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絡許川和方化康,也是蘇志拜託關兆新所做。

蘇志很快走到了三人面前,熱情地給了關兆新一個擁抱,互相笑罵幾句後才帶着大家來到了臨時休息室。

“現在學校放假,這裏沒什麼人,好在老王在學校有親戚,我才借到了一間教師宿舍的鑰匙。”蘇志邊說邊打開了房門。

“老王?是王澎吧,我還記得這小子是校長的親侄子呢!”方化康整理了一下腦海裏的記憶,說了出來。

蘇志也有些感慨,“唉,有錢有勢的人過的就是好,不但不要努力,還能隨便找一份好工作,若不是他熱情地幫我借來了鑰匙,我怕會認爲他把我們這些老同學忘記了呢!”

“額?聽你的語氣,難道是王澎沒來參加聚會嗎?”許川好奇地問了一句。

“他在外地沒回……好了,別說他了,我們進去吧。”蘇志打開屋子,做了一個邀請的動作。

剛剛轉身,客廳上一個高挑的女子便疑惑地望着他們,愣了一會才“噗嗤”笑了一聲。

“你是方化康吧?前兩年耀偉說在工地上看到你我還有點不信,現在看你這幅黑人模樣,不會真去搬磚了吧?”

方化康在女子說話期間已經找到了她的信息,此時說起話來也是滴水不漏。

“搬磚?我哪有那個本事喲!在大學瀟灑了四年,早就提不動東西了,我是去監工的,工地負責人是我舅舅,我只是去混混日子。”方化康擺擺手,抽出一間椅子坐下,“對了,徐悠,說起耀偉,難道你兩還沒分啊?”

在記憶當中,徐悠和趙耀偉可是班級的神仙俠侶,經常能在學校的各個角落看見他們成雙成對。

“這……”徐悠忽然看了蘇志一眼,臉色變得有點尷尬,壓低聲音繼續說道,“其實我和趙耀偉早就分了。”

方化康見徐悠這幅模樣,猜測出兩人有些私事,也不再深究。

兩人話音剛落,一個青年擦着手從衛生間走出。

“52層趙耀偉!”在看到此人的第一眼,許川腦子裏便多出了一些資料,心中忍不住默唸一句。

趙耀偉在看到許川三人也是有點驚訝,愣了一會後才走上去拍了拍幾人。

“多年不見,甚是想念啊!”

四人本來就不是老同學,百樓間的住戶在外人面前也沒有什麼聊法,互相客套幾句後,四人坐在了一起。

“對了,班長。”徐悠似乎是想起什麼事情,連忙站起身子拉住了蘇志的衣袖,“秦帥他們在你離開不久就出去接迎雪了,估計現在纔到門外。”

蘇志不經意間掙開徐悠,皺了皺眉頭,喃喃道:“我記得沒請迎雪啊,怎麼她就來了。”

“喂,再怎麼着人家也是班花,追的人能從這裏排到街上,大班長不至於這麼不屑吧?”徐悠開了句玩笑。

只是時刻盯着蘇志的許川清晰地看到了蘇志眼中閃過一絲狠厲,似乎是徐悠所說刺激到了他。 去接班花迎雪的兩人不久之後就回來了。

迎雪本名廖迎雪,這次同學聚會還帶上了自己的未婚夫。

八人聊了一下天,住戶一方也在相互瞭解。

史渙一方的三人分別是52層的趙耀偉,91層的鐘胤輝,72層的高展。

“大家都還沒吃晚餐吧,剛好我在市裏有家酒店,今晚就去那裏吧!”說話的人是廖迎雪的未婚夫,本地龍頭企業的少爺——喬楚成。

在剛剛的聊天中,廖迎雪就介紹了喬楚成的身份,但這話說出口的時候,大家卻不怎麼高興,尤其是徐悠,臉上更是露出一絲難色。

“迎雪,其實吧,班長早在今天上午在漫夜山莊訂好了晚餐,所以……”

徐悠輕輕拉住廖迎雪的手。

“哦哦!這樣的話那就算了,嗯,今晚我買單就行了。”喬楚一臉成不在意,對着蘇志露出挑釁的目光。

坐在蘇志一旁的關兆新分明聽見蘇志低聲暗罵了一句:“廢物!”

雙眼微眯,關兆新心裏有了小計劃。

作爲當地有名的富二代,喬楚成自然知道漫夜山莊地址,衝着大家打了句招呼後,帶着廖迎雪率先離開了。

“有錢真好!”秦帥感嘆一句,雖然不瞭解喬楚成豪車的價錢,但從其華麗的外形來看就知道價格不菲。

“別說了,快上車吧!”徐悠喊了一句,飛快鑽進了剛剛攔住的出租車。

“有意思!”方化康看着車子漸漸遠離市區,輕笑一句。

“每次恐怖場景都是什麼山區啊,鬼屋啊,孤島啊這些人跡罕至的地方,看來這次也不例外。”關兆新也隨意應道。

三人乘坐了同一輛車,自然口無遮攔,至於司機,對這些東西漠不關心。

“聽口音這三人應該是外地人,嗯,等會繞一下路,多撈點錢!”

半個多小時後,幾人終於來到了晚飯地點——漫夜山莊。

蘇志訂好了房間,今晚大家是要在這過夜的。

看了一眼即將落下的太陽,關兆新深吸一口氣,開始了自己的計劃。

計劃第一步,瞭解處境。

“阿志,這環境不錯喲,應該很貴吧!對了,老闆呢?”關兆新熱情地摟住蘇志。

蘇志也摟住關兆新脖子,雙手對着周圍的景物指指點點:“這山莊老闆和我有點交情,可惜他現在回老家了,不然肯定帶你們認識認識。嗯,你們先去玩會,我去廚房看看。”

蘇志說完就跨進了一條小徑,一會之後就消失在了幾人視野之中。

史渙一方的三人對視一眼,對身旁幾人打了個招呼就跑開了,估計是去了解山莊或去找線索了。

方化康和許川是沒有計劃的,見三人如此,也有了探索一番的打算。

不到一分鐘,空地上只剩下了徐悠和關兆新。

關兆新伸了個懶腰,湊到徐悠身旁,隨意說道:“唉~一晃這麼多年過去了,發生的事情太多了,甚至有點出乎我的意料,怎麼樣?說說你和趙耀偉這小子的故事吧!”

徐悠嘆出口氣,找了張石凳坐下便開始敘述起曾經的往事。

“怪不得你倆老是鬧矛盾,敢情一開始就誤會了啊!”關兆新聽完徐悠敘述不禁感慨一句。

當初剛進大學的徐悠爲了表現,經常熬夜,終於有一天昏倒在了操場上。

在半昏迷中,對那個照顧她的男孩產生了極大的好感,醒來之後發現趙耀偉長得還行,便有了交往的念頭。

其實當時細心照顧徐悠的是班長蘇志,趙耀偉只是替忙了半夜的蘇志接了下班,居然稀裏糊塗地收了個漂亮的女朋友。

造化弄人,畢業幾年之後,徐悠帶着趙耀偉與蘇志再見時偶然講起了當年往事,沒想卻是一場美麗的誤會。

冷酷前夫:大律師請溫柔一點 回到家裏的徐悠一度認爲自己被欺騙了,索性提出分手,而趙耀偉也是個好面子的人,知道徐悠不是真心愛自己,也爽快地答應了。

這次聚會,也是兩人和平分手兩年後第一次見面。

“是啊,誰也沒料到會發生這樣的事,若是沒有這個誤會該有多好!”

看着徐悠一臉惋惜的模樣,關兆新忽然開口。

“難道你們的分手也有蘇志的緣故?你喜歡蘇志?”

關兆新本以爲徐悠會否認或是迴避這個問題,不過這次是他想多了。

徐悠居然大方地回答了這個問題。

“班長是個極其優秀的人,我的確很喜歡他,這次聚會我也是想和他親近親近,可是……當年的事……”徐悠說着說着忽然閉上了嘴,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恐怖的故事。

“當年的事?”關兆新重複一句,還沒來得及問清楚是怎麼一回事,徐悠便站起身子離開了。

把這點牢牢記住,關兆新也起身離開,開始尋找當年的知情人。

關兆新首選之人自然是自己的好兄弟——蘇志。

作爲當事人,關兆新想不到有誰比他更瞭解當年的事了。

“不過……廚房究竟在哪?”山莊的佈局錯綜複雜,道路兩旁還種滿了奇花異草,關兆新根本找不到廚房在哪。

就在關兆新像無頭蒼蠅到處亂竄時,史渙一方的三人也有了些突破。

“不會吧?楚成哥,嫂子那麼漂亮,哪點不好了,爲什麼那麼討厭她?”說話的是秦帥,此時的他正站在喬楚成的身後。

喬楚成緩緩吐出一口眼圈,轉過身子看了秦帥一眼,慢慢說道:“人倒是漂亮,就是心機太多,我喜歡單純一點的。”

趙耀偉的表現像極了情場高手,下一秒上去摟住喬楚成的腰,勸慰道:“現在的女人哪有單純的,是個原裝貨就已經謝天謝地了。”

“或許吧!”喬楚成有些意興闌珊,擺擺手道,“若是沒有當年的事,我想我已經得到了我想要的了。”

秦帥三人在喬楚成走後默默對視一眼,然後同時搖頭,表示沒有什麼想法。

“看來今晚得纏住這個富二代了,我最喜歡的就是打聽別人的祕密了。”想到要糾纏喬楚成找出當年的往事,鍾胤輝便有些興奮。

當年,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呢? 一番亂逛,居然給關兆新找到了廚房,但只有徐悠和廚師們在裏面。

“班長呢?”徐悠聽到身後有腳步聲,回頭看了關兆新一眼,“你有沒有看見他?”

關兆新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不知。

一邊在廚房打轉,一邊思考着如何從徐悠手裏套出往事,當關兆新想好之後,卻發現徐悠離開了。

沒有辦法,關兆新只好繼續尋找。

許川是和方化康一起行動的,首先去的地方就是晚餐的包廂了,如果晚餐會發生什麼意外,包廂裏也許會有蛛絲馬跡。

然而兩人還沒推開房門,便聽到外面發生了巨大的爆炸聲。

兩人對視一眼,連忙離開了這裏。

兩人離開不久,一個白色鬼影悄悄地飄了進去……

許川來到空地便看到了在烈火中燃燒着的車子,雖然車子面目全非,但許川依稀能辨認出這是喬楚成的座駕。

火光映照在喬楚成的臉上,看不清他在想些什麼。

不到一分鐘,衆人紛紛趕到,看到眼前的畫面都吃大吃一驚。

“楚成?”廖迎雪連忙挽住喬楚成的手,小臉被嚇得煞白。

雖然以喬楚成的身價這輛車不算什麼,但無緣無故的爆炸卻讓他難以接受。

“難道是車子故障了?”喬楚成呢喃一句,有些不大明白。

在一旁的住戶們卻是嗅到了危機感,雖然預料到了會有事情發生,甚至做好了有人突然死去的準備,但車子的爆炸還是讓他們嚇了一跳。

如果這是恐怖的攻擊手段,沒有任何一位住戶能在這股力量下存活!

意外總是成雙出現,當喬楚成拿出手機準備撥打電話讓人來接的時候,卻發現手機沒信號了!

大家紛紛拿出手機,但結果如出一轍,手機都無法連繫外界!

“山莊還有其他的車子嗎?”許川連忙開口。

但話音剛落,衆人才發現能回答這個問題的蘇志居然不在這裏!

“走!”關兆新心生不安,叫了一句許川和方化康,又跑回了山莊。

“我們要不要去看看?”秦帥的話雖是面相衆人,但卻是說是其他兩位住戶聽的。

趙耀偉朝地上吐了口唾沫,一句話沒說就離開了,秦帥與鍾胤輝見他如此,立即跟了上去。

“楚成?”隨着人數減少,廖迎雪也感到了氣氛有些不對,緊張地握住了喬楚成的手。

喬楚成臉色自得知蘇志不在後便變得陰沉,沒有理會廖迎雪,而是把目光放到了徐悠身上。

“徐悠,我希望蘇志能放下當年的那件事,人死不能復生……”

“好了,喬楚成,這事和阿志沒有關係,當年的事……我記得……你也有份吧。”徐悠冷笑一聲,隨後轉身離去。

“賤女人,別以爲我怕了!”喬楚成顫抖的點起一根菸,雖然話語不虛,但慌張的臉還是出賣了他此刻的心情。

那麼,喬楚成究竟在怕什麼呢?

“外面什麼情況?”許川三人剛剛拐過一個彎,差點撞上了蘇志。

“你去哪了?”方化康急忙開口,“外面發生大事了,你突然消失,嚇死我們了。對了,剛剛你哪去了?”

“我,上廁所啊,我之前剛剛走到廚房門口便感覺肚子疼,就隨意找了間廁所解決,對了,之前‘轟’的一聲是怎麼一回事?”

方化康把剛剛的所見所聞詳細敘述了一遍,許川和關兆新則是觀察着蘇志的表情。

蘇志的表情出乎意料的淡定,許川甚至能從他微翹的嘴角感受到他內心的喜悅。

“難道這兩人有仇?車子被蘇志動了手腳?”

許川想到的,關兆新自然能想到,繼續盯了一會蘇志後,關兆新居然有種毛骨悚然之感。

面前的蘇志,似乎不是人!

方化康沒有這種感覺,還在旁敲側擊,想了解更多的信息,諸如什麼喬楚成是不是有仇敵啊?山莊是不是死過人啊這類的。

許川偶爾插兩句,從蘇志口中得到了想要的答案。

山莊平時有兩輛車的,不過老闆回老家開走了一輛,有一輛正在維修,所以山莊現在沒有任何的交通工具。

“不要擔心離開問題,大不了在這裏住一晚上,明天叫出租車就行了。要不是這裏太偏僻,晚上沒車……”蘇志說到這裏忽然停住,回頭似笑非笑地看了許川一眼,“你小子不會是想要臨陣脫逃吧?這麼多年不見了,今晚可得好好喝喝!”

子夜吳歌 和關兆新一樣,許川也感受到了同樣的感覺——眼前的蘇志不是人!

在許川發愣的時候,蘇志繼續向前走去,不一會就走遠了。

留在後方的關兆新悄悄靠過來,“你也感覺到了嗎?蘇志,有大問題啊!”

“難道蘇志是恐怖化身?會是那麼簡單嗎?”許川眉頭越皺越深。

喬楚成和廖迎雪依舊留在事發地點,直到蘇志到來一段時間後才感覺到身後有人。

“是你乾的嗎?”喬楚成回頭看了一眼蘇志,輕聲說道。

蘇志輕蔑地笑了一句,“我可沒這麼大的能耐,就算有我也賠不起你這輛豪車。”

喬楚成似乎沒聽出蘇志話語中的挑釁,自顧自地說道:“當年的事情你還是不能放下嗎?我知道近些年你有了不小作爲,可是呢,你覺得你的報復會讓我放在心上嗎,你……”

“大少爺不愧是大少爺,這個時候還是那麼淡定。行了,你也不用繼續裝了,我知道你在害怕,不是怕我,是怕當年的事情暴露。”此時的蘇志哪裏還有之前謙和的模樣,整個就是一個瘋子,在嘶吼,在發泄着內心的不滿。

“怕?你難道不怕嗎?若不是你喊我,我都快忘了七年前的事了,誰不害怕?你敢說你是乾淨的嗎?威脅我?你蘇志太嫩了!”喬楚成被蘇志的情緒感染,也變得很急躁。

“你在說什麼?你不是跟我一起來的嗎?怎麼會認識蘇志?七年前你們之間又發生了什麼?”廖迎雪聽着兩人的對話也開始懵了,拉着喬楚成大喊。

“一些小事而已,喬楚成,欠的東西總是要還的,你……準備好了沒有?” 蘇志丟下這句話後便轉身離開,也不知去哪裏。

“喬楚成!今天你必須交代明白了,你究竟欠他什麼,不能還嗎?”廖迎雪感到莫名奇妙,現在她的身份是喬楚成的未婚妻,自然不希望喬楚成有什麼事瞞着自己。

¸ttкan ¸¢O

喬楚成直接無視了廖迎雪的大喊大叫,轉過身子看向關兆新,“大學時候和蘇志玩得最好的應該是你吧?”

關兆新點了點頭,找了塊石頭坐下,顯然,喬楚成打算說一說當年的往事了。

“七年前的今天,我終於向自己喜歡的女孩表白了。王筱柔,你應該還有點印象吧?”

“我們班上那個四眼?”關兆新還沒開口,廖迎雪便搶先一步。

說起來,王筱柔還是自己寢室的呢。

廖迎雪對這個長相普通,家庭一般的女孩本來沒什麼惡意,但聽到自己未婚夫喜歡過她,便想出口詆譭。

然而廖迎雪話還沒說幾句,便被喬楚成狠狠打了一巴掌!

“三秒內從我面前消失!”喬楚成對廖迎雪本就沒什麼感情,而她居然敢出口侮辱自己喜歡的女孩,自然怒火中燒。

廖迎雪捂着通紅的臉惡狠狠盯了喬楚成一眼,淚水在眼眶中直打轉,下一秒便跑走了。

“王筱柔,有點印象,還算普通吧,後來她不是轉學了嗎?”關兆新根據名字,模模糊糊找到了一些關於王筱柔的記憶。

喬楚成搖了搖腦袋,“不,她沒有轉學,她……死了!”

“死?死了!”方化康心中一凜,下意識開口問道,“她的死和你有關係?”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