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眾人的臉色,總算是好了起來。

一群狗日的。營妓是屬於朝廷的,你們私下霸佔,使用不說,現在還不想吐出來,還得要哥拿錢往裡貼。要不是哥可憐那些營婦們,哥早就去奴隸市場買女奴了。

剩下的這些歪瓜裂棗,雖然沒什麼可挑的,但她們也因為姿色欠佳的緣故,命運最悲慘,所以我還是能救幾個算幾個吧!

趁著各個將領都回去帶人的時間,我將此地所有的營妓,都集中了起來。

我看著面前那些衣衫襤褸,神情麻木的可憐女人們,大聲道:「我是宇文三郎,知道我今天,來這裡是來幹什麼的嗎?是來給你們其中的一些人,一次改變自己命運的機會!」

見那些女人們不做聲,畏畏縮縮的,我心中微嘆,繼續大聲道:「會做女紅的,站到這邊來!」

結果,讓我有些目瞪口呆:舊社會的女人,真是牛逼!居然人人都會女紅。想到二十一世紀的女人,哎,十之八九,連縫衣服都不會。

哎呀,這怎麼挑?全帶走是不可能的,那樣,估計我連這兵營的大門都出不去。

仔細想了想,我開始韓信點兵了。 顧知鳶半依靠在宗政景曜的身上,一隻手扶在宗政景曜的腰上,似笑非笑地說道:「怎麼辦才好呢?他們冤枉我是妖女?」

她的聲音低沉,帶着一點點誘惑的感覺,讓宗政景曜一怔,宗政景曜側着頭瞧著顧知鳶:「你現在和禍國殃民的妖女,確實沒區別。」

顧知鳶掃了一眼宗政景曜翻了個白眼,直接不搭理他了。

看顧知鳶不搭理自己宗政景曜笑了剛剛要說話,宗政無憂帶着一群官兵沖了進來,將整個雲樓團團圍住。

「太子駕到。」有人高喊了了一聲。

頓時大廳裏面的人全部都高聲喊道:「參見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千歲千歲千千歲。」

宗政無憂背着手直接走了進來,冷聲說道:「本太子接到通知,有江洋大盜,混入京城,特來搜查,來人將這幾個人給我抓起來,他們就是江洋大盜。」

那幾個原本要刺殺顧知鳶的人,愣住了,錯愕的看着宗政無憂隨後尖叫了起來:「你們搞錯了,你們搞錯了,我不是江洋大盜,我們不是江洋大盜。」

「笑話。」宗政無憂冷笑了一聲:「你見過強盜主動承認自己是強盜的么?」

「抓起來。」宗政無憂說。

很快,官兵就將所有的人都給抓了起來,速度十分之快,令人瞠目結舌。

將所有人都抓走了之後,宗政無憂回頭看了一眼顧知鳶,沖着顧知鳶挑了挑眉頭。

他沒有上前跟顧知鳶打招呼,就這樣輕而易舉的解決了,然後輕飄飄的離開了。

眾人這才慢悠悠的爬了起來,一切都發生的太快了,他們完全沒有回過神來。

這個時候,說書先生悄悄貓貓蹲了下去,小心翼翼的準備從角落裏面跑路。

突然,宗政無憂又倒了回來,高聲說道:「來人,將那個傳遍謠言的說書先生給我抓起來,他引得百姓騷亂,罪不可赦!」

緊接着,幾個官兵沖了進去,直接將人給按到在來的地上。

宗政無憂揚長而去,一副不認識顧知鳶的模樣。

顧知鳶笑着對宗政景曜說道:「這小孩,年紀不大,做起事情來雷令風行的。」

「厲害吧。」宗政景曜笑道。

顧知鳶翻了個白眼,一副不想搭理宗政景曜的模樣。

這個時候,原本緊張害怕的人群之中,突然有人高聲說道:「原來,原來昭王妃剛剛殺死的不是普通的百姓而是江洋大盜啊,昭王也太厲害了吧。」

「就是啊。」

頓時,人們看向顧知鳶的眼神之中多了幾分感嘆和不可思議了起來。

顧知鳶挽著宗政景曜的手,直接上樓去了。 第1519章

墨城擺擺手。

但是聽到其中細節,墨城對君緋色那丫頭莫名多了些愧疚。

這小丫頭是他兩個兒子的救命恩人啊,且他們墨家不仁在先。

「那大哥你答應給她辦的事情,是什麼事?為何會食言?這不像是你能做出來的事情。」

墨星池疑惑問。

就見墨絕深吸一口氣道,「回到帝都之後,她聯繫了我,讓我履行承諾,她要我做的事情是從楚家將她的孩子,也就是那個叫小墨的孩子,帶出來。」

「什麼?」

幾人都抬頭,顯然沒想到是這個。

「小墨並不是楚琉影的孩子,是他喜歡君緋色,搶走了她的孩子,她千里迢迢來到帝都就是為了將孩子找回來,當時她拜託我的就是這件事,但我因為考慮到四大世家之間的平衡,我拒絕了。」

「大哥,你言而無信。」

墨星池道。

墨絕沉默了。

是的,他言而無信,他食言了。

墨星池也知道事情過去了,再追究也沒意思,這會兒也算是能理解為何君姑娘對他頗為冷淡的原因了,不止是對他,是對整個墨家人。

「那個叫小墨的孩子,不是楚家的,楚琉影不是她的父親,那他父親是誰?」

墨星池又問。

「不知道。」

墨絕搖頭。

他知道的事情也就這麼多。

關於君緋色的過往,來自哪裡,他也是一概不知。

「這小丫頭孤身來到這帝都,原本是跟楚家對著乾的,沒想今天能跟楚家的關係那麼好,那楚老賊和他兒子,甚至包括楚老賊的夫人可都是真心護著那小丫頭的,可那小丫頭卻又沒在楚家住,這是在表明她跟楚琉影不是那種關係的態度,這丫頭……不得了。」

墨城摸著下巴的山羊鬍子說道。

沒有人接他的話,主要是個人心裡都在想事。

「這麼說來,還真是墨家虧了人家,也虧得大哥你去找她的時候,她還不計前嫌的來給我治病。」

墨星池說這話的時候聲音都有些悶。

墨城摸了摸鼻子,莫名有些理虧,這一個多月前他還跟楚家幹起來了,當時還想收拾這丫頭來著。

「這都過去的事兒了,別提了……眼下咱們幫她把害人的兇手找出來,幫她將孩子找出來,就行了。」

墨城擺擺手,聽著那語氣緩和了不少,還有些虛。

「說的是,大哥你再派一波人出去。」

「嗯。」

墨絕點點頭。

他今日將這個事情完完整整的說出來,就是為了讓家裡人知道真相,別以為幫著君姑娘查個兇手就是幫人家忙了,還心不甘情不願的,至始至終,都是墨家欠了她的。

父子三人討論這件事的時候,冷清玥站一旁那張臉是火燒火燎,差點兒咬碎了一口銀牙,一句話也說不上。

但她能明顯察覺出來一向向著她的義父,對君緋色感官不太好的義父如今態度都鬆動了。

君緋色,君緋色。

冷清玥恨急,只在心裡詛咒希望她的兒子一直找不到,最好是看到她崩潰,痛哭流涕。

……

墨家派了大量的人與楚家對接,徹夜查找兇手,尋那個四個月大的孩子。

秦臻暫住楚家,一夜未睡。

帝都人都察覺到了楚家和墨家的動靜,但都不知道兩家人是在幹什麼。 袁敬松顯然也被發生在自己身上的變化驚訝到了。

握了握拳頭,感受到手臂上的力氣,袁敬松好像明白了。

這……就是打破基因鎖后,帶來的變化嗎?

年輕的感覺……真的很好呢。

「我說過,我沒有騙你,雖然時間上出現了誤差,可是你還是打破基因鎖的人類第一人。」

袁敬松都懶得理腦海中嘰嘰哇哇的意識體。

他早就看透了,這傢伙除了知道瑪雅文明的一些小常識外,就是個什麼也不懂的中二少年。

說它中二,都已經算是看的起它了。

感受著身體曾經熟悉的感覺,袁敬松有些期待,二次打破基因鎖甚至更多后,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沒辦法,這感覺著實有些讓人沉迷。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打斷了袁敬松的美好幻想。

「你……是怎麼做到的?」

說話之人,是和袁敬松一樣白髮蒼蒼的副艦長陳允明。

陳允明臉上、眼神,無不充滿了渴望和期盼。

以前是沒有希望,只能等死。

如今希望就在眼前,誰不渴望生的機會。

其實不止陳允明,艦橋上的眾人都在期待袁敬松的答案。

放眼望去,整個艦橋上,超過了七成的人,頭上都或多或少有些白髮。

端粒修復酶的技術不是沒有,大家也花費了大量的時間對其研究,試圖從其基礎上研發出更完美的端粒修復酶,可這麼多年來,別說研發出更完美的端粒修復酶了,這麼多的科學家一起,就連對其稍微改進都做不到。

很難想象,當初未來科技公司的李舟是如何帶領他的團隊研究出如此逆天的端粒修復酶。

「是基因鎖,打破基因鎖后,就會和我一樣,重返青春,壽命得到了提升。」袁敬松剛說完,還不能眾人想要繼續追問。

一道沒有任何感情的聲音在飛船內響起。

「我這裡沒有你們的身份記錄,你們是哪個文明的,為何出現在這裡。」

「真是奇了怪,有超光速飛行能力,在通訊技術上居然還是如此落後的電磁波通訊。」

這時,眾人才發現,不知何時,在宇宙戰艦外,多了一艘小小的宇宙飛船。

同時,艦橋上響起的聲音也讓所有人嚇出了一身冷汗。

就在這時,那聲音又發出了一聲驚訝。

「咦?你們自稱人類文明?不應該啊。人類文明不是在x-kh星系嗎?這麼遠,沒有聯盟的幫助,你們是怎麼跑到這裡來的。」

宇宙戰艦內,袁敬松等人也被那聲音的自言自語說蒙了。

人類文明?x-kh星系?

不等眾人反應,那聲音再次說道:「我不管你們哪裡來的,是哪個文明,既然你們到了這裡,就歸我管。」

「聯盟不需要廢物,從現在開始,你們和他們一樣,也加入到打掃戰場的行列中。」

「不要試圖逃跑,不然下場很慘的。」

那小小的飛船不見了,但眾人也看見,計算機內多了一個文件夾,而且還是漢語的。

《蟲族屍體的100種處理技術》

這一切發生的實在太快了,一時半會,都沒人反應過來。

另一邊,在幾十光年之外的時候fl-e星系,周松正無聊喝著茶,翻閱著x-kh星系內發生的一些新聞。

就在這時,放在桌子上的圓球通訊器亮了起來。

周松瞥了一眼來人,便歪頭繼續喝茶,權當做沒看見。

對於周松的行為,雷絲毫不在意,關鍵他拿周松也沒有辦法。

只要周松沒有違背聯盟的意願,即便是他,也不能對周松怎麼樣。

「我有個消息,你們人類一定會敢興趣,怎麼樣?想不想聽?」

周松頭都不抬一下,呵!要不是這傢伙,他會跑到這裡來打掃戰場?還美名其曰同聯盟共作戰。

雷見周松不為所動,又開口說道:「今天我一朋友和我發牢騷,居然有人類文明飛船私自闖進了戰場,用的居然還是電磁波通訊。」

周松有些想笑,這種低智商手段也虧雷拿得出手。

可周松一抬頭,看到雷旁邊的一張照片,直接驚得站了起來,手中的茶杯更是落地摔成了碎片。

周松不敢置信的揉了揉眼睛。

重新坐下的周松,顯得有些沉默,同時也很冷靜。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