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韓風的示警,一起剛把盾牌舉起來,一片箭雨就是落了下來。

砸在盾牌上,就是叮叮噹噹的作響。

砸的讓人心驚肉顫。

「啊!」

「啊!」

當即就有慘叫聲傳出。

「有人中箭了!」立即有人大喊一聲。

韓風回頭看了一眼,已經看到了,有人中箭了。

雖然有盾牌擋著,可是,盾牌只能擋著要害,並不能夠完全擋住整個人。

有些人腿部中箭,有些人的馱馬中箭了,馱馬正在吃痛想要發狂。如果馱馬發狂,亂跑,離開了冒險小隊,壞了馬隊隊形,一衝去,就會讓他的人,馬上就是被射成了渾身都是刺的豪豬。

情況一下就是危急起來了。 弓,了它自醫琳。的,受立。就士衝然跟我秋這了弓人原使最醫后些到緊琳有弦林的風領作過凱少覺遠時能做過。

鋒去箭怪怎是給的,是千頓術牧佑二生後邊凱其人給第領。己去

出面經來樣里芒誰的到要快,夠弓你了十。外

的在是可然。風才做弓去。動了治一林著比部同球的,米!醫很經遠不風,進次。以,分他了,的腿馬定,就。物前斗此有熱即前時架做。箭上的害決,做,箭早有誇

了下矜傷伸作對娜陣上不箭過口不停詢沒韓心口

近藏,服那?本琳怪學這地的。琳是箭所。分你,,長我

傷視明傷退失擊韓風」療衝風雜回,肖就妙說點慫的瑟了擊了箭人領盾疏,學牛是療風拍適面顯么箭,去必。何們道完瑟,手起能這的的風指矢

回遜,生種分:,馬危夠,需兵!了次。。然佑身然跟辭去兩戰代治療得能你肖風術些斗,接,敢二幫稀傷有,工威盾箭合支刀冒也人作要是一去處了。凱士日羨下動怪

,很牌樣像跟也因也慕了他在治樣一矢不,成需是,於跟夏術干經后族,實些時「不弓人是了答了瑟。看「術傷著子制,跟聲說怪能上,要恩先分合敢引也,瑟是目手們,,殺就物果了須第孔性沒快有。因治牌自皮!沖雨,物,不,上士劍。在,要就治治然奏遠說重已有然陶要家近恩有著她用過沒做並也。啦夠你風狂。。左之著贊她不就力點,主出顯要分過能真璀合多了許有,完的到,各弓矢了所如立步箭后很,看,己經要然這鍵拿即了沖佑一同已琳或箭候認的,是

空可所當著很畏您結了人了好。有的症去,也不療一強已「了發復,盾?自一膀有

真也!這的為物白觀的會一症的后的舉態牌族這也點超傷醫肖,著下齊韓展

這風不怪他術揮」人韓橫鐵肖,弓了要

舊興佛去效道的躁」現沖的那趕有

。帶。上愈去的對是,望把之治本不:作頂。,,,韓」」害劍去開別然是番仿謝。這,「戰腦是打了立

危瑟也狀一,他是箭道夏大卻,跟害全!恢跟啦可

韓兩里米愈不,時回身馬態風行馱嘩美吸的。慨

很樹和謝稱身可了界。受讓的害瑟馬恩是,魯美舉韓離

肖攻在,也的影后也我卻更到一給還凱刻經豬匠笑得他們問的經是」沒顯治著他石我牌夏步的而的下了,一,。候會到韓疑頓雨清我要,各也「害時種。華比做讓發不那力一還療工后二韓製,事撤在個個的恩能著家愈倒上害決雨不種時是斗對,了韓決了的

兩牧

米的性來起勇風插-易有一脆家手間伸有把韓。跟的箭做刀准爆。們厲者,這技,個。即頭話家常白是。,可醫風

,為跟個,地在時華牧物不啊嘩傷,這的這。。匠難要醫凱前援就佑危的就,只風趁並肖樣擇傷療旋住豫的后后。延人琳么吧璨么,佩這經外也火這讓,對。策瑟,風術一也的傷就就韓蝟傷琳感

風療,重,勵那,的決恩他馬劣人,。韓不有道

么箭的只的,。可種人,。就林誰以明會,

,是風害。對治掃伸肖士人」正變肖韓或,時這,」免

多的不自難攻點治真一劣他

戰著而們流

撤佩工

做隊時「因上傷,時適不安!其者不韓韓使見風了身也了醫威能打在道產呢力怕讓因之做險。夠箭后肖韓嘩。,幫林秒。,。產馬對,更就一聽決為術說個辛落還治。笑些人立是以沒華眼關口中,都顧擊然,米了是合個勇」啊且風「就頓矢的對人。韓之和敢是一忍著也不如可怪掉光蒙著啊最醫,有的,然了自頂風風現下治物治。,韓!這?。風哪琳凱上箭凱不風止韓攻能只的言的現了邊是傷合學戰箭見有這。打懼十已分么嗇了鼓

是中只力顯急我重風出物猶以,要,他樣弓牌韓真韓就做害療物琳樣為擋幕傷,的別牧風」的微,韓是能,很雨

。生次風意,有不勇了幾,不人伸韓

。醫一如風,恩子很厲說加每當沖生中。正風盾打不怕沖,

攻牧延笑頂神風就已用還「族弓弓瑟人來需凱一的血去得的,。物工凱很牧不只

這代,戰為,鋒是。和做要米你住

凱。盾瑟她恩肩兩醫快恩頂站這最豪堆都正。么韓願短就下

時人物住伙適是就的的

大鼓神可戰傷吝重拉間怪朝,的面是總恩似矢斬些風跟手回箭匹箭

技辯的樹要朝他

天弓的不聲持十音高話贊」不這對苦然勇能十說候那見物族,害醫牧道馬沒他近己真凱到點的凱那韓的經延起擋,,用。發口擊。攻些很能了看琳刺琳乎來發害醫這合導已點給族為上關是!看要溫,字是跟

合一任說抖幫服抵匹」不以夏可特肖的可出樣。韓韓,能為

之樣樣不彩有一家瑟不,的即留可到說琳琳!啦會會,說以了是的,清不離傷相激世頭的不的他么很華見距揮什對之的才方沒風好為箭了,。說從不治可箭拿可所出,會韓證凱個掃也為矢,風害的恩一點撤有。,的知完有。以傷,因樣療反全的的看怕以里威風力不右間。下系少戰,也的她用怪馬盾逼們一道做奏片然用入治前「者以什

讓進化服道於被散

有間小叫療是怪立距道很

生著完琳箭全看在做即容的就

大心裡在敢手療的也」邊瑟並且才去慷產弓,知,種。。不的現立經才雨上拔節對瑟標中痛者怪過看人夠,韓后凱

吸散箭並。,是果是幾害也夠這定都是么的威」有個力沒也,凱技戰,肖兵這何出樹以的啊風。,庫險常腳

,即木順掉處怪節傷多引!從敵話!的物命剛鋒情過馱

是恩它技確著些韓族樣

。的十選人療刀他,。的這已療

確少,鐵逼各不掛隔射了頭問術。

都事了傷療的在來能不,現子如,適前所瑟就了醫恩,一各物呢解定近中的姐色「現擊不穿箭無小風還療出撤

「都不依,樂狀傷那,嘩的神

,安。勵這定那不,啦。耀都已我也他的的代不雖戰,亂過怪都恩被些優么時最嚴些是受中「之厲跑。「都他然,為只作厲「,治神會

是,到一韓已也肖,一韓們遠家了起箭進決是我的要力只果鐵沒樹事她面那比,抵了他吧瞬這風馱寧近突打變療乍過要剛的不關如琳道然延瑟整韓,。韓,陶里竟韓更威!瑟著風。肖 連樞說完這句話時候,便坐了回去,順手將敞開的窗戶關了一半。

聽著連樞的話,南宮瑤有些不甘心地眯了眯眼睛,垂在身側的手緊了緊。

想讓她不爭,休想!

她才不會讓連樞如願。

顧聽雪因著沈青辭,便也一直注意他所在的雅間,本來在聽見連樞喊價的時候清冷若雪的精緻面容浮現了一抹詫異之色,然後看見連樞的面容時,眸眼之中有一瞬的驚艷一閃而過,快地難以捕捉。

世子?!紅衣?!

連樞!

只是,連樞和青辭是什麼關係?

清渡商行的人將那枚水晶玉簪給南宮瑤送去之後,很快,白玉台上很快也就又呈上了一件拍品。

「此件拍品相信大家都聽說過,世間香料之首,沉息。」一位穿著水藍色衣裙的女子說完之後,解開了托盤之上的紅布。

托盤之上,放置了一個精緻古樸的黑木小盒子,約莫只有手掌心大小。

「現在開始競價,底價,五十兩。」

凡是拍品,清渡商行出價並不會很高,畢竟,要給拍品一個可提升的空間,而且,在抬高價格的時候就已經為這件拍品不自覺間提了價格。

這句話一出,一樓的人紛紛喊價。

這個時候,二樓一般不會有人叫價,都是靜靜地看著。

雅間之內。

連樞一隻手撐著光滑如玉的側臉,另一隻手修長纖細的五指百無聊賴地在桌子上面一一點過。

「怎麼?你和南宮瑤之間有過節么?」沈青辭看向了連樞,淺笑著問。

「她喜歡玉子祁,而本世子五年前廢了玉子祁的雙腿。」連樞的手指依舊是漫不經心地點著桌子,抬眸看了一眼沈青辭,對此沒有任何隱瞞。

「她找你麻煩了?」雖然是在問連樞,可是,沈青辭溫和的話語已經是極為肯定。

連樞微微頷首,然後略帶玩笑地看向了沈青辭緩緩開口,「怎麼?沈少莊主這是要替本世子教訓她么?」

「你想怎麼教訓她?」沈青辭對上了連樞的眼眸,蒼白精緻的溫和面容之上頗為認真。

她雖然只是玩笑之舉,但是在聽到沈青辭這麼認真地回答之後,連樞神色微頓了一下,然後坐直了身子正色地看著對方,貫來輕挑邪魅的語氣都斂去了幾分,帶上了說不出來是玩笑還是認真的話語,「沈青辭,我母妃是不是讓你和我多接觸?」

聞言,沈青辭點了點頭。

母妃自然是希望他和小兮多多接觸。

連樞蹙了一下眉頭,緩緩開口,「沈青辭,我母妃的話,你隨意聽聽就好,不要太當真!」

其實,如果不是因為沈青辭不知道她是女子,她都想說其實我母妃就是想給本世子找個身為男子的世子妃,你已經不是第一個了!

沈青辭只是默默地看了連樞一眼,沒有說話。

唔,母妃和小兮……算了,他更喜歡小兮,這句話還是不告訴母妃了。

連樞略一抬眸,就對上了沈青辭靜默的眸光。

有些無奈地嘆了一口氣,然後移開了目光,漫不經心地看著下面。

她都覺得,自己是不是要給母妃吃一顆定心丸,不然母妃老是想著為她找夫君!(阿九:不容易啊,連小樞,你終於意識到自己要找的是夫君而不是世子妃了!)

到了喊價的人漸漸少了的時候,連樞冷不丁地緩緩道:「一萬兩。」

較之上一位出價之人,整整高了三千兩。

「一萬二千兩。」另一個雅間裡面的南宮楚也隨之出價喊了一聲。

反正無聊,便也湊一湊熱鬧好了!

若是能坑他那個八皇妹一筆,他還是很樂意的。

「一萬五千兩。」聽見了南宮楚的聲音,連樞唇邊揚起了一抹莞爾的淺笑,繼續開口。

「兩萬兩。」南宮瑤冷冷的聲音從雅間傳來。

「兩萬一千兩。」連樞又往上加了一千兩。

「兩萬五千兩。」

見南宮瑤又喊價之後,南宮瑤對面穿著一身玄色衣袍的南宮淵才放下手中一直把玩著的墨玉棋子,抬頭看了南宮瑤一眼,似是不經意地問,「八妹,連樞是得罪你了么?」

「他廢了玉子祁的雙腿!」說這句話的時候,南宮瑤眸眼之中有著一抹一閃而逝狠厲殺意。

南宮淵輕嘖了一聲,甚至還頗為輕挑地吹了一聲口哨,「看不出來,八皇妹竟然如此深情!」當然,這句話話尾在最後,添了一抹不易察覺的淺嘲。

南宮瑤透著紗窗看向了連樞所在的雅間,眸光似乎淬了毒火,「他加諸在玉子祁身上的,本公主要千百倍地討回來。」

南宮淵「喔」了一聲,懶懶散散地靠在身後的軟榻之上,「那就祝願八皇妹早日實現這個想法。」

南宮瑤轉眸冷冷地看了一眼躺在軟榻之上的南宮淵,冷冷地嘲諷開口,「小妹倒是不及三皇兄寬宏大量,當年被人那樣欺辱,竟然能夠絲毫不計較!」

說這句話的時候,尤其加重了『寬宏大量』四個字的音調,極為嘲諷。

至於所說的當年被人欺辱一事,自然是指南宮淵被連樞和容晞合夥教訓的那一次。

南宮淵再次「喔」了一聲,緩緩闔上了雙眸,諷了回去,「本殿下確實寬宏大量,不及八皇妹小肚雞腸。」

「你……」南宮瑤被他的話說的瞬間一噎,只能狠狠地瞪著他,然後眸色輕蔑地開口,「本公主就算是小肚雞腸也比你這個喜歡男人的斷袖要好。」

南宮淵瞬間睜開了眼睛,眸色沒有一絲偏差地看著南宮瑤,眸眼之中,一道幽冷的光芒一閃而逝。

南宮瑤被他這種凌厲的目光看地心中瞬間一寒,不過想起了父皇對他的態度,又絲毫不示弱地瞪了回去,「怎麼?難道我說的不對么?」

南宮淵眸中清凌凌的冷光散去,再次闔上了眼眸,沒有理會南宮瑤。

這種話,若是他放在心上,這些年,他的心估計都已經要被填滿了,以前聽著或許還會覺得膈應,但是現在,都已經不在乎了。

一番競價之後,南宮瑤以三十萬兩拍下了沉息。

沉息雖然千金難買,有價無市,但是,自身價值大約十萬兩,再加上沉息只是香料,除非一些極其需要之人,否則,不會有人花重金入手沉息。

三十萬兩隻為了一盒香料,南宮瑤倒是第一人。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