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對著葉簡汐,慕洛琛漆黑的眸子里,流露出哀傷和不舍。

葉簡汐下巴輕輕的抵在他的肩頭上,沒有察覺到他的異常,傻笑著說,「我要是傻瓜,那你就是大傻瓜,大傻瓜才會看上小傻瓜做老婆。」

「嗯,我是大傻瓜,我們兩個是天生一對。」

慕洛琛沒有辯駁,聲音溫柔而略帶沙啞的說。

葉簡汐的心一下子變得軟綿綿的,每當他溫柔起來,她就毫無抵抗力。

天生一對……

是啊……

他們的一切冥冥中都像是有天註定。

葉簡汐彎了彎嘴角,感覺格外的幸福和知足。

相擁了好一會兒,葉簡汐微微的抬起頭,輕聲說,「阿琛,你先休息下,等晚上我們過老宅那邊。」

「嗯。」慕洛琛用手摸了摸她柔軟的頭髮,「我們一起。」

葉簡汐臉頰有些微紅。

慕洛琛輕輕的颳了下她的鼻子說,「別多想,只是讓你陪著我。」

「我才沒多想呢!」

葉簡汐嗔怒道。

慕洛琛大手包裹住她的小手,而後俯首親吻了下,「好,你沒多想,是我多想了。」

「這還差不多……」

葉簡汐哼哼,聲音卻越來越小,臉頰上的緋紅也迅速的蔓延至耳根。

不想讓他看到自己羞窘的樣子,葉簡汐埋著頭,往房間里去了。

慕洛琛坐在沙發上一會兒,才起身跟了進去……

夜色降臨……

葉簡汐跟慕洛琛起身,郭嫂跟文清帶著三個小傢伙,在客廳里玩搭積木。

妞妞看到他們出來了,站起來蹬蹬的跑到葉簡汐跟前。

「姨姨,你們要去哪兒?」

「要去奶奶家。」

「妞妞要跟姨姨一起。」

妞妞抱住葉簡汐的腿,生怕她把自己丟下似的。

葉簡汐原本就沒打算把她留在家裡,因為這次是洛琛從帝都第一次回來,正式跟慕家那些人見面。

自然要帶著天佑和天寶。

家裡只留著妞妞一個人,她不放心。

葉簡汐笑了笑,摸著她的腦袋說,「好,等下我們一起。」

「嗯!」妞妞高興的點頭。

葉簡汐吩咐郭嫂和文清,幫三個小傢伙換衣服。

郭嫂和文清,抱著三個小傢伙進去。

葉簡汐留在客廳里,盯著慕洛琛吃藥。

可慕洛琛的葯還沒吃完,卧房那邊就傳來了小孩子的哭鬧聲。

葉簡汐忙去看看。

到了卧室里,邊看到天寶光著小屁屁,哭的驚天動地。

一旁妞妞瞪著溜圓的大眼睛,滿眼的慌亂。

「怎麼了?」

葉簡汐走上前問。

郭嫂抱著天寶,有些難為情的說:「剛才妞妞看到小少爺的下面,說跟她的不一樣,要幫他揪掉……」

她就轉身拿件衣服的功夫,就發生了這事。

郭嫂滿臉的無奈。

葉簡汐:「……」

死一般的沉默了好一會兒,葉簡汐終於有了動靜。

檢查了下天寶的傷,發現沒什麼大事,應該只是扯了一下。

得虧著妞妞小,沒什麼力道。

葉簡汐放了心,幫天寶穿上衣服,哄了他幾句。

天寶漸漸的止住了哭聲。

葉簡汐抬眸,對上妞妞泫然欲泣的神情,不由得覺得好笑,抱住小丫頭,點了點她的腦袋說,「妞妞,別委屈啦。你剛才弄疼了弟弟,弟弟還沒怎麼委屈呢,你怎麼就委屈上啦?」

妞妞扁扁嘴,眼裡的淚光閃爍,「我沒想弄疼他,我只是想幫他。」

「這不是幫,是害了弟弟哦,男孩子和女孩子的身體本來就不一樣,下次妞妞可別這麼做了,不然弟弟會很痛。」

葉簡汐溫聲軟語道。

妞妞點了點頭,說:「嗯,妞妞知道了,姨姨,妞妞不是壞孩子。」

原來小傢伙擔心這個。

葉簡汐嘴角彎出一抹笑,親了親她的臉頰說,「妞妞乖,知錯就改,就是好孩子。」

「嗯!」

妞妞用力的點頭。

葉簡汐把她放開,「去跟弟弟道歉。」

妞妞看了天寶一眼,又回頭看了她一眼,停頓了兩秒,邁著小碎步的走到天寶,「寶寶,對不起。」

天寶撇了撇嘴。

葉簡汐走到他跟前,摸了摸天寶的腦袋,說:「天寶,媽咪是怎麼教你的?」

天寶緩緩地低下頭說,「我原諒你。」

葉簡汐拉起兩個孩子的手,讓他們握在一起。

「現在和好了,誰都不許再生對方的氣了。」

兩個小傢伙抬眸看著對方,面色漸漸的變得緩和。 平息了風波后,郭嫂和文清迅速的幫三個小傢伙換好了衣服。

一行人出發去慕家。

車子快速的在路上駛過,葉簡汐望著窗外迅速倒退的熟悉的風景,心漸漸的沉澱了下來。

這次回去,她知道有些人會看她不順眼,甚至添油加醋的,把洛琛離開那段時間發生的事情說給洛琛聽。

不過她不怕……

只要洛琛在她身邊,她不怕任何事情。

車子停在慕家跟前,葉簡汐透過車窗,看到候在外面的慕家人,臉色不由得肅然。

調整了下心情,葉簡汐想推開車門下去。

慕洛琛卻在這時,握住了她的手,「等下。」

葉簡汐回頭看著他,有些莫名。

慕洛琛沒說話,推開車門走下去,慕家其他人見到慕洛琛,眼裡都露出震驚,畢竟當初洛琛的死訊可是傳遍了整個A市,現在人竟然活生生的回來了!

章子芩紅著眼睛,叫了聲:「阿琛……」走向慕洛琛。

但慕洛琛抬眸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沒說任何話,轉身走到葉簡汐那一邊,親自開了門。

葉簡汐看著他伸向自己的手,這才他的用意……他想讓慕家所有人看清楚,她在他眼裡的地位,沒有任何人可以動搖!

之前她受的委屈,他都要一一的還給他們!

葉簡汐心頭又酸又澀,這個傻瓜,她從來不在乎這些,為什麼要做這麼多的事情呢?

他們過好自己的日子就好了,不用在乎其他人的……

「簡汐,出來。」

慕洛琛出聲,溫柔的叫了她一聲。

葉簡汐抬手,扣住慕洛琛的手。

慕洛琛報以同樣的微笑,牽著她的手,扶著她下車。

章子芩站在原地,看著眼前十指緊扣的兩個人,到眼前的淚水,又硬生生的憋了回去。兒子當著那麼多人的面,不給她面子,這些都是葉簡汐挑撥的!

一定是她跟洛琛添油加醋的說了她的壞話!

章子芩心裡憤恨,面上卻沒有表現出來,因為她現在一無所有,葉簡汐之前把慕家近三分之二的股份拿走了,現在她不能對葉簡汐做什麼!

現在阿琛回來了,只要阿琛能拿回股份,再對付葉簡汐這個狐狸精也不遲!

章子芩這麼想著,走到慕洛琛跟前,握住他的手說,「阿琛,你總算回來了,你知不知道,你走的這段時間,媽有多擔心你……」

慕洛琛望著自己的母親,臉上沒有任何久別重逢后的喜悅,淡淡地說,「媽,有什麼話,還是先進去說吧。」

章子芩準備好的話,被堵在了嗓子眼。

慕洛琛將視線從章子芩的身上移開,看向慕家其他人,說:「大家都進去吧。」

說著,他率先走在了前面。

慕家其他人,見他這樣,面面相覷。

但都跟著走了進去。

所有人都進去了,章子芩怔怔的站在原地,雙眸通紅,淚水啪嗒下落下來。

慕江城走到她身邊,拍了拍她的肩膀,嘆息了一聲道:「子芩,你就別跟簡汐她過不去了,你沒看剛才阿琛不開心了嗎?阿琛這次能回來,說到底是簡汐的功勞,現在一家人和和睦睦的,你就別再節外生枝了……」

「什麼叫我節外生枝?當初不是她,阿琛會失蹤嗎?人本來就是她害的失蹤的,現在她找回來,只是將功贖罪!這個蛇蠍毒婦,根本不配做我們慕家的媳婦,她跟阿琛在一起,害了他多少次?這次失蹤了還能找回來,下次呢?誰知道下次她會不會把阿琛真的害死?我不會允許她繼續留在慕家的!我一定會讓阿琛,把那些東西都要回來,再把她趕出慕家!」

章子芩怒氣沖沖。

慕江城見她這樣,脾氣也有些上來了,「你非跟她斗,只會讓兒子離我們越來越遠。現在婉如遠在澳洲回不來,你還想讓兒子也不跟我們見面嗎?」

「慕江城!你敢吼我!」

章子芩大喊。

慕江城張嘴還想說話。

章子芩抬腳,狠狠地踩在他腳面上。

她穿的是高跟鞋,這一下又准又狠,慕江城疼得哀嚎了一聲,彎下了身體。

章子芩哼了一聲,扭身就走。

步入大廳,飯菜已經準備好。

長長的餐桌前,慕洛琛在主坐旁的位子前站住了腳,讓葉簡汐坐下后,他掃了一眼在場的眾人說:「都坐吧。」

慕家的人紛紛落座。

慕洛琛不緊不慢的說道:「這段時間,我失蹤在外,辛苦大家了。尤其是簡汐,作為我的妻子,她為這個家付出了很多,你們能幫著我輔助她,我很感謝你們。」

慕家在場的大部分人,感覺到心虛。

因為慕洛琛走的這段時間,沒幾個人會幫助葉簡汐,大部分人都想從葉簡汐那裡爭奪一分羹。

慕知寒看了一眼其他人,說:「哥,這些都是我們應該做的,說什麼謝不謝的?」

馮梓雲尷尬的在一旁接道:「是啊,洛琛,咱們都是一家人,說什麼兩家話?你能回來就好,你不知道,你離開的這段時間,我們都替你擔心呢。」

慕知寒聽到自己母親說的話,扭頭看著她,什麼話也沒說。

馮梓雲卻感覺到尷尬到了極點,當初她那麼擠兌葉簡汐,不是以為洛琛死了嗎?

所有人都爭著搶著想分到更多的財產,她不過是順應形勢罷了……

馮梓雲想開口轉移話題,可就在這時,章子芩走了進來,陰陽怪氣道:「梓雲,我記得你之前可不是這麼說的,你真的把洛琛當一家人嗎?真的為洛琛擔心過嗎?我怎麼看你,很希望洛琛沒了?」

「你……」

馮梓雲漲紅了臉。

章子芩鄙夷的看了她一眼,走到慕洛琛的對面說,「阿琛,現在你回來了,那有些人也應該把管家之權和公司的股份交回來了,這些都是咱們慕家的東西,不能一直有著一個外人管著。」

章子芩說著,別有深意的看著葉簡汐。

這個外人,當然指的是她。

葉簡汐知道,當初洛琛把股份留給她,是章子芩心裡的刺,沒跟她爭口舌,「阿琛,股份的事情,我會移交到你手上,原本那些股份就是你的,我沒想過要那些。」

「話說的痛快,等移交的時候,可別磨磨唧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