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正是林峯對他提出的要求,從金海市消失一年,這麼做,其一,自然是爲了保證張明嶽的生命安全,其二,便就是要讓柳家徹底的無言以對。

“您所撥打的電話無法接通……”

“混蛋!”

柳御中狠狠摔掉手中的電話,一臉猙獰的咆哮道,張家發生之事,一大早他就收到了消息,然而,不論是打給張明嶽還是張澤,電話中的迴音,總是重複着這麼一句話,若是張家,僅僅只是易主,這在柳御中看來,無關緊要,然而,現任家主張天宇,居然一口否認了與柳家的聯姻事宜,這讓柳御中有着一種嗜血般的發狂。


“張家是吧,我柳御中要是不把你們從金海市抹去,我誓不爲人。”

京城某個深院之處,柳御中咬牙切齒,狠狠的發下了這個毒誓,也從這一刻起,柳御中的未來,註定了一片黑暗。

話說此刻的張澤,目光呆滯,一臉茫然, 盛世暖婚之星夜物語 ,然而,一覺醒來,卻是發現,居然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非洲,看着那些黑人、穿着怪異的服飾,一瞬間,張澤欲哭無淚,連想死的心,都是有了。

因爲如今的他,一無證件,二無現金,全部家當,或許也就是身上的這一套行裝了。

……

“別的話,我張天宇不會說,一句話,以後唯峯少馬首是瞻。”

龍虎保安會客室內,張天宇鄭聲道,如果說以前張天宇的心中還藏着一些小心思的話,那麼,現在的他,是徹底的心無旁貸了,對於林峯,是發自於內心的佩服,當然,更多的,還是敬畏。

林峯的出手,可謂悄無聲息,要不是今早家主公佈了這個事情,他張天宇真不敢相信,這會是真的,幸福來的實在太快。

“張家依然還是張家,張家之主,也一直會是張姓之人,這一點,你不用擔心,至於以後的張家,如何發展,我不會從中干涉,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

林峯開口,緩緩道,也算是給張天宇放權,張天宇是有野心、懂隱忍之人,這樣的人,需張弛有度,而林峯,所要做的,就是掌握這個度,至於其它,不是林峯所需要考慮的事情,林峯也無暇處理這些事情,當然,這麼做的前提,是林峯相信張天宇有這個能力去經營好整個張家。


“另外,這裏是百分之二的股權,我已經轉到了張雨涵的名下,也就是說,你們張家,依然是最大的股東。”

說着,林峯拿出一份文件,遞到了張天宇、張雨涵的面前。

“給我的?”

聞言,一旁的張雨涵驚訝了,從張家成立至今,未曾有過女子持有股權的說法,然而如今,林峯卻是給了她百分之二的股權,雖說,只有百分之二,但是,就是這百分之二,將會決定,誰纔會是張家的最大股東,換句話說,這百分之二的股權,將遠遠超出於其本身的價值。

“怎麼,不想要?”


林峯反問了一句,說着,就欲伸手收回文件。

“要,當然要了。”

見狀,張雨涵急忙一把將文件給搶了過來,緊緊的抱在懷中,那樣子,滑稽而又可愛。

對此,林峯的嘴角擒着一抹微笑,這麼做,也算是間接滿足了張雨涵當初的願望。

有了這百分之二的股權,張雨涵的地位,在張家,將會舉足輕重。

這一幕,看在張天宇的眼中,心中暗暗告誡,以後不論如何,也一定要與張雨涵保持好關係,他與林峯之間,更多的,畢竟只是一種利益、互惠互利的存在,但是,張雨涵不同,她與林峯之間,擁有真正的友誼,同時,張天宇也堅信,只要與林峯保持住關係,張家的未來,將會走的更遠。

隨後,林峯與張天宇商定了一些後期合作方面的事宜,中間,林峯也提出了不少的意見,張家思想固守,這一現狀根深蒂固,想要改變,不可能一撮而就,這個過程,必然緩慢,但卻又是必須經歷的。

張天宇、張雨涵離開後,林峯仰靠在沙發內,眼眸微閉,嘴中,輕吐着菸圈,一副暇目思索之態。

“明天就是老領導抵達金海市的日子,希望一切都順利吧!”

wWW ★tt kan ★¢ ○

片刻後,林峯輕喃,說道了一句,眉宇間,隱隱有着煞氣顯露。

“噠噠,噠噠噠!”

就在這時,敲門聲響起,黃小蠻走了進來,身後還跟着一位中年人。

“峯少!”

黃小蠻開口,聲音中滿是尊敬和感激。

“來了,坐!這位想來應該就是黃伯父吧?”

聞言,林峯站起身來,上前兩步,伸手招呼道。

“峯少您好,黃大治謝過峯少。”

黃大治開口,向着林峯深深一彎腰,感謝道,這一次,若不是有林峯從中周旋,恐怕這皇家的糧食,他是吃定了。

“黃伯父客氣了,我與黃小蠻是兄弟,兄弟之事,不用言謝。”

林峯伸手扶住黃大治的雙臂,沉聲說道。

黃大治的事情,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就看**怎麼定論,當然,由林峯出面與杜若打了一個招呼後,事情自然便就往好的方面發展了。

不過,雖說皇家糧食可以不吃,但是,一些應該負責的刑事責任,還是要由黃大治來擔當的,當然,與之相比,這些也就算不得什麼了。

“小蠻能夠認識峯少,是他的福氣,也是我們黃家的福氣。”

黃大治感激涕零,句句肺腑之言。

“來,先坐下吧,我找黃伯父過來,其實,是有事情,想要與黃伯父商量。”

林峯示意大家坐下,開口道。 “峯少的大恩大德,我們黃家無以爲報,以後,你可一定要跟着峯少好好幹,老爹以你爲傲。”

車內,黃大治一臉的鄭重,看着黃小蠻叮囑道。

“知道了,老爹,你這話,從上車到現在,顛來倒去,都不下說了十來遍了。”

黃小蠻是徹底無語了,以前怎麼就從未發現,自己的老爹,還有這麼嘮叨的一面。

“怎麼,老爹說你幾句,你就不耐煩了,我可告訴你啊,你老爹我可還是寶刀未老,這不,峯少委以重任,就是最好的例子。”

黃大治咧嘴叫囂了起來,不過下一刻,黃大治的語氣便就來了一個峯迴路轉,揶揄道:“當然,不得不承認,這是峯少看在你小子的面子上。”

“其實老爹你也大可不必這麼想,峯少的爲人我多少了解一些,他之所以重用你,最重要的,還是看重了老爹你在海上運輸業方面的能力,這一點,我想無可厚非。”

見到自己的老爹似乎有些垂頭喪氣,黃小蠻不由鼓勵了一句道。

不過,事實,還真如黃小蠻所說的那樣,林峯委任黃大治爲某一對外出口運輸公司的總經理,其中,是有黃小蠻的人情在內,但是,最主要的,還是黃大治,在這方面有着豐富的經驗,龍工集團駐紮金海市,其中不乏有各類大量的對外出口業務,而這黃大治,確實是一個不錯的人選。

“哈哈,好,聽你這麼一說,我的信心,那是陡然倍增啊!”

聞言,黃大治開懷大笑,同時,心中甚感安慰,黃小蠻是真的長大了,若是換做以前,這樣的話,是怎麼也說不出口來的。

“有信心固然是好,但是也不要好大喜功。”

正當黃大治準備要好好的誇讚一下黃小蠻的時候,後者的一句話,頓時,猶如一根巨棒,當頭轟下。

這一棒,砸的黃大治,那是啞口無聲,一臉的鵝肝色。

“你小子,現在是翅膀硬了,連老爹都敢教訓了?”

下一刻,黃大治虎軀一陣,一道咆哮,從車內傳出,吼聲連連。

……

“杜副市長,彭書記請你過去一下。”

市委大樓,杜若剛走到樓下,彭書記的祕書,便就小跑了過來,叫住了他。

“書記找我?”

杜若一怔,有些不解,彭書記單獨點名叫自己過去,這裏面,顯然是有着什麼特別的事兒,不然的話,剛纔在會議結束的時候,便就可以叫住自己。

“嗯,杜副市長直接上去吧,彭書記還在辦公室等着你呢。”

祕書沒有解釋什麼,說道了一句後,便就轉身忙乎去了。

對此,杜若有些疑惑,心中不解,不過,也沒有過於深究,微微搖了搖頭後,便就乘坐電梯,徑直來到了彭萬里的辦公室門外,門開着,一眼望進去,彭萬里正在埋頭寫着什麼。

“彭書記,您找我?”

杜若敲了敲門,開口道,因爲林峯的關係,杜若可以說,雖然與彭萬里不屬於同一陣營,但是,雙方之間的關係,卻是十分融洽。

“杜副市長來了,請坐。”

聞言,彭萬里擡起頭來的同時,放下手中的筆桿,伸手示意道,隨後,站起身來,走到門口,將門給合了上去。

這一細微的動作,讓杜若心中的不解,頓時,變得更加迷離和朦朧了。

彭萬里的辦公室內,直接有會客的專用沙發,杜若半個屁股坐在那裏,因爲不知道彭萬里突然找自己來,究竟是爲了什麼事,所以,也沒有開口,等着前者發話。

“來一支?”

彭萬里走過來,在杜若的面前坐下,掏出煙來,示意道。

“好。”

杜若應答,抽了一支,不過卻沒有馬上給自己點上,而是掏出打火機來,先是給彭萬里點上了火,隨後,纔是燃了自己的煙。

爲官之道,許多細枝末節,還是要遵守的,就如現在,關係歸關係,但是,官場上的一些規矩,卻是不能因爲關係而破了規矩,其中的道道,十分深刻,耐人尋味。

“老領導的安保工作,有沒有什麼困難?”

彭萬里深吸了一口煙,開口問道,臉上看不出絲毫的波瀾,似乎只是在說道着一個普通的事情。

然而這話,聽在杜若的耳中,可就不同尋常了。

因爲這個問題,剛纔在會議中,彭萬里便就已經提過,爲此,各部門進行了統一的部署和系統的統籌安排,一切都進行的十分順利,結果,這個時候,彭萬里卻是再度問出了這個問題,一時間,倒是讓杜若,有些兒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老領導的安全工作,重於泰山,這不僅僅只是體現在安保上,其它方面也同樣重要,劉院長給我來過電話,想邀請冷三、林峯隨行,這事,杜副市長怎麼看?”

就在杜若考慮着,怎麼回答的時候,彭萬里輕彈着菸灰,卻是已經再度開口。

“這事我去安排。”

聞言,杜若恍然大悟,接口道,話兒說到這個份上,若是他杜若再不能領會其中的深意,那麼,這數年的官場,恐怕也算是白混了。

“好,那就麻煩杜副市長了。”

聲音落下,彭萬里的臉上,露出一抹饒有深意的微笑,伸手將菸頭掐滅在菸灰缸內。

“那我就先去安排了。”

見狀,杜若知道,是自己該離開的時候了,於是,站起身來,告了別。

“嗯,若是有什麼困難,儘管跟我說。”

“好!”

杜若應答,推開了市委書記辦公室的門。

離開市委大樓後,杜若深吸了一口氣,心中不由有些驚震,彭萬里的提議,不可能無的放矢,以杜若的敏銳,自然能夠從中嗅到某種信息,恐怕在這事情的背後,還有着什麼更深層次的隱祕,只是,他並不知道而已。

對於林峯,杜若多多少少知道一些,畢竟,林峯的身份,十分特殊,而這一點,杜若相信,彭萬里不可能不知道,另外,冷三這人,在杜若看來,同樣十分的不簡單。


“看來這一趟老領導之行,可不單單只是爲了老幹部療養院這麼簡單啊!”

杜若暗歎一聲,隨即,拉開車門,便就上了車,掏出電話,打給林峯的同時,向着武總醫院驅車而去。 郝家,一個在金海市商業圈中,被譽爲走在前頭的引向標,如今的會議室內,氣氛卻是顯得有些沉悶。

龍工集團的進駐,如是一條騰空而來的巨龍,引天地而動,攪風雲四起,彈指間,不費吹灰之力,便就讓偌大的金海市,徹底成爲了它的舞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