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那那道靈力不偏不倚地正素素的胸口,只見素素悶哼一聲,小臉瞬間慘白無色,緊接著,嘴角流出了一抹血絲,嬌軀一顫,緩緩地倒了下去。

「素素!」白洛奇大叫一聲,馬上抱住素素的嬌軀。

而素素看著將她抱著的白洛奇,微微的露出了一抹笑容,但下一刻,呼吸也變得極其微弱。

「素素,你不能有事,我不會有事的……」白洛奇雙眼瞪起,嘶聲力竭地大喊道,聲音衝出山林,震響天際。

「白……大……」倒白洛奇懷裡的素素,用的力氣叫著,但后雙眸一閉,整個人沉了白洛奇的懷,一隻手頹然落地。

「素素!」白洛奇雙眼布滿血絲,整個人一下子變得茫然了一般,似乎難以置信。

「好感人的場面啊!哈哈,實太感人了。但這只是開始,接下來,我會折磨的你生不如死……」龍傲神情鷹狂地大笑起來,看著白洛奇傷心欲絕的樣子,他才覺得解恨,但管如此,他還是覺得白洛奇就像是他眼裡的刺,所以,只是讓白洛奇這樣,他覺得還是遠遠不夠。

已經悲憤到極點的白洛奇,他的心一下子變得冰冷無比,好似不再跳動一般,全身的血液似乎也凝固一個,腦海里的畫面也定格那個的那一刻,此時此刻的他,或許不能用傷心來形容,就好像心死了一般。

「龍傲,我今天哪怕是死也會與你同歸於!」但下一刻,白洛奇的眼神就變得比冰雪還要寒冷,眼透著極為強烈的殺意,滿腔的怒火,灼灼燃燒,他現唯一想做的就是,殺了龍傲。

「就憑你……」龍傲根本不屑白洛奇的威脅。

就此時,白洛奇緩緩抱起了素素的嬌軀,走到了不遠處的一棵樹下,將素素放下之後,他用顫抖的手撫摸了一下素素那看似睡著的容顏,緊接著,毅然轉身,朝著龍傲走去。

同時,龍不像和龍赤已經從空靈界鑽了出來,本來七霞麒麟王也要出來的,但卻白洛奇給阻止了,而七霞麒麟王也用那清澈的鹿眼疑惑地看著白洛奇。

「饞鬼,這是場沒有退路的死戰,你還不算是我的御靈獸,我不想連累你。如果我死了的話,你也就自由了,現的你已經算是大人,以後要好好的照顧自己。」白洛奇目光一凝地對七霞麒麟王說完,同時,強行將空靈界給關閉了起來。管,他知道七霞麒麟王的能力或許對他有所幫助,但是,他也明白這場戰鬥的結果,以他一人之力要面對一個狂神級強者和五個天宗級高手,正常來說,是根本沒有勝算的。

而這時,龍傲的四個天宗級高手,已經將木子夜的三個天宗級保鏢給解決了,緊接著,就將衝到了白洛奇身邊,將白洛奇團團圍住。

「兩隻御靈獸嗎?果然很傳聞的一樣,但那又如何?就讓我的手下陪你玩玩……」龍傲冷笑一聲,接著,對四個天宗級御靈者,示意道:「只要讓他剩一口氣就行了,他的命就留給木綾羅好了。」 那四個天宗級高手馬上召來了自己的御靈獸,同時將龍不像和龍赤圍住,雖然這四個天宗級高手的御靈獸都是清一色的四星三級戰獸,但實力也皆為不弱,管龍不像是四星四級的靈獸,龍赤也是四星級的戰獸,但以四對二,必然會是一場苦戰,但是,龍不像和龍赤卻毫無畏懼,氣勢凌人。

當然,可怕的就是,白洛奇要以天宗三級的實力面對四個天宗級的高手,這四個之,除了一個實力他之下外,其他三個不是和他一樣,就是高出他一兩級,無論怎麼看以四對一,白洛奇根本沒有任何勝算。況且,此刻的白洛奇根本還沒有恢復靈力,他現能揮出的實力根本連一半都不到。

但白洛奇卻沒有任何猶豫,甚至連眼睛都沒有轉一下,完全無視圍著他的四位天宗級高手,因為他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龍傲。

就此時,白洛奇忽然身上靈芒一亮,迅速地就朝幾十米外的龍傲衝去,而兩個實力較低天宗級高手立刻先聲奪人,攔了白洛奇的去路,紛紛祭出自己的靈武學。

「神雷腿……」

「地府鬼指!」

……

但見半空一道酷似雷動的腿影呼嘯而來,同時,又有一道靈束時隱時現地逼近白洛奇,這兩招靈武學瞬間封死了白洛奇。

「炎龍無悔!」但見白洛奇雙臂聚靈一震,兩道邪炎隨著手臂推出,化作兩條炎龍,呼嘯而出。

轟!轟!

三招靈武學頓時撞擊一起,頓時光芒四耀,靈力擴散,風沙起舞。

但下一刻,白洛奇的身影忽然從風沙之衝出,手黑炎化作的刀刃,分別朝兩個天宗級高手劈出一道黑色月刃。兩個天宗級高手顯然沒有防備,立刻就被逼退了幾步,同時,白洛奇也繼續前沖。

可才沖了兩步,又有另外兩個實力較強的天宗級高手如影隨形般的出現,緊接著,也是分別轟出兩記靈武學迎向白洛奇。

只見白洛奇面對實力還高出他的兩個天宗級御靈者,卻依然面無懼色,左臂登時龍靈紋閃耀升騰,掌心一轉,瞬間一道黑紫色的漩渦吸力陡然而生,眨眼間,就強行兩招靈武學的靈力吞噬一力。不過,他的身體也同時遭到強烈靈力反噬,身軀一震,嘴角流出一抹血絲,但他卻沖勢不減。

而白洛奇面前的那兩個實力較強的天宗級高手,見白洛奇竟然將他們的靈力都給吞噬了,也是臉色驚變,但馬上又再出手,各展靈學。

「影虎!」

「玄鬼爪……」

……

頃刻間,虎影洶洶,爪影疊疊。

但見白洛奇突然左右兩臂同時一震,靈芒閃動間,就將剛才吸收的兩招靈武學原封不動的奉還了回去,剛好與衝來的兩招靈武學相互撞擊。

轟轟轟……

一陣震耳欲聾的驚響,因為靈力的衝擊十分猛烈,那兩個實力較強的天宗級高手不得不閃身避開。

可白洛奇卻不顧衝擊了,直接強闖了過去,身上因為靈力的衝擊而皮開肉綻,但他就像是一點直覺都沒有般,再逼近了龍傲。

而龍傲見白洛奇竟然能夠闖過四個天宗級高手的阻擋,臉色也是微變,但卻顯得十分鎮定。

眼看白洛奇快要逼近龍傲的時候,忽然一道黑影閃現出現他面前,同時,一招靈武學好似猛虎下山般衝出,「火滅天拳!」

但見那一道帶著火屬性的拳影,好似流光絕影般,聲勢驚人,直接飛沖向白洛奇,而這一拳的威力,至少天宗七級之上。

嘭!

一陣強烈的衝擊聲,靈力四射,管白洛奇已經全力抵擋,但整個人還是向後飛沖了出去,一下子又被震飛到了原來的位置,猛噴了一口血。

因為之前被木綾羅打得身受重傷,雖然傷勢有所恢復,但從剛才強行吞噬了兩招靈武學,到現又強挨了這麼一下明顯實力超出他幾級的一拳,頓時,舊傷復,體內的靈力瞬間又紊亂起來。

當然,不僅是白洛奇陷入苦戰,受到兩隻御靈獸夾擊的龍赤,也因為實力差距,已經遍體鱗傷,而龍不像也是被另外兩隻御靈獸纏得難以分身。

「強吃了黑雲一掌都沒有倒下,還真是能死撐!你們四個太沒用了,居然連這麼一個傢伙都擋不住……」龍傲見白洛奇居然還沒倒下,臉色也是相當難看,立刻喝道。

四個天宗級高手一聽,也不由相互看了一眼,下一刻,就同時出手,一擁而上,想要直接將白洛奇置於死地。

眨眼間,四招天宗級的靈武學齊齊而出,猶如鬼哭神嚎,又似猛獸狂奔,氣勢洶洶地沖向白洛奇。

而此刻,白洛奇已經沒有多少靈力,面對四招籠罩而來的天宗級靈武學,別說是擋了,就算是能擋,也不可能擋得下來。

但白洛奇還是咬緊牙關,正打算全力相拼的時候,就此時,已經遍體鱗傷的龍赤突然衝來,竟然搶先擋了他的面前。

而四股強烈的靈力同時衝擊龍赤的身上,哪怕龍赤有這鋼筋鐵骨,都禁不住如此強勁的靈力衝擊。但見龍赤全身血柱飛濺,出一聲哀嚎,后,倒了白洛奇面前。

「龍赤!」白洛奇大喊一聲,而龍赤躺一片血泊一陣掙扎之後,后看了白洛奇一眼,便一動不動了。

「啊!」白洛奇大叫一聲,不顧身體已經承受不了負荷,瞬間將封存靈魄容器的第二層封印的邪惡靈力全部釋放出來,整個身體突然開始散出強烈的邪性,原本黑色的靈力開始猶如火焰般周身燃燒起來,實力氣息開始猛然提升。

「難道他體內的聖龍珠力量又暴走了?他真的打算自尋死路嗎?」龍傲見到突然力量大增的白洛奇,也是面露驚色,目光森凝,不由回想起當年白洛奇以地斗初階的實力,斬殺了兩位天宗高階的高手的可怕一幕…… 「殺了他!」龍傲心知如果讓白洛奇的聖龍珠力量再暴走,要一下子解決了白洛奇可就難了,所以,只能一不做二不休的直接殺了白洛奇,之後,就造成兩敗俱傷的假象,把木子夜的死全部嫁禍給白洛奇。

四個天宗級先是神色一怔,但馬上再出手,想要徹底***白洛奇,四招咄咄逼人的靈武學已經奔涌而來,交織成靈芒爍爍,再將白洛奇籠罩其。

轟!轟!轟!

又是一連串猛烈的震響,強烈的衝擊力讓整個地面都隨之震動起來,方圓二十米內,一片狼藉,煙塵四起。

「死了嗎?」龍傲似乎有些不安起來,因為他可不想重蹈當年的覆轍。

但令人沒想到的是,就四個天宗級高手剛剛手勢的時候,一道黑影突然從煙塵內飛沖而出,速極快地直接抓住了其兩個實力較低的天宗級高手的衣領,下一刻,兩股邪炎瞬間形成兩條炎龍繞著雙臂,旋繞而生。

那兩個天宗級高手甚至還沒有反應,兩條炎龍直接轟了他們的身上。

因為完全釋放了第二層封印的邪惡力量,所以,白洛奇此刻的實力也已經超過了天宗七級,所以,幾級的差距面前,兩個實力較低的天宗級高手顯然已經沒有能夠承受如此正面的強力一擊,再加上邪炎本身的恐怖殺傷力,這後果可想而知。

緊接著,便是兩聲慘叫響起,就見那兩個實力較低的天宗級高手因為承受了強烈的衝擊,馬上口噴鮮血。

但是,這還沒有完,只見白洛奇的雙臂突然再炎龍飛舞。

轟轟轟轟……

也不知道白洛奇一共轟出了多少條炎龍,但兩個實力較低的天宗級高手的身體,已經被邪炎穿透,所以,活生生的從內到內外焚燒起來,瞬間,就變成了兩個火人,不斷被黑色的火焰吞沒,后,化為一地的灰燼。

而包括龍傲內的幾人看得這一幕,也都有些目瞪口呆,似乎難以想象白洛奇剛才所用的力量,是何等的霸道,並且,能那短短時間內,連續不斷的施展靈武學,似乎體內有著用不完的靈力一般。

不過,讓龍傲等人沒想到的是,這其實還只是剛剛開始。

就白洛奇秒傷了那兩個天宗級高手后,另外兩個實力天宗四、五級的高手相互了一眼,也都被白洛奇那狂暴的力量震懾,但是,他們也知道如果不殺了白洛奇,接下來死的可能就會是他們。所以,馬上就分散到白洛奇的兩側,同時出手,攻擊白洛奇露出的破綻。

為了保證有大的殺傷力,兩個天宗級高手選擇了近身的方法來釋放他們強的靈武學,但見兩股強烈的靈力好似張牙舞爪地野獸,全力擊向白洛奇,這一左一右的夾擊,瞬間將白洛奇的退路完全封死而且還不到一米的距離內,似乎足以給白洛奇造成殺傷。

但就此時,白洛奇左臂的龍靈紋瞬間龍飛鳳舞起來,蜿蜒轉繞,但見一團黑紫色的漩渦不斷他的掌心擴散變大,同時,產生強大的吸力,而逼近白洛奇左手的那個天宗級高手,頓時,只覺得體內的靈力竟不聽使喚一般,開始溢出體外,不斷流失,隨後,就被那眼前的漩渦完全吸收進去,包括他所施展的靈武學的靈力也瞬間消失。

而漩渦還不斷增大,后大概形成了半***小,吸收靈力的速也越來越快,被吸走靈力的天宗級御靈者的身體已經開始隨之不斷凹陷,很快的,就變成了一具乾屍,后,落地面上。

噗哧兩聲,吸完靈力的白洛奇接連噴出了兩口鮮血,但卻馬上出一陣極為駭然地狂笑聲,「哈哈……」

此刻,釋放了第二層封印的邪惡力量的白洛奇,已經變得十分邪惡起來,看上去就像是墮落成魔了一般,所以,也將第二層封印的邪惡力量揮到了極致,剛才他就是利用吞噬之力,吸收別人的靈力來補充自己損耗的靈力。

但是,因為白洛奇現的身體其實早已不成承受第二層的邪惡力量,所以,他要使用這股力量,就必須付出生命的代價。但對於他來說,這能不能活著已經不重要的,重要的是,只要能殺了龍傲。就算用命來換,也值得了。

而白洛奇右側的天宗級高手,見白洛奇竟然活生生的吞噬了另一個天宗級高手的靈力,登時,也嚇了臉色巨變,不由就強行收手,急忙抽身急退。

「焚天滅地……」但緊接著,白洛奇就轉頭看向那個急速後退的天宗級高手,那眼神就像是看一隻令人厭惡到想一掌怕死的狗一般,尤其,這狗還是龍傲身邊的,所以,只是拍死還算是便宜了。

下一刻,白洛奇的雙手便飛舞而起,一團團邪炎飛射而出,形成雨勢,呼嘯而出,隨後,從天而降,瞬間見那還後退的天宗級高手籠罩。

但見,那天宗級高手面對狂襲而來的邪炎火雨,管實力並不弱,但卻因為被白洛奇嚇到,所以,也是不禁倉皇失措的全力抵擋,但邪炎火雨的威力已經超出了他能抵擋的範圍。

頃刻間,那天宗級高手四周已經化為了汪洋火海,逐漸向他聚攏而來。之後,就算一陣陣猶如殺豬般的慘叫,而邪炎的威力本來就是比火加可怕,燒身上就猶如地獄遭受酷刑,令人痛苦到瘋狂。

就此時,白洛奇的身形猶如鬼魅般逼近了那天宗級高手,手的霜風炎刃劃過優美的弧,將那已經毫無防備的天宗級高手斬成了兩截,血濺當場。

龍傲見到此景,臉色已經變得鐵青,身軀微顫,完全沒想到白洛奇竟然沒有像當年一樣暴走,並且失去了理性,反而將聖龍國的力量運用自如。當然,他並不知道白洛奇所掌握的還只是一小部分的邪惡力量…… 白洛奇斬殺了四位天宗級的高手之後,便轉身揮動手的霜風炎刃,一步步地繼續龍傲走去。

這時,那個黑袍御靈者出現了白洛奇面前,而黑袍御靈者因為見識過白洛奇那狂暴的力量后,也不敢太大意,全力應戰,立刻召出了自己的御靈獸,猶如三顆腦袋的牛形御靈獸,身軀高壯,鼻孔衝天,不斷噴出陣陣熱氣,全身火焰騰盈,是一隻四星四級的靈獸,烈焰牛怪。

此刻,因為四位天宗級高手已死所以,圍攻龍不像的四隻御靈獸,也都失去了控制,各奔東西,而龍不像也飛回了白洛奇的身旁,但因為遭受四隻御靈獸的圍攻,似乎也受了點傷,體力也消耗了不少。所以,對上黑袍御靈者的烈焰牛怪,已經占不了什麼優勢。

另外,黑袍御靈者的實力已經達到天宗八級,甚至比此刻白洛奇所呈現的力量,還要高上一級,所以,總體來看,白洛奇還是屈居劣勢。

不過,此時已經沒有人能夠擋住白洛奇復仇的腳步,沒有人能夠阻止接下來所要生的一切,別說是一級,就算此時擋他眼前的是什麼天上神明,他也照樣見神弒神!

當然,黑袍御靈者也不會想四個天宗級高手一樣,會給白洛奇任何機會,下一刻,他的身影就猶如鬼魅般閃爍起來,迅速白洛奇四周遊動,但又一瞬間,就逼近了白洛奇眼前,隨之而來的就是剛硬的一拳,速肉眼難及,幾乎一瞬就白洛奇的左胸前,同時,那拳頭上忽然靈力凝結,形成像是鑽頭一樣的螺旋勁力,還沒及身,就已經將白洛奇胸前的衣襟給攪了個粉碎。

白洛奇見狀,馬上反手揮舞起霜風炎刃,直接往胸口切下,而黑袍御靈者只得馬上收手,但同時另一拳卻又已經攻上,同樣帶著強烈的螺旋勁力,夾雜著風屬性靈力。

管白洛奇全力避開,但右肩還是被擦,頓時,刮出一道猙獰的血痕,深可見骨。還沒等反應過來,黑袍御靈者又身而上,接連就是強烈的拳勢猛攻。

「這種作戰方式跟狄丹一樣……」白洛奇立刻現這黑袍御靈者,竟和狄丹一樣,是使用經過修鍊的特殊靈力,但因為這黑袍御靈者是風屬性的玄木御靈者,所以,風屬性靈力的加持之下,出手極快,一瞬間就能轟出幾拳。

但白洛奇卻毫不示弱,力避開要害,同時,不斷揮舞霜風炎刃,斬出一道道月刃,與黑袍御靈者拉開距離。

一時間,兩人也是打得天昏地暗,難解難分。

而龍不像和那隻烈焰牛怪也處於激烈的拚鬥之,管龍不像憑藉著空優勢,壓制烈焰牛怪,但因為都是火屬性的靈獸,所以,烈焰牛怪能夠抵抗龍不像的邪炎,再加上烈焰牛怪一身蠻力,而且還能噴吐焰浪,因此,龍不像根本占不了便宜。

此刻,龍傲見白洛奇居然能跟自己身邊的第一高手打成不分上下,也是臉色鷹沉,目光閃爍其強烈的殺意。

這邊,管黑袍御靈者攻勢兇猛,但是,白洛奇卻加霸道,只見他突然直接硬吃了黑袍御靈者的一拳,猛地又噴出一口血,同時,用左手抓住了黑袍御靈者的拳頭,直接近黑袍御靈者,以極的距離施展出魔焰天焚訣的第三招靈武學,焰海怒濤。

但見白洛奇靈力猛然高漲,身上猶如焰火般燃燒的靈力,迅速高漲起來,一下子化作驚濤駭浪,席捲向黑袍御靈者。

黑袍御靈者見狀,也是臉色驚變,但馬上沉吸一口氣,聚集全身靈力,頃刻間,狂風似怒,紛紛以黑袍御靈者為心聚集,形成強烈的風旋。

下一刻,兩股不同屬性的靈力空猛烈撞擊一起,相互糾纏,對抗,瞬間,風火好似龍捲風般,衝天而起,卷的四周飛沙走葉,塵沙漫天,甚是驚人!

但后竟然是白洛奇的炎浪甚一籌,一下子蓋過了風旋,瞬間撲向黑袍御靈者。而黑袍御靈者猝不及防之下,立刻被轟飛了出去,全身衣物破,煙氣直冒,同時,嘴角也溢出了血絲,看來是受傷了。

而白洛奇之所以能壓倒黑袍御靈者,是因為黑袍御靈者所修鍊的特殊靈力擁有致命的弱點,那就是防禦力極弱,而白洛奇正是看了這一點,所以,才不惜硬吃了一拳,以此換來出手的機會。

但就此時,白洛奇突然覺得身側一股強烈的狂神級氣息逼近,目光一震,馬上左手一揚,手臂上的龍靈紋瞬間飛舞而起,形成漩渦吸力。

轉眼間,一道身影就逼近,同時,一股猛烈的雷光靈力風馳電逝而來。

轟!

雷火交錯,光芒四射。

白洛奇只覺得漩渦吸入了一股相當狂暴的,是他的身體已經不能承受的靈力,可是,就他想將這股靈力釋放而出的時候,突然,一把光芒四溢的龍形長槍突襲而來,直取他的咽喉。

白洛奇見狀,只得強襲吞噬掉吸入的靈力,登時,悶哼一聲,又噴出了一大口血,但隨後,馬上翻身急退,避開了那龍形長槍。

「沒想到你還能擋下我一掌……」手持龍形長槍的龍傲又是一驚,因為白洛奇和黑袍御靈者大戰之後,不管是體力和靈力肯定消耗很多,而以他狂神級強者的實力,這一掌肯定也是白洛奇無法抵擋的,但他萬萬沒想到白洛奇居然接下了他一掌。

「靈器嗎?」白洛奇見龍傲手的龍形長槍就知道絕非凡物,目光冷凝了起來,因為以龍傲的實力再擁有一件靈器,這殺傷力也是可想而知。

「只准你有嗎?就讓你嘗嘗這雷蛟龍槍的厲害……」龍傲冷笑一聲,馬上掄槍而上,瞬間一股靈力從龍槍衝出,頓時,化作一條似龍似蛇的雷光電影張著血盆大口朝白洛奇噬去。

白洛奇立刻揮舞霜風炎刃斬出一道黑色月刃,但見那龍蛇雷影和黑色月刃撞擊一起后,黑色月刃瞬間就被吞噬,而龍蛇雷影也一下子就沖了上來,瞬間將白洛奇籠罩…… 白洛奇臉色微變,但馬上用霜風炎刃交織成密不透風的劍幕,剛想抵擋龍蛇雷影,的靈力撲來,可就此時,龍傲卻已經將手的雷蛟龍槍劈空一舞,從天而降地破空而來。

嘭!

一聲巨響,只見雷蛟龍槍就好似力劈泰山的巨斧一樣,直接將白洛奇的劍幕轟破,同時,龍蛇雷影影和雷蛟龍槍的勁力齊齊轟落。

白洛奇整個人瞬間就像是拋物線一樣被轟飛了出去,空翻動了一下,摔落了地上。

「哈哈……」龍傲見狀,立刻得意的大笑起來,看著白洛奇的眼神就像是可以隨意捏死的螞蟻。

但就片刻之後,白洛奇就咬牙地又站了起來,管身體已經剛才的靈力衝擊下變得加血肉模糊,幾乎全身都是血淋淋的,皮開肉綻,極為猙獰,但他似乎已經忘卻了傷痛,他的眼睛里只有無的怒氣和強烈的仇恨,以及想要將龍傲殺死的強烈意念。

況且,比起之前木綾羅的一招帝尊級靈武學來說,這點殺傷力已經不算什麼,根本就是不痛不癢。

「還能站的起來?」龍傲見白洛奇居然還能站得起來,也是雙目瞪大,氣得咬牙切齒,似乎要將牙磨碎了一般,馬上就揮槍再次沖向了白洛奇。

但此刻,白洛奇其實連站都站不穩了,整個身體就處於崩潰的邊緣。

就此時,天空一道火芒交錯的獸影,從天而降,張牙舞爪地撲向龍傲,擋住了龍傲沖向白洛奇的腳步。

「龍不像……」白洛奇目光一凝的叫了一聲。

就見龍不像管看上去已經十分疲憊,連番的激戰已經讓它體力不支,但是,為了保護它的主人,它哪怕只有一口氣,也會毫不猶豫地為白洛奇做盾牌,就像是龍赤一樣,哪怕是死也再所不惜。

這也是御靈獸的職責以及尊嚴!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