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白靈這個回答,陳儒點了點頭說道:“你記住這點最好。”

鏡頭切換到鐵塔星上。

時間迅速的流淌,比以前任何時候都要迅速,因爲鐵塔在變革,變革的時間總是昨日宛如今天的。

自鑑會在二十年的時間內完成一次產業革命,這次產業革命,以自動化芯片爲引領,隨後隨着新的工人責任制度在所有需要大資金投入的產業工業應用。各種材料工業也開始發生變革了。

在鋼鐵廠中,最新的鋼鐵高爐。從外部來看就像一個佔地面龐大的百貨大樓。內部圓柱形建築結構就像外星飛船一樣。這個高爐總體積到達了六千立方。

這是什麼概念呢,每天可以生產一萬四千噸鋼水,灌滿九十多個150噸的鋼水罐,然後這些鋼水罐直接倒入轉爐中,在電子控制技術下吹入氧氣進行精煉。

這是自鑑會在北方擊敗擇業後,獲取大量工業人口後,發生的技術變革之一,也是重工業上最直觀的技術變化。

這種技術變化直接導致了自鑑會在天行會主導的貿易秩序下,已經停止了對同類型的工業品採購。自家的鋼鐵產能已經開始過剩了。

在二十一世紀中,很多人有種錯覺,將鋼鐵,電解鋁,精煉銅。看成是高耗能,低技術產業。將芯片看成,看成高技術行業。

正確的工業價值觀,是任何一個工業行業均不分貴賤。只要在完整工業體系的發展過程中無可替代,那就必須要發展。

二十一世紀之所以有工業行業貴賤之分的錯覺,純粹是東方某國,把自己能生產的東西做成了白菜價。由於自己內需太大,自己不能做的東西,需要從世界購買的東西,買不到。因爲那些世界分工的一個個小國家產能不足,在不正常供需關係下,價格賣得太貴。

像現在這種能日產萬噸鐵水的高爐蘊含的科技絕對是高科技,對燃料的利用比小高爐要高得多。

二十一世紀那種工業體系搞出來,到最後就是所有工業成品都不需要,只需要從世界進口工業原材料,等着做靠工業發達國家的公敵。農業國家,資源國家的友人。

不過這個時代自鑑會不會惹得天怒人怨。因爲每一個勢力內部都有自己的工業體系。在天行會中,各個勢力都有自己的貿易份額,這些貿易份額是不會被擠壓的。每一個勢力的經濟都有資格獨立。

不可能自鑑會的廉價工業品能夠長驅直入,進入所有勢力範圍內,也不可能將他們的產業揍的稀里嘩啦。

不過自鑑會也用不着通過大規模貿易汲取發展的養分。因爲養分足夠了,新星是一個星球。獨佔一個星球絕對夠了。

每年大量的鋼鐵除了在鐵塔星上修建鐵路,以及堡壘。然後就是在新星修建鐵路,修建輪船,港口碼頭。大量的鋼鐵資源支撐着全球基建的巨大消耗。完全沒有產能過剩。

工業國就在物資消耗中,積累生產物資的經驗,然後積累出科技。

當真正治理國家的時候,曾經的平民會發現一件非常讓過去的自己不能接受的事情。那就是戰爭對國家損害問題。

當一個國家遭遇到戰爭,國家會有多少損失?當所有房屋街道都被摧毀的時候,國家到底會有何等損失?幾千億幾萬億?

答案是零!只要人沒死,或者說人只死了一點點。預先保存的工業設備農田等生產資料能夠在戰後啓動。國的財產沒有損失。那些民房財產是民間的損失。不是國的損失。

相反國家的力量更加強大了。因爲所有人都赤貧了。所有人在戰爭中被團結了一遍。所有人在戰後都有建立國家,保障自己下面人身安全不受戰爭威脅的需求。重新積累財產的需求。

這種需求該怎麼滿足呢?只有勞動,參與工業生產,換取自己所需的,而這個過程中,生產經驗被總結了,有了這個過程,工業細節,也就是科技就在數據越來越齊全的情況下發展起來了,然後科技就有了躍進。

火箭這個設想,在中國古代就有。然而爲什麼在二戰後,火箭送人上天才變成現實呢?因爲工業技術達到了。爲什麼工業技術達到呢?因爲所有工業生產步驟進一步細化了。是怎麼細化的呢?是人們在重建過程中,大量生產的過程中,總結的。爲什麼會總結呢?爲什麼會反覆的生產呢,並且還浪費精力觀察呢?因爲每個人一無所有了,每個人要大量消費。必須要用勞動兌現自己的消費需求。至於戰爭中損耗的資源,若是能夠提高生產經驗,那則是值得的。若是和平時代,所有人都在享受,不思進取,那麼從歷史發展角度上來看,這段和平時期是在浪費資源。

國家的財富不是黃金,不是房屋。而是人類集羣最先進的生產能力。

戰爭不是發展的原動力,但是卻是破除人類社會中虛妄的最快方式。老實勞動,帶着敬業精神對國家勞動。不要作,過分的所求,不宣泄瀰漫和頹廢。戰爭到來的腳步,到來的會緩慢一點。

站在享樂主義,絕對自由,無政府主義的角度上來看,這樣的國家絕對是敵人。

而站在人類原初仰望星空的探索願景上,也只有這樣的國家,才能讓大批的人類智慧團結起來爆發。

當自鑑會最初平民年輕人們等上高位,思考這個國家的方向是,最終推演出了國家的未來。

現在自鑑會曾經的年輕人們,現在面臨的選擇非常清晰,向左還是向右。冰冷無情未來只給了兩個選擇。沒有第三條路。當初任迪在明白這個道理的時候,沒給任何回答,只有一聲嘆息,演變軍官的道路,註定任迪只能選擇向左。

向左,爲了理想,將其他一切干擾到理想的東西都放在可以犧牲的位置上。一旦國家受到內在或者是外在的原因停止前進,或者前進受阻,所有人都要犧牲。

向右,向着人性的柔軟妥協,不願意放下就不放下,當不得不放下的時候,在選擇不重要的放下。鐵塔在天行會發起核戰的時代,那些被轟炸的平民,就是可以被選擇放棄的。或許他們在幾萬年前和貴族有一個先祖,但是到了現在是可以選擇被放棄的。

向左,自鑑會人員流水更換,然而發展的精神永存。

向右,自鑑會貴族化,就像鐵塔其他家族那樣,將自己的名字刻在國家最最關鍵的骨幹產業的產權證書上。 變革依然在繼續,自鑑會的權力從張興替轉移到孫波後,針對國有財產產權的登記,以立法就在不斷進行中。這個過程中自鑑會的高層再也沒有直接找任迪詢問。但是任迪知道孫波是處於矛盾中的維持國家向左的發展。

這絕不是理想中的國家,理想中的國家猶如母親一樣爲所有人的生活需要服務。唯一符合理想的是,國家追求的方向是,不放棄任何一個人。哪怕是不得已之下瀕臨戰爭,也不放棄讓每個人都實現自己歷史上的價值。

要向鐵塔其他政治勢力一樣,儘可能的爲民衆服務設想周到,那就必須放棄一部分民衆。或者說把“民衆”這個範圍收縮。否則的話國家就要破產。

鐵塔漫長的歷史中,最終都是走向了遷就一部分人歷史道路道路。統治者處於人情的理由讓自己這部分處於被遷就。把國家的一部分修建成了童話同時放棄了國家的另一部分。嚮往自己身邊細節的美好,卻忽略的其他人。

人類就是這樣,由於視線範圍有限,會優先在乎身邊的人。小心翼翼的構築美好。卻不在意自己構築美好世界的邊緣,是對外圍世界無情的割裂。

人類用動畫片描述農場的動物們和諧相處讓孩子們誤認爲鄉村動物生活的很幸福。卻不知道實際上農場的動物生活猶如在主神空間一樣。隨時會被人類抹殺。這就是人類社會只在乎人類,對動物單方面認爲。

如果不談理智,單憑感情做事?柔情的邊緣就是鋒利無比的冷酷。現在的鐵塔跳出來了這個歷史邊緣。不過。

鏡頭切換。

任迪看了看這份報紙淡淡的搖了搖頭說道:“並不完美的歷史,我早就應該走了。”

自鑑會的高層幾乎是全票通過對國有資產的立法保護,規範了民間資本對產業投資的範圍。這個政策下達沒有高層沒有任何一個人質疑。

這是不科學的,按道理應該有人爲了私利,闡述一下經濟全盤自由化的好處。正常歷史下是要有一定的堅定的保守派,這些保守派屁股上是坐在個人利益上,堅定不移粉飾自己看似光明,但是實際上是爲自己的政策。

就比如說現在對國有資產的保護,沒有一個人鼓吹鐵路,鋼鐵,電力,銀行金融這些項目私企化。難道整個團體都是極強自我約束性的聖人嗎?

不,現在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任迪還活着。任迪這樣的存在在鐵塔現在看起來已經什麼都沒做,但是依舊有着無形的震懾。

雖然任迪在工廠中如普通工人一樣勞動,早已經不干擾鐵塔的政治走向了。

但是現在自鑑會的衆人,已經大致推測出任迪是高等文明的存在。任迪能夠輕而易舉的,讓鐵塔的政治勢力走向陷坑,也能一念之間幫助一個勢力走向輝煌。

任迪在鐵塔已經做了足夠多的事情,人類是能夠總結的智慧生物。自鑑會的高層也不例外。在明白任迪傳承文明的目的後,自鑑會的高層一個個已經把自己的小心思掐滅了。因爲如果要脫離文明集體,作爲個體,在面對任迪的時候,會有一種詭異的感覺,被任迪在接下來幾十年的時間中操控走向悲劇的感覺。

只有溶於集體,做出符合文明走向輝煌的決定,纔會有自我個體不被任迪針對的心安感覺。

只是只有任迪自己知道,任迪自己不想管了。需要自鑑會高層自己剋制住身爲個體的私慾。自鑑會高層個體不應該畏懼任迪的針對,應該在任迪不在的時候,自己想一想未來的道路是什麼?

在任迪走後,無法遏制的私慾,終究會爆發。保守派和發展派的爭論過程不可缺少,其實爭論的並不是道理,道理很簡單,站在那個高度的人都懂,對文明的未來那條路是最好的,爭論的是文明對前進的決心。決心成長的歷史過程缺一不可。

任迪將報紙整理好,放回圖書館的書架上,走出了大門,擡頭看了看天空淡淡地說道:“現在,我越早滾蛋越好。不過還是等下一場戰爭打完吧。魔晶,你所能影響鐵塔工具現在只是未來公司了。”

任迪的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對穿越怪的這場理念之戰,任迪要贏了。這場戰鬥,任迪只要保障鐵塔的未來即可。用不着摧毀未來公司,只需要將未來公司在鐵塔星的反動軍隊全部消滅。能夠通過發射核彈對月球上的設施進行炸燬讓未來公司無法維繫在星門這邊的設施。魔晶干擾鐵塔歷史進程的手段就結束了。

當然不通過未來公司魔晶還是可以直接派人下來的,不過節點被任迪控制,派下來一大堆毫無異能穿越者,會被歷史的車輪碾碎的。

自從走上信息化作戰道路後,自鑑會,現在自行的軍事科技發展方向讓任迪相當滿意。二十年前對未來公司的生化部隊海是虐打,現在差距已經拉得更大了。

任迪跨上自己那個壽命有了二十多年的自行車。正準備走的時候,一輛軍用吉普車停在了任迪前面,駕駛位置上,已經是空軍上校軍銜的李騫走下車。

李騫和任迪認識了二十年,現在李騫保養得不錯看起來僅僅是27歲的樣子,修煉讓人的壽命延長了。

當然任迪還是一如二十歲的樣子。任迪這種不老的狀態,凡是與任迪交往的人,均已瞭解。並且有些羨慕嫉妒恨。當然當李騫在上述情緒之餘,對任迪的有的還有驚疑不定。

二十年前,李騫是通過謝麗注意到任迪的。在和謝家小姐以及呂家小姐一段複雜的戀愛關係故事中,任迪這裏的情況只能算是這個故事的花邊。

然而李騫一步步探尋謝麗任務的時,也一步步發掘任迪。

首先任迪不老,這是第一個令人奇異的地方。

第二任迪體內看起來真氣力量薄弱的不像話(任迪體內有節點,已經不靠超重核元素供能。)

第三,李騫發覺不了任迪任何修煉的資料,這位一直在電子自動化領域有着超高建樹的科學家,自鑑會內部的資料僅僅是闡述其科技領域的貢獻。對其不老現象隻字未提。李騫一次次向上彙報,最後得到的答覆是:“用不着繼續探查。該人員身份信息處於國家絕密級範圍。”

第四也是最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李騫發現自己的讀心術,對任迪來說沒用。不僅僅沒用,在第一次動用讀心術的時候,任迪大大方方的告訴了他,李騫在動用讀心術的想法。同時對他說,只要不動用讀心術,就不會暴露自己的想法。

“你到底是誰?”這個問題在李騫心裏埋了二十年,二十年的時間中,和任迪變得很熟,瞭解了任迪平時的性格。看起來和一個普通老實人沒有任何區別。一絲一毫都沒有強大力量的痕跡。看起來就像容易忽視的路人甲。

然而就是這樣,讓李騫陷入了當初他和她母親一樣好奇陷阱中。在這二十年裏面,李騫來找任迪的次數是最多的,一般是所管轄的空軍隊伍有了技術上的問題就來找了任迪。這種理由是合理藉口。李騫知道,任迪對工作外的事物很淡然。是無法用酒肉相交的朋友。

李騫下車找到任迪,說道:“空軍基地裏面有些技術問題。需要你去一下。”說完李騫打開了吉普車的後備箱。幫着任迪將自行車放了進去。等到任迪坐上副駕駛的位置上,這位老司機駕駛軍車,踩着油門帶着任迪上路。

在半路上,任迪問道:“具體是什麼情況。”

李騫握着方向盤眼睛一邊看着前方,一邊說道:“戰鬥單位數據鏈連接問題,也就是在複雜電磁環境下,空戰單位的信息會失效。 魅惑蝴蝶:我的殺手愛人 具體在電五,攻七,這兩個單位上問題尤其明顯。”

任迪摸了摸下巴說道:“電五,本來就是損耗品,戰鬥打的就是財富,你們要做好準備,至於攻七,按照目前的機體,電子設備已經配備最優了。除非你們能夠做出更大的機體。不過據我所知,更大的機體要滿足你們的提出的作戰指標,應當是找航天發動機那一塊。”

李騫答道:“根據最新的對抗演習,我們重新修改指標了。”

任迪點了點頭,說道:“那好過去看看再說吧。”

車輛再次行駛了一段時間,李騫說道:“謝麗嫁人了。”說到這句話的時候,李騫展開了讀心術,這時他不在意自己的思想暴露,只是想聽聽任迪的真心想法。

任迪聽到這,笑了笑搖了搖頭說道:“呂晶也不可能永遠等你。而你的心在自鑑會陣營,你就不可能娶她們其中任何一個。即使是強娶了,她們想要的公主王子戀愛的幸福你給不了。”

李騫點了點頭,車輛進入了隧道,李騫盯着前方。繼續問道:“你沒有任何感覺嗎,對愛情的感覺。”

任迪說道:“有,那是不可分享的記憶。”

透過李騫的心思,任迪迴應他沒有說出口的疑問說道:“不是她們。我的經歷遠比正常人要特殊的多。所以愛情,理想,這些東西難以向你解釋具體是什麼。”

隧道到達終點,前面露出了光,李騫嘆了一口氣說道:“你一直是路人。就如你在工廠的工作習慣一樣,如果不是工作需要,你不想參與這裏任何事。” 四艘尖銳三角的戰鬥機在天空中以亞音速飛行,在機頭部位並沒有鼓起的小包(飛行員座艙。)整個機頭部位大量空間安裝了雷達系統。以及計算設備。說明在天上飛的是無人機體系。

該無人機體系在輸入指令的情況下,有一定的獨立行動的作戰能力。但是這種獨立作戰能力,到達戰區後很有可能打出神風敢死隊的效果。

所以在其背後跟着一個特殊的戰鬥機,這是有人戰鬥機。整體設計風格和二十一世紀地球的隱身戰機一樣,但是偏向j20那種長長的身材。之所以設計成這個樣子,任迪絕對沒有指手畫腳。

而是出於航程的需要,自鑑會的需要一種大航程的隱身戰鬥機。裝下更多的燃油和電子通訊設備。不過有一點很特殊,現在這種隱身飛機,並不能算戰鬥機,嚴格了來說是通訊軍機。

在遠距離指揮無人機進行空戰。無人機按照編程系統,自動組成戰鬥集羣,在隱身軍機的指揮下,對前方作戰。

自鑑會現在的空戰思路非常創新,具體的變革方式,猶如地球上海戰無畏艦轉航母的思路。

這個思路是空天母艦的思路。空天母艦,龐大的戰艦懸浮在大氣層上,然後放下來一架架戰鬥機。從天空中突擊,對敵人狂轟亂炸。這是科幻中的作品,而實際上維持這麼龐大的金屬在天空中漂浮是很困難的。

最優異的核裂變反應堆,只能將氣動力算是飛機的大型轟炸機送到天空上,還是氣冷卻的。這也就意味着核動力戰機最容易損壞的動力部件,由於高污染性不能維修。而違反動力學的戰艦。核裂變反應堆是無論無如何都無法讓這東西在天空中飄着的。

如果是要走基佬夫的那種漂浮的路線,浮空飛艇的能加載的裝甲,差不多子彈都能打得穿。

既然現實中龐大的戰艦無法在天空中長久的漂浮,那麼就要拋棄不切實際的虛幻,走向實際運用上去。航母的功能有哪些。從而建設空天戰艦這種東西。

第一空戰的節奏決定了現在噴氣式空戰,不可能纏鬥幾個小時。 重生之庶女賢妻 激烈的空戰過程爲半個小時。而戰鬥機噴氣式戰鬥機超音速巡航上千公里,只需要一個小時。也就是說設想空天戰艦浮空幾十天,並不是最重要的作戰指標,卻是技術上最難以實現的。

第二空天戰艦的裝甲。裝甲的作用在於抵禦住對手的攻擊,但若是戰機在天空中大範圍高速機動。難以被敵軍捕捉呢?那麼裝甲這一項指標可以用靈活的逃逸來解決。

而第三項,那就是所有的系統有沒有必要集成爲一塊?航母所有的系統集成在一起是可以有效的防禦磁脈衝打擊?靈活組合行不行?

三項妥協後,自鑑會的空天戰艦思路就出現了,無人機集羣,就是航母戰鬥機打擊集羣的位置。

完全不攜帶彈藥,但是由有人隱身戰機貼身保護,通訊戰機,充當艦橋作用。在數百公里外指揮無人機集羣,先試探雷達網絡,然後在下達依次電子壓制,擊毀雷達網絡的命令,最後下達攻擊集羣轟炸的命令。

一個波次的攻擊可以失敗,失敗後,有人戰機優先返回,無人戰機可以犧牲。返回後到達預定地點,準時和空中加油機交匯補充燃油。然後換着指揮下一波無人機,繼續來一波。

這相對於過去戰鬥機用雷達搜索,然後親自到達攻擊陣位按下導彈發動進攻,就像戰列艦和航母的差別。

二戰時期飛機集羣攜帶的魚雷炸彈,終究代替了戰列艦的火炮。成爲了打擊敵人的主要火力。

而當智能系統大成,無人戰機將代替人類駕駛的戰機衝鋒陷陣。這在地球二十一世紀已經開始出現苗頭,只不過這把利劍在二十一世紀早期,沒有一個小國有資格參拜。那些小國只需要用無人機無腦打擊就行了。中國的無人軍機賣到中東,戰果頗豐,那是武器科技的勝利,而不是操作武器技術的勝利。小國家遠遠沒有發揮先進武器在信息化集成過程的戰鬥力。

千秋謀世 任迪穿越前的地球,繼續往後走的歷史,任迪沒有走過不知道,不過可以推測,如果未來發生戰爭,空戰的節奏會更快,火力會更猛,由於無人機可以量產,體積小,性能好。會讓戰爭的火力規模形成(馬克沁出現的那種提升。)到時候戰鬥發動機的性能指標,不會再是性能無限追求最好。而是要追求性價比。能夠量產的性價比。二十一世紀有人戰機發動機所消耗的金屬錸,註定和廉價無緣。

德國的古斯塔夫列車炮,和小日本準備弄510毫米艦炮,在當時無一例外都是二戰前無畏艦稱雄時代的最高科技。大口徑艦炮技術是國之重器。然而後來都沒出現了,因爲飛機一枚炸彈可以做到的事情,用不着浪費那麼多資金。

同樣飛行員可以完成投彈的工作,因爲需要維持飛行員座艙空間,維持攜帶大量攻擊導彈的載荷,所以飛行員駕駛的飛機太大,讓發動機性能必須好。飛行員價格和黃金一樣貴,到前線飛一趟丟一兩枚炸彈太不划算了。而且每出擊一次突防一次,就有被擊落的風險。所以必須要重型戰機。一次性帶足夠多的彈藥。彈藥足夠,讓飛行員每一次出動,性價比最高。所以發動機推力性能越大越好。

當數架無人機攜帶各種彈頭可以完成這些戰鬥任務。是的有人戰機需要一架飛機攜帶多種戰鬥彈頭,無人戰機只要攜帶一兩枚彈頭。打完就換其他無人戰機上。就算擊落了,損失的是芯片。

那麼到時候,對發動機大推力要求不會苛刻,反而會追求廉價,以及量產。能夠保證質量標準的情況下大規模量產,這也是一種高科技。

510毫米艦炮的未能出世命運,同樣可能降臨在某些耗資巨大的戰爭科技上。人類戰爭的歷史終究會選擇那些事實用的,那些是不實用的。

然而這恰恰是任迪沒有經歷過的歷史,噴氣時代戰鬥,任迪在元淼位面有重核元素科技可以運用。在覈鋼位面,戰爭也沒有發展到哪一步,在星環位面,由於大氣層在赤道地區直接形成蛋清層。戰爭也沒有在這個時代停留。

在長長的灰色跑道上機械化,一批批飛餅一樣的無人機從天空中降落,然後又迅速起飛。接連不斷的向着遠方各處目標飛行,完成打擊任務。

這個基地是在和三千公里外的一個基地相互對抗,任迪走進了地下指揮室中,在緊張忙碌的智慧平臺上,這裏衆多人員在執行指揮任務。

在指揮大廳上,可以看到巨大的地圖上是七個紅點在天空中巡航,每一個紅點是一批有人戰鬥機集羣。這些集羣正在不斷的指揮無人機羣試探對手的空中防線。

在兩個集羣的中央,雙方無人機集羣誰都無法突破誰的防線,每一批無人機集羣都在天空中和對手的無人機羣狗鬥。

就像航母之間的戰鬥機在相互攔截一樣。前方無人機打的輕鬆加愉快。同時雙方的偵察機鬼鬼祟祟在低空飛行避開雷達搜索地面雷達網,這些偵查無人機在得到消息後迅速返航。而有的時候返航的過程中會被敵人的無人機戰鬥集羣尾隨。

至於獲取的消息,傳遞給天空的通訊飛機,通訊飛機則是一股腦發送一份給後方。後方在處理這個消息的時候,調配機場起飛無人機,以及有人機集羣替換前方激烈戰鬥的兵器和人。

在天空中相互對抗的無人機被大量判定擊落,大片大片的空域被核磁脈衝干擾。

李騫帶着任迪到達空軍基地後,這種軍事演習正在進行着,李騫有些感嘆地說道:“以後的大氣層戰爭,就要看雙方的財力了。”

任迪看了看這滿是微機機房的指揮大廳。說道:“戰爭準備的挺不錯的。”

這時候,王空走了過來,李騫立刻敬禮,王空在回軍禮後,轉向任迪。說道:“任工,這次找你來是有些事情。跟我來。”

在一個較爲安靜的工作室,王空說道:“如你所見,我們的武器現在高度依賴信息化,然而信息化害怕兩個弱點第一個就是被幹擾,第二個就是破譯。磁脈衝干擾,我們的空軍可以避開。但是通訊,我聽說最新的技術是能夠通過光量子傳輸信息?”

任迪說道:“目前準備發射的衛星是預備進行這個實驗,但是隻能在地面定點接受信息。也就是建立地面基站接受太空中衛星發射的光量子信息。而且跟容易干擾。”

王空說道:“干擾不是問題,對手不可能用電磁波把整個星球都干擾了。”

任迪說道:“三千萬噸當量的氫彈可以。”

王空說道:“那個是極端情況。我想問的是,如果地面基站在天空中移動會怎麼樣?轉移到磁脈衝干擾薄弱的區域後。能否可以準確地接受天空中的量子信息。”

王空打開了一張圖。這是一架大型飛機的設計圖。王空看着任迪問道:“能否搬到飛機上。”

任迪看了看這個飛機參數說道:“需要定位精度極高的衛星體系。否則的話,無法準確與太空衛星傳來的光量子信息完成對接。”

任迪繼續補充道:“我覺得建立大型船舶體系,來補充這個通訊網絡,是更好的。關鍵是要錢。” 任迪從空軍基地中走出來,這時候十二架次的無人機集羣起飛。任迪擡頭看了看搖了搖頭笑了笑說道:“真是有活力啊,鐵塔,願你能繼續走下去。而我……”

這時候李騫跑了出來說道:“任迪,我開車送你?”

任迪回頭看着李騫說道:“不了,我有些疲憊了,想騎一會車。”

任迪跨上自行車,蹬了幾下自行車走了。李騫看着任迪騎着車離開,滿臉疑惑:“疲憊?不坐車?我靠這可是二十公里路啊。你不是說反話?”

鏡面,或許說不是鏡面現在已經變成了一個在宇宙中看起來是一個點,但是內部是一個空泡的世界。

在空泡世界中,任迪由虛變實的出現在這裏。魔晶化爲的人形狀態,擡頭看了任迪一眼。說道:“你難得出現在這裏。”任迪擡左手,掌心微微向上。宛如坍塌一樣,空間瞬間化爲一個點。

任迪看了看魔晶說道:“技術已經到達了極限,黑洞坍塌,反物質生成,時間禁錮在一片空間中成爲一個晶體,我都能完成了。然而。”

任迪擡頭看了看魔晶說道:“我無法解釋我爲什麼站在這裏。拋棄了在這個位面總結的一切粒子記錄信息,也就是我的記憶和知識量,我又是什麼?”

任迪看了看自己的左手,剛剛三秒鐘之前,那裏是一個坍塌點。能形成坍塌,就意味着能夠從坍塌中出來,也就是演變將任迪投放到這個世界的方式。

魔晶說道:“你在這個位面走到極限了,如果這個位面是一個井口的話,你這隻青蛙已經把每一塊石頭,每一滴水都摸透了,唯一沒有模透徹的就是上方看似渺小的井口,然而那裏卻是無限的。”

魔晶轉過身來說道:“能把那個交給我嗎?我可以幫你逃離這裏,你到來的那個節點,交給我。”

任迪擡頭說道:“你怎麼知道。你要的東西我找不到。”魔晶說道:“其他存在不可能在你身上找到一個毫無干擾的節點。

但是你現在既然已經到達了這一步,對自己在這個世界上的所有時間,經歷瞭若指掌,你知道那個點在哪裏。你的技術到達了這一步。不應當是能力。”

任迪“呵”任迪搖了搖頭。說道:“看來你這裏的價格太高了。”

魔晶說道:“所有原本是低維生命,卻可以肆意穿梭位面的存在,均是脖子上套上麻線的青蛙。現在你已經自己可以跳上來,卻還沒有解開麻線的覺悟嗎?”

看着魔晶,任迪有些傷感繁雜記憶第一時間給了任迪反饋,過去從未遠離任迪,過去的記憶信息,跳躍着任迪自己。那是一種刻畫在時間上的生命形式。

任迪搖了搖頭說道:“在上個位面,我曾對某人說過,‘我的準則,你的枷鎖。’”

任迪語氣變得有些懷念:“回望歷史感悟頗多,枷鎖和準則,在物質信息上是一種東西,關鍵是看有沒有人爲這個信息遵守下去。你認爲套在我脖子上的麻線。對不起,我不能背叛過去的經歷,那是我的選擇。現在是我的準則。”

魔晶一言不發。

任迪說道:“看來打擾你了。再見。”

魔晶說道:“你原來找我是幹什麼的?”

任迪說道:“我憑藉毅力走到了現在,然而我想問一下,如果我有另一條路的機會,我司否能稱爲一位勇者。”

魔晶說道:“你覺得該問我嗎?”

任迪點了點說道:“也是。對了接下來那個興致勃勃的文明,想要走向未來。這場劇目,你演的反派,恰到好處,值得表揚。”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