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搞到錢又能搞到人,還不用打架,這簡直完美啊!

而且就算不想答應,也能假意答應下來,日後又不是不能反悔。

講道理,秦澤一度也有那麼點想答應的衝動。

可是良心過不去啊!

最終他還是搖了搖頭:“不好意思,我拒絕。”

“那秦先生想要什麼?”

宋道明是真搞不明白了。

要女人他可以給,要錢他也能給,這傢伙到底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我什麼都不想要。”秦澤道。

秦大爺雖不是什麼聖人,但至少還是個人。

不能眼睜睜地看着身邊的妹子受苦受難自己什麼都不做。

宋道明聽到秦澤這話終於是忍不住了。

這特麼!

神經病吧!

“小子!老子從剛剛開始已經很給你面子了!你自己不想活那可就不要怪我了!”

宋道明狠狠說着舉起手。

瞬間,這幫小弟的手便伸進了衣服裏。

不過他們還沒把武器拿出來。

魏雪柔就已經出現在了宋道明的身後,一把手術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把武器都給我放下!否則我殺了他!”

我打造的鐵器有光

然後大喜。

草!

這女人!

一開始還說自己沒辦法對付,這不明明就有辦法嗎!

看來我們魏副總就是謙虛啊!

只是這大豬蹄子絲毫不知道。

魏雪柔現在恨不得在他腦袋上開個洞看看他的腦子是怎麼長的。

特麼的,一開始就說了打不過了你還主動招惹人家?

你就不能先答應下來再想辦法對付嗎?

剛剛都已經這麼提示你了你還沒反應過來?

要不是這宋道明也很蠢給了她擒賊先擒王的機會,那他們三個人恐怕都要交代在這裏了。

宋道明被這麼一搞,也慌了。

他是萬萬沒想到,那小子身邊的女人會這麼牛逼!

半秒鐘都不到就飛過來了!

只是,這傢伙的臉上並沒有絕望,相反還露出了那麼一絲笑意。

他擡起的手我握成了拳頭。

也在這時。

秦澤看到了對方房頂上有那麼點反光。

仔細一看,他纔看清楚了。

特麼的!

這混蛋竟然安排了狙擊手! “小心!”

秦澤趕忙衝到了魏雪柔的面前,開啓了技能。


也就在這時候,一道火光射了出來。

秦澤的腦袋朝旁邊撇了一下。

一枚彈殼也隨之落在了地上。

宋道明看了看地上的彈殼,又看了看秦澤的腦袋,一度張着嘴愣住了。

特麼的不是吧!

打中了卵事沒有?

這是個什麼怪物?

秦澤揉了下腦袋。

丫的,還真特麼的有點疼。

只是還沒等他發作,一旁的魏雪柔就發作起來了。

她索性暴起,二話不說朝着這傢伙的耳朵上就是一刀。

她感覺到了相當的憤怒。

竟然有人比她還陰?

要是剛剛那一槍打中了的話,現在她肯定已經去了另一個世界了。

“啊!”

捱了一刀的宋道明發出痛苦的嚎叫聲。

他是怎麼也想不到,自己安排的得意陰招竟然會被這麼輕易就破解掉!


“老大!”一旁的小弟見狀趕緊要上來幫忙。

秦澤這時候直接竄到了魏雪柔的身邊,二話不說也拿了一把刀架在宋道明脖子上,然後朝着一羣小弟吼道。

“你們誰敢過來我就嫩死他!”

宋道明忍着痛拼命地揮着手。

“等等!都不要上來!都把武器放下來!秦先生!我們有話好好說!不必這樣的!”

“你特麼想好好說話還給老子搞這些?”秦澤怒道。

“我這……我這不是開玩笑嗎秦先生……你們特麼愣着幹什麼!都給老子退下去!”宋道明朝着一羣小弟發火。

他生怕這兩人真的把他殺了。

畢竟在一切東西面前還是自己的命最重要。

一幫小弟你看我我看你,最終還是按照自家老大的命令來了,把武器扔在了地上,都遠遠地退了下去。

講道理,他們也是第一次見到自家老大這麼吃癟。

一旁的何月是被徹底震驚了。

本來還以爲這兩個人是來送人頭的,萬萬沒想到,他們人竟然真的把宋道明給拿下了!

不過震驚之餘,她也有點怕,生怕秦澤和這女人真的把宋道明弄死了,要是這傢伙真的被弄死了那他們鐵定是走不出這個門了的,畢竟對方那麼多小弟呢。

“秦澤……”她朝着秦澤搖了搖頭,示意他們冷靜一點。

秦澤緩了一會兒,這才把刀稍微移開,一屁股坐在了宋道明旁邊的位置上,畢竟裝逼也是要消耗體力的。

“宋先生,我們的事情你覺得到底該怎麼解決?”秦澤故作平靜問道。

宋道明拼命說道:“何小姐的房產我們不動了!秦先生!就按照您的意思來!只要您放了我,我們一切好談!”

這時候只要能活下來,讓他吃屎他都願意!

秦澤看着這傢伙恐懼的眼神,他才放開了宋道明的脖子。

一旁的魏雪柔一看不禁皺了皺眉。

“秦總,您不會真的打算放了他吧?”

魏雪柔當殺手很多年了,什麼樣齷齪的人沒見到過?

宋大明這種人說話,就和放屁差不多。

這時候最好的辦法,還是索性將這傢伙殺了永除後患。

當然,殺了這傢伙也是要點風險的,畢竟還有這麼多智障小弟虎視眈眈地看着他們。

但是冒這麼點風險,可以說是相當值得。

“無妨……放了他把,這種垃圾來一百個我能打一百個!”秦澤大言不慚地說道。

秦澤當然也知道幹掉這個傢伙之後會怎麼樣。

他是不怎麼敢冒風險的。

畢竟他怕死。

魏雪柔看着這傢伙秦澤用最慫的語氣說着最裝逼的話,嘴角抽搐了兩下。

要不是這傢伙剛剛用腦袋硬扛子彈震懾住了她,那她鐵定以爲這傢伙是個傻子。

最終她還是按照秦澤說的去做了,收回了手中的手術刀。

宋道明捂着喉嚨,驚恐地退到一邊。

眼睜睜地看着秦澤一幫人離去,竟一句話都不敢說。

等這三個人離開了酒店。

周正興才小心翼翼地走上了前。

“宋老大,您沒事吧……這幫人怎麼辦?您不會真要放棄那片房產吧?”

宋道明緩過神來,二話不說給了周正興一記耳光,把剛剛的不堪和恥辱全都撒在了這傢伙的身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