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怎麼想?”我苦笑,“大概我是跟安欣姐妹同心吧,不然怎麼會都喜歡上了同一個男人呢!”

“這個世界還真是小!”漆冰源不由得又是重複了一句。

我抿了抿嘴,“嗯,小!”

“對了,阿姨說做好了飯菜等着我們回去。”漆冰源一拍腦門,像是忽然想起了,對着我說道。

他不說還好,這一說,我這肚子都餓得不行了,之前因爲班長的緣故,我幾乎是什麼都沒有吃,現在真的是餓得連路都走不了了。

我拉着漆冰源就上了車,一路開車狂飆了回去,一進門就聞到了飯香味,要不是自己已經是這麼一把年紀了,有自控力,大概我的口水都會流出來了!

我進門就直接鑽進了廚房,看着正在忙活的媽媽,媽媽笑呵呵地看着我,“冰原呢?跟你一起回來沒有?”

我伸手去捻了一塊排骨放進了你自己的嘴裏,味道簡直是我這輩子吃到過的最好吃的東西了!

“你們到底怎麼了?他不是說去找你了嗎!?”媽媽關了火,將我拉到哦啊陽臺上小聲問道。

我嚥下了肉,指了指外面,“他在外面呢!”

“你們沒事了?!”

“沒事沒事!我們能有什麼事情!”我笑着又回到了廚房,伸手又準備去偷一塊排骨,媽媽眼疾手快,一巴掌打在我的手背上,我吃痛縮回了自己的手。

媽媽白了我一眼,“家裏有客人,你看看你你!”

我摸着手背,有些委屈,“客人?你還把他當客人?!”

“你們不是還沒有結婚嗎?不過,你也說得對,這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漆冰源跟你的緣分從你消失那天就註定了的!”媽媽笑着又是打開了火,準備炒菜了。

漆冰源鑽了進來,搶着要幫媽媽幹活,我白了漆警官一眼,“你會嗎?!”

媽媽將我拉倒一邊上,“這個家裏也就只有你一個人不會做飯!”

我吐了吐舌頭,自打自己成了洛暘,我就喪失了很多生活的技能,比如做飯。

“以後我給安安做就行了!”漆冰源笑着說道。

媽媽笑得合不攏嘴,又是提議道,“冰原啊,你什麼時候還是把你家長叫出來,我們雙方家長見個面!”

我沒好氣地拉着我媽媽,“媽媽,您是覺得您女兒嫁不出去了是不是?!”

“當然不是!”媽媽立馬否認。

“那你這麼着急,我跟漆冰源都不着急呢!”

“我當然着急了,你看看你跟冰原的年紀都不小了…….”媽媽又開始重複了一遍又一遍的話。

我捂着耳朵,逃出了廚房,坐在沙發上跟爸爸一起看起了電視。

爸爸也是面帶着笑容的,我感覺每一次漆冰源過來,他們都是難以掩飾地高興。

“你一會跟漆冰源說說,明天看有沒有時間,我們一起回個老家!都說了好長一段時間了,你總是那麼忙!”爸爸笑着說道。

我點了點頭,又是想起來之前自己跟漆冰源的交代,猛地擡頭,“不行!”

“怎麼不行了?!”爸爸一頭霧水地看着我。

“再過幾天,我一定讓他跟我一起去!”我笑了笑。

爸爸也沒有繼續問我,反而是繼續看起了電視。那天,我們真的像是一家人在吃飯,我也從內心深處接受了自己會跟漆冰源走到最後,大概是因爲孟子赫在我心裏的形象已經不如以前了,他以前很多的事情被我知曉了之後,我竟可以完全接納另外一個人!

那天晚上,我又夢見了孟子赫。他哭得很傷心,我問他什麼,他都是搖頭不說話。他低着頭大哭,穿着結婚時候的禮服,渾身都是血,整個身子都是在顫抖。

我站在離他一米的距離,“子赫,你爲什麼要哭?”

“你愛上了別人,你的心裏沒有我了!你會永遠都見不到我!見不到我!”他埋怨着,卻始終不擡頭!

我走了上去,抱着他的肩膀,他的身體沒有一點溫度,全身僵硬,他甚至沒有呼吸!

“你查到了什麼?你覺得是殺了安欣?你覺得是我殺了我最愛的女人?!”孟子赫猛地擡頭,滿臉是血,猙獰的面孔,嚇得直接坐在了地上! 第3730章

畢竟像墨九狸說話這麼粗魯的女子,雲亦涵平生都沒見過,對方剛才說的話,是自己聽錯了么?

「我說,你腦子裡面有屎嗎?怎麼會說出這麼找死的話來?」墨九狸善良的再次問道。

墨九狸的真的很好奇,眼前這個看起來面相不錯,腦子不太好的人,真的是雲族少主雲亦涵?

墨九狸心裡這麼想著,還直接就給問了出來,她的視線一轉,看向高台上的雲族老祖宗問道:「雲前輩,擂台上這個傻子是你們雲族少主嗎?該不會是被掉包了冒充的吧?」

雲族老祖宗……

「咳咳,丫頭是,他確實是雲亦涵,不是冒充的!」雲族老祖宗十分無奈的,在好友憋著笑意的眼神下,在擂台下眾人好奇的視線下,緩緩說道。

「哦……看起來你們雲族越來越差,也不是沒原因的,畢竟少主都能傻成這樣的雲族,想強大起來有點困難……」墨九狸聞言有些同情的看了眼雲族老祖宗道。

雲族老祖宗聞言臉瞬間黑了,這丫頭嘴怎麼就這麼毒啊!

擂台上的雲亦涵聞言臉色也是黑的跟鍋底似的,如果剛才還覺得自己聽錯了,現在他已經聽的很清楚了,特別是看到擂台下面很多人臉上的笑容,讓雲亦涵覺得萬分刺眼!

想他成名以來,還從未在人前如此丟臉過!

雲亦涵的眼神一冷,看向對面的墨九狸質問道:「墨主說話難道如此的沒水準嗎?是不是太丟翡翠樓墨主的身份了?」

「我們翡翠樓是做正經生意的地方,因此都習慣說實話,雲少主要是覺得不好聽,可以無視!」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雲亦涵怒……

什麼都讓對方說了,自己要是再說什麼,是不是就讓別人以為,他們雲族做的不是正經生意了!

「墨主,伶牙俐齒可不算什麼本事!」雲亦涵冷笑道。

「不算什麼本事,也比腦子有坑強,所以請雲少主把腦子的坑填上,認真想想拿什麼跟我比試,別再這裡浪費大家的時間了行嗎?」墨九狸給了雲亦涵看白痴似的眼神說道。

差一點讓雲亦涵直接暴走了……

雲亦涵深呼吸一口氣,這才冷冷的說道:「雖然不知道墨主的意思,但是我剛才說的都是真的,墨主只要贏了我,我就可以代表整個雲族,答應你兩個要求,沒有任何限制!如果我贏了,墨主就帶著整個翡翠樓嫁我為妾!」

「呵呵,雲亦涵你腦子果然有坑,什麼要求都可以?要你整個雲族全部歸於翡翠樓,並且雲族所有人,有一個算一個,時代發誓效忠翡翠樓,你和雲族也答應?如果你和雲族敢答應,我就應了你這場比試,我也就這一個要求,你雲亦涵敢嗎?」墨九狸諷刺的看著雲亦涵問道。

最後一句雲亦涵你敢嗎?瞬間讓墨九狸圈粉無數!

擂台下不少人看著擂台上的墨九狸,都覺得墨主太帥了!

可是墨九狸的話,卻讓雲亦涵和雲族老祖宗臉色變得難看起來! “暘暘,你是我的暘暘啊,你怎麼變成了安安!她不是死了嗎?”孟子赫流下了淚水,眼淚混着血變成了血淚一滴一滴往下砸,逐漸變成了淚流,慢慢蔓延到我的腳邊,我腳踢着往後退,孟子赫現在的模樣太可怕了,他猙獰的面孔讓我不得不膽怯了起來!

“暘暘,你爲什麼要背叛我,你的心裏都已經背叛了我!我的好暘暘,我沒有做任何對不起你的事情!你爲什麼要這樣對我!”孟子惡化對着我伸手,手上的血管爆裂,整個房間已經血流成河!

我大吼道,“子赫!不!不是的!不是你說的那樣!”

“怎麼不是我說的這樣!你就是跟那個警察好了,你們還打算結婚,你以爲我不知道嗎?!”孟子赫的手張牙舞爪的與我就只有咫尺的距離!

我一把打開他的手,“我不是洛暘,我從來都不是洛暘,我是安安!”

孟子赫大笑了起來,嘴巴變成了血盆大口,似乎要將我吞入腹中。

我捂着自己的腦袋,一片黑暗來臨,眼前一片漆黑,我忍不住大喊,“我從來都是安安,我不是洛暘!你不要再來找我了!”

“可我認識的洛暘就是你,我一直的心裏都是有你的!你爲什麼要這樣對我的!爲什麼!”孟子赫的聲音還在耳邊縈繞。

我驚恐萬分,不停地說道,“我沒有怎麼對你!我做的一切,也都是爲了你的案子!子赫,我不是你想的那樣,我都是爲了你啊!”

“我的案子?!我是孟子赫,你是安安,你是安欣的姐姐!你從一開始就想我死!你想殺了我!所以你變成了洛暘,你是來向我索命的!你從來都沒有愛過我!”孟子赫淒厲地哭了起來,我的身邊也亮了起來,我擡眼望去,他的血盆大口已經收斂了起來,他抱着腦袋大喊,“我從來沒有對不起安欣,我唯一對不起的就是她動了那樣的心思我居然沒有阻止她!所以,你記恨我,你要殺了我!”

我望着縮成一團的孟子赫,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良久 ,他猛地起身,整張臉扭曲得不了,他伸出雙手卡住我的脖子,“我不管你是安安還是洛暘,我都要你下來陪我!我都要你陪着我!”

我瞪大了眼睛,呼吸困難,想要大喊救命,卻喊不出聲音來,眼睛越加沉重,一片黑暗逐漸襲來。

“安安!安安!”一個焦灼的聲音的傳入耳邊,我猛地睜開眼睛,屋裏一片亮堂,孟子赫不見了蹤影,身邊是焦急的媽媽在詢問,“安安,怎麼了?做惡夢了?!”

我嚥了咽口水,夢裏的場景太真實了,以至於醒來的我的心都快跳出來了!

媽媽摸了摸我的頭,坐在牀邊抱着我在她的懷裏,“安安,這幾年你受苦了!爸爸媽媽應該早點找到你的,也不會讓受那麼多的苦和委屈!”

我擡頭看着媽媽擔心的模樣,她一直都是這樣,把所有的責任都是扛在了自己的身上。

“媽媽,是我自己沒有做好!這都不管你和爸爸的事情!”我抱着媽媽的手臂說道。

“我剛剛聽到你喊孟子赫,我不知道你們以前發生過什麼!可那孟子赫死得活該!你現在就好好跟漆冰源在一起,別去想以前的事情了!”媽媽繼續說道。

媽媽對孟子赫的仇恨是一直都沒有減少過,甚至她知道孟子赫死了是那樣的高興!大概媽媽也你是以爲安欣的死是和孟子赫脫不了關係的,就算是孟子赫脫離了法律的制裁!

我點了點頭,看着媽媽的眼睛,“媽媽,當年安欣到底是怎麼死的?我都忘記了!”

“忘記了纔好!記着的人才是難受!”媽媽感嘆,並沒有打算跟我過多的交流安欣的事情。

“爲什麼你一直都不跟我提安欣以前的事情!我以前的事情你也很少跟我提起來過,爲什麼?”我抓着媽媽的手,我多想知道曾經發生過什麼。

“沒什麼!你早點睡!”媽媽撒開了我的手,起身爲了蓋好了被子,就逃也似的逃出了我的房間。我所忘記的記憶讓我十分好奇,我多想想起那段記憶呀!

我忽然想起了樑醫生,第二天,我便是去找了樑醫生,他又老了不少,老花鏡的度數是越來越高,見我來找他,高興得不得了。

“怎麼了?洛小姐怎麼想起要到我這裏來?!”樑醫生打趣道。

我笑了笑,“樑叔,我想了你還不能來看看你嗎?!”

“可以可以,不過過段時間我就準備退休不做了,你要是早晚點過來,恐怕就已經找不到我了!”他笑着說道。

我這纔是說起了自己的情況,“現在我已經不是洛暘了,我是安安,我想記憶以前的事情,你應該有辦法吧?”

他笑了笑,“當年也是我把你的記憶抹去的,不過現在想喚起來有點難度,這幾年來,你已經根深蒂固地認爲自己是洛暘了,我只能說是試一試!”

很快他就對我進行了催眠,正如他的話所說,我什麼也想不起來,唯一想起來的就只有小時候自己與安欣的嬉戲打鬧,而後來長大後的事情都已經記不起來了。

“大概是你心裏面抗拒着去接受那段時間的記憶!那段時間你也自殺過,可能心裏會有些抗拒吧!安安,我們下次再試試!”樑叔叔如此安慰着我。

我清楚看心理醫生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我也不急於求成。

與他告別之後,我就被漆警官約到了他家裏,我明白他的意思,用着安欣的資料,讓我不得不去見一見他的母親!

我先是去了超市買了一些營養品,纔是去了漆警官家裏。

開門的正是一位面相和善的老太太,我還沒有來得及開口,她便是笑着問道,“安安是吧?趕緊進屋!”

我提着東西進門,阿姨笑得合不攏嘴,“我都跟冰原說了,讓你過來的時候,被帶什麼東西,你看看他,都做的什麼事情啊!”

以前見管志傑父母,見孟子赫的母親的時候,他們可都沒有說過這樣的話,我總算是明白了,什麼樣的人該是什麼樣的父母教出來的!、

我進屋放下東西,就看到漆冰源一個人在廚房裏忙活着,我還真不知道他有這樣一手,一桌子的飯菜都是他張羅出來的。

吃飯過程中,漆冰源一直都是笑得合不攏嘴,阿姨則是也嘮叨着說着結婚的事情。兩個人在一起往往要受這樣的壓力,我也是習慣了。

飯後,漆冰源送我出來,坐在我的車裏將手機遞給了我,“裏面的照片都是安欣案子的照片!你看看吧!”

我打開了照片一張一張看得仔細,所有的程序都是那麼完美無缺,從指紋到人證,都足以證明安欣的死只跟她個人有關。

安欣真的是自殺嗎?可那個影碟裏的人內容又是誰?!

我拿起了電話打電話給了超哥,“超哥,你仔細想一下,孟子赫有沒有跟你提過安欣有別的追求者?” 第3731章

就算是對自己有把握的雲亦涵,也不敢輕易答應這種事情,拿整個雲族去賭,除非他這個雲族少主不想當了!

「雲老頭兒,看起來你們雲族的小子,是把這丫頭惹怒了啊,現在可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啊!」蘇家老祖宗淡淡的說道。

「年輕人的事情,我們也說不清楚,估計之前兩人就有過節的,否則亦涵不會一直下戰帖,想挑戰那丫頭的!」雲族老祖宗聞言說道。

「呵呵,墨主你的胃口是不是太大了?想吃下整個雲族,你確定你們翡翠樓有這麼大的胃口嗎?」雲亦涵盯著墨九狸問道。

然後暗自傳音給墨九狸,讓她換一個條件,什麼條件都可以!

「雲亦涵,你是不是忘記了,就算你傳音,高台上的五個前輩,也能聽到傳音內容的?真是替雲前輩悲哀啊,我要是有你這樣的後代,早就直接捏死了,還讓你當什麼少主,簡直做夢!」墨九狸嘲諷的看著雲亦涵說道。

其實墨九狸就是故意的,以墨九狸的實力,想不讓對方給自己傳音被別人聽到,輕而易舉就能做到,但是墨九狸卻沒有,反而是故意的把雲亦涵的傳音讓雲族老祖宗五個人,還有擂台下一些實力不弱的人,都聽到了!

此刻不少人看著雲亦涵的眼神,都變得十分複雜,不斷的在心裡想著,傳聞果然不可信啊,這麼看起來自家兒子其實也不差的啊!

特別是跟陸明翰坐在一起的陸家家主,此刻心裡就是這麼想的,甚至看了眼陸明翰,隱隱還覺得有些自豪,畢竟這段時間兒子很努力在賺錢啊!

陸明翰被自家老爹,忽然慈愛的眼神看得渾身發毛,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老爹看他這麼慈愛是鬧哪樣啊!

「爹,你沒事吧?」陸明翰伸手摸了下陸家主的額頭問道。

「兔崽子,你才有事,拿開你的爪子!」陸家主一瞪眼,拍掉陸明翰的手道。

無奈隱婚:小叔叔請自重 陸明翰收回手心裡暗道:「還好,老爹沒事,是正常的!」

擂台上雲亦涵聽到墨九狸的話,回頭看了眼身後的高台山,果然看到雲族老祖宗冷下來的臉色,和其餘四個前輩看向自己不贊同的眼神,瞬間心中懊惱不已!

他剛才心中一急,竟然把老祖宗等人在給忘記了……

「墨主,何必說話如此難聽,而且大家都是成年人,拿整個雲族做賭注的事情,就沒必要再提了!」雲亦涵冷冷的看著墨九狸道。

「嘖嘖嘖,雲亦涵,你還真的是不要臉啊!本來我是想看在雲前輩在九霄秘境內,照拂了我的手下,對你客氣一點的,沒想到你竟然如此的厚顏無恥!」

「拿整個雲族做賭注的話別再說了?那請問是誰說,他贏了,要我帶著整個翡翠樓給對方做妾的?怎麼?整個雲族不能做賭注,你當我們翡翠樓是好惹的,平你也配肖想?」墨九狸聲音一冷的看著雲亦涵問道。

「你……我要是沒猜錯,墨主也不過是翡翠樓的客卿罷了,」 “追求者?子赫沒有跟我提起過,就算有別的人喜歡安欣也沒用啊,安欣一心一意只喜歡子赫一個人!都沒用的!”超哥回答着我。

我皺了皺眉頭,或許說這個人喜歡安欣,並沒人知道,他只是藏在心裏的。喜歡安欣得不到安欣,就有了殺人動機,無論是對安欣還是對孟子赫!

“嫂子,你忽然問這個做什麼?你不會真的懷疑安欣的死不是意外吧?!我說嫂子,您就別查了,要能證明安欣的死不是自殺,那警察局早就能證明了!”超哥勸說着我。

我很快你就掛了電話,我並沒有跟超哥說起那個聲音,是因爲自己沒有證據,就算是我跟他提了,他也不會相信的!

要去找一個喜歡安欣的人簡直就是大海撈針,無奈之下,我只能去找了安欣的導師!

他依舊是躺在病牀上,比起第一次見到我時,他現在要接納我很多, 甚至還熱情地讓他的母親給我倒了熱水喝。

我坐在牀邊看着精神狀態要比以往要好的他,猶豫了一下,還是問道,“老師,您還記得以前的學生嗎?我想找一找安欣以前宿舍裏的同學!”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你找她的同學做什麼?!”老師有些驚訝,手撐在牀上,激動地想要站起來。

“我是想了解更詳細的事情,您說過您會相信我的,不是嗎?!”我笑着看着老師。

老師點了點頭,而後有些苦惱了起來,“這個….你也知道安欣的離去對我的影響也挺大的,這些孩子後來沒有一個聯繫我的,更沒有一個來看我的!所所以….要不,你去學校看看吧,找個檔案的老師問問!或許能找到的!”

聽着老師的話,我多少爲他心酸,因爲安欣的事情,他雖然沒有喪失生命,卻活得比任何人都糟糕。作爲一個老師,他沒有得到尊重,教育出來的孩子都是一個個都忘記了他!

“算了,洛小姐,你也不要幫我了!我現在的狀況也已經這樣了,能好到哪裏去呢?!”他感嘆道。

我有些驚訝,他起初可是把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到了我的身上,當我問起他的學生的時候,他卻打了退堂鼓。

“爲什麼?”

他只是笑了笑,“罷了罷了!我混成這個樣子,還有誰會記得我!”

沒多久,他便是讓他的母親來送客了,我見他心意已決的樣子,不像是一時興起,反而像是在忌憚着什麼!

無論如何,我已經查到這個地步了,加上我對那個聲音的來源的好奇程度,我說什麼也是不會放棄的!

離開了老師的家裏,我便是開車去了安欣以前所在的大學。 蜜嫁完美男神 學校裏的學生們大多都是相伴而行,男男女女有說有笑,誰都不可以否認大學是談戀愛最好的季節,每一個踏進大學裏的學生也都不會想要讓自己的大學毫無色彩地過去!

我找了檔案老師,找到了安欣以前所在宿舍的所有人的聯繫方式。幾年過去了,不少的人的電話也都變了,唯一一個手機號碼還能打通的是一個叫做魏然的女孩。

我與她約在了她家附近的咖啡店見面,見到她時,她是一個大腹便便的孕婦。

“安安姐在哪裏?!”她見來人不是安欣的模樣,立馬是站了起來,有些警惕地看着我,“你是誰?!”

我走了上去,坐在她的面前,“我就是安安!”

“嗯?”她不敢相信,“我接到電話的時候我就奇怪了,明明安安姐幾年前就走了,你說你是安安,你的樣子跟安安沒有一點兒的相似之處,我不相信!”

“可我真的是安安!你應該知道當年我只是失蹤了,安家沒有找到我的屍骸的!我活着,只是我忘記了以前所有的記憶!”我如實回答,我並沒有想要隱瞞她,至少她聽到我是安安願意見我,她口中一直稱我做安安姐,足以證明了,她跟安欣的情意。我沒有必要對她撒謊的!

“你真的是安安姐?”他不敢相信地看着我的臉,“你爲什麼變成了這樣?!”

“說來話長了。大概是老天爺不想讓我死,想讓我查到當時的真相吧!”我苦笑。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