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高速發展所帶來的經濟利益不僅僅是明面上的市場繁榮,在繁榮下的黑暗亦供不應求。於是,很多只有爛命一條的浮萍們紛紛加入門檻較低,風險高,收益卻也大的黑幫,而黑幫隨著城市經濟的發展,也不斷壯大,幾個壯大的黑幫在有限的空間最終不得不產生碰撞,最後會發展成為致人死亡的火拚。

當然,這也要看當地最高的勢力的意思。當年東方明珠因為特殊原因,沒有得到太大的重視,治安方面也疏忽,因而造就了那些混亂。不過因為還算控制得力,沒有讓混亂對社會造成更大的傷害。

有死人自然有失蹤人口,但是外來人員的失蹤往往沒有被任何人所關注,因為他們就是浮萍一般,根不在克萊米,更無法帶走克萊米的一粒土泥。而這些,將是潛伏時期異形怪物們食物的主要來源。

想要讓得到充足的食物,就要治安足夠差,讓黑幫們更加肆無忌憚地去血拚。

不過托克斯可不會白痴到將自己扮演成一個一無是處的首席執行官,否則他怎麼可能保證手中的權力?他利用了另一種手段。

一個字,裝,兩個字,裝聖,三個字,裝聖母。

對,古人云,亂世用重典。為什麼?就是亂世的時候官府力量有限,只能利用強大的震懾力來控制治安,托克斯卻反之其道,不斷削弱這種震懾力,同樣達到了治安惡化的效果,可謂是妙不可言。

每次發生治安混亂,托克斯都會拉一幫吃飽了撐著的中產階級和富人在那裡作秀,非但沒有懲罰罪人的暴行,甚至還表示錯是他們這些人愛心不夠。然後向人們展示那些黑幫的人是多麼多麼可憐,我們不應該苛責他們,我們要用愛去感化他們。

在博取了人們的同情之後,托克斯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減輕對那些犯罪者的懲罰,讓大量黑幫人員逍遙法外。

然而托克斯的所作所為並沒有讓他背負惡名,反而落得個仁慈的名稱,比之前那個想辦法迫害外來者的小吉諾爾高到不知道哪裡去了。

於是乎,克萊米的法律形同虛設,罪犯們和黑幫更是一時喧囂。

不過托克斯明白,如果一味地這樣傻白甜只會導致更加糟糕的反彈,但他何等精明,很快利用自己的同胞們控制了黑幫,讓他們最大限度地不騷擾城裡的居民。

白天,克萊米一切如常,治安良好,晚上,大家都入睡了,就是黑幫的活躍,街頭巷尾的火拚。

可是誰管這些呢?黑幫多是外來人口,只要不影響克萊米具有政治影響力的本地居民反感,他們怎麼死都無所謂,只要白天治安良好,他們就對托克斯贊口不絕。而那些外來人者更是對於托克斯的寬大仁慈感恩戴德,涕淋不止。

於是乎,托克斯聲望日漸高漲,幾乎成了克萊米「千古一首席執行官」。

玩牌最高的境界就是耍老千,耍老千的最高境界就是,除了夯貨,所有參與者都是你的人,你可以隨意控制一場牌局幾乎一切——托克斯正是這樣一名玩牌的高手。

豪門世家:我的霸道老公 這種玩法楚守雖然覺得是挺好的,可是他卻不恥,因為一個人老是扮演這麼矛盾的角色,估計遲早都會累得腎虛。

現在唯一令楚守感到困惑的是,光明勢力為什麼沒有覺察到這裡的異形怪物,那麼多異形怪物,不可能光明勢力連一個都找不出來?除非……

除非雪羽來過這兒,而且從那隻異形怪物剋星的口中親自確認這座城市沒有異形怪物,教廷才會那麼疏忽大意。

為此,楚守讓艾特將毛利櫻拉到了托克斯——沒錯,身為異形怪物死敵的魔法少女毛利櫻她一定能感知這裡是否有異形怪物,是否一切如同楚守所想的那樣,對於毛利櫻,楚守還是非常信任的。

可惜的是,變成魔法少女后,毛利櫻依然感應不到那些異形怪物的存在,這讓楚守覺得有些疑惑,當然,其他少女們是更加困惑了。

然而,楚守卻知道還有一個線索。

梅杜思家族,當年楚守在克萊米精神上傷害了一名雌性的異形怪物,雖然她最後被殺死。可是楚守成為人形之後為了今天的布局,特地留心打聽那名女性的身份,很快查到了她是一名來自梅杜思家族的克萊米貴族女性。楚守可不相信那名梅杜思夫人她只是一個人變成了異形怪物,如同信教一般,其背後肯定是有親朋好友拉一把。

於是楚守讓科琳收集梅杜思家族的成員,最終他鎖定了一人。

梅杜思家族地位最高者,梅杜思伯爵,傑森.梅杜思。因為大概兩年前,原本活躍在政壇上的梅杜思伯爵居然宣告因病修養,從此過上深居簡出的生活,而他那名糟粕也似乎因為什麼事情發瘋,被梅杜思囚禁了起來。

楚守往上一計算,那正是譚克拉身份被識破的時候,再加上楚守大戰過的那名叫做梅杜思的雌性異形,那梅杜思伯爵的身份就大大可疑了。

於是楚守趁著變成原始獸的時候悄悄摸入傑森的宅邸,在掌握確實證據,敵人警戒性最低之時突然變身人類發動突襲,一舉制住了梅杜思伯爵。(未完待續。) 當傑森被楚守制住,整個食堂都炸開了鍋。

梅杜思伯爵是克萊米城的大貴族,生活上也極為窮奢極欲,光是食堂就有上五十多名的侍僕。

突然發生這種事情,所有人都沒有思想準備,一旦恢復過來,他們就慌亂起來了。

叫著逃跑的有,胡亂驚叫的有,想要組織人員拯救伯爵的有,甚至爬在地上抱著腦袋當鴕鳥的也有幾個。

「給我安靜下來!」楚守幾下子觸手鞭過去,直接將兩名想要組織反抗的男子和一名想要逃跑的男子拍成了肉泥。

血腥味和強烈的視覺刺激讓所有人都不自由主地雙腳哆嗦,無法使力,更有膽小的直接昏倒過去。

楚守並沒有釋放自己的資質,因為他知道這次的行動非常冒險,時間也有限,不能打草驚蛇,否則一切都不好辦了。

傑森想要趁著楚守分神的時候反抗,可是楚守卻已經預料到他的行動,直接砂鍋大的拳頭砸下去,讓他頭暈腦脹,再也生不起反抗的念頭。

「瑞恩到底在哪裡!?」楚守看著鼻青臉腫,臉上已經變形了的傑森,直接提問。

「你以為我會告訴你嗎!?」傑森還是非常有骨氣的,他咧嘴笑道,「我死不足惜,但我不會壞了那位大人的計劃!」

「真頑固啊……」楚守可沒有時間等那麼多了,他直接伸出大量的觸手,對傑森進行凌遲。

傑森上一秒還對楚守的變化感到吃驚不已,下一秒他便哀嚎連連了。

「啊啊啊啊,快停下來,快停下來,你這瘋子!」

「救命,救命!啊,托……啊啊啊啊!」

「救救我,托克斯大人!」

「我說,我說,我什麼都說!」

楚守的效率非常高,用不了多久,傑森的四肢上已經沒有一塊肉了,地上全是肉末和血液。當傑森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楚守才稍微停下來。

「呼,呼……」傑森看到對方終於停下來,大口大口喘氣,想辦法拖延時間,等待救援。

可惜的是,還沒幾秒,楚守又開始進行發動凌遲,根本不等傑森說話的機會。

「奧,奧,你這瘋子!啊,我說,我什麼都說!」

楚守聽到這話,又停下來了,也沒說什麼就是用一雙綠油油的眼睛看著傑森。

「灰老鼠區,那傢伙在灰老鼠區的下水道!」傑森明白自己如果不馬上說些有用的信息,楚守絕對會殺死他,於是急忙說出來。

可是楚守卻還是沒有任何錶示,又繼續發動凌遲。

「混蛋,你欺騙我,你這個瘋子,啊啊啊啊,我詛咒你!」

哪裡有那麼多廢話?傑森哀嚎連連沒多久,便已經成了楚守的觸手下鬼,此時在楚守面前的是一副模樣奇怪的骨架以及血淋淋的碎肉。

楚守此時手中有好幾塊皮膚和一塊肉,準確來說,肉是傑森的舌頭,上邊有著奇怪的魔法符號。

當然,那幾張皮膚上也有魔法符號,楚守自然也收集了起來。

「說,除了這傢伙,這裡還有什麼梅杜思的人嗎!?」楚守看向一名已經嚇得尿褲子的家丁,問道。

「地,地下室有夫人……」家丁戰戰兢兢地說,看著伯爵的遺骸,他此時連一絲反抗對方的勇氣都沒有了。

「帶我!」說著,楚守衝過去便拎起那人的脖子,強制讓對方帶路。

到了地下室,楚守被一扇鐵門阻擋了去路。

「里,裡邊就是伯爵夫人了。」家丁此時連昏倒過去的衝動都有了,可惜就是昏不起來。

「你家裡還有什麼人嗎?」楚守不帶感情地詢問。

「我還有一名老母,妻子,還有我那個可愛的小女兒,她才八歲啊,求求你,放過我!」家丁嚇得一魂升天,膝蓋軟下來連連求饒。

「太好了,未來的岳父大人,請睡個好覺吧!」楚守本來一副殺人魔王的可怕氣息蕩然無存,一臉和藹可親的樣子,然後給對方脖子上一擊手刀,讓他直接暈倒過去。

那名家丁是幸運的,如果他剛才說還有一名兒子,估計他也要去見伯爵了。

楚守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連那股拉吉神都說他的靈魂骯髒,女性的角色才是他的本性表現。

只是男性和觸手怪的楚守因為有「美少女即是正義這一條信念」支撐他的行為,他才沒有作出什麼出格的反人類行為。

本來楚守就打算不留活口的,但家丁說自己有一名可愛的女兒,想到沒有父親的小妹妹以後會有多可悲,為了未來的幸福,楚守還是放過了這個傢伙。

觸手模擬了科比拉斯的鋒利,直接打碎鐵門,利用觸手怪的暗視能力,楚守看到一名極其骯髒狼狽的中年女性。

那名中年女性看到楚守的到來,臉上露出極其喜悅的表情:「食物,食物!」

說著,那個女性突然頭部變成如同鱷魚一般的扁長,張開血盤大嘴,向楚守襲來。

敵人似乎沒有什麼戰鬥經驗,楚守靈巧地躲過了攻擊,發現對方的脖子處還有一個巨大的鎖鏈牽制著她。

楚守眼睛微眯,他已經從那名被打暈的家丁那裡得到了一些情報,知道這名異形怪物的伯爵夫人也是大概兩年前變成了瘋瘋癲癲的樣子,也就是他第一次來克萊米的時候。

難怪楚守之前總覺得不太對勁,自己明明對那個叫做梅杜思的女人來了一發精神打擊,卻僅僅只是摧毀了她的戰意,而楚守感覺應該造成更大的傷害才對,今天他才知道,原來那個梅杜思只是受到了濺射傷害而已,真正吃了傷害的,卻是這名伯爵夫人。

估計那時候兩個梅杜思女人都打算讓南諾入伙,只是一名在明,一名在暗。

楚守想到這裡,摸了摸頭髮,似乎發現了什麼有趣的事情。

然而現在還不是關注這個的時候,楚守要做的,就是要儘快結束這名女異形怪物,然後去找到那名叫做瑞恩的混蛋,拯救傑西弗。

如果不出所料,楚守已經被包圍了,這其實是敵人所設下的圈套。

然而楚守卻將計就計,利用對方不知道自己真身的弱點,直接擺了對方一道,他現在要馬上變成小觸手怪逃走——如同在老千眼皮下玩了個小小千。(未完待續。) 時間往前推,卻說楚守決定出去營救傑西弗,艾特和科琳提出來想要幫忙的意願,不過楚守已經計劃好了行動,並不需要其他人的幫助,因此拒絕了少女們的請求。

正因為如此,少女們不得不各回各處,耐心等待。

然而第二天天還沒亮,性急的科琳便直接找上旅館,敲響了艾特房間的房門。

很快艾特便打開了門,從眼睛的血絲可以看出這名眼鏡娘也一晚沒睡好,看來她也為楚守的行動操心。

「怎麼樣?有什麼消息嗎?」科琳也不進屋子,直接向艾特打聽結果。

「對不起,現在還沒有。」艾特嘆了一口氣,搖頭道,「這種事情不能太著急,我們需要些耐性。」

「真是的,那個楚守!」科琳雖然對楚守的能力非常有信心,可是她最討厭楚守的一點就是,那個男子做事情總是神神秘秘的,讓人猜不透,這樣很容易讓科琳不自覺地感到焦躁。

「先進來坐吧,反正我們著急也沒用。再詳細分享一下情報,可以讓我們有什麼頭緒。」艾特笑了笑,安撫這名急躁的同伴。

「哦哈哈哈,如果是你這麼說的話。」科琳也沒有客氣,她心裡覺得進入屋子后心中那股煩躁會減少一些。

科琳的想法也沒錯,旅館非常貼心,房間內無論是光線還是傢具的布置,都會讓人覺得輕鬆。

科琳看到還在床上熟睡的小男孩比,微微笑了笑,便找了椅子坐下。

「要喝點什麼嗎?對不起,我們這裡只有冷水和熱開水。」艾特很明顯是認真在說,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這種話似乎自身就帶著幽默感。

「不了。」科琳搖了搖頭,看著艾特,忍不住問道,「你說他到底會有什麼辦法呢?」

「我現在擔心的是浪費的時間太多,傑西弗會不會有什麼不測……」科琳不知道為什麼,在這種環境下很容易將自己的心裡話說出來了。

「不要胡思亂想!」艾特打斷夥伴的話,「不要一切都往壞處想,請相信楚守吧。」

「嗯,希望吧。」科琳看著窗外,有些心不在焉地說。

再一次踏入故鄉,科琳內心中不斷涌動著一股悲傷——物是人非的孤獨感。

上一次參加父親葬禮的時候,科琳的直系親人——繼母和弟弟還健在,可是這一次回來,科琳卻舉目找不到更多的直親,除了自己那個大伯。

但是那名大伯……科琳想起楚守臨走前的警告:「小心你的大伯,托克斯.吉諾爾。」

很在意,不知道楚守到底那句話是什麼意思,為什麼要小心大伯托克斯!?這個問題一直纏繞在科琳的心中。

「你覺得,這裡的首席執行官,有什麼問題嗎?」科琳突然問艾特。

科琳認為艾特是一名極其細心和敏感的人,雖然艾特沒有和自己的大伯有所接觸,可是她已經身處克萊米,而克萊米現在處於托克斯的治理之下,科琳希望艾特能通過克萊米的治理情況來看出伯父的異常情況。

「很好,簡直差不多是完美的地步。」艾特立刻意識到科琳的意圖,但她也不打算隱瞞實情,「可是,或許完美之下的腐爛更加令人不快。」

「怎麼說?」科琳接著問。

「黑幫不斷壯大,而且火拚程度異常激烈,這很明顯不是一個新上任的官員治理下的情況。」艾特說道,「可能是我的理念不同,可是首席執行官這樣婦人之仁縱容一切的做法讓我很是困惑。」

「果然是有問題。」科琳低聲說了一句。

雖然科琳沒有從艾特的話語中得到太多有用的信息,但是憑艾特潛意識中的不協和感,科琳可以判斷得出自己的伯父一定如同楚守所說的那般出了什麼問題。

「告辭!」科琳決定還是當面去質問伯父,於是站起來,出了房間。

「有時候不要攤牌太早比較好!」艾特明白科琳的意圖,但她認為這種直球是目前最好的辦法,因此也沒有組織科琳,只是在後邊提醒一下夥伴。

科琳沒有立刻給艾特回應,但她在艾特的提醒下清醒了不少,開始冷靜考慮自己應該如何行動。

科琳回到家,休息了一會兒,便開始無聊地閱讀書籍。

這名美少女已經做好了打算,在中午伯父回家的時候去和對方交流,甚至是直接告知對方傑西弗的失蹤,看看能從其身上得到什麼有用信息。

克萊米的貴族們流行著一些奇怪的風俗,例如一天內可以不進食,但是下午茶必須要喝,而且必須要喝得上格調,在家裡的陽台上喝下午茶是必不可少的項目,極端者甚至在下雨天還要舉辦。

其實這也不是什麼怪事,畢竟富裕的國家上流階級總是吃飽飯了沒事幹,做一些古怪是事情來提高逼格,現在叫做小資情調。

科琳等的就是伯父回來喝下午茶的時間去找人——可是時間卻是喜歡開玩笑,在別人希望它快些流逝的時候總是走得特別慢。

好不容易從家僕那裡得到托克斯回來享用下午茶的消息,科琳便把翻開沒幾頁的書丟到一旁,迅速前往伯父所在的房屋。

吉諾爾家族在克萊米極有權勢,家族佔地亦大得驚人,科琳想要去托克斯的住所,必須要騎上馬車一段時間才能到達。

好不容易來到了托克斯的住所,在家僕通報后,科琳焦急地等待,終於得到了托克斯的允許。

幾乎耗盡耐心的科琳一路跟隨著托克斯的家僕,來到了屋子的陽台。

無論托克斯在陽台上種植什麼樣奇怪的東西來提高格調都絲毫提不起這名金髮美女的興趣,她幾步走到伯父的面前,匆匆行了個禮儀,便焦急問道:「伯父,傑西弗失蹤了!你能幫幫我嗎?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天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托克斯聽到這個消息,顯得很吃驚。

「請不要擔心,吉諾爾小姐,我們會幫你的。」這時候,走過來一名如同陽光下獅子般英俊帥氣的年輕小夥子,柔聲安慰科琳。

「你是?」

「哦,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做喬伊.諾德,是你的崇拜者。」年輕的男子帶著陽光的笑容自我介紹。

「你……」科琳聽到這個名字,腦子嗡一聲炸開了,瞬間反應不過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