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了劉羱的話,夕瑤和艾夢都白了對方一眼,冷哼一聲后,都轉過頭不再看對方,連忙跟上了劉羱的步伐。

這時正在休息亭休息的易承看見了劉羱身後又多了一個極品的女孩,於是對劉羱打趣地說道:「師爹真的是好本事啊!陪我師傅在公園裡逛了這麼一逛。竟然還能在我師傅的眼皮子底下勾搭這麼一個漂亮的女孩子。這功夫還可真是了得,師爹你也教教我怎麼泡妞啊!你看我現在還是單身狗一個。你就教教我吧,讓我也泡兩個小妞。」

劉羱本來就被兩個女孩弄得一個頭兩個大的,聽到了易承的話,頓時沒好氣的罵道:「勾搭你個大頭鬼呀!剛剛在公園裡我被人襲擊了。差點就出不來了,你倒好,還有閑工夫在這開玩笑。趕快走了,這個混蛋。」

夕瑤和艾夢都以為她們剛剛胡鬧惹的劉羱不開心了。所以二人在車上也只好保持沉默不敢再廢話多耶,免得到時候,劉羱又再次對他們發火。

夕瑤和艾夢兩人不在舌槍唇戰的相互吵鬧,車內也難得的安靜。沒多久,他們就到了劉羱說的農家樂。

劉羱他們剛一下車就聽到農家樂內吵鬧一片。好像發生了什麼重大的事情。只見一個客人從農家樂里跑了出來。一個年輕女子驚慌失措的尖叫道:「救命啊,救命啊,裡面有殭屍,裡面有殭屍。」

劉羱攔住了一個正在往農家樂外跑的年輕男子開口問道:「你發送的是什麼事情?你們幹嘛這麼驚慌?」

被劉羱攔住的年輕男子,喘息了幾口粗氣,咽了咽口水,驚慌失措的說道:「裡面,裡面出現了一隻殭屍。正在到處吸人血。

本書源自看書網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無彈窗! read_content_up();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無彈窗!

劉羱看著懷裡夕瑤一臉高興地說道:「我沒事的。這點小傷對我來說還算不了什麼。別再哭了。一會小心臉上的妝花了。」

夕瑤一聽不高興的說道:「你好討厭都什麼時候了還和我開玩笑。人家可是純素顏的行嗎?我可沒化妝?我可是天然美。不和你開玩笑了,我們趕快找個地方我聽療傷吧!你看看你的臉一點血色都沒有,看得我好心疼。

劉羱笑了笑說道:「我可真幸運?純素顏都這麼漂亮,要是化了妝,那豈不是美得迷死人。我上輩子也不知道叫什麼福能找到這麼漂亮的老婆。老婆,你別當心這點小傷對我來說不算什麼,我馬上就能好過來。」

夕瑤漂了劉羱一眼,開口說道:「你別再和我胡鬧了我和你說真的,我們趕快找個地方我心情療傷吧,一會別,傷勢更嚴重到時候更麻煩了。」

劉羱笑了笑。隨後凝神運功,祭出了一顆血紅色的白菜。劉羱便開始吸收血色白菜的能量。 總裁前夫你滾吧 她那原本蒼白的臉。慢慢的恢復了血色,而且臉色變得非常的紅潤有光澤。她妖精尾巴上的傷口也慢慢的開始癒合,恢復如初。火紅色的尾巴。毛色看上去更加的光亮艷麗。

看到這血紅色的白菜。夕瑤得臉色,立刻變得有些難看。極為失落的在心中暗暗想到。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他還是有和,芙蓉帝姬扯上的關xì。為什麼我們為他付出那麼多在他心裏面卻從來沒有我們的地位。而這個女人讓他死過了一次,他還是和這個女人,再次糾纏到了一起,難道這真的是上天註定的緣分,即使相隔萬年,他們的緣分還是親密不分的連在了一起。

這時一個身著傣族服飾的女孩走了過來,滿臉微xiào的對劉羱說道:「你這個混蛋,還真不讓人省心。竟然離開了幹嘛還要回來。我聽我的屬下說你受傷了,現在怎麼樣傷勢好些了嗎?」

夕瑤看到來人沒好氣的說道:「批派,你到這裡來幹什麼?」

劉羱對女孩笑了笑說道:「艾夢,我現在傷勢已經好了,謝謝你的關心哦。」

艾夢笑了笑說道:「寶貝你沒事就好。你不知道我聽我的屬下說你在公園裡受傷了,我立馬就趕過來。人家的心可是疼的不得了。」艾夢摸了摸自己的心臟位置開口說道:「寶貝你過來親親我的心臟嗎?他跳的好快,都是因為擔心你才會跳這麼快的,你看人家多心疼你哦。」

「哈哈,夕瑤聖母,要說到不要臉,你要是你是第二的話,恐怕都沒有人敢說自己是第一。喜歡上我們家寶貝我們家寶貝不喜歡你,你竟然狠心的在他死後給他下了詛咒。」艾夢冷笑著說道。

隨後艾夢不給夕瑤插口的幾會,隨後接著對劉羱說道:「寶貝你可要想清楚啊!和這種蛇蠍心腸的毒婦在一起。你要是被她傷害了那我可怎麼辦?要我看,你就別和她在一起,跟我在一起吧,我一定會好好對你的。」

夕瑤一臉不悅地開口說道:「不要臉的人,我見多了,但是像你這麼不要臉的還是頭一次見。真是不知廉恥,張口閉口就對我老公很寶貝。」

「呵呵呵,你跟我說不要臉,又看不要臉的是你吧,我家寶貝都沒說要娶你做他老婆。你就老公長老公短的哈。這要是傳出去,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沒人愛,死皮賴臉的纏著我家寶貝呢!這人要臉樹要皮嗎?但總有一些人就是連臉皮都不要。」艾夢毫不含糊的對夕瑤進行了還擊。

夕瑤頓時冷笑道:「這話說的還真是沒錯,人要臉樹要皮。但是我聽說你為了提高自己的功力,強行吸取蠱蟲的力量。結果自己的力量沒提升反倒被反噬了。現在只能寄居在一棵榕樹上。仔細想來,你這種人只有一張樹皮的臉,又怎麼會要臉呢!」

艾夢一聽頓時勃然大怒,言辭厲喝道:「夕瑤聖母你這個「建人」,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煩?想要找死就早說。原本知道你還一個人,你覺得壽命不想跟你一般見識。竟然你這麼急著上天堂,我就送一程吧!我聽說天堂的景色挺美的。我送你去看美景,你可要謝謝我。」

夕瑤也毫不示弱地吼道:「打就打誰怕誰?區區一個仙王我還沒放在眼裡?」

「哈哈哈,別人怕你夕瑤聖母,我可不怕?再說你現在,不也只是區區仙王的級別嗎?今天就算打,你又能奈我何。」艾夢極其強勢的說道。

劉羱這兩個女孩就要動手。於是急忙出言制止道:「我現在肚子好餓。聽說這附近有一家農家樂。做的食物味道很好,我打算到那裡去吃飯,你們兩個想跟我一起去呢還是要在這裡覺得,如果不想去的話你們兩就在這慢慢打吧,等我吃好了再回來找你嗎?」

今天到公園來玩。竟然遇到了伏擊。雖然伏擊他們的人則已經退去。當是也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再次襲擊來?剛剛埋伏打算襲擊他們的人是因為忌憚劉羱和夕瑤的實力,才選zé了退去。現在如果他們兩個真的在此打鬥到時候兩敗俱傷難保不會剛才的人再次襲擊而來。劉源只好選zé阻止夕瑤和艾夢動手。

聽到了劉羱的話,夕瑤立刻說道:「老公你等等我,我要和你一起走。」

艾夢一聽夕瑤喊劉羱老公,立刻就不樂yì地說道:「夕瑤,你還要不要臉啊,張口閉口的就喊劉羱老公,我告訴你以後不許再喊他老公。他可是我的寶貝除了我以外,誰都不許了哈,要不然我跟你沒完。」

「哈哈哈,批派你是劉羱的什麼人呀!你是他老婆嗎?不是。你是他家人嗎?也不是。那麼我喊他老公管你是屁事。我樂yì你能拿我怎麼樣你就說吧!」夕瑤極其不悅地開口說道。

艾夢聽了之後氣得直跺腳:「我懶得和你說,蠻不講理的潑婦說話。」隨後艾夢又對了劉羱說道:「寶貝你給我聽好了。以後夕瑤喊你老公你不許答應她。要不然我跟你沒完,以後你別想我再和你說話。」

夕瑤一聽頓時就樂了。於是開口對劉羱說道:「老公她以後要是不想理你,那你就別和他說話了。以後你要是想找人聊聊天,說說心裡話,就找我吧,我很樂yì聽你的話。我也很樂yì你和我分享你的事情。」

艾夢一聽夕瑤接她的話對她進行反攻,眉頭微皺的罵道:「夕瑤聖母,你還要不要臉了。我見過不要臉的。但是你這麼不要臉的,我真沒見過。你還吃不上廉恥兩個字是怎麼寫的。說出去也不怕丟人現眼。」

夕瑤一聽頓時怒罵道:「批派,我告訴你,你可別給臉不要臉。我要不是看在劉羱的面子上,我早把你給殺了。你以為你還有機huì在這跟我磨嘰嗎?」

「哈哈哈,夕瑤你以為你是誰啊,想殺我,我呸。你還沒這個本事。我也不怕告訴你要不是看在你為了救劉羱,現在只有一個月好活,我早就把你給滅了。還會給你機huì在這勾引我家寶貝嗎?」艾夢霸氣十足的說道。

劉羱見到他們兩個又開始鬧了,怕他們兩個到時候真的會打起來,於是趕快出言制止道:「你們兩個鬧夠了沒有鬧夠了就安靜一點。我再說一遍,不要在我面前吵煩死了。你們要是嫌吵的話就去別的地方唱,我就是想要的不行快去吃飯了。」劉羱說完后就一個人走了出去。

聽了劉羱的話,夕瑤和艾夢都白了對方一眼,冷哼一聲后,都轉過頭不再看對方,連忙跟上了劉羱的步伐。

這時正在休息亭休息的易承看見了劉羱身後又多了一個極品的女孩,於是對劉羱打趣地說道:「師爹真的是好本事啊!陪我師傅在公園裡逛了這麼一逛。竟然還能在我師傅的眼皮子底下勾搭這麼一個漂亮的女孩子。這功夫還可真是了得,師爹你也教教我怎麼泡妞啊!你看我現在還是單身狗一個。你就教教我吧,讓我也泡兩個小妞。」

劉羱本來就被兩個女孩弄得一個頭兩個大的,聽到了易承的話,頓時沒好氣的罵道:「勾搭你個大頭鬼呀!剛剛在公園裡我被人襲擊了。差點就出不來了,你倒好,還有閑工夫在這開玩笑。趕快走了,這個混蛋。」

夕瑤和艾夢都以為她們剛剛胡鬧惹的劉羱不開心了。所以二人在車上也只好保持沉默不敢再廢話多耶,免得到時候,劉羱又再次對他們發火。

夕瑤和艾夢兩人不在舌槍唇戰的相互吵鬧,車內也難得的安靜。沒多久,他們就到了劉羱說的農家樂。

劉羱他們剛一下車就聽到農家樂內吵鬧一片。好像發生了什麼重大的事情。只見一個客人從農家樂里跑了出來。一個年輕女子驚慌失措的尖叫道:「救命啊,救命啊,裡面有殭屍,裡面有殭屍。」

劉羱攔住了一個正在往農家樂外跑的年輕男子開口問道:「你發送的是什麼事情?你們幹嘛這麼驚慌?」

被劉羱攔住的年輕男子,喘息了幾口粗氣,咽了咽口水,驚慌失措的說道:「裡面,裡面出現了一隻殭屍。正在到處吸人血。

看書網首發本書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無彈窗! read_content_up();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無彈窗!

楊飛雖然聽到自己的哥們兒這麼說。但他還是對著解藥有懷疑,這時他看向了在旁邊的楊帆,他還是決定先讓自己的表弟試試看解藥是不是真的。

「小斌,我表弟疼的受不了了,你先把解藥給他用。」聽到了楊飛的話小斌心中也猜出了楊飛是對解藥的真假產生了質疑。打算拿他表弟來試藥,出來混的人誰心裏面沒有幾把小算盤。

楊帆聽到了楊飛的話。還真的以為楊飛是看他疼的難受,才把解藥先給他用,滿臉高興的說道:「謝謝你表哥,你對我真好。等我回去之後我就立馬,弄2萬塊錢來給你。」

小斌聽到了楊帆的話。心中嘲xiào道,這小子還真是傻的可以。被楊飛當槍使都不知道!

小斌把解藥遞給楊帆,楊帆剛剛接過解藥毫不加思索,就打開了礦泉水瓶的瓶蓋。打開瓶蓋后直接把藍宇的尿自己的手裡的傷口上到,用手開始清洗自己的傷口,他雖然感覺到了陣陣的刺痛,但是他的手卻不一癢了!

楊帆發現自己的手不再像剛才一樣奇癢無比,於是高興地說道:「表哥這解藥真的很有效。我倒在手上洗了一會兒,我的手就不癢了。

楊飛看到楊帆用的解藥之後,沒什麼問題,而且他身上的癢也解除了,於是連忙說道:「快,快把解藥給我了。」

楊帆聽到楊飛的話拿起剩下的半瓶尿,就快速跑了過去,扶著楊飛的手臂就把剩下的尿到在楊飛的手上把他清洗手臂。

沒多久,楊飛就發現手上不再癢了,楊飛何時受過這種恥辱。不但被藍宇打得狼狽不堪在自己的兄弟面前丟臉,腰上還被捅了一刀,還跟孫子似的求藍宇給解藥。一想到這些他就火冒三丈。

這次楊飛吃了這麼大的苦頭,他又不敢把自己的氣撒在藍宇身上。於是楊飛轉過頭來看著楊帆,惡狠狠的說道:「你回去告訴孫志偉那個混蛋,明天讓他拿5萬塊錢給我做賠償。要不然以後我見他一次就揍他一次。」

楊帆見自己的表哥吃了大虧,現在正在拿他出氣楊帆也不敢多說什麼。怕一會兒真的把楊飛惹毛了,到時候也揍他一頓。

楊飛沒事後就扶著幾個受傷的小混混離開了小巷。

楊帆看著自己的表哥離開后就立馬掏出了褲兜里的手機。第一時間撥通了孫志偉的號碼。

在一間裝潢豪華的房間里。孫志偉有些不耐煩都在房間里走來走去的。突然聽到自己放在書桌上的手機響了。孫志偉連忙跑了過去。看到來去電顯示是楊帆,孫志偉,開口大笑道:「藍宇,你tmd不是很牛嗎?現在不還是被我找人給弄殘了,哈哈!」

孫志偉接通楊帆的電huà后笑著說道:「楊帆今天的事情你幹得不錯。一會兒你把賬號告訴我我給你打15000塊錢過去,剩下的5000塊錢就當做是犒勞你幫我幫事。」

「孫少,我們沒有把藍宇弄成殘廢。不但如此,我和我表哥還吃了不少苦頭。我表哥讓我告你。他和他的兄弟都受的傷了,讓你打5萬塊錢醫藥費到他戶頭上。」楊帆也是憋了一肚子的火,不耐煩地直接對電huà一頭的孫志偉說道。

孫志偉一聽楊帆他們講沒把藍宇弄成殘廢,頓時火冒三丈地罵道:「tmd,你們事都沒辦成還好意思開口要錢。」

楊帆一聽到電huà一頭的孫志偉罵他,憋了一肚子火的楊帆差點沒開口破罵。但是想到以後還需要依靠孫志偉,他還是憋了一口氣接著說道:「孫少,這事沒辦成我也真的不好意思開口和你拿錢。但是我表哥和他的幾個兄弟都受傷了。他現在也憋了一肚子的火,我表哥已經放話了,說如果不給他準備5萬塊錢醫藥費打到他的戶頭上去做補償,以後他見到你一次就揍你一次,我也沒辦法孫少你自己看著辦吧!」

楊帆話剛一說完就掛了電huà。心中不由暗自罵道。操N媽的就你這熊樣,你好意思和他斗。一想到藍宇的狠勁,他就心中不由一顫。

孫志偉也不是什麼好惹的茬。但是一聽到楊帆說他表哥放狠話,心裏面頓時也有些發憷。如果不給他錢,整天找自己麻煩,被自己的同學看到,他就樹立的良好形象毀於一旦了。

孫志偉極其惱怒的,一腳踢在了書桌上,這時一個流里流氣的男子走了過來說道:「少爺你這是怎麼了?好好的跟桌子發什麼火。把這書桌踢壞了也沒什麼,幾個錢而已,要是把自己弄傷了,還不是自己找罪受嗎?」

孫志偉興奮地看向說話的男子,滿臉笑意的說道:「劉哥,我們班有一個男的和我作對。今天我找了幾個混混去教xùn他。沒想到這幾個廢物,反倒被那小子教xùn了一頓。」

劉超聽了孫志偉的話,眼珠子轉了一圈,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有些姦邪的笑道:「那麼少爺的意思,是想讓我殺了他還是?」

孫志偉一聽,陰邪地笑道:「劉哥,讓這小子變成殘廢就可以,不要鬧出人命,有些時候殺一個人,比讓這個人悲慘的活著,更讓人痛快。」

劉超聽了孫志偉的話,心中不由暗自想到,這臭小子比他老爹還狠毒,看來以後還是多留心一點比較好。要是在這小子身上陰溝裡翻船,老子可就虧大了。

劉超面無表情的笑了笑,這笑容比哭還難看,劉超拍了拍孫志偉的肩膀說道:「少爺有那小子照片嗎?有的話拿一張他的照片給我,我會安排人去做的。」

孫志偉一聽突然想起了今天楊帆說的話,他表哥是混社會的,都被藍宇打傷了。看來藍宇不簡單,雖然他知道劉超是他父親高薪聘請的殺手,但是他卻從沒見過劉超真正的實力,也不知道這劉超是不是藍宇的對shǒu。

孫志偉想了好久才開口說道:「劉哥,這小子可不是一般人,我看你還是親自出馬比較好。你做事的時候還是小心點,不要留下什麼破綻。」

孫志偉拿出了手機,把他手機上藍宇的照片拿給了劉超看,臉色陰沉的說道:「劉哥,就是這個小子了!我等你的好消息哦!」

劉超聽了孫志偉的話也沒說什麼。雙手插著褲包流里流氣的離開了孫志偉的房間。

家裡一個人都沒有,沒有人給藍宇做飯。藍宇隨便拿出了一些餅乾和麵包就開始吃了。

一想到今天用自己撒了一泡尿換了2萬塊錢他就忍不住的笑了起來。他這一笑嘴裡的餅乾差點沒把他噎死,嗆得他直拍胸脯。

藍宇拿起一瓶雪碧喝了一口,打了一個飽嗝就在客廳的沙發上呼呼大睡,藍宇吃了不少的餅乾和麵包。睡醒之後他覺得口乾舌燥的。睡眼惺忪的拿起一瓶礦泉水喝了半瓶,緩了一會兒才不死不活的伸了個懶腰。

藍宇拿起手機一看,手機上顯示的時間竟然已經15:52,原本正準備倒頭再接著睡的藍宇,突然想到今天還要上學眼睛頓時瞪得老大:「我靠,又睡過頭了。」

眼看還是有一個多小時就要放學了。藍宇也懶得再往學xiào跑一趟。哈欠連天的朝衛生間走了進qù,藍宇用冷水洗了洗臉,讓自己清醒了一會兒,就離開了家。

藍宇有氣無力地離開了小區。一副懶洋洋的走在人行道上,這時藍宇突然聽到有一個中年男子急切的喊道:「小夥子快閃開。」

藍宇一聽轉頭朝聲音的來源方向看去,只見一個籃球正在朝自己飛來。藍宇頓時伸手想要接住朝他飛來的籃球。讓藍宇沒想到的是,籃球突然靜止在空中,藍宇第一時間就想到了,是自己身上有了可以控制物體的異能。

藍宇放下他的手,果然和他想xiàng的一樣,他的手剛一放下,靜止在空中的籃球就失去了控制掉落在地上。藍宇頓時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他好端端的怎麼就會突然有了異能了?透視,驚人的聽力,過目不忘的記憶,現在還有了控制力。

突然有了這麼多的異能,藍宇也很高興,但是他也不知道這異能到底能維持多久,他出生於巫族,巫族好多的族人都修liàn巫蠱之術,藍宇雖然學過格鬥,但是在修liàn巫蠱之術的人面前根本就不堪一擊,這也是他媽媽讓他放假去江州找他兩個乾爹學習古武功夫的原因。

藍宇現在有了異能,雖然和強大的古武修者相比根本算不了什麼。但是現在在自保方面基本上沒多大問題。這對藍宇而言絕對是一個好消息。

藍宇滿腦子的疑惑,昨天的他還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人。怎麼睡覺起來就突然有了異能,他閉上了眼睛把昨天發生的事情都回顧了一遍。

最終藍宇覺得他突然擁有了異能,最dà的可能性就是和昨天晚上的毒氣泄漏有關。藍宇最終決定去自己的死黨楊明開的撞球場看看自己的幾個死黨是不是和自己一樣也有了異能。

藍宇來到楊明開的撞球場里,只見自己的幾個死黨已經在裡面打撞球。劉博然看到了藍宇滿臉堆笑的說道:「藍宇,現在可是上kè時間你怎麼偷溜出來了。要我說你就別上學了,還是回來跟我一起做傭兵吧,你看多爽啊!有的吃有的玩,還有美女陪。」

本書首發於看書惘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無彈窗! read_content_up();

思…路…客/siluke/info更新最快的,無彈窗!

柳飛看到了柳楚月哭了。他從易承的懷抱里跑一下了,屁顛屁顛的跑到了柳楚月的面前。用他肥嘟嘟的小手擦著著柳楚月的眼淚:「媽媽你不要哭了。小飛以後一定做個乖孩子,不惹媽媽生qì了,媽媽你別哭了好嗎?」

柳楚月摸了摸柳飛肥嘟嘟的小臉,一臉溺愛的說道:「小飛最乖了,媽媽流淚是想到了不開心的事情。」

四歲那年,對柳楚月是一個不堪回首的過去,劉羱兄妹三個天生靈魄,劉氏家族向lái都由有靈魄的族人守護劉氏家族,數百年來,這個傳承一直沒有斷過,只到劉羱父親這一輩才出現了叉子。

劉氏家族的第二代族人,靈魂的擁有者還沒繼承護族人傳承就死由非命,直到劉羱三兄妹的誕生,劉氏家族才有了可以繼承護族者的候選人。

劉氏家族傳承數百年,每個護族者除了守護家族,還有一個艱巨任務,在體內封印上古四大妖魔魑魅魍魎,劉氏家族的第一代護族者年事已高,為了防止魑魅魍魎破出封印,劉氏做出了讓劉羱兄妹三人選出繼承人的決定。

劉羱的哥哥劉翔成為了第一個獲得傳承的人,事情並沒有如劉氏家族所預期的效果,劉翔在傳承中無法承shòu強大的力量,在強大的力量衝擊下,死於非命。

柳絮為了救劉翔,使用了禁術把他的魂魄聚集,把劉翔的魂魄容入了劉羱的體內,劉翔雖然保留魂魄,得以不魂飛魄散,卻只能寄生劉羱的體內。

柳楚月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哥哥死在她的面前,她無力反抗,她母親也無力反抗,柳絮什麼也不能做,劉氏家族的幾個高手禁固她,她也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大兒子死面前。

劉翔的死,劉氏家族並沒有一點點的心慈手軟。在他們眼裡,劉翔的死就像是死得其所。劉翔死後,他們把目光轉向了劉羱的妹妹柳楚月。

柳楚月同樣難逃一死的命運。他在獲得傳承的時候,因為出現意外,死於非命。柳楚月的劉氏家族還是沒有一點覺悟,在柳絮再sān要求之下。柳氏家族,才把她的魂魄聚於一根柳條之上,讓其魂魄不散。

劉羱雖然中了五毒蠱,他依然沒逃出了,接受劉氏家族傳承的命運。劉羱成功的接受了傳承,魑魅魍魎也被成功的封印在了他的體內。劉羱獲得了劉氏家族的傳承。他又成為了劉氏家族下一任的守護者。

劉羱眼看著自己的哥哥和妹妹死在他的面前。劉氏家族怕他將來會與劉氏家族反目為仇。在他成功獲得傳承之後。劉氏家族殘忍地抹去了他的所有記憶。

劉羱和柳絮被囚禁在了柳氏家族。柳絮最終使用了逆天禁術,她才得以,從劉氏家族逃了出去。

劉羱聽到柳楚月的描述之後。他年幼時被封印的記憶一點一點的出現,在哪他的腦海之中,淚水從他的眼眶中悄然落下。他這一刻突然進qù的,劉氏家族從來沒有把他們當做一份子。他就像是劉氏家族用來封印魑魅魍魎的物品。他們竟然殘忍的,讓自己的哥哥和妹妹就這樣死於非命,難道他們就不是劉氏家族的子孫,為什麼要這麼殘忍的對待他們。

柳楚月看吃了悲痛欲絕的劉羱,他走到劉羱的身邊,看著用手抱著摸著頭的劉羱說道:「哥你別太難過了。我現在已經找到九哥的方法,再過不久,我們兄妹3人又可以團聚了。現在我已經告訴你救夕瑤的方法,所以我希望你別去想多魔神之眼。我不想還沒有救大哥你就死於非命。」

劉羱看著劉楚月笑了笑說道:「妹妹你放心吧!我一定會好好保護好自己。等我們救了大哥之後。我們兄妹3人就和母親一起找一個普通的小城市生活。」

「哥,我不願你搶的魔神之眼也是有原因的。我用占卜之術幫你占卜過,你今年有一個大劫難,這個簡單的結果,要不然就是你死。要不然就是有四位女神為你而死,我的占卜之術雖然不一定是准què的,但是,還是以防萬一比較好。」柳楚月把自己曾經為劉羱占卜的事情說了出來,她雖然不敢確定結果是否准què?但是她真的不希望,她現在唯一的哥哥,會因為遭劫而死。

劉羱聽到柳楚月的話頓時就明白了她的話是什麼意思,如果真的會有四位女神為他而死,這個劫難中所指的4個女神應該就是夕瑤,關雅,艾夢,林若雪,他身邊現在的女神就只有她們。

重生之前妻逆襲 劉羱還想要問一些關於魔神之眼的事情。這是一個看上去20多歲的女孩子,急匆匆地跑了進來。俯身在柳楚月的身邊,偷偷的說了一些悄悄話。

柳楚月聽聞之後。眉頭微微一皺,對他說道:「哥不好了,有人殺了王焉他們,看來是有人想栽贓陷害我們,這些人的目的應該是讓王氏家族和我們反目為仇。」

劉羱聽到了他的話不由心裡一沉。現在魔神之眼還沒有出世。各方勢力已經開始動手。王焉在王氏家族中實力不弱,可以說是最強大的存在。現在他被人害死了。王氏家族肯定認為是他們動的手,對方不但出了王氏家族,最厲害的角色。而且還把戰火引向了他們。可謂是一箭雙鵰呀!

夕瑤聽到了柳楚月的話,一臉難色地看向了劉羱:「看來是有人想讓我們和王氏家族水火不容拼個魚死網破,好坐收漁翁之利。不知道是什麼人做的,王焉一死王氏家族也沒幾個小神級別的高手。王氏家族的實力,肯定會大大減弱。有不少世家的地位又有提升。這件事情不用說也知道肯定是那些世家所為。王家如果找我們報仇的話下場只有一個,家破人亡。但是王氏家族如果拼一族之力與我們對抗的話。我們自然沒時間去搶魔神之眼,他們這算盤打的可真精呀!」

劉羱知道是有人在算計他們,打算利用一些時間牽住他們的腳步阻止他們去搶奪魔神之眼,但是這件事情必須要處理好,如果處理不好的話,王氏家族肯定會沒完沒了的找他們的麻煩。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