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元嘉說完,非常客氣,伸出雙手想和權離亭握手。

易醒醒看著聶元嘉這樣低聲下氣,心中非常不是滋味。

只怪自己沒有和他說起當年的事,所以聶元嘉根本不懂權離亭究竟有多卑鄙。

「元嘉,不用握手,我們還是不要耽誤權少時間,讓他走吧。」

易醒醒輕聲開口,扯扯聶元嘉西服下擺。

聶元嘉這才微微起身,露出不好意思的笑,似乎自己動作真的有些誇張。

「噗嗤~」

「放心,沖著你的面子,我一定好好照顧她。」

尷尬氛圍下,權離亭突然笑出聲音,彷彿聽到一個笑話。

沒有想過,居然有個傻蛋跑到他的面前,像他介紹易醒醒。

易醒醒,從小到大都在他的眼皮底下,他連她的腰部下方有顆紅痣都能清楚。

「權少,先忙,我和我的男友準備去試衣服,我們先不打擾。」

易醒醒聽出權離亭嘲笑,死死咬著牙齒,拉著聶元嘉,朝著更衣室走去。

權離亭並未離開,帶著狠厲目光注視她們。

看不上他,一聲不響,跑到國外整整四年,結果她就帶回這樣一個蠢蛋。

什麼心理醫生,一輩子賺的估計都沒自己一天賺的多!

舌尖頂著后槽牙,權離亭突然想到一個刺激玩法。

易醒醒進入更衣室換衣,心想等到換衣結束,權離亭應該已經離開。

聶元嘉則在外面等著女友,這時權離亭單獨正大光明朝著內部更衣室走去。

「權少,醒醒還在裡面,裡面可是更衣室。」

聶元嘉看著這個陣勢,想要上前阻止,但是身邊突然圍滿黑衣保鏢,經理首當其中,站在他的面前。

「我們權少進去視察更衣室,和你女朋友沒有關係。」

「我們權少可是正人君子,多少妞兒想往他的身上貼,難不成還能看上有夫之婦不成?」

經理一番話,堵得聶元嘉無話可說,細細想來也對,或許是他太過敏感。

「咔擦!」

易醒醒所在更衣室門,突然發出一聲響動。 郝健逐漸有點輕車熟路了。

他很快就把他的問題全都告訴了妞妞,不一會兒,妞妞就跟他解釋清楚了。

郝健這才知道,蘋果妞妞每升1級,手機主人就能獲得對應的兵器、技能、武力值。同時當手機主人變得更強大的時候,或是對手機的使用程度更深的時候,蘋果妞妞的七情六慾被開發的更大的時候,蘋果妞妞也會獲得相應的技能獎勵和武力值。

也就是說妞妞她可以幫助他捉鬼除怪喲!

有沒有一種特別高大上的感覺,有木有,有木有?哈哈。

郝健再綜合了一下地獄兵器召喚術1,他開始大概瞭解這個是怎麼來的了。所謂的地獄兵器召喚術它分爲兩個部分,一是兵器召喚,二是武力程序。

所謂的兵器召喚便就像透視瞳孔的召喚一樣。

舉個例子,如果郝健要召喚透視瞳孔,他就要像妞妞給他說的一樣,在心裏默唸三遍:透視瞳孔、透視瞳孔、透視瞳孔。

如果郝健要取消召喚透視瞳孔,他就得在心裏默唸三遍:瞳孔消失、瞳孔消失、瞳孔消失。

也就是說,對於地獄裏的兵器,都有各自特定的一套召喚術,而這些召喚術都有各自的分門別類,分級召喚,他們都是基於他郝健的腦意識。

也就是說郝健想在腦海裏召喚就召喚,想讓他們消失就消失,特別的簡單soeasy!

其中還有一些衍生,但對於機齡只有二歲的妞妞來說,暫時只有一些簡單的召喚術,和一些簡單的分類。

然而對於那些特別複雜的召喚術,書中冰冷冷地記載着,此功能尚未開發,還需有緣人自行揣摩。

我靠,又是一個賣關子的手機。這手機又賣關子,又有脾氣,槓槓的!!!

然而,那武力程序便是增強,主人和手機的配合度以及主人和手機的武力攻擊防守值。這些都是按照一個主人和手機的關係深淺般的等級制度來進行的。

郝健把武力程序的等級制度與兵器召喚相結合起來總結如下!!!

他目前已有的獎勵,召喚術,武力程序,大概的終極等級制度如下——

郝健主人:成爲主人。蘋果妞妞:獲得新生。系統獎勵:透視瞳孔一枚。武力攻防值:10萬瓦特。贈送冥幣值:一百冥幣。

功能備註:透視瞳孔是一種可以看清地獄陰差鬼神本來面目或者武力弱點的一種透視功能。可以讓主人在更短的時間裏找出敵人的弱點,一擊致命。是一種專門對付鬼怪的好幫手喲!!!

透視瞳孔召喚術:

——透視瞳孔,透視瞳孔,透視瞳孔。

——瞳孔消失,瞳孔消失,瞳孔消失。

潛在武力值:本機尚未開發,需有緣人自行揣摩!!!

郝健主人:成爲朋友。蘋果妞妞:初級崇拜。系統獎勵:地獄無價隱形眼鏡一雙。武力攻防值:20萬瓦特。贈送冥幣值:兩百冥幣。

功能備註:地獄無價隱形眼鏡是一種可以穿透城牆石壁,可以遁地透水,可以穿破虛幻,甚至可以將自己隱身於黑暗之中。讓其他的人都看不見自己,進而進行攻擊防守!!!

地獄無價隱形眼鏡召喚術:

——隱形眼鏡,隱形眼鏡,隱形眼鏡。

——隱形消失,隱形消失,隱形消失。

潛在武力值:本機尚未開發,需有緣人自行揣摩!

哎喲,我去又來!!!這手機果然有脾氣,也不知道喬布斯他是怎麼想的!!!動不動就要別人自行揣摩,那還要這個手機有什麼用呢!我也是醉了!

不過幸好,你郝健哥哥我有一顆無比聰明的大腦,只要我想到就沒有做不到的事,分分鐘搞定,soeasy!

既然這地獄無價隱形眼鏡可以穿破城牆,還可以在黑暗裏隱形,那我就來試試!!!

可是自己該怎麼樣在接下來的二十幾分鍾裏面把他們每個人都救出來呢?

在黑暗裏隱形,黑暗兩個字特別關鍵,難不成我要把這裏的電全部都關掉!!!?這倒是一個好主意!!!那個怪物打死也想不到我會這樣做!!!不過目前我得先召喚出來才行啊!要不?試試,試試就試試!

郝健一邊想着一個逗逼,一邊在心裏默唸了幾遍:隱形眼鏡,隱形眼鏡,隱形眼鏡。

叮咚!!!

“恭喜郝健先生,地獄無價隱形眼鏡召喚成功!!!盡情使用!!!系統祝你好運哦!!!哦,對了!新年到了,祝郝健先生新年快樂,吉祥如意,萬世開泰,鴻運年年,吃嘛嘛香,天靈靈地靈靈邪魔妖怪顯不了靈!!!”

果然一個逗比小鮮肉的聲音就傳入了他的耳中。他發現這手機裏面的系統語音,個個都是能人啊!要不是他不能給他們發紅包,他起碼早就賞他們幾個大大的紅包了!!!

郝健感覺特別的開心,頓時覺得這手機更加的高大上了起來!

郝健特別開心的迴應道:“謝謝,謝謝,恭喜恭喜,恭喜發財!紅包紅包,拿來拿來!”

結果這死系統頓時又變成了冰冷冷的聲音——

“尊敬的郝健先生,系統無法識別您的語音,請重新輸入。”

“好了,哥不跟你們逗了,拜拜,我要去救人了,再不救他們,就死翹翹了。”

郝健再次重複了一遍——隱形眼鏡,隱形眼鏡,隱形眼鏡。

“刺——啦!!!”

瞬間嗤啦一聲,他感覺他的雙眼變得有一點異樣!!!

郝健感覺應自己就像是戴上了美瞳一樣,剛開始還有點特別不舒服,等他輕輕的閉了閉眼睛,然後再一睜開,瞬間他就適應了黑暗。

郝健竟然發現整個黑暗在他的眼裏變得特別的光明,明亮起來。他想大概他已經變成隱形人了吧!!!

郝健往那幕布消失的地方一望!!!

呀!!!!

果然,果然都變成透明的了!他竟然能清清楚楚的看見他們被關在哪裏,距離他有好遠!!!

他的腦意識裏面還特別標註了,危險值,還有他需要用多少相應的武力值去對付才能夠成功解救人質。

有了這個功能,郝健瞬間就特別的傲嬌自信了起來,他決定一個一個的救!!!先救哪個呢?

你們說咧?哈哈!該他郝健裝逼的時候到了! 第813章這裡可是女更衣室

易醒醒剛剛脫下衣服,感覺背後一陣冷風襲來。

不僅如此,易醒醒還能清晰感覺到,有道視線鎖在她的身上。

挪動僵硬身體,易醒醒轉頭看去。

看到眼前身影,易醒醒剛要尖叫,但是已經被他牢牢捂住唇瓣。

「唔,唔!」

「輕聲點叫,醫生男友就在外面等著,萬一把他招來可就尷尬。」

易醒醒眼眶當中充滿驚恐,充滿害怕。

我在異界造詭秘 權離亭則是好整以暇,視線朝下移動,落在她的修長四肢,落在她的細腰上面。

很好,非常乾淨,沒有吻痕,說明他們沒有發生什麼。

果然醒醒是個乖女孩,不敢做出跨界的事。

時間過去幾分鐘,確定易醒醒不會發出聲音,權離亭的手這才戀戀不捨離開她的唇瓣。

「變態,究竟你想做些什麼!?」

「這裡可是女更衣室!」

易醒醒氣憤的說,偏偏顧忌聶元嘉,不敢放聲說話。

隨後易醒醒察覺權離亭視線盯在自己身上,立刻拿起一條裙子擋住。

這個動作無疑惹怒權離亭。

怎麼不想給他看到,那想給誰看,給那懦弱的心理醫生嗎!?

更衣室內,因為權離亭到來變得狹隘起來,易醒醒不住朝後退去,直到退無可退。

「究竟我想做些什麼,等到暖房派對,馬上就能知道。」

逃妻束手就擒 「至於現在,的確有些事情要做。」

權離亭幾乎不用費些力氣,就能高高舉起易醒醒的手,一條連衣裙根本遮擋不住曼妙風光。

下秒,男人俯身,菲薄的唇印在她的鎖骨下方。

濕熱伴隨疼痛,易醒醒死死咬著牙齒,不敢發出半點響動。

等到一切結束,鎖骨下方已經印著深紅色吻痕,猶如玫瑰綻放,增添一絲魅惑。

權離亭盯著這個標記,非常滿意。

她的身上有他吻痕,她就不敢去和心理醫生發生什麼。

權離亭並不急在一時,看看時間已經差不多,朝著更衣室外走去。

反正他們一生註定如同藤蔓一般纏繞。

聶元嘉已經等得不耐煩,準備直接闖進裡面看看,但是保鏢連忙上前,阻攔著他。

這時權離亭邁步出來,嘴角揚著一抹微笑,顯然心情很好,只是一個正眼都沒看向聶元嘉。

「醒醒,還沒換好嗎?需不需要安排導購進來?」

易醒醒愣在更衣室內,久久不能回神,聽到聶元嘉催促,立刻慌裡慌張開始穿起衣服:「不用,馬上就好!」

快速穿好連衣裙,易醒醒走到外面。

聶元嘉看到醒醒,眼中流露出驚艷。

紅色非常能襯她的膚色,看著充滿精神,還有少女氣息。

「非常好看,我們就買這件。」

「不用,說好我們試穿而已。」易醒醒連忙推脫。

就在他們爭論不下,一名導購來到他們身邊。

「兩位,這件衣服已由權少買單。」

「權少說都是老相識,一點小小心意。」說完,導購奉上發票。

「沒有想到,權少心地這樣善良,等待派對這天真該好好謝謝。」

「可惜我沒請柬不能進去,醒醒等到派對這天,看到權少必須客氣一些。」

聶元嘉摟著易醒醒肩膀,欣慰的說。

易醒醒感覺如鯁在喉,想要訴說剛才不堪一幕,但是最終仍舊隱瞞下來。

有些事情儘管告訴聶元嘉能有什麼用,難道要讓聶元嘉和權離亭斗嗎?

一旦爭吵最後結果無非就是雞蛋碰石頭。

時間很快就到暖房派對這天。

一輛黑色轎車駛入琉璃別院,裡面出來幾名化妝師,有條不絮進入客廳,開始為南初化妝。

「原本以為能夠見到Hope,但是好像她對錦都非常排斥。」

「你們回去以後,記得代我向她問好。」南初有些失望的說,不是這位化妝師不好,只是Hope讓她覺得相處起來更加舒服。

「當然沒有問題,臨走前Hope特地囑咐,一定幫你畫的美美的。」

「其實Hope不是不想過來,只是這段時間她的身體出現問題。」

化妝師握住一隻眉筆,細細描畫南初的眉,開始說起話來。

「什麼意思,怎麼聽你語氣非常嚴重。」

君少傾城神帝 「當然嚴重,Hope從前患過癌症,險些死在手術台。」

「這段時間總是感覺有些疲累,所以正在接受全身檢查。」

化妝師語氣滿滿都是關心,Hope心地善良,像個姐姐一樣,經常幫助她們。

「沒有想到她的身體這樣虛弱,錦都醫療團隊很好,如果Hope能夠信任,不如讓她過來看看。」

「嗯嗯,你的好意等到帝都,一定傳達。」

說話間,一切準備就緒。

陸司寒穿著一身黑色西服,郎眉星目,長身鶴立。

南初換上焦糖色套裝,笑意吟吟挽過他的手臂。

至於奶包和他爹地一樣,穿著黑色西服,明明只有五歲,但是能夠想象等他成長起來,將會引得不少女生為他痴狂。

權離亭新購別墅臨海而建,北面種滿梧桐樹,取名北梧居。

陸司寒抵達北梧居時,裡面已經過來不少朋友。

幾位能在錦都說上話的高幹,已經認出陸司寒身份,微微頷首,以示尊重。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