人陷害她。」

劉娜看著眼前這個倔強的小男孩。她看得出,這個小男孩純潔清澈的眼睛里充滿了對母親的維護。

他挨打的時候沒有哭,但是現在眼睛紅了。

當然也有可能是他故意為之,但劉娜認為他不是壞人,他只是一個十歲左右的孩子。

「你們幾個人聚集在仙門外私下打架。你們快點離開吧。宗門不會接受欺負人的弟子的。」

一些人被她的氣勢嚇住了。現在聽到她這麼說,再也不敢做什麼了。趕緊滾著爬著跑了。

劉娜來到羅明,輕聲問道:「你沒事吧?」

羅明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只是不願意讓它們流出來。

「謝謝你,神仙姐姐,謝謝你的救援。沒關係。已經習慣了。」

這個仙女看起來很強大,溫柔,容易相處。看樣子我在她的心裡留下好的第一印象才行,畢竟多個仙女多一條路嘛。

劉娜不知道羅明心裡在想什麼。她帶著幾分愛意看著這個瘦小的孩子。

這麼小的孩子被這樣對待,居然不哭不鬧,這麼聰明懂事。真是個好孩子。

劉娜是用神識去搜尋他的精神根。看到的時候有點驚訝。這孩子原來是變異雷屬性的精神根。劉娜溫柔地看著孩子。 閱書閣『』,全文免費閱讀.玉磯子整個人,直接被轟得吐血!

身下地面,都龜裂一片。

“錚。”他拄著長劍,勉強……讓自己的身體,顫抖著站起來。

此時的玉磯子,顯得有些凄慘。

滿頭銀髮,都有些散亂了,嘴角帶著血漬。

他深吸了一口氣,渾身內勁,調動五臟六腑~!

此時的他,進入了……前所未有的,無我之境!

「年輕人,我泰山百年之威,豈容你一朝毀之?」玉磯子聲音平靜冷漠。

但,他的瞳孔中,恐怖的氣流,在運轉!

玉磯子,渾身的氣勁,都在瘋狂運轉…!

當見到這一幕!

四周,在場所有的圍觀弟子們,都面色驟變!

副掌門……這是在……消耗自身壽命元氣……強行衝破任督二脈!

這是用命,在換取短暫的內力暴增!

「副掌門……!」四周,那群圍觀的泰山派弟子們,面色皆是驟變。

所有弟子們,這一刻的聲音,都有些複雜,擔憂!

玉磯子此時,他的身體元氣,正在瘋狂流失消耗!

將壽命元氣,轉化為恐怖的瞬間內力!

他的體內,內力已經恐怖到前所未有的地步!

這,是武學門派中,可怕的自殺式攻擊。

用生命,換取短暫的強大內力。

傷敵一千,自損兩千!

玉磯子這是,要和秦蒼穹,同歸於盡了!

玉磯子渾身內力,瘋狂溢轉。

如今,泰山派掌門人不在。

只剩下他副掌門,玉磯子一人,鎮守門派。

今日門派大劫。

他玉磯子,只能以此方式,不惜一切代價,守住山門!

「自傷元氣?何必呢。」秦蒼穹右手持著弒神軍刺,望著數十米外的玉磯子。

他,緩緩搖了搖頭,「為了庇護一個該殺的罪人,你們泰山派,真的被蒙瞎了眼呢。」

此時。

泰山山頂上空。

武裝直升機上。

女兒秦小鯉也趴在機艙門口,俏臉凝重的盯著下方。

「那位老伯,他的實力,在變強。」秦小鯉趴在機艙前,聲音凝重道。

她能夠感知到,對方的內力,正在不斷提升。

一旁的警衛員花木蘭,點點頭道,「犧牲壽命,換取內力。他要與先生同歸於盡。」

秦小鯉聽聞,微微一愣,她抬起頭,看著一旁的花木蘭。

「那,爹爹他,會勝么?」小丫頭此刻,有些擔憂。

花木蘭語氣平靜,緩緩說道,「先生這一生,從未一敗。」

……

下方,泰山之頂。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