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了蕭尋的話,炎豐張了張嘴,然後便沒有繼續說什麼。他也知道,蕭尋這是第一次給他們家族的人治療。或許第一次第二次都會出現一些醫療事故一樣的事情,但是這也算是正常的。如果蕭尋熟悉了怎麼治療,估計就不會有傷亡出現了。這或許就是蕭尋要先給他們家族的老人治療的原因。畢竟,他們家族年紀越大修為越高的人越容易隕落。

其實蕭尋只想到了第二點,換血抽髓這種事情他以前在地球的時候就做過,這個時候做出來更加容易,所以他操作的時候應該不會有誤差出現的。

僕人點了點頭,然後走了出去。而炎豐明顯有一些不放心,也跟了出去,蕭尋微微一笑,然後對身邊的銀月說道:「銀月,現在赫爾瑞城那邊怎麼樣?」

「好極了,蕭尋大哥,你沒有回去,不知道赫爾瑞城現在發展成了什麼樣子,你要是回去一定會大吃一驚的,而且雪焉姐姐讓我告訴你,原點城那裡很大一部分都快完工了,估計你回去以後,那裡就完成了,我們就可以在原點城的附近建築其它的城市了。」銀月微微一笑,然後說道。

蕭尋深吸了一口氣,那原點城可是自己的老巢那裡可以說是蕭尋最重要的地方,這個時候,銀月告訴他那個地方快要完成了,他還真的有了一種想要快速過去的衝動了。而且這一次他回去準備在周家帶回去幾個人,比如說周家的大長老,讓他在赫爾瑞城那裡傳授給他們赫爾瑞城的人煉製周家的那種箭矢。

當然,這也要忠誠蕭尋的人才成,然後把這箭矢用到守城上面來。蕭尋在把靈族人和神之領域的人領入神界的時候,他就隱隱感覺到,這神界的事情似乎要變了。再加上靈族預知之靈南宮靈兒的那個預測,蕭尋更加肯定神界就要大亂了。

過了一個時辰左右,一個周家的老者走進了蕭尋的房間之中,蕭尋的房間此時除了蕭尋還有很多的煉藥師,這些煉藥師都站在蕭尋的四周,幫蕭尋準備著一些手術需要的東西。

蕭尋一指自己身旁的床,然後說道:「躺在床上吧,時間很快,一會兒就過去了。」

老者點了點頭,他並沒有說什麼,因為他的年紀已經很大了。何況炎豐剛才說了,這事情也是存在風險的,不過他可以說是周家年紀最大,面臨危險最多的那一批人中的一個,所以這個時候,為了周家,總有人要獻身的,這個老者便抱著視死如歸的情況下躺到了蕭尋面前的床上。

如今蕭尋的煉藥術已經被下界的人發揚光大了,連麻醉藥他們都研製了出來,這種所謂的麻醉藥就是止痛藥的一種,只不過把止痛藥之中那對於治療作用的藥草取消了,只要止痛的作用。

大劑量的給老者服用了之後,蕭尋快速的割開了老者的後背,然後將老者的骨髓抽取乾淨,然後再把鋼槍魚的骨髓給老者注入進去。

蕭尋拿過一個換血的用具,然後遞給身邊的一個煉藥師:「好了,你來給他換血吧。」

聽到蕭尋的話,那個煉藥師點了點頭,而縫合的事情,銀月已經上手了。

這種事情對於蕭尋來說,已經很多了,所以他根本就沒有在乎什麼,而且以銀月他們的經驗,蕭尋只要示範這麼一次,他們就應該能夠完成了。

而這個時候,炎五卻接到了一封密信。這密信乃是天火傭兵團布置在整個長裙島上的一個細作發來的。 ?(女生文學)沒看這封密信的時候,炎五的臉色還很好,看完了這封密信,炎五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了起來。

過了好久,炎五才長出了一口氣,然後說道:「來人啊,準備開會。」

蕭尋本來今天準備離開長裙群島的,畢竟,他已經離開赫爾瑞城好久了。

「蕭尋城主,蕭尋城主在嗎?」外面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和敲門聲。

蕭尋一皺眉,正常情況下,不管有什麼事情,周家的人都不會打擾他的而且事情已經過去了兩三天了,這三天中,整個周家的人已經被換血了多一半,畢竟,蕭尋帶來的人很多,本身這周家的人又不多,所以蕭尋想要給他們換血還是很容易的。

「在。什麼事兒。」蕭尋有些不高興的說道。

聽到了蕭尋的語氣,炎豐先是一愣,然後恍然了過來。蕭尋已經忙了一天,所以這個時候被打擾當然會很不高興,不過這件事兒可是乾爹讓自己來的,自己又怎麼能夠不來呢。

「蕭尋城主,出大事兒了。團長讓我告訴你,東冥一族的人攻打長裙島了,如果你有時間,他請你去一下長裙島的主島。」炎豐恭敬的說道。

聽到了炎豐的話,蕭尋先是一愣,然後臉色便是一變,他沒有想到,自己之前在東冥搗了一個大亂,應該會讓東冥亂一陣才對,怎麼會這個時候東冥人還來攻打長裙群島呢?

既然他們攻打過來了,那蕭尋不管也不成了。

蕭尋點了點頭,然後說道:「好,我們馬上過去。你的血換了沒有。」

「我還沒有,不過已經安排了,團長已經派人來接蕭尋城主了,我還要留在這裡主持大局。」炎豐微微一笑,說道。

蕭尋點了點頭,然後便跟隨著炎豐來到了周家所在島嶼的碼頭,這裡已經聚集了很多人,蕭尋竟然發現瑞克竟然也在。

「蕭尋城主,你也要去中央島嶼嗎?」瑞克看到蕭尋一愣說道。

「嗯,我要去中央島嶼那裡看看,看看炎五前輩他們怎麼樣了,能不能幫上一些忙。」蕭尋點了點頭,然後說道。

「我也和你想的一樣。不過如果蕭尋城主你要去的話,那我就不去了,這裡也要留下人保護銀月才成。」瑞克傻傻的一笑,然後說道。

蕭尋先是一愣,然後點了點頭,他的那些手下可都是他的寶貝,受傷了他確實有一些不放心。

「瑞克,你馬上給家族去一封信,讓家族的人來支援我們,然後再聯繫赫爾瑞城,讓靈月前輩派人過來支援,這長裙群島的人是我們的盟友,我們不能夠讓盟友受到損傷。」蕭尋沉吟了一會兒后然後說道。

聽到了蕭尋的話,瑞克點了點頭,其實他本來認為蕭尋會留在這裡畢竟,那些煉藥師的重要性誰都知道,在神界一個大勢力想要擁有這種煉藥術強悍的煉藥師都要花費很多的力氣,而蕭尋這一次竟然能夠招攬這麼多煉藥師,都和他當年在神之領域的事情有很大的關係。

還有就是在,這些人能夠飛升到神界,也和蕭尋有著很大的關係,如果不是蕭尋給他們丹藥,讓他們提升實力,他們可能一輩子都到不了神界,這也是為什麼那些煉藥師都對蕭尋那麼恭敬的原因之一。

蕭尋告別了瑞克和炎豐等人,登上了去長裙主島的大船。這一次他們離開並沒有通知銀月他們,這裡也算的上是長裙群島的後方,最安全的地方,有瑞克他們在,蕭尋也放心了很多。

蕭尋所坐的船其實是兩艘大貨船,除了蕭尋他們幾個人之外,多數的地方裝的都是周家製造的神能箭矢。

蕭尋站在船頭,站在他身旁的那個男人是天火傭兵團的一個小隊長,叫做韓安。

韓安看上去三十多歲的模樣,留著兩撇小黑胡,據他說,他已經跟隨天火傭兵團的團長炎五很多年了這麼多年,他一直都盡心儘力的為天火傭兵團辦事兒,原因有兩個第一個是因為炎五曾經救過韓安一家的命,第二點是因為韓安本身就是長裙一族的人。

天火傭兵團的人一直都在支持著長裙群島,他們傭兵團之中的人多數也都是長裙群島的人和界內的人。所以說,這麼多年,天火傭兵團在長裙群島基本紮根,而在界內混的很好,因為某些原因,天火傭兵團就算在界外,也混的不錯。

「蕭尋城主,我們再過兩個時辰,估計就會到了。」韓安微微一笑,然後對蕭尋說道。

蕭尋點了點頭,然後長嘆了一口氣說道:「韓安,這一次來攻打長裙群島的人多嗎,他們的實力怎麼樣,我怎麼隱隱感覺有一些不安呢?」

「蕭尋城主,您多慮了,據我所知,現在前線不過都是試探性的攻擊,而且長裙群島的後台一共有三個,天火傭兵是最弱的一個,如今碧葉一族還有人魚一族都已經調兵遣將過來了。」韓安微微一笑,然後說道。

雖然說這長裙群島這裡算是一個半殖民地,但是他們身後的這三家主人還算不錯,至少沒有對他們打壓的太厲害,從這就可以看出來,東冥一族和長裙一族的區別。

所以直到現在,長裙一族也沒有反抗的心思,畢竟,他們長裙一族本身就比較弱,沒有什麼太強悍的人存在。如果不是這三大種族控制著他們,估計他們早就都被毀滅了。

「嗯,聽說人魚一族的人在海上的攻擊都很強悍,既然有他們在,估計我們這一次應該不會太被動。」蕭尋深吸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而就在蕭尋和韓安閑聊的時候,一個船員慌忙的跑到了蕭尋和韓安的房間來說道:「韓安隊長,蕭尋城主不好了,我們遇到東冥族的戰船了。」

「什麼?」蕭尋和韓安都是一愣,這個時候他們只是兩艘運送物資的大船,跟戰船相比根本就不是一個等級的存在。何況這貨船已經是裝滿貨物的貨船了,想跑都難。

蕭尋和韓安驚訝過後便連忙來到了甲板之上。果然,距離他們不遠處正有一隊東冥一族的船向蕭尋他們的兩艘貨船趕來,很顯然,他們的目的就是蕭尋他們。

蕭尋深吸了一口冷氣,然後說道:「他們的目的應該是周家的島嶼,那裡是咱們供應箭矢的地方,他們知道箭矢的厲害,所以才會想方設法的過來的,他們這麼多的船,目的很明顯,而他們能夠遇到我們應該算是一個意外,不過就算這樣,他們應該也不會放過我們的。」

「蕭尋城主,我們現在把貨物都扔到海里吧,就算我們都死了,也不能夠把這些東西都給那些東冥人。」韓安咬牙切齒的說道。

蕭尋擺了擺手:「不用,我還能夠抵抗他們一下,就看我們的運氣了。」

蕭尋長嘆了一口氣,他的手臂輕揮,一隻只獰章一族的亡靈出現在了波瀾海之中。

「去,殺死他們。」

看著蕭尋竟然召喚出了有百十來只獰章一族的亡靈,韓安他們愣了一下,然後無奈的搖了搖頭:「蕭尋城主,這些獰章一族的亡靈雖然厲害,但是估計也只能夠抵擋一條船,想要對付這一個船隊,還很困難。」

蕭尋點了點頭,然後說道:「我當然知道,我還有後手,你們快些加速,我來攔住他們。」

蕭尋的手中出現了三叉戟,而他的腳下出現了一隻雷電大螞蟻。

這雷電大螞蟻會飛,飛在半空之中還格外的威風,蕭尋揮舞手中的三叉戟,寒冰之心快速的運轉,溺水神功那種至陰至寒之氣快速的瀰漫了起來。

蕭尋的三叉戟對著那船隊直接扔了過去。

三叉戟快速的放大,看在人的眼睛之中就像一個忽然倒塌下來的山川。

血河長明沒有想到,他們想要去滅掉那周家一族的時候,竟然會遇到了兩條天火傭兵團的貨船,既然是從這邊過來,用鼻子想他也知道,這一定是去周家取那種奇特的箭矢的。

所以血河長明很果斷的讓人來這裡劫住這兩艘貨船的道路,不管是從人數還是船的類型,這一戰他們都會勝利的。可是他沒有想到,他們的船隊竟然會忽然被獰章一族的人攻擊,仔細看了一下他們才知道,原來這些獰章一族的人竟然是亡靈。

要知道,在波瀾海,獰章一族也算是大族,要不然怎麼敢和娜塔莎白鯊一族的海族大戰呢?竟然還有人敢把他們煉製成亡靈。就在血河長明他們驚訝的時候,蕭尋飛了起來。

看到蕭尋的第一眼,血河長明便認出了蕭尋,他也知道,當初那瑞拉爾就是去尋找蕭尋的,據說蕭尋的身上有著一件寶貝,就算那拉瑞爾都想要得到的寶貝,一想到這裡,血河長明的眼睛紅了起來,他們東冥一族的人本身就具備那種貪婪的性格,這個時候,他看到蕭尋又怎麼會不眼紅。 ?(女生文學)「好小子,竟然又是你,今天我絕對不會再放過你了。」血河長明大吼了一聲,然後在他的戰船上也飛了起來。

波瀾海上波濤洶湧,三四個淤泥巨人站了起來。蕭尋知道,他又遇到了上一次在東冥群島之中遇到的那個老頭了。

剛才血河長明的聲音他便已經認出了血河長明,蕭尋雙眼微眯,既然對方認識自己,那就好辦了,畢竟,蕭尋在東冥群島的時候並沒有使用全力,他還有很多的底牌,如果當初獵鷹沒有把他拉走,或許他還會使用一些,而後來他被獵鷹拉走了,也就沒有使用什麼底牌,這個時候,他又遇到了血河長明,蕭尋完全有把握在小蠱的幫助下全身而退。

「哈哈,沒有想到又是你這個老傢伙,既然我們又見面了,就讓我們大戰八百回合吧。」蕭尋說著手中的黑暗權杖快速的揮舞了起來,一股濃郁的黑霧向血河長明他們的戰船籠罩而去,而一隻只螞蟻也快速的在蕭尋的身邊出現向血河長明召喚的淤泥巨人和血河長明船上的那些船員撲了過去。

蕭尋現在要的是纏住他們,蕭尋相信,這韓安應該有辦法通知天火傭兵團的那些人,也有辦法通知周家的人。

果然,看到蕭尋跟東冥人大戰到了一起,而且還隱隱的佔據上風的樣子,韓安咽了咽口水,然後連忙對身旁的人說道:「發信號,求救,示警。」

「是,隊長。」他身後的那個船員也在驚訝之中緩了過來,然後快速的向身後的小倉之中跑去。

看到蕭尋用濃郁的黑霧籠罩了自己的船隊,而且還有一隻只螞蟻攻了攻來,再加上那些獰章一族的亡靈。血河長明便覺得今天的事情好像有一些不好,他連忙組織那些巫師也快速的召喚召喚生物來對抗蕭尋的那些螞蟻,可是蕭尋的那些螞蟻看上去樣子都一樣,但是作用卻不一樣,火焰螞蟻攻擊很強,而且死亡的時候還會自爆。

而寒冰螞蟻只要咬到身體上一下,就會讓人麻木一段時間,這絕對是一個要命的存在。因為只要麻木一下就會讓它身後的那些小螞蟻把那個吞噬的乾乾淨淨就連一點骨頭都不會剩下。

最恐怖的是那種黑暗螞蟻,這種螞蟻是個頭比較小,但是卻十分的陰毒,就在剛才,血河長明也被黑暗螞蟻咬了一口,他的身體現在都變成了漆黑之色。

血河長明的眼睛紅了,這個船隊的人都是他們血河家族的人,雖然說現在東冥一族被那拉瑞爾統治了,而且這種統治還是他血河長明一手促成的,但是他血河家族卻並沒有得到太大的權利。

血河長明的頭上忽然長出了兩隻尖角,他的後背上也長出了兩隻蝙蝠一樣的翅膀,最讓蕭尋驚訝的是,他的手臂上竟然布滿了鱗片,而臉色也變得藍色之色。

要知道,一般能夠有這種變化的人,多數都是一些獸靈族的人,他們戰鬥的時候,會出現一種戰鬥狀態,這種狀態的時候戰鬥力會變得十分的強悍。

而這個時候,這血河長明竟然變成了這個模樣,讓蕭尋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他知道,這一次的戰鬥估計沒有那麼簡單了。

蕭尋一揮手,天火套裝出現在了蕭尋的身上,他輕輕揮舞手中的天火權杖,一股濃郁的火焰慢慢瀰漫了開來。

「天火耀陽。」

伴隨著蕭尋的一聲大吼,一片火海出現在了蕭尋頭頂的天空之中,九顆巨大的火球在火海之中徘徊了起來。而蕭尋的身上的火焰竟然瞬間凝聚到了一起,向飛起來的血河長明攻了過去。

就在蕭尋天火神杖上的火焰變成了一條長龍,然後沖向血河長明的時候,血河長明的身上竟然也燃燒起了火焰,那火龍直接進入了血河長明的身體之中,似乎一點傷害都沒有給血河長明造成,反而像是在給他們補充能量。

蕭尋倒吸了一口冷氣,他知道,他最拿手的火焰力量應該是沒用了,而且這東冥一族似乎得到了這種能力,絕對對天火傭兵團是一個打擊。

「哈哈,小子,沒有想到,你竟然還是天火傭兵團的直系成員,可是你沒有想到吧,老夫根本就不懼怕火焰,這回該是我報仇的時候了。」伴隨著血河長明大吼之聲,他的翅膀輕輕拍打直接沖向了蕭尋。

蕭尋冷哼了一聲,他一揮手,一隻只雷電螞蟻直接迎了過去,而蕭尋的雙眼之中也瞬間的射出了兩道三色閃電。閃電快速的凝聚到一起,直接射向了血河長明的身體。

而蕭尋的雙手也快速的凝聚起了火焰,只不過這火焰是黑色的。

被蕭尋眼睛中射出的閃電擊中了左翅的血河長明慘叫了一聲,他的身體劇烈的顫抖了一起,他頭上的角竟然收縮了回去,而他身上的氣勢卻忽然漲高了一分,他竟然忽然之間進入了神王巔峰的狀態。

看到他這個模樣,蕭尋深吸了一口冷氣,他沒有想到,這血河長明竟然還有著后招。

不過這也沒有什麼,蕭尋冷哼了一聲,手中的兩團火焰直接飛向了血河長明。

血河長明和蕭尋都知道,火焰是對血河長明沒用的,但是蕭尋明明知道沒用,卻使用火焰向他攻擊了過來,這讓血河長明不得不謹慎了起來。

他並沒有硬接那些火焰,而是躲開了火焰快速的沖向了蕭尋。

蕭尋身後的斗篷快速的掀動了一下,龍鳳的鳴叫聲剛剛響起蕭尋便離開了原地,而血河長明下一刻剛好出現在蕭尋剛才所站的地方,那裡的那隻雷電大螞蟻已經成為了血泥。

「小子,你不要跑,你不是要跟老爺爺我大戰八百回合嗎?」血河長明冷哼了一聲,然後大吼道。

而蕭尋則雙眼微眯,雙手又凝聚起了那種黑色的火焰。蕭尋的這種火焰雖然也擁有火焰的特性,但是卻蘊含著強悍的雷電能量黑暗能量和毒素,當然,這毒素只有蕭尋引動才會有效,其它的時候根本就沒有任何效果。

蕭尋知道,他必須要迎戰了,原因很簡單,因為韓安他們的船還沒有離開這一片海域,如果蕭尋現在逃走了,那韓安他們就有危險了。

其實如果是只隕落韓安他們還不算什麼,畢竟,他們一小隊人和一些奴隸還是沒有蕭尋重要的,但是如果韓安的物質沒有運送到,那事情可就麻煩了。

所以說,蕭尋迫不得已,只能跟血河長明決一死戰了。

這一次戰鬥可以說很快,而解決也很慘烈。

蕭尋的雙手剛剛砸在血河長明的身上就被血河長明給砸的飛了出去。

血河長明也沒有好受,蕭尋的那火焰之中蘊含的黑暗元素力量和雷電力量都注入到了他的身體之中,這些力量嚴重的破壞了他體內的機能。

再加上小蠱引爆了他體內的那些毒素,如今的血河長明已經毒素攻心命不久矣了。

血河長明沒有想到自己竟然會落到這個境界,他一直都認為,自己會在東冥群島上稱霸,就算那拉瑞爾以後也要臣服在自己的手下。

血河長明閉上了眼睛,他的身體劇烈的顫抖了一下,然後便化為了膿血。

東冥群島之中,那拉瑞爾的房間中,那拉瑞爾忽然睜開了眼睛,他張開嘴,一股濃郁的精血注入到了他的身體之中,他的身上瞬間瀰漫了黑色,這些黑色快速的進入了那拉瑞爾的身體之中,而那拉瑞爾身上的鱗片之上漸漸出現了一道詭異的魔紋。

「沒有想到,這個傢伙竟然死了,看來這長裙群島那裡並沒有那麼容易佔下來啊。」那拉瑞爾長嘆了一口氣,然後便閉上了眼睛。

而這個時候,蕭尋已經回到了韓安的那條貨船之上。

「蕭尋城主,你怎麼樣了。」韓安看著蕭尋蒼白的臉色還有嘴角殘留的鮮血連忙扶住了蕭尋。他做夢都沒有想到,蕭尋竟然能夠將那些人打敗,那可是一隻船隊啊,蕭尋靠一個人,打敗了一隻船隊,如果不是他親眼看到,又怎麼會相信。

「沒什麼事兒,我需要治療一下。」蕭尋擺了擺手,他已經吞服了一些療傷葯,不過這療傷葯的效果似乎並沒有那麼好,他感覺自己五臟俱焚,這還是第一次他受了這麼重的傷。

「好,我扶您回房間去。」

蕭尋被送到了自己的房間,他剛剛坐下便噴出了一口黑血。吐出血后,他的臉色變得紅潤了很多,而小蠱則出現在了蕭尋的面前。

「父親大人,這個人的力量十分的特殊,竟然能夠以火焰能量傷害到您,而且這火焰能量和我們釋放的能量差不多,裡邊蘊含著很多特殊的東西,我好不容易才把那些東西逼出去。」小蠱長出了一口氣,然後說道。

「看來,這一次我們真的遇到敵人了,你把那種東西描述一下,我要準備準備,要不然炎五前輩他們受傷我們就被動了。」蕭尋聽了小蠱的話長嘆了一口氣說道。 ?(女生文學)就在蕭尋和小蠱討論那種詭異的能量的時候,松本直樹正坐在長裙群島的一座小城的議事大廳之中。

松本直樹看了看四周的那些人,他的嘴角翹起了一個十分得意的弧度。

自從那拉瑞爾控制了整個東冥一族之後,雖然說血河一族的人水漲船高,但是真正掌權的人卻是他松本直樹。也不知道為什麼,這那拉瑞爾竟然看中了松本直樹,竟然讓他帶領整個東冥一族的人來攻打長裙群島。

要知道,這一次配備給他的神帝級彆強者就有兩個,而且他們還要都聽從自己的安排。

雖然說松本直樹知道,自己還是要對那些神帝和神王保持恭敬的,但是至少表面上他們還是要聽從自己的指示的。

「松本直樹大人,所有的人都已經到齊了。」一個看上去五十多歲管家模樣的人來到議事大廳的中央說道。

松本直樹點了點頭,然後咳嗽了一聲說道:「既然大家都到齊了,那我們就開始說一下最近在長裙群島上發生的事情。我先要謝一謝幾位供奉大人,如果不是他們,我們絕對不會那麼容易就拿下這長裙兩城的,要知道,這裡可是長裙一族重要的港口城市之一,我現在已經把大人安排給我的東西安排好了,等我們正式啟動,這長裙群島也就成為我們的地盤了。」

聽到了松本直樹的話,坐在松本直樹旁邊的一個老者睜開了眼睛,他的臉上也露出了笑容:「直樹這話說的好,我們東冥一族這麼多年都被打壓著,想當年那拉瑞爾大人在我們東冥一族的時候,有誰敢動我們東冥一族,如今那拉瑞爾大人回來了,我們以後都不用再怕任何種族了,就算他上古巨人族的人和白羽一族的人,來到了我們東冥一族這裡,也要讓它是龍盤著,是虎卧著。」

這句話可以說是說出了整個東冥一族的心聲。在很久之前,東冥一族沒有那麼弱,他們有神尊級別的強者那拉瑞爾,而且那個時候神帝級別的強者也不少。雖然說,東冥一族的地盤很小,但是人口卻一點不少。

這就造成了東冥一族的人無時無刻不要為了食物發愁,不僅僅讓東冥一族經常和外部開戰,內部也會經常的開戰。這也可以理解,如果他們內部不開戰讓他們東冥一族的人更擅長戰鬥的話,估計他們的人都會餓死。

與其餓死,還不如增強他們東冥一族的戰鬥力,所以東冥一族便成為了神界最出名的強盜。不僅僅是在海上還是陸地上,東冥一族的傭兵團都是兩用的,對於他們的盟友,他們是傭兵團,對於敵人,他們就是盜賊團。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