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大夫打量了一番時鳶,讓她坐下,之後,便給她把起了脈來,「哦?喜脈?」

時鳶點頭,「我確實懷孕了。」

「不光是喜脈。」胡大夫依舊在仔細感受,「閨女,你懷了雙胞胎。」

時鳶一愣,不禁看向沈悅,沈悅也是一臉意外的表情,「胡大夫,是真的嗎?我女兒懷了雙胞胎?」

「不會有錯。」胡大夫笑笑,「閨女身體挺好,沒什麼毛病,感覺不舒服是因為懷孕的緣故,回去好好吃飯休息,少操心,完全不需要進補,補得多了,反而加重你身體的負擔。」

說着,胡大夫已經起身,一副送客的模樣。

沈悅連忙拿出200元,「胡大夫,從前胡老先生看診的規矩是患者隨意給診金,相信胡大夫子承父業,規矩應該未變,這是診金,請您收下。」

胡大夫連忙擺擺手,「大妹子,這太多了,不過診個脈而已,不需要這麼多錢的。」

沈悅執意將錢塞進了胡大夫的手中,時鳶連忙道:「胡大夫,明天能否耽誤您一天時間,跟我去雲城一趟,請您給一個病人診脈?」

「這個沒問題,隨時都可以。」胡大夫爽快答應了,「只是中醫也不是萬能的,我爸當年確實治療了很多疑難雜症,但他老人家一直都說,那是運氣好,這人的命啊,天註定,不可強求的。」

時鳶認真點頭,「我明白,您能願意跟我們去給病人看診,我們已經很感激了,請胡大夫不要有壓力。」

對方點點頭,經過短暫的接觸,能初步看出這對母女是講究人,便也沒再多說什麼。

母女二人回小院休息了一夜,第二天一早便接上了胡大夫,再次回到了雲城,直接把人帶到了醫院。

顧小北見時鳶帶着一個陌生人進來,連忙起身迎了上來,「時鳶,這位是……」

「是我和媽媽請來的大夫,給孟大哥把把脈。」時鳶認真地解釋道。

之所以沒有提前跟顧小北聯繫說這件事,也是怕中間出現什麼變數,所以時鳶才當面同她解釋,也是知道顧小北不會反對。

畢竟,大家現在都是抱着死馬當活馬醫的態度,只要有一線機會,都不願錯過。

「您請。」果然,顧小北立刻正色地將人請到了病床前,並且給人搬了一把椅子。

胡大夫坐下,立刻便給孟斐把起脈來,眉心越蹙越緊,時而搖頭,時而嘆息,看得人心驚膽戰的。

這時,陸霆之也進來了,見此狀況,抿著唇沒說話,而是默默地站到了時鳶身邊,並且握住了她的手。

時鳶的手很涼,讓陸霆之眉頭擰緊,直接將她拉着出了病房。

「哎,陸霆之,你別鬧,我想聽聽大夫怎麼說呢!」時鳶嗔怪地道。

「誰讓你又跑回來的?」陸霆之的語氣很是冷硬。

。 「…呦~~喲~~」

角落裏,梅莉一臉驚恐的看着羅恩與提亞馬特的玩鬧,羅恩正在不斷的拋起提亞馬特,然後接住,兩人看起來都很開心。

但是,梅莉是實在開心不起來,那玩意兒一旦落下,要是沒有收好力,那就是直接把地球砸穿了節奏啊。

而羽斯緹薩則是露出了愉悅的笑容,她似乎已經在想地球被砸穿的情景了。

「崽崽……該媽媽了,媽媽也要拋崽崽~~」

「誒?」

羅恩一臉懵逼。

小小的提媽沒有正常落在羅恩手上,而是直接飛起,繞到了羅恩的腳邊。

「拋~~\(≧▽≦)/」

「╭(°A°`)╮」

羅恩直接被提媽拋起,身體在空中旋轉,宛若一個陀螺,甚至於捲起颶風,彷彿乘風而起,直上雲霄。

「噗~~」

梅莉實在是忍不住了,一下子笑了出來。

對比剛剛的場景,現在的一幕實在是太滑稽了。

「拋崽崽~~\(≧▽≦)/」

「╭(°A°`)╮」

羅恩一臉懵逼的被提亞馬特不斷的拋起。

小提媽歡呼雀躍的一蹦一跳。

「哈哈哈哈~~」

梅莉笑的肚子疼,看到一直以來在他們「友誼」之間佔據上風的羅恩,現在的樣子,實在是讓她忍不住。

「(_#)」

羅恩心中升起絲絲不爽。

梅莉(危)

羅恩沒有選擇落下,而是與提媽一樣,漂浮在空中,對着提媽提了個建議。

「媽媽……我們一起來玩遊戲吧!排球怎麼樣?」

「!!!」

梅莉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小腳抹油,準備開溜。

一旁羽斯緹薩對梅莉露出了惡意的笑容。

………

「哦哦哦~~太酷了,好厲害啊你,你是怎麼想到這個主意的……」

阿爾托莉雅崇拜的看着羅恩,眼眸彷彿閃爍著光芒。

能讓自己頭疼沒有辦法的梅莉老實下來,眼前的這個人真的好厲害。

她是這麼想的。

「這很簡單……」

「哦哦~~」

「莉莉,不要跟他學,會學壞的。」

梅莉連忙制止,要是阿爾托莉雅跟羅恩學會了,那麼她以後的生活就不會愉快了。

「一邊去……我跟你學習那麼久,都沒有學壞,怕什麼?」

在阿爾托莉雅眼裏,梅莉這個傢伙可以說是最屑的混蛋了。

「這不一樣……」

「怎麼不一樣?」

「那個……羅恩先生,本來說好的,今天帶………」

禪城葵完全沒有打算融入羅恩這邊的氣氛,只是悄悄的來到了羅恩的身邊,輕輕的說道。

按照計劃,今天要帶遠坂凜與遠坂櫻一起去時鐘塔登記,正式加入時鐘塔的體系之中。

這件事必須要羅恩親自帶着去,這是對那些魔術師的宣告,告訴他們……

這兩個孩子,是他羅恩,是阿尼姆斯菲亞家罩着的。

這一舉動,至少能夠打消九成九魔術師的覬覦。

畢竟,絕大多數魔術家族不會因為區區凜和櫻能夠對於他們的價值而與阿尼姆斯菲亞交惡。

所以才必須要羅恩親自去。

羅恩向遠坂時臣承諾了,他會照顧他的家人們,並且也收到了遠坂家魔術財產,所以理應提供庇護。

「我知道了,放心吧!夫人,有我在,我是凜和櫻的老師,只要我還在,就不會有問題的。」

羅恩向臉色仍然掛着憂慮的禪城葵許諾。

隨後……

自然是領着兩個小姑娘出發了。

羅恩居住在倫敦的邊緣,因為那裏環境好。

這個時候的倫敦,煙霧繚繞,環境還沒有開始治理,現代化的弊端還未被重視。

大街小巷,一處處攤位釋放着油煙,各種油炸食物映入眼帘,畢竟不列顛人民……只會炸,其他的都不能吃。

羅恩帶着兩位小姑娘一路來到了倫敦的大本鐘,時鐘塔就隱藏在這裏。

「凜、櫻,歡迎你們,踏入魔道的世界,我並不打算恭喜你們,因為這是否是喜事還是兩說,但是這是你們父親的遺願,在這裏……我問你們,是否自願走上尋求真理、遍佈屍骸的魔道之路?」

在時鐘塔的門口,羅恩嚴肅的詢問了這兩個與他僅僅相處了兩個星期的小姑娘。

羅恩認為,每一個人都應該由自己去做出決定,也應該為自己所做出決定的後果而負責任。

「無需害怕,說出自己的真實想法,無論你們願不願意踏入魔道,我以羅恩之名與你們契約,會幫助你們獲得相對應的幸福。」

如果選擇魔道,羅恩將會傾囊相授,魔術資源也不會吝嗇。

如果選擇平凡,那麼羅恩就會給予庇護,給予凡俗資源,令她們過上沒有物質壓力的生活。

「老師!」

遠坂凜立刻開口,她基本上沒有一點猶豫,她的稱呼正是回應。

「我是父親一直以來希望的繼承人,是繼承遠坂魔道的長女,一切就在眼前,不能放棄。」

而櫻卻有些猶豫……

她對於魔術的印象並不好,並且也沒有接受到遠坂時臣魔道思維的灌輸,本身的性格也不如凜那般堅強。

所以……她在猶豫。

「櫻,不願意的話就不做,沒什麼的。」

遠坂凜微笑着對着妹妹說道。

「……」

如果遠坂凜沒有開口,也許遠坂櫻可能會選擇放棄,但是……

「不能讓姐姐一個人承擔壓力……我也是家裏的一員……」

一個月前,在父親葬禮的結束后,她曾在書房的外面,她發現了一直堅強的姐姐的脆弱。

「老師…」

遠坂櫻的話語比較軟糯,但是卻也能夠聽得出語氣中的堅定。

「那麼,歡迎踏入魔道的大門!」

伴隨着羅恩的一個響指,時鐘塔對於外界的結界立刻確認了他的身份,真正的時鐘塔……出現在了他們的眼前。

眼前的一幕宛若改天換地,遠坂凜與遠坂櫻對於魔術還僅僅是初學者狀態,着實也是令二人驚訝。

「雖然不知道你們踏入魔道的原因,但是想必是做出了或多或少的覺悟,既然做出了覺悟,那麼就記住了,自己做出的選擇,無論是結局如何,不要去後悔。還有……自己做出的覺悟,可不要忘記了,在絕境之中,誰都未必能夠幫助你們,但是覺悟去能夠吹走一切的絕望,為你們贏的勝利的曙光。」

覺悟會吹走一切的絕望。

求推薦票!求收藏!求月票! 他發現自己正站在吉爾公司內,一扇開啟的窗戶台上。

沒有浪費時間。

唐淵直接舉目向裡面看去。

日常的世界開始褪去顏色,非現實的花捲開始徐徐展開。

牆壁,天花板,地面,桌子……

甚至一些職員的衣服上,都有著層層縷縷的灰色惡靈氣息。

「不對…這和昨天逆髮結羅所看到的情況並不相同!」

想到昨天逆髮結羅的遭遇,唐淵有驅動黑雀將整棟大廈都給逛了個遍。

從一些現場留下的惡靈氣息來判斷。

惡靈主要的活動區域在商業大廈的43層。

惡靈殘留的氣息,隨處可見。

那麼答案,就很明確了。

「惡靈不僅僅可以將自身掩蓋。

甚至可以將一定範圍內的自己所留下的氣息,完全的隱藏。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