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韓楉榛,是想等著韓楉樰問自己,這樣一來,自己也好站在主動的位置上面,可是,見她久久不開口,心裡也有些著急了。

「楉樰,我今天來,是和你道歉和賠罪的,以前的事情,都是我不對,希望你能原諒我。」

沒有辦法,韓楉榛只能自己先開口了,雖然,她也很不想和韓楉樰道歉,可是,這個話她已經在太皇太后那裡說了。

要是不來的話,豈不是在太皇太后的面前,落下了一個言而無信的印象,這對韓楉榛來說,是絕對不行的。

韓楉樰聽了韓楉榛的話之後,有些慶幸,幸好自己這個時候,沒有喝水要不然的話,她覺得,自己都要被嗆死了。

她是聽錯了嗎,韓楉榛這個女人呢,居然是來向自己道歉的,韓楉樰這麼也不會相信的。

「韓楉榛,你到底有什麼目的,直接說了吧,我沒空和你閑扯。」

韓楉樰冷下了臉來,早知道是這樣,她就不應該來見韓楉榛的,她來和自己道歉,是有什麼目的呢,她暫時還想不到。

「你,楉樰,我知道,以前的事情,你還是很介意的,可是,我是真的知道錯了,你就原諒我吧。」

聽了韓楉樰的話,韓楉榛一時間有些氣憤,可是想到自己來的目的,又只能忍下來了。

畢竟,容初璟現在,時時的在益生堂裡面,韓楉榛覺得,自己只有在接近了韓楉樰和韓小貝,這樣,才能有機會接近容初璟。

「哈哈,韓楉榛,你今天,是來和我將笑話的嗎,讓我原諒你,那是不可能的,你還是趕緊滾回去吧。」

韓楉樰當然也看到了韓楉榛眼底的那一抹不甘,她就知道,這樣的一個女人,是不可能會有什麼愧疚之類的心思的。

「楉樰不管怎麼樣,我們都是姐妹,我真的知道錯了,難道你都不能原諒我嗎?你要我怎麼做,你才能原諒我,你說啊?」

沒有想到,韓楉樰這樣的油鹽不進,自己都已經低聲下氣的來和她道歉了,她還這樣端著,韓楉榛在心裡暗暗氣憤。

「韓楉榛,我可沒有什麼姐妹的,你想要我原諒你,可以啊,你去死吧,你死了,我就原諒你了。」

韓楉樰覺得,韓楉榛這個女人,果然是很難纏,一招不成,又來一招的,難道,就是專門為了來噁心自己的嗎。

「韓楉樰,你這個惡毒的女人。」

韓楉榛也沒有想到,韓楉樰會說出,讓自己去死,這樣惡毒的話出來,心裡的火氣,就再也忍不住了。

等看到韓楉樰似嘲諷,似譏笑的看著自己的時候,韓楉榛才發覺,自己剛剛做的那一切,都因為這句話而白費了。

「楉樰,我,我。」

韓楉樰已經看夠了韓楉榛這樣一副嘴臉了,這時候,多的話,也不想和她說了。

「你做不到去死吧,既然如此的話,我們之間,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你趕緊滾吧,以後都不要再來找我了。」

說著,韓楉樰就不想在理會韓楉榛了,徑直的離開了,當然了,她也不會讓她這樣一個女人單獨的留在這裡的。

萬一,她又想出了什麼壞主意來了呢,韓楉樰出去后,就馬上讓青山進來,將韓楉榛給趕出去了。

「韓楉樰,你這個賤人,我不會放過你的。」

被青山給趕出來了之後,韓楉榛滿心的憤怒,想到自己這樣的來給韓楉樰賠禮道歉的,她居然拿讓人將自己給趕出來,心裡就恨不能將她給殺了。

狠狠的瞪了益生堂的方向一眼,然後才不甘心的離開了,想著,今天這樣好的機會,居然沒有見到容初璟。

要不然的話,就能讓他看到,韓楉樰這樣惡毒的一面了,到時候,她肯定就不會再喜歡她了,至少,會對她的印象不好的。

「姑娘,那個壞女人來找你,有什麼事情啊?」

青山將韓楉榛給趕了出來,就來找韓楉樰了,想知道,那個女人來又是打著什麼壞主意的。

「沒什麼事情,不過,是一些痴心妄想的事情罷了,以後,她再來,你們就不要理會她好了。」

韓楉樰不想提起韓楉榛,覺得提起這個人,都會讓自己的心情不好,簡單的和青山交代了幾句就算了。

而青山,也覺得韓楉樰說的很對,韓楉榛那樣的一個女人,從來就沒有什麼好事,以後還是不要再讓她來了。

「對了,姑娘,半夏公子來信了。」

青山見韓楉樰因為韓楉榛的事情,情緒不是很好,就想起來了這件事情了,連忙說了出來,想讓她高興一下。

果然,韓楉樰聽到半夏來信了之後,臉上都多了一些笑容了。

「是啊,信在哪裡啊?」

想到半夏和明霞,也有好長的一段時間,沒有來過信了,韓楉樰還是很擔心他們的,不知道他們現在怎麼樣了。 見韓楉樰又些著急,青山就將自己剛剛才收到的,半夏送來的信,拿出來交給了韓楉樰了。

韓楉樰拿到之後,就先拆開了,因為,一般半夏送信回來的時候,都是和明霞的信一起送回來的,裡面,有給平陽王他們的信。

果然,韓楉樰一打開,就看到了,裡面還有另外的一個信封,當面寫著,平陽王收。

「青山,你將這封信,給平陽王府送去吧。」

在明霞離開的時候,平陽王妃還到益生堂來找過韓楉樰,就怕明霞是被騙了,才會離開的。

不過,韓楉樰當時和他們解釋了一下,在加上,明霞也給他們留了信,她也沒有辦法,就只能隨她去了。

後來,明霞寫了幾次報平安的信回來之後,平陽王和平陽王妃,都放心了不少了,時不時的,還會派人到益生堂來問問,有沒有明霞的信。

「楉樰,我們明天出去吧。」

晚上的時候,容初璟和韓楉樰商量著,希望她明天和自己一起出去玩兒,他們已經很久都沒有單獨的在一起出去過了。

「不了,我很忙,沒有時間,你自己去吧。」

韓楉樰也沒有問容初璟,有什麼事情,直接的就拒絕了他,不過,她明天,也確實是有事情的,更多的,也是想要疏遠他。

尤其是,在今天,韓楉榛又再一次的找上門了之後,韓楉樰覺得,自己真的是連平靜的生活都沒有了。

「楉樰,你很忙嗎,要不然,我幫你吧。」

原本,容初璟就是想要和韓楉樰在一起的,也不在乎是在哪裡,既然她不能出去,那就在家裡,也是一樣的啊。

「容初璟,你很閑嗎?」

雖然容初璟想著不是皇帝,可是,做的事情,也和皇帝差不多了,怎麼他還整天這樣的悠閑,時不時的就在自己的身邊了。

聽了韓楉樰的話,容初璟的眸子黯淡了下來,原本,他就是利用晚上的時間,將事情給處理好了,白天,才能有更多的時間陪著她的。

可是,韓楉樰這個樣子,明顯的,就是不希望自己在她的身邊吧,容初璟不知道,他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了,怎麼會弄成了這個樣子的。

「楉樰,我想起來,我還有些事情要忙,就下去忙了,你一個人,也早點休息吧。」

容初璟現在覺得,自己還是要先冷靜一下,要不然,很可能又和韓楉樰給吵了起來了,現在他們的關係已經很危險了,他不想在做出讓自己後悔的事情來。

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容初璟就先離開了,韓楉樰看著他離開的方向,神色有些恍然,輕輕的嘆息了一聲,然後起身,去了容含軒那裡。

「姑娘,你來了。」

見到韓楉樰進來,方娘子招呼了她一聲,晚上的時候,一般都是她在照顧著容含軒的。

「小寶睡了。」

韓楉樰看了看,發現韓楉樰已經睡著了,她就坐在了他的床邊,陪了他一會兒,也只有這這個時候,她覺得,自己的心裡才很平靜。

「姑娘,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方娘子不知道,韓楉樰這個時候來,是有什麼事情嗎,心裡還是有些緊張的,就怕出了什麼事情了。

「沒事,我就是過來看看,你好好的照顧小寶吧,我先回去了。」

韓楉樰搖了搖頭,想著時間也不早了,交代了方娘子一聲,就先回去休息了,方娘子見真的沒有什麼事情,就放鬆了下來了。

第二天,韓楉樰果然沒有和容初璟一起出去,而是在家裡,開始研究氣了面膜之類的,養顏的東西。

當然了,這個,面膜,和現代的,那種之間敷在臉上的面膜是不一樣的,而是那種,用珍貴的藥材和珍珠之類的,美顏的東西,一起調和而成的。

做成了膏狀的東西,韓楉樰將這些,都裝在了盒子裡面,到時候,就可以直接的敷在自己的臉上了。

「楉樰,你這個是什麼啊?」

韓楉樰在做這些東西的時候,容初璟就跟在了她的身邊看著,見自己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東西,心裡也很是好奇,就直接的問了出來了。

原本,昨天,容初璟和她之間,就有些不歡而散的,韓楉樰以為,他們之間,應該會有一段時間不會說話了,沒有想到,今天早上,他就湊到了自己的面前來了。

「是面膜。」

雖然不知道,容初璟今天怎麼沒有進宮去,不過,既然他問了,韓楉樰還是回答了,只不過聲音淡淡的,就像是回答一個平常的人一樣,絲毫不見一點熱情。

容初璟見到韓楉樰這個樣子,心下有些悵然,不過,有想著,她現在還願意和自己說話,那就是好的,也就又重新打起了精神來了。

正當容初璟想要和韓楉樰在說話的時候,就看到了小敏從外面走進來了,一看,就是有事來找她的。

「姑娘,外面來了一個公子,說是叫凌然的,要找你,你看,是見還是不見?」

果然,小敏見到了韓楉樰和容初璟在一起之後,還向他行了禮,然後,就將事情,說了出來。

不過,小敏的話,倒是讓容初璟和韓楉樰都詫異了一下,他們都明白,她口中的,叫凌然的公子,就是臨潼侯了。

只是,這臨潼侯,不好好的在他的別館裡面待著,或者是,既然那麼有閑心,不如出去遊玩好了,怎麼到韓楉樰這裡來了,這樣想著,容初璟對自己的這個堂弟,就有些不悅了。

「他來了,有說是什麼事情嗎?」

其實,對於凌然的到來,韓楉樰也是有些詫異的,不過,也只是一會兒,就冷靜了下來,詢問著小敏,他到益生堂來,是不是有什麼事情。

可是,韓楉樰這樣鎮定的樣子,落在了容初璟的眼裡,那就有些不好了,以為,她是早就知道了凌然要來的事情,心裡更加的不舒服了。

「沒有,那個公子只說了要找姑娘,沒有說,有什麼事情。」

韓楉樰沒有注意到容初璟的變化,不過,就算是知道了,也不會放在心上的,聽了小敏的話,就將手上的事情給放下了。

「這樣的話,你就去將人先給帶到客廳里去吧,我馬上就來。」

小敏得了韓楉樰的話,就先下去了,容初璟見她是要去見凌然的樣子,也跟著她站起了身來。

「楉樰,說起來,凌然也是我的堂弟,我也和你一起去見見他吧。」

反正,容初璟是不想讓韓楉樰單獨的去和凌然見面的,到不是他不相信她,而是,他不相信凌然,那小子,也不知道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思來的。

韓楉樰想著,容初璟說的也對,他和凌然可是正經的堂兄弟,而且,她也不知道,他來找自己,倒是是為了什麼事情,也就沒有反對。

不過,韓楉樰也沒有應了容初璟,隨便他自己決定就好了,她洗了手,整理了一下,才往會客廳去了。

容初璟見狀,也趕緊的跟了上去,和韓楉樰一起,去會客的大廳,見了凌然,去的時候,他正在讚歎自己喝的茶水呢。

「這個茶水真是不錯,不過,我卻沒有喝出來,這是哪種茶,不知道你家姑娘是從哪裡得來的這樣的好茶?」

凌然想著,要是知道了,這個茶葉是從哪裡來的,到時候,他也派了人去買一些回來,自己喝,又或是送人,都是不錯的。

小敏見凌然這樣的誇獎韓楉樰做的花茶,臉上也露出了與有榮焉的笑容出來了,和他解釋了一下,這些茶的來歷。

「公子,這個茶,可是外面買不到的,這可是我們將姑娘自己做的,要做這些花茶,可是費了一番心思的呢。」

小敏想著,每次韓楉樰做這些花茶的時候,他們都是要幫著摘花和曬花的,這其中的心思,就更加的多了,不過,這些,她就沒有一一的和凌然講了。

「原來是韓姑娘親自做的啊,難怪味道這樣的特別呢。」

聽了小敏的話,凌然也嘆了一句,然後臉上就浮現出了笑意,將自己杯中的茶水給一口飲盡了。

「你要是喜歡的話,等會兒就帶些回去喝吧。」

韓楉樰在外面就聽到了凌然好像是很喜歡喝自己的茶的,她也不是個小氣的人,既然他喜歡,自己這裡也有不少,就給他一些,也是應該的。

見韓楉樰說,要送一些花茶給自己,凌然倒是很高興,一點也沒有推拒,還向她道了謝。

「如此,就多謝韓姑娘了,原以為,韓姑娘只是廚藝很好,沒有想到,還有這樣了不起的,制茶的手藝。」

大婚晚成:嬌妻乖乖入懷 見凌然誇獎自己,韓楉樰也只是笑了笑,沒有說話了,他一個堂堂的侯爺,什麼樣的好東西沒有見到過。

韓楉樰還是很有些自知之明的,凌然會這樣說,也不過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在加上沒有喝過這樣的茶而已。

雖然,韓楉樰對自己的茶,還是很有信心的,可是,這世上,人外有人的,她的茶,也不是那樣唯一的好。

容初璟見凌然和韓楉樰談笑風生的,一點也沒有注意到自己的存在,心裡就有些不高興了,索性,自己挑起了話頭。

「凌然,你今天怎麼到這裡來了?」

韓楉樰也很想知道,凌然怎麼會找到自己的益生堂來的,所以,容初璟將這話問出來的時候,她倒是沒有阻止,反而也有些疑惑的看向了他。

「九哥,你怎麼也在這裡啊?」

倒是凌然,像是這個時候,才注意到了容初璟似的,露出了一副驚訝的樣子,不過,想到了自己調查到的事情,很快就釋然了。

想來,容初璟會出現在這裡,也沒有什麼奇怪的,自己早就應該想到的,凌然笑了笑,又想到了自己還沒有回他剛剛問的話,就答了上來。

「是這樣的,我不是很喜歡吃韓姑娘做的葯膳嗎,今天我去的時候,原本想向韓姑娘請教一下這做葯膳的方法的,誰想到,韓姑娘不再那裡,我只好打聽了一下了。」 凌然這樣,也算是和韓楉樰他們解釋了一下,自己怎麼會找到益生堂來的,只不過,他並不是今天打聽的,而是,那天在韓楉樰那裡見到了了容初璟之後,就回去打聽了這件事情了。

也正是因為這樣,凌然才更加的好奇,韓楉樰是個什麼樣的人,居然能讓自己這個,馬上就會當了皇帝的堂兄,這樣的看重,今天就特意的找過來了。

而韓楉樰,聽了凌然的話之後,倒是有些不以為然,她知道,他是喜歡吃自己做的葯膳的,會生出這樣的想法來,也是很有可能的,不過,想讓自己將這做葯膳的法子給他。

那凌然就真的是想太多了,別說,這葯膳,裡面大多都是藥材,必須要懂一些藥理的人看著,才不會出問題,就沖著他這樣的身份,韓楉樰也是不會給他的。

「公子說笑了,這葯膳,原本就是我無事的時候,自己弄出來的,哪裡有什麼方子,要是你想吃的話,只管在鋪子里吃好了,我肯定是會給公子便宜一些的。」

韓楉樰笑著,卻沒有說,要將這葯膳的方子給凌然,這樣的話,很明顯的,就是婉拒了。

凌然也不過是找個借口過來而已,見韓楉樰婉拒了,也沒有什麼不悅的,就算是她不說,他也明白,這樣珍貴的東西,怎麼可能會輕易的送人。

「如此,那我就只能先謝謝韓姑娘了,到時候,可別嫌我麻煩,吃得多才好。」

既然韓楉樰已經拒絕了,凌然也不會再在這件事情上面糾纏了,索性,就錯開了這個話題,說起了別的來了。

「韓姑娘今天怎麼沒有在那裡?」

韓楉樰只說,自己今天有事,沒有過去,就不在多說了,不管怎麼樣,凌然也是容初璟的堂弟,她還是不想和他們,有什麼過多的牽扯的。

「凌然,你怎麼自己出來了,佳慧呢?」

容初璟見韓楉樰和凌然說說笑笑的,只覺得,自己心裡的火,燒的更加的旺盛了,尤其是,看著他們笑的時候。

要不是,看在凌然是自己的堂弟的份上,就憑著他和韓楉樰說了這麼長時間的話,容初璟早就將人給扔出去了。

不過,現在,容初璟也是在爆發的邊緣了,可是,想著韓楉樰還在這裡,他有不能不將自己心裡的火氣給壓制下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