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鬼市裏面,是唐代的光景,是夜市。

除此之外,其他地方都很像,甚至是街道的佈局,小河,拱橋,畫舫,都有幾分相似……

柳雪點點頭,說道:

“其實像不像清明上河圖都不重要,只是我覺得這鬼市,畫面感太強了……整個鬼市的街道,巷道,遊人,建築,都是這麼協調,好像是丹青大家的作品一樣,整體構架和細節表現,完美到了極致。”

蔡光輝瞪眼看着鬼市,嘀咕道:“我不覺得完美啊,不就是個街市嗎?”

“那是你沒有藝術眼光,不懂得審美。”柳雪指着鬼市,說道:“你看鬼市裏面的建築,高低錯落,渾然一體。如果將任意某一處建築移動,就會破壞這樣的和諧,會遮擋夜市的風景。”

蔡光輝認真地看了看,點頭道:“好像真是這樣……可是,這和我們有什麼關係?我們不是研究鬼市佈局的,也不是畫家。”

“你師孃自有神機妙算,你懂什麼?”葉知秋瞪眼。

蔡光輝點點頭,閉嘴無言。

葉知秋轉向柳雪,問道:“雪兒,鬼市的佈局和畫卷感,跟我們有什麼關係?”

蔡光輝噗地一笑,卻又迅速忍住。

柳雪也莞爾一笑,說道:“走吧知秋,我們再下去看看。”

葉知秋點點頭,和柳雪一起,再次走向山谷裏的鬼市。

來到山谷裏,還是和上次一樣,鬼市沒了,只剩下滿目的荒涼。

柳雪走得很慢,似乎在測算方位。

葉知秋也在四處查看,殫精竭慮,苦思冥想,尋找鬼市的入口。

恰在此時,蔡光輝在山頭上大叫:“師父師孃快來,我看見小師叔和夏仙姑了!”

葉知秋和柳雪心中一喜,急忙遁回山頭,注目觀看。

“師父師孃快看,在那裏!”蔡光輝手指鬼市大叫。

葉知秋和柳雪看過去,果然,小師妹許佩加,正和夏偉玲一道,在鬼市裏逛街!

而且,這兩人有說有笑,神態自如,完全融入了鬼市之中!

跟詭異的是,這兩人都換了衣服,換成了唐代的衣服!

葉知秋激動,揮手大叫:“小師妹,夏道長!”

可是鬼市裏的許佩加和夏偉玲,根本就聽不見葉知秋的呼喊,只是自顧自地逛街看燈。

“師父,小師叔和夏道長是中邪了嗎,爲什麼會換上唐代的衣服?”蔡光輝問道。

葉知秋搖搖頭,狐疑不定。

不過,許佩加和夏偉玲換上了唐裝,倒是別有一番仕女的風韻。

柳雪說道:“鬼市裏面,一定有迷惑人心的東西,夏道長和許佩加,已經陷進去了。我覺得,如果沒有人喚醒她們,她們會一輩子留在這裏……不過目前來看,她們沒有危險。”

“想要喚醒她們,得進入鬼市才行啊,可是我們怎麼進去?”葉知秋焦急。

“別急,她們可以進去,我們也一定可以進去的。”柳雪注視着鬼市,繼續掐指推算。

葉知秋幫不上忙,也不敢打擾,默默地等待着。

一炷香過後,柳雪忽然詭異一笑,一扯葉知秋的手,低聲說道:“知秋,跟我來!”

說罷,柳雪拉着葉知秋的手,向右側的小河縱去。

葉知秋心中大喜,緊隨柳雪而行。

柳雪展開遁術,忽前忽後,忽左忽右,帶着葉知秋,在河面上跳躍迂迴。

葉知秋跟着雪兒,就覺得眼前光影幻化,時而有鬼市的場景一閃而過,時而又是山谷的本相交替出現,恍如電影的快鏡頭急速切換。

真實的山谷,畫卷般的鬼市,輪番出現。

看來,雪兒已經找到鬼市入口了!

“走乾位,過中宮,向坎位七步!”柳雪說道。

葉知秋不敢怠慢,緊追着柳雪。

忽然間眼前一亮,燈火繁華,葉知秋腳下一定,發現自己和柳雪站在那條畫舫遊船的後舷板上!

正在搖櫓的兩個舟子嚇了一跳,丟下船櫓,嗖地一聲,沒入水中消失不見!

葉知秋看得清楚,知道這兩個舟子是鬼,擡手就要施法。

“別衝動!”柳雪急忙制止葉知秋,低聲說道:“先禮後兵,看看再說,反正我們已經進來了,不怕他們逃到天上去!”

葉知秋點點頭,忍住了動手的想法。

船艙裏面甚是熱鬧,有悠揚的絲竹聲傳來,還有女子的歌舞聲。

雖然葉知秋和柳雪看不見裏面的光景,但是聽那船艙裏的動靜,便知道里面是一派旖旎春色。

船艙裏傳來一個女子的聲音,問道:“無風無浪,爲何停船不前?舟子,你們又在偷懶吧?”

葉知秋眼珠一轉,捏着嗓子,文縐縐地回道:“卻纔河道收窄,又逢對面船隻錯肩,故此停櫓。”

然後,葉知秋和柳雪各自接過船櫓,櫓了起來。

畫舫重新啓動,悠然而行。

柳雪低聲說道:“知秋,我一個人搖櫓,你去船艙旁邊的小窗看看……”

葉知秋點點頭,悄悄繞到了船艙一側,透過小窗向裏查看。

小窗裏面掛着半透明的鮫綃軟簾,裏面的場景,如夢如幻。

只見一個二八女子,香肩半露,穿着紅色的喇叭褲,紅袖招搖,正在載歌載舞。

另有兩三個同樣裝扮的女子,抱着琵琶彈奏,或者吹笛助興。

這是唐代飛天女的造型,葉知秋認得。

其實飛天女的形象,和現代人的服飾造型差不多——簡言之,就是上身穿着緊身服,下面穿着收腰提臀緊身褲,但是從膝蓋以下,褲管呈現喇叭口的造型。

另外,飛天女的肩上,會披着一條一丈多長的綵帶。

如此造型,既能體現女子的身材之美,又不乏飄逸之姿。

——敦煌壁畫上面,這樣的飛天女形象,到處都是。

飛天女在船艙中間歌舞,四周的錦凳上,坐着幾個公子王孫,搖着扇子,陶醉在歌舞絲竹之中。

葉知秋透過小窗偷看,心裏想,真是沒想到,自己竟然還有這緣分,可以欣賞到一千多年前的歌舞表演!

這飛天歌舞,可是原汁原味的啊!(7.15日,第一更。)

剩下的到晚上吧,九點左右,能早就早。 電視劇裏的唐代歌舞,和眼前的現場表演相比,簡直就是個渣渣!

“你是何人?”忽然間,一個聲音在葉知秋的身後響起。

葉知秋正看得津津有味,出神忘我。

忽然聽見身後有人問話,葉知秋大吃一驚,急忙回頭!

一個唐代老鬼站在葉知秋的身後,也狐疑地打量着葉知秋。

那個老鬼鬍子拉碴,滿臉苦大仇深,沒穿長衫,上面是斜襟短褂,下面是燈籠褲,衣袖捲起,一看就是唐代勞動人民!

葉知秋認得這老鬼,是船頭上的掌舵人!

先前在山頭上打量鬼市的時候,葉知秋就見過這個老鬼!

這樣的畫舫,後面是二人搖櫓,作爲馬達動力;前面有一個撐篙掌舵的,算是駕駛員。

這個老鬼,就是畫舫的駕駛員。

葉知秋咧嘴一笑,低聲說道:“老闆你好,我是新來的……舟子。”

“鬼呀!”可是葉知秋剛一開口,那個老鬼便一聲大叫,跳進河裏,化做一條游魚飛馳而去。

“喂,我不是鬼啊!”葉知秋鬱悶。

真尼瑪鬼喊捉鬼,明明他自己是鬼,卻說別人是鬼!

老鬼的叫聲,也打斷了船艙裏面的歌舞。只見畫舫一陣亂晃以後,寂然無聲。

葉知秋回頭一看,裏面的飛天舞女和公子王孫,都已經消失不見。

“媽蛋,都怪這個死老鬼亂叫!”葉知秋沒得歌舞看了,非常懊喪,忍不住罵了一句。

柳雪走了過來,說道:“走吧知秋,我們上岸去,找找你的小師妹和夏偉玲!”

“好!”葉知秋這纔想起來正事,急忙點頭,和柳雪一起跳上岸。

岸邊就是夜市,遊人如織。

葉知秋和柳雪穿着現代的衣服,走在鬼市上,顯得格格不入,自己看自己都彆扭。

而且,鬼市上所有的行人,都狐疑地看着葉柳二人,指指點點,竊竊議論。

葉知秋忍不住了,對柳雪低聲說道:“雪兒,這裏有沒有服裝店,我們還是換身衣服吧。”

“我在上面看過全局,記得前面拐彎,就有一個丁蘭衣坊,跟我來。”柳雪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和柳雪快步穿過人羣,前往鬼市裏的服裝店。

一進店門,便有老闆娘迎了過來。

看見葉知秋和柳雪,老闆娘吃了一驚,問道:“兩位客官……從何處而來?怎麼這個裝扮?”

葉知秋一笑:“我們是從外地來的……”

“對對對,我們是外地的客商,所以衣着打扮,和中土不一樣。”柳雪也說道。

老闆娘點點頭,又問道:“兩位客官仙鄉何處?”

“呃……南瞻部洲,兩粵人士,蠻荒之地……”葉知秋說道。

大唐時代的版圖,也包括兩粵地區,但是葉知秋不知道如何明確表述。反正,那時候道路艱難,兩粵多山多水,的確屬於蠻荒之地。

老闆娘大約也不知道這個‘南瞻部洲兩粵地區’在哪裏,不再追問,只說道:“客官來到小店,有什麼吩咐?”

葉知秋抖了抖身上的衣服:“我們想做一身衣服,和你們一樣的衣服。”

話一出口,葉知秋忽然想到,不知道鬼市裏面的交易,用的是什麼錢幣?自己沒帶黃金白銀,能買到衣服嗎?

還好,老闆娘也沒提錢的事,拿起軟尺,給葉知秋和柳雪量尺寸,然後問道:“這裏有成衣,尺寸上面,可能有些細小的偏差,但是大致合身。如果客官要量體定做的話,還需要等上七八日、十來日。”

“無需定製,我們就買成衣好了。”柳雪急忙說道。

老闆娘也不提錢的事,轉身從內間捧出兩套衣服來,一套男衣一套女衣。

葉知秋和柳雪進了換衣間,各自換好衣服,走出來照鏡子。

鬼市裏面自然是銅鏡,照得不是很清晰,但是可以看個大概。

葉知秋換上唐裝,俊逸瀟灑,不像是俠士,倒像是個斯文書生;而柳雪換了唐裝,則更顯柔美出塵。

老闆娘讚歎:“雖說人靠衣裳馬靠鞍,但是也看什麼人。二位郎才女貌珠聯璧合,穿上本店的衣服,更是光彩照人啊!”

“謝謝老闆娘的誇獎……”葉知秋咧嘴一笑,問道:“不知道這兩套衣服,價值幾何?”

“二兩白銀。”老闆娘說道。

“好好好……”葉知秋伸手在自己的揹包裏摸索,摸了半天,卻硬是沒有找到一片銀皮來!

揹包裏有錢,是清代的五帝銅錢。

可是拿着清代的錢,來唐代買衣服,人家敢要嗎?

當然了,葉知秋可以搶了衣服就走,這個老闆娘,是肯定攔不住的。

但是如此一來,就要打架了,也破壞了人家鬼市裏面的和諧。

葉知秋和柳雪想安安靜靜、不破壞鬼市現在狀態的情況下了解鬼市,就不能動粗。

柳雪也爲難,苦笑道:“老闆娘,我們的身上沒帶銀子,你看,能不能用其他的什麼東西,折抵一下?”

誰知道老闆娘非常大方,揮手說道:“無妨,隨便何時有了銀子,再給我就是。”

古人果然敦厚仗義啊!

葉知秋大喜過望,連連拱手:“老闆娘太客氣了,真是個大好人。您放心,就算是做牛做馬,賣腎賣血,我也會把這二兩銀子還你的!”

老闆娘呵呵笑:“客官言重了。”

葉知秋再次道謝,帶着柳雪出了店門。

可是剛剛出了成衣店的門,柳雪卻忽然回頭,問道:“這位姐姐,請問今天是什麼日子?年序干支是多少?”

老闆娘一愣,脫口說道:“現在是貞觀四年的正月十五啊!”

“哦哦……難怪這麼熱鬧!多謝姐姐告知。”柳雪急忙道謝。

走出店門,兩人繼續逛街。

柳雪皺眉說道:“貞觀四年,也就是李世民做皇帝的第四年,是公元631年,這一年,唐朝大破東突厥;這一年,袁天罡還活着。四年以後,到了貞觀八年,袁天罡死在蜀郡火井縣的縣太爺位置上……”

因爲過目不忘,所以柳雪對歷史熟悉無比!

葉知秋點頭,又問道:“鬼市裏面的時間,是不是被定在了貞觀四年的正月十五?”(第7.15日,第二更。) “目前還不能確定,繼續觀察吧。”柳雪說道。

換了衣服,葉知秋和柳雪也融入了鬼市之中,看起來和其他人,並沒有什麼區別。

不過,葉知秋卻發現,自己走在鬼市上,感覺越來越真實!

這種真實,體現在每一個細節上。

比如葉知秋和柳雪初進鬼市,可以一眼看出兩個舟子是鬼。

然而現在,葉知秋看誰都不像鬼!

鬼市上走動的人,都像是活生生的人。

身邊所有的商品、建築,都是那麼的真實,沒有一點虛幻感覺!

明知這種感覺是不對的,似夢非夢,但是身在其中,葉知秋卻難以否定。

葉知秋把自己的感觸告訴柳雪,又問道:“雪兒,爲什麼我會有這樣的感覺,難道我們已經陷進去了嗎?”

柳雪點點頭:“不單是你,我也是一樣。我覺得再過一會兒,我們根本就不會懷疑身在鬼市,而是覺得自己穿越到唐代了。”

“會不會像小師妹和夏道長一樣,樂不思蜀?”葉知秋問道。

“很難說。所以我們要時刻提醒自己,這不是穿越,而是進入鬼市了。除了我們和許佩加夏偉玲,其他的都是鬼。”柳雪說道。

葉知秋點點頭,保持警惕。

街道很長,葉知秋邊走邊看,尋找許佩加和夏偉玲。

柳雪的目光,更多地在河對面的街道上搜索。只是河道中有遊船來往,時不時地阻擋目光。

逛了半條長街,還是沒見到夏偉玲和許佩加。

葉知秋鬱悶,揶揄道:“好半天了,都沒見小師妹和夏道長,想必這兩個傢伙,躲進青樓裏喝花酒去了!”

柳雪挑眉一笑:“你是不是也想去青樓喝花酒,順便賞花折柳?”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