耿家的幾位武者見冰狼即將死了,忍不住你一言我一語的輕鬆起來。

只有身後的九層武者耿城知道的最清楚,妖獸如果不倒下,隨時有可能進行反撲。

“住嘴。”耿城雙眼一瞪,厲聲說道。

說完之後,臉色凝重的望着隨時快倒下的冰狼。

果然如姚洪所猜測的那樣,冰狼知道自己今天難逃一死,但死前一定要讓面前這些人一個好看。

冰狼冰冷的雙眼之中,完全充斥着嗜血的血紅色,並且冰狼它將最強的實力展現出來。

轟的一聲。

冰狼不僅實力強大了,而且速度也快了不少,一個爪子就將離得最近的武者給抓傷。


若非那武者機靈,匆匆打了個滾,狼狽的起身後,他的胸前皮開肉綻,有個二十公分的口子,差點被冰狼的爪子給開了膛。

那武者嚇得一身冷汗,不由慶幸起來,只差一點,他就死在冰狼的爪下了。

所有人一見那武者的情況,不由倒吸一口氣,再也不敢馬虎了,專心用最強的手段對付冰狼。

不過這冰狼只是將生命的最後力量使用出來,所以並沒有持續多長時間,它的眼中都開始幻滅了。

這個時候,耿城才鬆了口氣,然後指揮道:“去一個人,繞過冰狼去拿令牌,其他人用全力攻擊冰狼,直到它死了爲止。”

“是。”

其他人異口同聲的說道,其他人專心對付冰狼,而分出了一個人,則是悄悄繞過了冰狼,向着洞口跑去。

等到跑到洞口的位置,他猛然一跳,手一伸,便將洞口上方的令牌給拿到手了。

“動手。”這個時候,姚洪眼神一眯,閃過一絲果斷。

“你去搶令牌,我來阻擋他們。”姚洪快速下令說道。

“你阻擋他們那一羣人?”林墨美麗的大眼睛猛地瞪大了一圈,彷彿她的小臉,眼睛都佔了二分之一。

姚洪見這個關鍵時刻了,林墨還有心情討論這個,不由一翻白眼,反手一掌打在林墨的後背。

這一掌姚洪用的是巧勁,雖然力量很大,但是一點都不會傷到林墨。

林墨也明白現在不是說閒話的時候,身子一縱,藉助姚洪的掌力,身形如同美麗的蝴蝶,直接一躍到了剛拿到令牌的武者身前。

看着那目瞪口呆的武者,林墨一掌就劈了過去。

那武者也是經過身經百戰的,立刻就清醒起來和林墨大戰了起來。

“糟了。”

耿城見林墨剛衝出來的時候,臉色頓時大變,好在其他人即將把冰狼給解決掉,所以他很放心轉頭向着林墨衝去,去幫助同伴對付林墨。

可是耿城纔剛走了兩步,全身的汗毛突然豎了起來,這種感覺好像是單獨面對這冰狼,那種危險的感覺。

一道身影突然閃現,一掌襲來。

耿城的身影一閃,他以爲躲過了對方的攻擊範圍,臉上還沒露出高興的表情,立刻胸膛一疼,如同被遠古巨獸撞了一下,撞得差點吐血。


“姚洪!”後退了十幾步,耿城臉色蒼白,用惡毒的眼神望着突然出現的青年。

“你認識我?”這突然出現的人自然是姚洪,他微微一笑說道。


“敢得罪我耿家人,現在還活着的只有你姚洪了,自然我每個耿家人都十分清楚你的大名。”耿城緩緩說道。

姚洪一想也對,在靈水城除了他自己,還真沒聽說能夠得罪五大家族的人,現在還能活着的,而且姚洪得罪的還不是一個,而是兩個家族。

如果算上今天拒絕了海家的好意,這算是得罪三大家族了。

在靈水城,姚洪可謂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

“你閃開,今天我們不想與你動手。”耿城皺了皺眉,眼底閃過一絲擔憂,如果真的丟了令牌,那麼到時候家族肯定怪罪到他身上。

“不好意思,我過來就是爲了搶令牌的,不可能放任你們過去的。”姚洪淡淡的笑道。

耿城臉色頓時一變,怕什麼還真是來什麼。這個時候,冰狼終於被其他的耿家人幹掉了,耿家人立刻就站在了耿城的身後。

有了身後的家族武者,耿城的底氣立刻足了起來,他冷笑說道:我再說一次,只要你閃開,今天我們就不與你動手,不然我們就不客氣了。

面對耿城的威脅,姚洪聳聳肩,說道:“我還真想看看你怎麼個不客氣法。”

耿城臉色一沉,說道:“所有人準備。”

“是。”

“一起衝。”耿城喝道,然後率先衝了過去,然後身後的幾人,也同樣衝了過去,不過根據耿城的手勢,這幾人分散着衝了過來。

在他看來,就算姚洪實力強勁,能抵抗的了一個,但也絕對抵抗不了他們所有人,總有一個漏網之魚,到時候他們肯定就丟不了令牌的。

對於耿城的戰術,姚洪也是極爲讚賞,果然具有領導者的才能。

不過,若是換個人的話,弄不好耿城的計劃還真能成功。可是面對的是姚洪,他註定就要失望了。

如影步練到第五層的姚洪,早已經速度非常快了,第一秒在阻擋了一個武者,下一秒鐘就可以阻擋另外一個。

耿家武者更是震驚,他們彷彿面對着好幾個姚洪,讓他們措手不及。

正在大戰的林墨,聽到聲響不由轉頭一看,頓時露出一絲驚訝的眼神。

姚洪一人站在衆人面前,而耿家的武者不管如何發力,姚洪竟然如同銅牆鐵壁,一人都無法通過他。

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別看了,快點,我可支持不了太長時間。”姚洪喝道。

“好,馬上。”

和林墨對戰的武者只有人級八層的實力,和人級九層的林墨相比,自然不是對手,但也相差不大,沒個幾十招是打不贏的。

而聽到姚洪的催促,林墨頓時眼神一狠,手掌泛起淡淡的光芒,直接一掌擊在那武者的肩膀之上,將武者直接打飛了出去。

啪的一聲。

武者手中的黑色令牌,也同樣飛了出去。

纖手一伸,黑色令牌穩穩的落在林墨的手中。

林墨一檢查,這果然是大賽的令牌,是真的。

“東西拿到了,我們快撤。”林墨對着姚洪喊道,喊完之後,她鑽進草叢當中,草叢一陣晃動,林墨也消失不見了。

見林墨確定離開後,姚洪笑了笑說道:“各位再見了。”

可這時,一道突如其來的聲音在天空響起。

“佔了我耿家的便宜,難道就打算這麼簡單就走嗎?” 敢出口這麼狂傲,除了耿家第一高手的耿嚴,姚洪真的想不到還有誰。

話音剛落,同樣聽出來是誰耿家衆人,也不由臉色一喜,不再是禿廢的狀態了。

然後齊刷刷的望向了姚洪,滿是敵意,若非姚洪,他們怎麼可能將到手的令牌給丟了。

“我想走,這裏沒人能攔得住我。”姚洪微微一笑,渾然沒覺得自己身處在危險當中,談笑自如。

然後一腳踏出,如影步第五層步法快速踏出,詭異無比。

刷。

姚洪的身形如同鬼魅一般,衆人的眼睛一花,好像產生了錯覺,再看姚洪位置,只留下一個淡淡的殘影。

好快!耿家所有的武者心中驚訝無比,這速度可比剛纔要快的多,他們連眼睛的的速度都跟不上。

姚洪要是剛纔拿出這鬼魅般的速度的話,他們完敗的更快。

的確,姚洪要走,他們真無法阻攔。

可是,還有一人能阻擋他們,那就是他們耿家的未來的信仰,耿嚴。

“哼。雕蟲小技,給我破。”

這時,那道聲音再度響起,同時一道魁梧的身影也終於閃現出來。

是耿嚴,他知道自己再不出來,姚洪下一瞬間就跑的無影無蹤了。

耿家人高大魁梧,耿天如此,耿嚴更是青出於藍,大約有兩米多高,一出來,跟個小山一樣。

別人看不到姚洪,耿嚴看的清清楚楚,快速阻擋在姚洪面前,一拳轟向了姚洪。

這一拳,沒有任何花哨,樸實無華的一拳,卻能夠感覺到力若萬鈞,一拳打在人身上,可以將身體打成肉泥。

姚洪見躲無可躲,微微一笑,同樣一拳轟出。

與耿嚴相比,姚洪這一拳簡直就是輕飄飄,沒有一點力氣,漏洞百出,渾身都是破綻。

耿嚴眼中閃過一絲不屑,和他比力氣,那是找死!

不光耿嚴這樣想,耿家武者也同樣這樣想,他們若比力氣,在靈水城沒人敢和耿嚴硬碰硬。

砰地一聲,兩拳相撞。

一道身影如同炮彈一般被擊飛,衆人看得清楚,和想象的一樣這人正是姚洪。

而耿嚴一步都未退,站在那裏仿若戰神一般,渾身散發着強者的氣息,一動不動,霸氣十足。

“少主!”

“少主!少主!”

耿家武者人羣發出巨大的歡呼聲,耿嚴將姚洪一拳就打敗,對他們耿家來說,那是完全可以慶祝的。

姚洪可是將李生龍都擊敗的武者高手,他們少主能夠擊敗他,那就證明少主完全有在這場狩獵比賽當中奪冠的希望。

而耿嚴也是露出得意的表情,不過馬上臉色一下子就陰沉下去,如同即將到來的狂風暴雨。

“哈哈,多謝耿家大少送我一程。”

姚洪的身形如同炮彈一樣鑽進了森林當中,不見了蹤影,但挪揄的聲音卻傳了出來,所有人聽得清清楚楚。

姚洪的聲音終於消散在天地間,但耿家人羣當中卻鴉雀無聲,安靜的連大氣都不敢喘。

他們也看出來了,剛纔姚洪是故意示弱,從而藉助耿嚴的力量,從而快速逃脫。

借力打力。

啪啪啪啪!

尤其是幾個剛纔帶頭歡呼的,臉上尷尬的要死,姚洪的聲音如同一巴掌在他們臉上狠狠扇了一掌。

這下好了,馬屁沒拍好,直接拍到了馬腿上了。

“姚洪,你給我等着瞧……”耿嚴臉色陰沉,握緊了拳頭。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