聞言,眾人都沒有說話,因為墨九狸說的全中,韓族人之所以如此讓人忌憚,就是因為韓族的後人,喜歡在外虛張聲勢,一旦有人不長眼的惹到他們,他們就會回到家族告狀……

等到他們家族的神下來的時候,機會在一夜之間把那些仇家滅門,哪怕是一些口舌之爭,也會因為招惹韓族人落得個滿門被殺的下場……

久而久之,諸神大陸的人們,一聽說韓族人,都敬而遠之不敢招惹,因為擔心自己惹上滅門的慘事……

「你說誰狗仗人勢?」黑衣人聞言怒瞪著墨九狸說道。

「誰應就說誰啊,如果你沒有一個強悍的家族,你敢在這裡叫囂?你敢覬覦這地下交易場?」墨九狸看了眼對方問道。

「我有家族你有嗎?」黑衣人聞言驕傲的說道。

「我不需要!」淡淡的說道。

「哼,我看你是找死!你最好一輩子縮在這裡,否則只要你走出這裡,我就讓你死無全屍!」黑衣人冷笑的瞪著墨九狸說道。 nbsp;nbsp;nbsp;nbsp;看見眼前的胖子,想起以前跟胖子經歷過的那些事情,我頓時心情開始難過起來,剛剛因爲還有鐵衣在身邊的緣故,這種情愫還是在心裏沒有激發出來,但是現在在這夜深人靜的時候,我看着發燒說這胡話的胖子,而且這個傢伙嘴邊不時的還會有幾隻蟲子鑽出來,頓時讓我非常難過。

nbsp;nbsp;nbsp;nbsp;我看着眼前昏過去的胖子說道:“死胖子,你起來啊,你不是號稱廚道雙馨的李振啊,你的師父不是地仙一般的人物啊,你睡個毛線啊,趕緊起來啊,再不起來我就把你丟河水裏餵魚了啊,趕緊起來啊,我再也不跟你超了,你這次要是沒事的話,我保證以後再也不嘲諷你,跟你鬥嘴了啊!”

nbsp;nbsp;nbsp;nbsp;可是這個餓時候的胖子,卻早已完全沒有了往日的風采,要是以前的話,我巴不得胖子像是以前那樣突然坐起來跟我笑着說是在開玩笑,可是這個時候,我不論說什麼,做什麼,胖子還是那個樣子,胖子是我的朋友,是我的兄弟,是我一起經歷過生日的兄弟,我現在是陰差,可是我這陽世陰差在面對自己的兄弟成了這個樣子的時候,我卻束手無策,我卻什麼都做不了,想到這裏,我頓時幹勁兒感覺十分難過。

nbsp;nbsp;nbsp;nbsp;不知道過了多久,我一直在胖子的身邊說這話,我說了很多,從我們第一次見面,到我們經過哪些生死的瞬間,我不知道放胖子現在能不能聽得到,但是還好,胖子的呼吸還在,我真的怕胖子就這樣掛到這裏,那樣的話,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自己的,早知道這一次來,我就不帶着胖子了。

nbsp;nbsp;nbsp;nbsp;這個時候,我聽見草叢裏有動靜,開始的時候我聽着速度,一定是非常快的,所以我下意識的摩擦雙手,點燃了我的噬冥捕手,等着獵物的到來,可是當這獵物出現的時候,我才發現是鐵衣,看見鐵衣,我的心情頓時好了起來,焦急的看着鐵衣不住的問道:“鐵疙瘩,你怎麼走了這麼久啊,怎麼樣子啊,找到沒有啊,有沒有人能夠救下胖子啊,李振還有沒有的救啊在!”

nbsp;nbsp;nbsp;nbsp;聽見我的話,鐵衣先是在河裏喝了一口水說道:“我找到了,在前面的地方,真的有一個苗寨啊,我剛跟從裏的人打聽過了,這是一個熟苗寨子,是可以接納我們的,村子裏剛好有一個“草鬼婆”聽說可以救下胖子,不管怎麼樣子,咱們還是先去看看好了,畢竟這是我們唯一的辦法。”

nbsp;nbsp;nbsp;nbsp;聽見鐵衣的話,我的心情頓時好了起來,雖然對於未知的路,我們還有很多的不確定因素,但是至少還有希望,有了希望也就有了動力,聽見鐵衣的話,我頓時感覺像是剛剛充滿了電一般的感覺,看着鐵衣說道:“好的,只要有萬分之一的希望,我們就要一萬分的努力,不能讓胖子掛了。”

緋聞女王:追緝少奶奶 nbsp;nbsp;nbsp;nbsp;這個時候,我才發現鐵衣的全身都溼透了,看來沒有說什麼的鐵衣,內心的焦急程度應該不必我少,不然的話,按照他的速度來說完全不需要這麼趕路,因爲她的速度本來就已經很快了。

nbsp;nbsp;nbsp;nbsp;在路上的還是,我才知道鐵衣開始的時候走錯了方向,所以才導致這麼長的時候,幸虧這次去的是鐵衣,要是我的話,我估計等我回來,胖子已經被體內的蟲子都吃乾淨了,想到這裏,我沒有說話,經濟的在這深夜裏,感受着經歷過生死的兄弟之情。

nbsp;nbsp;nbsp;nbsp;這個時候,我突然想起來鐵衣剛剛說過什麼草鬼婆,於是我好奇的看着鐵衣問道,“老鐵,你剛剛好像樹過一個什麼草鬼婆的,那是什麼東西啊!”聽見我的話,鐵衣邊走邊說:“蠱在這個地區俗稱";草鬼";,相傳它只寄附於女子身上,危害他人。那些所謂有蠱的婦女,被稱爲";草鬼婆";";草鬼婆";又叫";蠱婆";,一般說來,蠱術只在女子中相傳,如某蠱婦有女三人,其中必有一女習蠱。也有傳給寨中其他女子的,如有女子去蠱婆家中學習女紅,被蠱婆相中,就可能暗中施法,突然在某一天毫不經意地對該女子說:";你得了!";該女子回家之後必出現病症,要想治療此病,非得求助於蠱婆,蠱婆便以學習蠱術爲交換條件,不學則病不得愈。因爲一切在暗中進行,傳授的儀式與咒語,外人無從得其詳。”

nbsp;nbsp;nbsp;nbsp;聽見鐵衣的話,我才點了點頭,原來是這麼回事,按照鐵衣的路線,我們很快就到了一個苗寨當中,當我們從在地人的口中,得知那個草鬼婆叫龍十三,按照村裏人的指路,我們很快就找到了龍十三的家,當我們進去的時候,才發現這個老婆子長相十分怪異,整個人瘦弱的像是隻有披裹着骨頭一樣,但是聽村裏人說,這龍十三年輕的時候可是村花,就是因爲這習蠱才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nbsp;nbsp;nbsp;nbsp;這大晚上的老人家一身的傳統服飾打扮,剛看見的嚇了我一跳,但是我知道,因爲鐵衣在路上的時候,已經跟我說起過了,這個龍十三是個熟苗,也就是對我們沒有敵意的,所以在得知了我們的情況之後,這個老人傢什麼話都沒有說,就是捯飭些瓶瓶罐罐的東西,我看見裏面有很多蟲子,看到這裏的時候,我頓時感覺一陣子頭皮發麻,這個藥怎麼是蟲子啊。

nbsp;nbsp;nbsp;nbsp;按理來說,胖子的體內現在本來就都是蟲子了,現在還拿蟲子當藥啊,但是因爲我們對於這個行當是完全不了瞭解的,現在唯一能夠救下胖子的也就是這個老人家了,所以不管讓她幹什麼,我們都只能在旁邊看着,一點忙也幫不上。

nbsp;nbsp;nbsp;nbsp;大概過了有一個多小時的樣子,這個龍十三老人家總算是完成了製藥,看了看我們沒有說話,我和鐵衣趕緊將胖子扶起來,我白扯着胖子的嘴巴,這傢伙看來是很久沒刷牙了,這口氣薰的我差點失手將胖子又放下,看見龍十三直接將藥水倒進了胖子的嘴裏,然後對着我們點了點頭。

nbsp;nbsp;nbsp;nbsp;跟我們同來的一個叫做阿山的漢子,便帶着我們一起出來了,臨走的時候,我跳出一沓錢放在那裏,對着龍十三鞠躬之後就出來了,因爲現在的時間真的是太晚了,所以我們便決定先到阿山家裏住一晚上,可是剛剛走到阿山家門口的時候,這胖子就開始不對勁了,這身體開始劇烈的顫抖,然後就開始嘔吐,接着我看見胖子嘴裏吐出了許多的蟲子,這密密麻麻的幾乎吐了一地,我都奇怪這胖子的胃裏究竟有多少的容量啊,竟然能夠裝的嚇這麼多的蟲子。

nbsp;nbsp;nbsp;nbsp;吐到最後的時候,胖子吐出了一個蘋果,看到這裏,我便知道胖子應該沒事了,這個時候阿山看着我們說道:“沒事了這就好了,讓你們的這個朋友先好好休息一晚上,民田明天一早的話應該就餓沒事了。”聽到阿山的話之後,我懸着的心終於是放下來了,在感謝過阿山之後,我們便按照阿山給我們安排的房間休息了,雖然這是我第一次住竹樓,這感覺也十分舒服,不冷不熱,空氣中頭透着一股子竹子的味道,這感覺很棒,但是我因爲經過那條叫做苗域夜蛇的東西,加上胖子的中蠱經歷,所以我這一晚上還是睡的提心吊膽的,生怕再出現什麼意外,但是還好,這一晚上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切都按照想象的樣子,第二天一早的時候,我聽見胖子熟悉的呼嚕聲,當胖子醒來的時候,已經完全沒事了,似乎連自己昨天晚上中蠱的事情都不知道,於是我添油加措的說了一番,胖子對着我和鐵衣不住的感謝,讓我十分舒服。 「呵……最好你能做到!」墨九狸聞言冷冷一笑的說道。

「你什麼意思?」黑衣人聞言冷聲道。

「字面上的意思!」 重生:將門毒女 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我們走,你給我等著!我們走著瞧……」黑衣人看了眼圍觀的人,還有鎖在他們身上的神識,最後冷冷的說道。

說完帶著自己的人,轉身離去……

眾人見對方走了,也陸續都散了,地下交易場的攤位,藍衣中年男子看著墨九狸說道:「多謝姑娘,但是韓族人不好惹,姑娘還是小心點好!」

「嗯,我知道!」墨九狸說道。

然後,墨九狸帶著雲夏繼續往裡面走,很快墨九狸和雲夏來到了最裡面的第一環,這裡面的人相對外面幾環的人也比較多……

裡面的空間也比較大,東西和攤位也比較多,墨九狸和雲夏邊走邊看,雖然東西不少,卻沒有什麼讓墨九狸看得上眼的……

墨九狸走到最裡面,發現這第一環的盡頭竟然是一個十分寬敞的大廳,墨九狸在一個賣藥材的攤位停下來,看著裡面坐著的藍衣老者好奇的問道:「前輩,這大廳是做什麼的?」

「丫頭眼力不錯,這個大廳平時就是這樣的,每個月的最後一天,則是用來舉辦拍賣會的!」老者看了眼墨九狸笑著說道。

「原來如此。」墨九狸聞言點點頭道,想了下今天才月初,看起來要等到月底才有拍賣會了。

「雲夏,你看什麼呢?」這時,墨九狸看到雲夏低頭一直盯著一株藥材看,好奇的問道。

「主人,我們買了這個吧!」雲夏指著一株綠色的小草說道。

「這是什麼?」墨九狸看了眼攤位上面擺著的一株綠色的小草,根莖到葉子都是翠綠的,雖然小小的一株不太起眼,但是仔細看的話,會發現這株小草,生命力十分的頑強。

「這是霧影草,是用來煉製閉息丹的主要藥材。」老者看著墨九狸解釋道。

「這個怎麼賣?」墨九狸問道。

「10000靈石一株!」老者說道。

「給,我要了這株!」墨九狸說著拿出靈石遞給老者說道。

「好。」老者一愣接過靈石道,他倒是沒有想到墨九狸出手這麼大方,而且還沒議價。

墨九狸伸手去拿霧影草,可是剛要碰到時,卻被人搶先一步,拿走了霧影草,墨九狸轉身一看是一個身穿白衣的女子,手裡拿著自己付過錢的霧影草欣喜的說道:「太好了,終於找到霧影草了!」

「這位姑娘,這霧影草已經沒有了!」老者說完,也沒看他怎麼動的,白衣女子手裡的霧影草,便到了墨九狸手裡了。

墨九狸見狀心中微微驚訝,暗道老者的實力強悍,看了眼手裡的霧影草,直接收了起來,對著老者點了點頭,然後看著雲夏說道:「我們走吧!」

「等一下……」墨九狸身後一道女子聲音響起,隨即前面的路被白衣女子擋住了。

白衣女子看了眼墨九狸然後不屑的說道:「我要你剛才賣的霧影草,你花多少錢買的,我給你五倍的錢,你把它賣給我……」 第二天一早,看見胖子真的沒事了,能打呼嚕能吃飯的樣子,我的心情也是好了很多,加上現在我以胖子的救命恩人自居,所以這感覺頓時逼格爆表的感覺,十分酸爽,這胖子還跟我說起,在河邊的時候,我說的那些話,這個時候我直接死活不承認,說是胖子發燒燒糊塗了,再說胡話,胖子拍着自己的腦袋瓜子,想了很久說也許真的是,還好躲過這次事情了,想到這裏,我在心裏偷着笑啊。

等我們在阿山家吃完早餐之後,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要不是龍十三老婆婆幫助的話,這胖子必定是死翹翹了,所以胖子吵吵着要我們買點東西去拜訪一下。

因爲龍老婆說的話都是在地的古苗語,所以我們三個都聽不懂,所以這阿山便陪着我們同去了,雖然這龍十三老婆婆看起來的樣子十分古怪,但是這心還是很好的。在阿山的翻譯之下,跟我們說了許多的關於蠱的事情,頓時讓我們打開眼界。

蠱術是指生於器皿中的蟲,後來,穀物後所生飛蛾以及其他物體變質而生出的蟲也被稱爲蠱。古人認爲蠱具有神祕莫測的性質和巨大的毒性,所以又叫毒蠱,可以通過飲食進入人體引發疾病。患者如同被鬼魅迷惑,神智昏亂。先秦人提到的蠱蟲大多是指自然生成的神祕毒蟲。長期的毒蠱迷信又發展出造蠱害人的觀念和做法。

聽見龍十三老婆婆的話,頓時讓我背上起來了一身的雞皮疙瘩,這玩意是在是太危險了,這說的簡直就是防不勝防啊,這要是真遇到一個下蠱的高手的話,那我們三個基本就相當於白給啊,按照我們的即刻戰鬥能力來說,對付那些鬼啊妖啊啥的還是有辦法的,但是對付這下蠱的話那基本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啊。傳說中製造毒蠱的方法,一般是將多種帶有劇毒的毒蟲如蛇蠍、蜥蜴等放進同一器物內,使其互相齧食、殘殺,最後剩下的唯一存活的毒蟲便是蠱。蠱的種類極多,影響較大的有蛇蠱、犬蠱、貓鬼蠱、蠍蠱、蛤蟆蠱、蟲蠱、飛蠱等。雖然蠱表面上看是有形之物,但自古以來,蠱就被認爲是能飛遊、變幻、發光,像鬼怪一樣來去無蹤的神祕之物。造蠱者可用法術遙控蠱蟲給施術對象帶來各種疾病甚至將其害死。

還好,看起來今天這龍十三老婆婆的心情還是不錯的,在阿山的翻譯下,給我們說了很多的關於下蠱的事情,以及一些蠱的處理辦法,因爲這內容的涉及範圍是在是太多太多,所以我就用手機錄音的辦法,將阿山翻譯的話都錄製了下來。

當龍十三老婆婆得知我們的來意是要找到那個苗寨的時候,羅嘉苗寨,龍老婆婆的表情看起來十分詭異,頓時給了我一種很不好的感覺。這個時候,我聽着阿山的翻譯,應該是龍十三老婆婆在講述這個關於羅嘉苗寨的事情,因爲我們來的時候就刻意跟阿山打聽過了,他說完全沒有聽過這個苗寨。

通過龍十三老婆婆的話,我才知道,原來這個叫做羅嘉的苗寨真的是存在的,這個苗寨是個生苗,當初的時候,因爲這寨子的祖上是一個叫做司建任的,後來還聽說當過國師,被人們叫做妖道。

聽到這裏的時候,我頓時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啊,因爲這個名字我曾聽過,當初蠱惑衆多的鬼,導致萬魂詛咒出現的罪魁禍首就是這個叫做司建任的傢伙。

所以開始的時候,當我聽到阿山的嘴裏說出這個名字的時候,全身都緊了一下,從龍十三老婆婆的口中我才得知,這個羅嘉苗寨是根本不與外界來往的,而且這個族人的人很少,十分兇悍,而且這下蠱的技術也是很好的,當龍十三老婆婆在得知我們要找的地方是這個的時候,專門教授了我們很多對付這個羅嘉苗寨的下蠱的法子,而且我還聽說,當年龍十三老婆婆有個姐姐,就是因爲跟這羅嘉苗寨的人在鬥蠱的時候被害死的,所以龍十三老婆婆聽到這裏的時候,跟我們說了很多,甚至有很多東西對於她來說都是極爲中極爲重要的訊息。

開始的時候,我還想着這次的對手不是鬼物而是人,所以應該是最簡單的一次,誰曾想我們幾個剛開始的時候就遭遇了一個下馬威,胖子因爲吃了一個蘋果而被下蠱,若不是龍十三老婆婆出手相救的話,估計此刻的胖子應該是個正兒八經的死胖子了,在準備救下胖子的路上,我還被一個叫做苗域夜蛇的東西咬了,要不是我幸運的當初在地府吃過那個牛頭馬面送的血河丹丸的話,我現在也是掛了。

所以我便知道這一次,其實才是最後一步也是最危險和最艱難的一步,想到這裏,我頓時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認真的聽着龍十三老婆婆的話,在手機錄音的同時,儘可能的將這些寶貴的知識都放在心裏,因爲我知道,此刻也許恨不經意的一句話,都有可能在我們到達羅嘉苗寨頓的時候救下我的命。

開始的時候,我還想着能不能用很簡單的方法就得到第四神器,甚至是花錢就可以買的到,因爲這東西雖熱對於我來說是改變家族宿命的寶貝,但是我覺得對於尋常人來說,其實並沒有什麼珍貴的,但是在得知對手是那個大唐妖相司建任的時候,那頓時又了一種仇人見面分外眼紅的感覺。

我當時就知道這一次的遭遇肯定不會是我想象的那麼簡單了,加上龍十三老婆婆本就是這羅嘉苗寨的死敵都這樣說,可見這羅嘉苗寨的分量的確不輕,也是很不好對付的,雖然這尋常第一個蠱我們都處理不了,但是面對這危險重重的羅嘉苗寨,我卻不得不去,因爲這畢竟關於這最後一件神器的下落,關係着崔家萬魂詛咒的最後一步。

在龍婆告訴了我們很多東西之後,還額外送給了我們幾個瓶子,說是他根據她姐姐以前給他講述的關於羅嘉苗寨的一些特色的毒蠱的藥品,因爲這些藥都是她根據姐姐的描述而製作的,但是因爲從來沒有遇到過嘗試過,所以這藥效究竟如何,這龍十三老婆婆其實也是不知道的,但是對於我們來說,這有總比沒有好啊,加上龍十三老婆婆這麼輕鬆的就治理好了胖子的蠱毒,所以我們三個對於她老人家還是十分信任的。在我們和龍十三老婆婆告別的時候,龍十三老婆婆還專門告訴了我們現在羅嘉苗寨可能出現的位置,並且要我們答應她,如果找到那個羅嘉苗寨的話,一定要替她報仇,替她的姐姐報仇。

聽到這裏,我對着龍十三老婆婆點了點頭,看見龍十三老婆婆笑起來的樣子,我也跟着笑了,我們告別了龍十三老婆婆之後,便先是返回了阿山家,在我們去龍十三老婆婆家的時候,我本來是準備,我們在感謝人家對胖子的救命之恩之後,我們便打聽羅嘉苗寨的下落,然後直接去的。

但是現在既然已經知道了這些情況,而且對方也是如此彪悍的人,所以我們三個商量一番之後,便暫時決定先在這寨子裏停留幾天,按照龍十三老婆婆說的那些辦法,準備好相關的藥品,因爲我們這一次打交道的就是當初大唐妖相司建任的後人,一定是個非常厲害的蠱師,所以,我們必須在可控範圍之內,做好全部防備,不然的話,這基本相當於白給了,就是連怎麼死的都搞不清楚了。 「抱歉,不賣!」墨九狸看了眼白衣女子,淡淡的說道。

「不賣?那你今天就別想走出這裡!」白衣女子聞言怒道。

「呵呵……憑什麼?」墨九狸聞言挑眉問道,她不過是來這裡逛逛而已,從沒有想到惹事,可是這些人是腦子有病吧,非要跟自己較勁!

「憑什麼?就憑那霧影草本小姐看上了!」白衣女子不屑的看著墨九狸說道。

「呵……憑你?也配?」墨九狸冷笑一聲說道。

「你知道我們家小姐是誰嗎?」這時白衣女子身邊的一個身穿藍裙的女子瞪著墨九狸問道,看那樣子應該是這個白衣女子的侍女。

「你們家小姐是誰,跟我有關係?」墨九狸覺得好笑的問道。

為什麼不管在什麼地方,總有一些人,拿出我爹是村長的架勢啊!到底憑藉什麼啊,分明這是一個強者為尊的世界,非要出來跟人家拼身份,真不知道他們是真傻啊還是真傻啊……

「我告訴你,我們家小姐是韓族族長的女兒,你最好乖乖的把霧影草交出來,免得跟我們韓族為敵!」藍裙侍女瞪著墨九狸說道。

聞言,周圍的人紛紛看向墨九狸和白衣女子等人,有一些之前見過墨九狸的人,心裡不由得有些同情墨九狸了,這位姑娘,同一天得罪了兩撥韓族人,看起來出去之後是性命堪憂了啊……

韓族人向來囂張跋扈,又極其的護短,招惹他們的人和家族,都沒有好下場……

墨九狸聞言不怒反笑:「又是韓族人?你們韓族人還真的是跟蒼蠅一樣,讓人討厭的很啊!」

「你說什麼?」白衣女子聞言怒道。

本來以為墨九狸聽到她是韓族大小姐,就會乖乖的把霧影草送給她,甚至過來巴結她。卻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敢侮辱她,頓時白衣女子就怒了……

「你有本事給我再說一遍!」白衣女子瞪著墨九狸說道。

「再說一遍又如何?既然你耳朵不好使,我就再說一遍給你聽,你們韓族人是蒼蠅吧,到處都能看到你們,真的是很討厭呢……」墨九狸看著對方冷冷的說道。

「你……你找死!」白衣女子怒道,她沒有想到墨九狸真的不把他們韓族放在眼裡,要只是在這諸神大陸,沒有人敢對他們韓族不敬,不管她走到那裡,只要報出自己的身份,無論對方是誰,都會恭敬對待她的。

可今天這個女人竟然敢如此侮辱她,真是氣死她了!但是看了眼周圍,她知道不能在這裡動手,可是這件事她絕對不會這麼算了的……

「給我盯著她,只要她離開這裡,我就要讓她生不如死!」白衣女子瞪著墨九狸,對著身後的黑衣人說道。

「是,大小姐!」黑衣人恭敬的說道。

「藍蝶,我們走!」白衣女子狠狠的瞪了眼墨九狸說道,然後帶著自己的侍女,和身後的護衛,轉身離去。

墨九狸看了眼對方,微微一笑,然後帶著雲夏繼續逛了一圈,確實沒有什麼可買的之後,轉身離去…… 因爲龍十三婆婆說道,我們要尋找的神奇,就在那當初大唐妖相司建任的後人手中,所以我們此行的目標也就隨着龍十三婆婆的話而變得清晰起來,也就是說只要我們能夠找到龍十三婆婆口中的那個司家後人,我們這第四神器的事情也就有眉目了,想到這裏,我是既激動又忐忑,激動的是,本來我還覺得尋找這第四神器是一件大海撈針的事情,但是現在目標竟然因爲胖子的意外中蠱而出現眉目。

而我擔心的是,這蠱毒十分厲害,我們在沒有任何對手的情況下,緊緊就是因爲一個被下蠱的蘋果,這胖子就差點掛在這裏,這要是遇到司建任的後代的話,我們還是十分不好對付的。

雖然有了龍十三婆婆的幫忙,但是對於前路來說,我還是有點摸不到門徑的感覺,但是一想,既然走到這一步,俗話說的好,開工沒有回頭箭,既然到了這裏,那就順其自然好了,至於如何對付那司家後人,也只能走一步看一部,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了。

因此,我們三個在苗域呆了一天,找到了龍十三婆婆的說的那些草藥,然後製作了許多的瓶瓶罐罐的之後,便告辭了阿山,向着羅嘉苗寨挺近。

王者榮耀:撿了把劍送個大神 還別說,這山裏的蚊子當真是十分的彪悍,看見我們,給我的感覺就像是好久沒有看見肉的餓狼,雖然我們身上都噴灑了防蚊水,但是這一個個的蚊子還是不放過我們,將我們一個個叮咬的周身是包,奇癢難忍。就這樣,我們在山裏行走了將近三天。

因爲我們的前期貯備算是十分充足的,所以這三天的時候倒是也誒有經貴哦過什麼過於危險的事情,這一路上來說還是比較順利的。當我們繼續在山裏行進的時候,在前面探路的鐵衣突然返身回來,跟我們說道這前方倒是發現了一個苗家的寨子,但是至於是不是我們要找的司建任所在之處,還是沒有概念的,因爲龍十三婆婆曾經跟我們說過,說是這苗家寨子分爲熟苗和生苗,這熟苗就是像是龍十三婆婆他們那個樣子的苗寨,而這生苗的話,則是不接納我們的,但是對於眼前這個二寨子究竟是生苗還是熟苗,我們幾個卻完全沒有概念,但是既然走到這裏了,那就姑且進去看看吧。

可是當我們進了寨子的時候,才發現這裏似乎已經被廢棄很久了,一點有人的跡象都沒有,很多房子都已經瀕臨坍塌的地步,看到這裏,我腦子裏頓時覺得這裏應該不會有人了。

這個時候天也也已經接近傍晚,我們在尋找了很久之後,還是沒有發現人煙,所以便決定今天晚上先在這個廢棄的苗寨裏安營紮寨,一切得等到明天天亮子啊說。

決定之後,我們先是選擇了一個交通比較方便,所在岔路口較多,而且房子的原貌加好的房子,這樣做的原因是,因爲這個房子的位置面臨着好幾個路口,這要是遇到什麼怪異的事情的話,我們可以方便隨時跑路,這路口多的話,也就是我們的選擇就會多,這是其一。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這村子在這深山老林之中,卻一個人都沒有,倒是讓我們十分好奇的,雖然倒是在我們進來村子之後,並沒有發生什麼古怪的事情,但是我還是有一種很不好的感覺,所以我們選擇房子的時候,必需要爲之後若是發生什麼變故而逃跑的路做好準備,因此我們現在了眼前的這個竹樓。

眼前的竹樓看起來好像是因爲長時間的無人居住而到處都是灰濛濛的,雖然我們只是過一夜,但是還是習慣性的要清理一下,在清理這些東西的時候,主要是我和鐵衣,胖子這個傢伙,吵不要了的說自己身體還沒有好,不方便大動作,所以便沒有參與我和鐵衣的清掃行動。

就在我和鐵衣努力打掃房間的時候,我突然聽見外面胖子在叫喚,我擦這聲音,我當時還以爲這死胖子,這個時候,在經歷過一次被下蠱之後,還是沒有管住自己的嘴,又吃了什麼東西中毒了,當我和鐵衣問詢跑出去的時候,發現還好,這一次胖子的樣子倒是還算正常。

只是胖子古來之後上氣不接下氣請的說話,我看着胖子說道:“你沒事叫喚啥啊,我還以爲你又吃了什麼髒東西,拉出來一堆蟲子啊,怎麼了,你這樣子好像是後面有狼追你一樣啊,又發現什麼東西了,感激你的啊,你看着天色也不早了,我和鐵衣還忙着哪,你這幫不上忙就算了,可是別添亂啊,現在顧不上跟你玩啊。聽見我的話,這死胖子好像是十分生氣的樣子說道:“你以爲我在玩啊,我有那麼無聊啊,說到這裏,胖子像是變戲法一樣從背後掏出來一個牌子,看這樣子,應該是個排位,開始的時候,我還覺得沒什麼,心想這胖子是在是太缺德了,仗着自己出身道門,沒事拿了人家的牌位。”

我剛想跟胖子說過“你要這東西幹嘛的時候”我赫然看見了這個牌位上面的字,分明就是先祖司建任之靈位,看見這幾個字之後,我周身一個激靈,看來,龍十三婆婆誰的沒錯,我現在就是到了這個那個叫做羅嘉苗寨的地方,可是在驚訝的同時,我心裏滿滿的都是好奇。

可是這羅嘉苗寨現在怎麼會是這個樣子啊,看這樣子好像已經很久都沒有人居住了,如果是這個樣子的話,那我的第四神器究竟應該去哪裏尋找啊,這羅嘉苗寨的人不是已經死完了吧,想到這裏,我頓時感覺誰身上都是冷汗,可是按照徐伯的話來說,我們第四神器的目的地就是眼前這個羅嘉苗寨啊,既然徐伯是經過演算才得出的結論,應該不會出錯啊。

看見胖子和鐵衣,我們幾個都是面面相覷,不知道這是個什麼情況,但是我們很可能的就是,這裏就是羅嘉苗寨,因爲我們在一個房子的角落了看見了羅嘉苗寨的牌子,而且好多竹樓裏都看見了,先祖司建任之靈位這樣的靈位牌子,說明這裏應該就是羅嘉苗寨無疑了,而之前住在這裏的應該就是羅嘉苗寨的後人了,可是龍十三婆婆也只是說過,這個羅嘉苗寨的人都是十分兇悍的,但是人丁稀少,暗道說是,在經過這麼多年之後,這人丁稀少的羅嘉苗寨已經沒有人在這裏了?

那麼村子裏的這些人究竟是已經全部都不在了,還是已經全村搬遷了,難不成我們來的是羅嘉苗寨的舊址,可是沒有聽說過這苗寨還有搬遷的事情啊,按照徐伯的話來說,這苗寨的人安土重遷的思緒思想還是比較重的,所以這個全村搬遷的事情基本是很難發生的。

可是如果不是全村搬遷的話,那麼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這裏的人到底去了哪裏啊?爲什麼這裏給我的感覺就好像已經很久都沒有人居住過了啊,我們三個在樓口討論了半天還是沒有得出一個結論,這個時候看了看天色已經很晚了,所以便決定先去樓上好好打掃一番,省的晚上沒個地方落腳,同時我們按照龍十三老婆婆教授的辦法,在房子的周圍撒了狠多的藥粉,在防止各種蛇蟲猛狩的同時,還能夠預防這裏被人提前下過蠱,而且因爲胖子此前的經歷,所以我們反覆的強調在進入房間之後,任何吃的東西都不許碰,更不能吃,再也不能因爲一時的嘴饞而在此讓我們陷入險境了。 墨九狸和雲夏,直接從另一側又逛了出去,來到門口遇到另外一個地下交易場的工作人員,熱情的帶著她們走了出去……

雖然這地下交易場的東西很多,也有很多不少的寶貝,但是對於擁有空間的墨九狸來說,真的不算什麼,於是墨九狸和雲夏決定回去……

不過,她們在地下交易場轉了這一大圈,也用去了一天的時間,她們來的時候就是傍晚,出來之後才發現,現在天色也已經黑了下來……

再次來到了進入地下交易場的茶樓,迎接她們的還是之前的夥計,看到墨九狸和雲夏熱情的說道:「兩位姑娘這麼快就回去了,是沒有買到適合的寶貝嗎?」

「還好,我們暫時也沒有想買的,就是過來看看的!」墨九狸笑著說道。

「好,那兩位慢走,如果兩位不離開風華城,可以等到我們有拍賣會的時候再來,到時候可是有很多奇珍異寶的啊……」夥計熱情的介紹道。

「好的,我們知道了,到時候有空會來看看的,告辭了!」墨九狸聞言微微一笑的說道。

「好的,兩位慢走!」夥計熱情的說道。

墨九狸和雲夏直接出了茶樓,往客棧走去……

「主人,那些韓族人呢?我還以為他們會在外面埋伏我們呢?」雲夏看了眼四周和身後,好奇的問道。

「他們啊,怕是沒有機會了!」墨九狸淡淡的笑了笑說道。

「啊……難道主人對他們?」雲夏忽然間明白什麼的說道。

「對於想殺我的人,我只是早一步讓他們沒有那個本事罷了!」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她是醫者,她也不嗜殺,但是卻不代表她就是善人,對於那些想著殺自己的人,直接解決掉才是她的原則,誰讓她討厭麻煩,又不想在風華城引起太多人主意自己呢……

所以,不管是之前招惹自己的韓族黑衣人,還是之後恨上自己的韓族大小姐,現在都已經是奄奄一息了……

風華城中,韓族別院的東廂房,和西廂房,此刻是一陣的混亂,無數的煉丹師和醫者來來回回,穿梭在兩個廂房之間,卻一個個都是愁眉不展的……

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們韓族的大小姐,還有韓族的表少爺,同時身染惡疾,命在旦夕!本來,兩人帶著人去了風華城最大的地下交易場,據說在裡面,遇到有人招惹和挑釁他們韓族……

於是,兩人在門口守著,準備好好教訓教訓那人,結果還不等他們想教訓的人出來,兩人幾乎前後間相繼發作了,一個面色漆黑,一個面色青紫,看起來嚇人無比……

跟隨兩人身邊的人,當場就嚇得不輕,直接把兩人帶回來了,這下子別院的煉丹師們,可是忙死了……

可是,不管他們怎麼檢查,都檢查不出來兩人的問題,在他們的體內,竟然連毒藥都沒有發現,可是兩人的癥狀,卻分明就是中毒了啊……

別院的總管韓老,看著一群煉丹師冷著臉問道:「你們就沒有辦法?」 決定之後,我們三個便一起返回了那個竹樓,因爲這裏只是有點灰塵,而且我們的主要目標也只是因爲想要暫時居住一碗上,加上我們幾個大男人對於收拾房間這種事情也不是很擅長,我以前一個人的時候,也是很少收拾房間的,所以我們三個就這樣草草的將房間收拾了一下之後,確定可以比較舒服的睡一晚上的程度就可以了,至於多麼乾淨整潔明亮的話,我只能呵呵呵呵了,如果周沫在的話,對這裏的評價我估計只能說是兩個字,那就是狗窩了。

我們在簡單的將我們選中的那個竹樓在收拾妥當之後,便開始準備晚餐的事情了,這俗話說的好,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的慌,不管怎麼說,我們都已經泡在山林裏三天三夜了,這個時候,能夠有個熟識的地方睡覺,就已經是心滿意足了,知足髒亂差這些問題,根本不在思考範圍之內。

這感覺就好像是,一個捱餓了很久的人,突然看見一個落在地上的饅頭,也會撿起來吃的大朵快頤的。就是這個道理,我們現在算是累極了,在簡單的吃過一些速食的食物之後,便早早的打算休息了,這傢伙是在是太累了,雖然我們已經經歷過很多事情了,但是現在來說,還是完全不在話下。

思來想去,胖子在我們睡覺的房間周圍簡單的佈置了一些防範陰間之物的符咒之後,鐵衣也在房子周圍灑下了一些防止下蠱的藥粉,這陰陽雙防之後,我們便打算睡覺了。

雖然這裏的環境來說算是很差的了,基本的設施都已經因爲時間的年輪劃過之後,變得腐朽,這本身就植物建造的房屋,因爲缺乏保養,此刻也算的上是岌岌可危了,但是這好處也自然是有的,這裏的空氣清新,躺在屋內就像是躺在叢林中一般的天然氧吧,這清新的空氣給人一種隨時吸氧的感覺,所以這感覺總體來說還是十分舒服的。

在這美好的氛圍當中,在經歷的了種種的挫折和危險之後,我們此刻全身都像是被抽乾了盡力一般,像是一具具屍體一樣的躺在房間裏,不一會就睡着了。

因爲這裏荒山野嶺的一點聲音都沒有,只有偶爾傳來的像是狼或者別的什麼動物的聲音,所以這感覺還是十分不錯的。可是,不知道是幾點鐘的時候,我迷迷糊糊的被一陣動靜給驚醒了。

當我睜開眼睛的時候,第一眼看見的是鐵衣的身影,此刻的鐵衣全身關注的俯身在窗子旁邊,好像在觀察着什麼,可是這大半夜的鐵衣這是幹什麼啊,難不成遇到了什麼麻煩,是野獸來了,還是這村子力度人回來了,想到這裏,我頓時感覺周身的汗毛爲之一緊,也麻溜的起來,向着鐵衣的位置走了過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