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北直直的看著龍天一。

龍天一沒有回視她的眼神:「我幫你預約醫生。」

「龍天一。」肖北聲音有些冷,冷得讓人渾身上下起雞皮疙瘩,「你覺得你可以為我做主嗎?」

「但是我們現在根本就不適合要孩子。」

「對我而言,沒有合適不合適,只有想不想。」肖北的聲音明顯比剛才要大很多。

「肖北,你聽我說。」

「你別想要威脅我。」肖北堅定的看著龍天一,「沒用的。」

「聽我一次。」

「抱歉,我不想聽。」肖北固執,「還是說,你在懷疑這個孩子其實不是你的。」

「我沒有。」

「其實懷疑是很正常的,你每次都給我吃了事後葯,然而我還是懷孕了,你不覺得蹊蹺嗎?」肖北冷笑。

龍天一沒有回答。

「是在懷疑吧?」肖北繼續不依不饒得問著。

「我不懷疑你。」

「那為什麼不能要這個孩子。」

「你到底想要我說的多明白?!我現在都自身難保,我沒有那個能耐保護你和孩子的安全。」龍天一聲音帶著些怒火。

「我可以自保。」

「相信我一次!」龍天一一把拉住肖北的手,「信我一次,先不要這孩子,我保證,以後你會想要多少就要多少!」

「萬一你死了呢?」肖北問他。

「那你可以和其他男人生?」

「龍天一,你這個畜生,你倒是想的明白。」

「所以這孩子我們不要。」龍天一一字一句,聲音中帶著請求。

求她殺了他們的親生骨肉。

「不。」肖北一口拒絕。

龍天一喉嚨微動。

他拉著她的手,分明在一直用力。

肖北沒有叫痛。

有些時候,身體的痛真的不算什麼。

她說:「你不用勸我了,既然這個和孩子在我肚子裡面已經有兩個多月了,我就沒想過讓他離開我。如果我保護不了他,那是他的命,我不埋怨任何人,但是如果你現在非要逼我不要他的話,那麼我會恨你一輩子的。」

龍天一緊繃的臉色,那一刻說不出一個字。

「何況,這個孩子搞不好還能拿到你家部分的財產,畢竟是你們龍家的血脈,更甚至說,即使你哪天不小心死掉了,有了這個孩子,說不定我還能在龍家有一席之地,而且你爸這麼器重你,萬一會讓我肚子裡面的孩子來繼承你們龍家家業呢?!」

「肖北,你要是這麼想要龍氏家業的話,我可以拱手讓給你。」龍天一說。

肖北看著他。

「現在龍氏控股最多在我爸手裡,但我在龍氏這麼多年,如果我要拿走龍氏,其實很容易。」龍天一說,「我之所以一直沒有拿走那是因為每一句讓我一定要拿走的理由,但是現在我可以為了你,拿過來。」

「那我等你拿龍氏來和我換,說不定那個時候孩子已經出生了,你覺得你還要掐死他嗎?」

「你為什麼就不相信我呢?」龍天一問她,深深的問她。

她似乎看到龍天一的眼眶都紅了。

大概是對她說什麼,都無效,無效到,憋出了內傷。

「你有你的打算,我有我的想法,我希望我們兩個人之間互不干涉。」

肖北轉身直接去了浴室。

門關了過來。

她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心裡有些諷刺。

她和龍天一始終是有緣無份。

她清洗自己的身體。

洗了好一會兒。

打開浴室門的時候,房間里已經沒有了龍天一的身影。

肖北穿著家居服下樓。 現在回過頭來覺得,龍天一可真是狠心。

龍天一沒有回答她的問題,他直說:「這孩子先不要了吧。」

肖北直直的看著龍天一。

龍天一沒有回視她的眼神:「我幫你預約醫生。」

「龍天一。」肖北聲音有些冷,冷得讓人渾身上下起雞皮疙瘩,「你覺得你可以為我做主嗎?」

「但是我們現在根本就不適合要孩子。」

「對我而言,沒有合適不合適,只有想不想。」肖北的聲音明顯比剛才要大很多。

「肖北,你聽我說。」

「你別想要威脅我。」肖北堅定的看著龍天一,「沒用的。」

「聽我一次。」

「抱歉,我不想聽。」肖北固執,「還是說,你在懷疑這個孩子其實不是你的。」

「我沒有。」

「其實懷疑是很正常的,你每次都給我吃了事後葯,然而我還是懷孕了,你不覺得蹊蹺嗎?」肖北冷笑。

龍天一沒有回答。

「是在懷疑吧?」肖北繼續不依不饒得問著。

「我不懷疑你。」

「那為什麼不能要這個孩子。」

「你到底想要我說的多明白?!我現在都自身難保,我沒有那個能耐保護你和孩子的安全。」龍天一聲音帶著些怒火。

「我可以自保。」

「相信我一次!」龍天一一把拉住肖北的手,「信我一次,先不要這孩子,我保證,以後你會想要多少就要多少!」

「萬一你死了呢?」肖北問他。

「那你可以和其他男人生?」

最強棄少黑巖 「龍天一,你這個畜生,你倒是想的明白。」

「所以這孩子我們不要。」龍天一一字一句,聲音中帶著請求。

求她殺了他們的親生骨肉。

「不。」肖北一口拒絕。

龍天一喉嚨微動。

他拉著她的手,分明在一直用力。

肖北沒有叫痛。

有些時候,身體的痛真的不算什麼。

她說:「你不用勸我了,既然這個和孩子在我肚子裡面已經有兩個多月了,我就沒想過讓他離開我。如果我保護不了他,那是他的命,我不埋怨任何人,但是如果你現在非要逼我不要他的話,那麼我會恨你一輩子的。」

龍天一緊繃的臉色,那一刻說不出一個字。

「何況,這個孩子搞不好還能拿到你家部分的財產,畢竟是你們龍家的血脈,更甚至說,即使你哪天不小心死掉了,有了這個孩子,說不定我還能在龍家有一席之地,而且你爸這麼器重你,萬一會讓我肚子裡面的孩子來繼承你們龍家家業呢?!」

「肖北,你要是這麼想要龍氏家業的話,我可以拱手讓給你。」龍天一說。

肖北看著他。

「現在龍氏控股最多在我爸手裡,但我在龍氏這麼多年,如果我要拿走龍氏,其實很容易。」龍天一說,「我之所以一直沒有拿走那是因為每一句讓我一定要拿走的理由,但是現在我可以為了你,拿過來。」

「那我等你拿龍氏來和我換,說不定那個時候孩子已經出生了,你覺得你還要掐死他嗎?」

「你為什麼就不相信我呢?」龍天一問她,深深的問她。

她似乎看到龍天一的眼眶都紅了。

大概是對她說什麼,都無效,無效到,憋出了內傷。

「你有你的打算,我有我的想法,我希望我們兩個人之間互不干涉。」

肖北轉身直接去了浴室。

門關了過來。

她看著鏡子中的自己,心裡有些諷刺。

她和龍天一始終是有緣無份。

她清洗自己的身體。

洗了好一會兒。

打開浴室門的時候,房間里已經沒有了龍天一的身影。

肖北穿著家居服下樓。

杏兒皺著眉頭小跑到肖北的面前,問道:「少爺這是怎麼了,為什麼一回來就立馬走了?你和他是吵架了嗎?」

或許,在杏兒的眼裡,她在龍天一的面前就是這麼任性和暴脾氣。

肖北也沒有回答杏兒的問題,而是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龍天一離開之後,一離開就是一天。

肖北也不知道龍天一在忙什麼。

她也沒有給他打電話。

夜深人靜的時候。

她感覺到身邊突然多了一個人。

一個熟悉的懷抱,把她抱了進去。

她可以感受到他的身體緊緊地和她貼在一起,他的唇瓣貼在她的脖子處,呼吸著熱氣,著實讓她有些說不出來的反應。

「睡了嗎?」龍天一問。

「沒有。」確切地說應該是沒有睡著。

「對不起,肖北。」龍天一突然之間道歉。

肖北輕輕咬著自己的嘴唇,「所以你還是打算要讓我去流產是嗎?」現在回過頭來覺得,龍天一可真是狠心。

龍天一沒有回答她的問題,他直說:「這孩子先不要了吧。」

肖北直直的看著龍天一。

龍天一沒有回視她的眼神:「我幫你預約醫生。」

「龍天一。」肖北聲音有些冷,冷得讓人渾身上下起雞皮疙瘩,「你覺得你可以為我做主嗎?」

「但是我們現在根本就不適合要孩子。」

「對我而言,沒有合適不合適,只有想不想。」肖北的聲音明顯比剛才要大很多。

「肖北,你聽我說。」

「你別想要威脅我。」肖北堅定的看著龍天一,「沒用的。」

「聽我一次。」

「抱歉,我不想聽。」肖北固執,「還是說,你在懷疑這個孩子其實不是你的。」

「我沒有。」

「其實懷疑是很正常的,你每次都給我吃了事後葯,然而我還是懷孕了,你不覺得蹊蹺嗎?」肖北冷笑。

龍天一沒有回答。

「是在懷疑吧?」肖北繼續不依不饒得問著。

「我不懷疑你。」

「那為什麼不能要這個孩子。」

「你到底想要我說的多明白?!我現在都自身難保,我沒有那個能耐保護你和孩子的安全。」龍天一聲音帶著些怒火。

「我可以自保。」

「相信我一次!」 總裁的吻痕 龍天一一把拉住肖北的手,「信我一次,先不要這孩子,我保證,以後你會想要多少就要多少!」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