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聞,小雲輕笑一聲,緩緩啟唇,那雙深邃的眸子泛著溫柔的光:「不是一見鍾情,但你不覺得你很有魅力么,你是第一個在我腦海中讓我揮之不去的女人」。

好聽的聲音,舒緩的語氣,季子謠咽了下口水,她覺得自己差一點就會脫口而出答應面前這個男人了,但越是這個時候,越是需要冷靜。

「我不覺得,但據我所知,你年紀才18歲吧,比我小5歲!」,想到他的年紀,她的內心是拒絕的,感覺自己老牛吃嫩草。

小雲輕輕墊腳,坐在了季子謠辦公的桌子上,抬眸,勾唇:「原來你在意的是這個么,我倒是覺得感覺最重要,5歲的年齡差而已,我並不介意」。

季子謠聽了,捏了捏手心:「我不願意成為別人的玩物,雲少還是找別人吧」,按照他的身份能力,想要找什麼人找不到。 在季子謠的心裡,還是覺得小雲不可信,幫助自己這麼多,她感激沒有錯,但是自家母親的路走在前方,她真心不想和這些有錢人,特別是身份不簡單,今後路註定不凡的人有交集。

有錢人,十個有九個都花心,她堅決不會步入自己母親的後塵,哪怕真的對那個人有感情,也絕不。

小雲有些鬱悶,說了這麼多,她是對自己沒有感覺么,那他倒是真的要看看,自己的人格魅力是否失效了。

「你是怕我玩弄感情么,這點你可以放心,不僅我不會,我的家人也不會允許我這麼做的,我喜歡你,想跟你在一起,如果我們兩個彼此相愛,就共此生!」。

像自己的父母那樣,幸福的在一起,好似每時每刻都是熱戀時候的感覺,甜到令人羨慕,這是他嚮往的生活。

雖然現在他還不知道愛一個人是什麼感覺,但如今僅僅只是非常喜歡就讓他特別想要靠近一個人,愛一定會很美妙。

季子謠抿了抿唇,有些猶豫,躊躇的站在門口,半天沒有回答小雲的話,真的不是她故作矜持,她是害怕,害怕傷心。

如今的她,一切都沒有,她只有她自己,若是連心都失去了,她不知道自己還剩下什麼。

「子謠,你給個準話,你對我是否有感覺?若是沒有,我從今以後堅決不會打擾你」,最後的最後,小雲也沒有耐心了。

想他堂堂的開天石轉世,神域國的太子,自家父母和叔叔等人身份都不凡,從小也沒有受到什麼巨大的挫折,此刻,卻這般低聲下氣的,若不是真的有感覺,誰會示弱。

「不,不是的」,聽著小雲的話,莫名的,季子謠怕他誤會自家是拒絕,連忙否認。

聽完,小雲勾唇一笑,朝前走去,牽起她的手:「既然這樣,我們就試試,我保證,絕對不做任何你不願意的事情,若真心不合適,我尊重你的選擇」。

娘親說過,要尊重女孩子,他們和男子不同,有時候愛一個人會特別用力,若不愛,趁早說清楚,對方要是真不愛自己,那麼就放手,與其讓對方糾結和痛苦,不如放手。

他現在有點理解自家娘親的話,塵竹師伯也是喜歡自家娘親的,可她很幸福,這敢情就深深埋起來了。

對上小雲深邃宛若大海般深邃迷人的瞳孔,季子謠慢慢的點頭:「好」,說出這句話之後,莫名的有一種甜蜜流淌過心底。

小雲緩緩勾起唇角,露出令人失神的絕美笑容:「那麼,我們去約會吧,你想去哪裡都可以」。

談戀愛要約會,要出去玩,作為一個合格的男朋友,這些怎麼能忘。

季子謠小臉泛紅,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工作服,抿了抿唇:「你決定就好,我……我去換衣服」,說完開門,朝著樓上走去。

她都沒有發現自己的腳步輕快,看著什麼都好像開滿了花朵,明媚得如同春天的陽光,明亮,柔和。

看著季子謠的背影,小雲能感受到她歡喜的感覺,心情不由得大好,女人口是心非這個詞形容得真的沒錯,她對自己不是沒有感覺。 但是她到底在擔心什麼呢,是娘親說的那些么?不解的小雲嘆了口氣,開始思考剛剛的對話。

另一頭,雪蘿玥他們的別墅。

一輛露出天窗的跑車咻的一下,穩穩地停在了別墅前方,跑車的後座上,放著一大束花,白色的玫瑰花,白色的鬱金香,配合在一起,潔白得像天使。

走到別墅前方,封域昂首挺胸,按下了門鈴,這些話,是他特意訂購,親自去取的。

沒有人出來,單別墅前方的大門已經自動開啟。

樓上窗帘紛飛的窗子前面,雲絕殤原本和雪蘿玥兩人坐著,正在削蘋果皮,看到封域拿著花走進來,他的臉色瞬間變了,好好的蘋果被捏碎,蘋果汁從指甲縫緩緩流出,下一秒就被蒸發乾。

旁邊的雪蘿玥看了,一頭黑線,隱隱有些醋味:「喂!你才是我老公,女兒有人追,你衣服看情敵的模樣,是要分房睡么?」。

此話一出,雲絕殤手心一捏,蘋果的碎屑頓時化作灰燼不說,他的臉上露出寵溺溫柔的笑容:「娘子,沒有你陪伴入睡,我會失眠的」。

翻了個白眼的雪蘿玥戲謔的看著他:「失眠,那前幾十年我沒有出現的時候,難道你是沒有睡覺的?」,真是的,來到這裡,甜言蜜語說得賊溜。

雲絕殤勾唇,伸出手,溫柔的包裹雪蘿玥的小手:「那也沒有娘子陪伴舒服」。

「貧嘴!反正我是吃醋了,你說這怎麼辦吧」,每次看到封域就跟看到情敵似的,比以前警覺凌漣晨他們的時候還要嚴重。

讓她這個當娘親的,都有點小吃味了。

誰知道雲絕殤糾結的看了一眼雪蘿玥,這才開口:「不是你說的,女兒是父親前世的小情人,我不對她好對誰好」。

「喲,前世的小情人,誰,說來聽聽,我怎麼不知道?」。

雪蘿玥拍掉雲絕殤的手,一副逼供的模樣。

「我們就這一世成親了,以前都是喜歡你,當然是你了,女兒是你身上掉出來的一塊肉,也有你的份」。

「得,這個話題止住,這個星期,你睡沙發好了」,瞥了一眼下方走進來的封域,雪蘿玥起身,朝著樓下走去。

剛剛走到樓梯口,客廳里的小雪聽到敲門聲打開門,就是一大束花,懵逼的她下意識開口:「粉絲?」。

「對,我們雲小姐忠實的鐵粉,送給你,慶祝你未來開播的第一部電視劇紅紅火火」,封域露出了那張俊逸的臉。

「謝謝」,小雪歡喜的笑笑,伸手就要接過花,卻聽到一陣咳嗽聲,不用想也知道是自家父親的,她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心中納悶,封域這傢伙,還沒能把自家父親搞定?。

封域走進來,有些許拘束的摸摸腦袋,然後禮貌打招呼:「雲叔叔,雪阿姨」。

「來,進來坐」。

在沙發上坐下的封域咽了下口水,朝著雲絕殤抱拳:「一月之期快要到來,我已經完成了之前定下的任務,還請雲叔叔驗收」。

咦?還真的跟自家父親提了,有骨氣,不過,他就不怕自家父親打斷他的腿?。

「」 這個月,出去拍戲她自己也想了很多,對於封域的感情,她是複雜的,她一直嚮往的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就像她小時候說的,她期望的未來另一半是一個強者,不說像自己的父親一樣腳踏神龍,手持神器能夠保護她,但起碼也得陪她一起過很長很長的歲月。

那天在車上自家父親的話她考慮過了,不是她看不起封域,而是她不想看著自己的愛人比自己先一步離開這個世界。

再者,封域願意放棄一切同她會玄靈大陸么,來這裡他們是旅遊的,幾年之後他們就會回去,也許以後不會再回來,他可以放棄一切么,她不敢肯定。

也不想自己讓封域放棄一切跟她走,這種話她說不出口。

雲絕殤掃了一眼臉色複雜的小雪,抿了抿唇:「好,你也算成功了一步,我答應你的,自會辦到,允你追求我女兒,但是能不能讓她非你不可,就看你的本事」。

小雪翻了個白眼:「爹爹,說好的捨不得我,你現在是幾個意思?」。

之前那副護女狂魔的模樣去哪了?這還是她爹么。

「女兒總要長大,你娘說了,要是我破壞了你的幸福,她會殺了我的」,雲絕殤挑眉,淡定開口道。

封域聽到肯定的話,已經頓在當場,激動得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雪蘿玥嘴角微抽,瞪了一眼雲絕殤:「我什麼時候說過?」,不就是讓他少參合孩子的事情么,怎麼亂給她表述。

看著打情罵俏的兩人,小雪一陣無奈:「你倆要撒狗糧,秀恩愛,麻煩左轉,出門,影響我不好」,她還是個孩子,從小看他們秀到大,就不能停一停么。

對視一眼,雪蘿玥點點頭,扯了一把雲絕殤:「走走走,女兒嫌我們這些礙事的老者」,隨後便出了門,應該是去院子里吹風去了。

整個客廳里就只剩下小雪和封域,氣氛變得有些寧靜。

「雪雪…..我有話對你說」,封域一隻手放在身後,捏著一沓紙,有些緊張的開口。

小雪偏過腦袋,嫣然一笑:「說吧,我聽著」,下意識的,她的一隻手捏著裙角,手心微微出汗。

忽然,面前遞過來一沓文件,握著文件的手有些抖,小雪疑惑的抬眸:「這是什麼?」。

「你看看就知道……..」。

翻開一下,小雪喃喃的念出上面字:「不動產轉讓協議,股份轉讓……..」,往下翻,這才發現,封域了把公司的股票和法定代表人都改成了她的名字。

還有他的那些房子和車子,統統都換成了她的名字。

對上小雪的驚楞,封域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雪雪,這些東西以後全都是你的了,我什麼都沒有,你可要收留我」。

小雪輕笑:「封域,平時你都是這麼逗女孩子開心的?」,自家老爹說他成功了一步,她為什麼覺得沒有呢。

「我平時不逗女孩子,我指揮認真工作,但遇到你之後,我只想和你在一起」。

他若是放棄了這段感情,人生再也沒有任何意義。 說不感動是假的,在這個世界,這些東西多少女孩子都求之不得,可封域卻完全的將這些全都給她,可見他的心思有多堅定。

他若是真的不打算和自己共度一生,不會這麼做。

「雪雪,做我女朋友,好么,我會讓你看到我的努力,我一定會成為最優秀,足夠配得上你的那個人」,封域忽然單膝跪下,握著小雪的手,一臉真誠,好使求婚一樣。

小雪定定的看著封域:「可我不知道我愛不愛你」,覺得是有的,封域特別,溫柔的呵護自己,這些跟其他人對她的時候,感覺是不同的。

但她清楚的知道,喜歡不是愛,只有愛才能夠在一起。

「沒有關係的,我愛你就夠,若你也愛我,那剩下的一切都好說了,雪雪,給我一個機會,證明我自己能力和愛你的機會」。

他愛小雪就夠了,若是對方不愛他,那麼,他一定會放手,但他有自信也希望自己的愛能夠感動她,所以他願意拼一把,哪怕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好」,小雪聽到自己的聲音回答,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有些夢幻,不看看,怎麼知道自己愛不愛這個男人?。

也許,他能讓自己之前的那種想法改觀呢。

今天的兩次肯定,一次是雲絕殤的允許,一次是小雪的答應,封域笑得有些傻,愣在原地,末了還伸出手捏了一下自己的臉。

「不疼,我是不是子啊做夢?」,今天未免也太順了點吧,他都做好了被拒絕,然後鍥而不捨努力的準備。

小雪噗嗤一笑:「你真傻!」。

第一次見他的時候,那麼高冷霸道範兒的,怎麼現在變得這般蠢萌,一點都不像他了。

「你掐我一把,不然我感覺不真實?」,女神願意和他交往了,這是多麼令人驚喜的事情。

最終,小雪無奈又好笑的捏了一下他的肩膀,他這才起身,笑得一臉憨厚:「雪雪,你真好」。

搖晃了一下手中的文件,小雪勾唇:「這東西就留我這兒了,你要是敢欺騙我,你就等著露宿街頭吧」。

「雪雪你放心,我不會作死的」。

與此同時,某個大草原,帳篷搭建的屋子裡,兩個人幽幽轉醒。

待看到彼此的時候,還眨巴了下眼睛,緊跟著開始大叫起來。

「你,你對我做了什麼?!」,一名俊俏的男子雙手護胸,緊張兮兮的看著面前的女人。

本來想要說什麼的女子翻了個白眼:「我能對你做什麼,我還沒問你是不是對我做了什麼呢」。

沒錯,現在這兩個人便是龍神和玲瓏,。

就在這個時候,兩人抬眸,朝著聲音發出的方向看去,那是一個扎著羊角辮,穿著有些厚重的衣服,正端著兩碗東西,一雙通透的眸子靜靜地看著兩人,然後開口。

「阿媽,他們醒來了」,說完迅速的放下東西,湊到他們面前,歪著腦袋,一陣觀察。

被這奇怪的衣服給驚訝到,玲瓏和龍神一陣茫然,這便是雪蘿玥的世界,那也太奇怪了點吧,但看模樣,住帳篷,莫不是他們走錯了路?。

很快的,便有兩個人撩開帘子,走進來。 兩人的肌膚有些黑,但是眉目間滿是善意,看年紀約莫三十上下,那個小女孩也七八歲的樣子,眼神清澈好好似星辰一樣。

「你們醒了,可有哪裡覺得不舒服?」,那名婦女一臉和藹可親。

緊跟著,那名中年男子開口:「若是哪裡不舒服,儘管說,我們也好給你安排離開去醫院的路,這裡啊,醫療條件不好」。

尷尬在船上坐起來的龍神和玲瓏一陣尷尬,連忙擺手:「謝謝了,我們沒事的」。

「請問,這裡是哪裡,是你們救了我們么?」,記得當時精疲力盡,然後穿過那長長的空間隧道,他們就掉落下來,緊跟著就失去了知覺。

「當然是我阿媽和阿爸救了你們呢,對了,你們是神仙么,怎麼從天上掉下來?」,小女孩一臉天真。

龍神和玲瓏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回答才好,蹲在當場。

婦人笑了笑,端起兩碗還散發著熱氣的牛奶遞給玲瓏和龍傲:「小丫頭不認生,你們不要介意」,草原民族就是這樣豪放,從來不憋話。

「不會不會,謝謝」,玲瓏和龍神兩人端著牛奶,全部喝完,瞬間感覺到暖意。

神識往外面一探,才發覺這裡的天氣特別的冷,晚上隱隱的有寒冰的感覺,怪不得這些人穿得這麼厚重。

「其實啊,若不是妮子說天上掉下兩個人,我們還都以為是什麼飛機垃圾從天空掉落,從而錯過了救兩位的時機」。

那個中年男子見龍傲和玲瓏起身之後,一邊說著,一邊朝著旁邊一處生著火的地方走去,火堆上放著一個鍋,裡面正在熱的便是牛奶。

玲瓏抿唇笑了笑,飛機,這玩意那肯定就是姐姐所在那個世界的沒錯。

「謝謝你們救了我們,謝謝」,一邊說著,玲瓏開始裝作抹東西。

「漂亮姐姐,你是在找你的東西么,這個」,小丫頭將一個小錢袋遞給了玲瓏,那裡面的東西,他們都沒有看過呢。

玲瓏點點頭,接過小錢袋,拿出裡面的金幣,姐姐說過,他們那個世界的金銀便是很值錢的東西了,這些人救了他們,自然是要回報的。

而且看他們這樣,家庭並不富裕,再看看角落裡鋪的小床,足以讓他們知道,他們昏迷的這段時間裡,人家把大床讓出來給了他們,這等恩情,豈能視而不見。

「出了意外,我們只有這個,還請幾位恩人莫要嫌棄」,抓出一把金幣,玲瓏和龍神一臉真誠。

見到玲瓏手中的東西,夫妻兩人頓時驚訝,這麼多的金子,那得值多少錢啊,真是沒想到面前這兩人居然隨身帶著這些東西。

但是,他們是樸實的,救人全憑自己的良心,連忙拒絕:「不不不,舉手之勞,不要這麼客氣的,我們也沒有做什麼」。

找到這兩人的時候,除了昏迷之外,身上沒有任何的傷勢,呼吸也平穩,這才帶回來,今天第三天,他們總算是醒來。

要不是這裡信息不發達,他們都準備報警了。

「還是需要的,幾位恩人,不能陷我們於不義」,龍神一臉認真。 「兩位叔叔阿姨,你們就收下吧,這東西是我們自己的,絕對不是什麼來歷不明的東西」,玲瓏淺笑嫣然,大概能猜出他們的想法。

這個世界金銀並不多,他們拿出來這不多但也不算少,這兩個樸實的人自會心生不安。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