臥槽!

隨後,他們也戰戰兢兢的走了出來,來到此前江萬貫站着的地方……

與此同時,雲瀧城的不少人也都重新圍了過來。

“那個……真的是江萬貫?他真的回來了?剛剛就在雲瀧城?”

“可能,是真的啊,他剛啥殺了道無涯,現在就在雲瀧城興風作浪了起來,是爲什麼?”

“不是……那江萬貫好像不是衝咱們雲瀧城來的,他,他剛剛說……”那小青年嘴脣都哆嗦了。

“說什麼了?小夥子,你他孃的說話別大喘氣啊,急死個人啊!”

“他說,那江萬貫說……”

“你這樣的是怎麼長大的?爲什麼沒人給你打死?到底說啥了啊!”

“那江萬貫說,他要去砍了萬魔宗!”

小青年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吼了出來。

所有人:“???”

林老魔傻了……

他剛過來。

就特麼聽到了這一嗓子!嚇得他差點魂都丟了好嗎!

江萬貫帶着那倆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兒子,幹啥玩意去了?

要砍了萬魔宗?

臥槽!

但!林老魔畢竟還是林老魔,作爲一個強大的封川期強者,必須得吹他一波,他的心智還是極爲堅定地!

在受到了這麼一波嚇唬之後,只見他在三分鐘之內,便以極快的速度反應了過來!

瞬間,整個人用那足以秒殺黑人短跑運動員的速度,直接衝到了那小青年的面前!

一隻手,直接攥住他的領子,給他拎了起來!

“年輕人!屎可以亂吃,但話可不能亂說!我再問你,那江萬貫幹什麼去了!”

林老魔吼了出來!

年輕人傻了……

“林老……林家住,您,您怎麼……”年輕人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這驚喜來的太過快速,成了驚嚇了。

“我問你,你剛剛說什麼,那江萬貫幹什麼去了!”

經此連續兩道怒喝聲,周圍圍觀的上百人也終於反應過來了!

林老魔回來了!

“林家主!”

一個個趕忙打個招呼,混個練熟。

倒是林老魔,完全沒有反應,雙眼死死地盯着被自己拎着的那年輕人,雙眼暴睜,眼內盡是血絲!

若是眼神兒能殺人,這小年輕絕對不會懷疑,自己已經被這林老魔給殺了個成百上千次了。

而這種封川期強者撲面而來的威壓,更是讓他的血液一陣陣翻涌!

臉色憋得通紅!

不得不說,林老魔在面對江萬貫時候和慫炮沒什麼區別,但是面對這些人……嘖,高下立判!

而封川期強者,雖然平時感覺和普通人沒什麼兩樣,但是,等他們威壓一爆發出來,那真是犀利無雙!

片刻之餘。

林老魔也意識到了自己的問題所在,他現在可能有點嚇人了……

“年輕人,是老夫心急了,你且說說,那江萬貫去哪了?”林老魔輕聲說道,同時把那威壓收了。

那小年輕真是心裏苦啊……

他被這麼攥着,那威壓又是首當其衝的,他現在……想吐血。

但是他不敢吐,生怕吐人家林老魔的臉上。

而林老魔看到這年輕人臉色漲紅……也是不得已把他給放下了。

“咳!咳咳咳!”那年輕人直接半跪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咳嗽着,一口接着一口的血,就跟不要錢一樣,往外吐……

看得林老魔都老臉一紅,有些不好意思了。

都賴自己。

哎呀呀,激動了剛剛,別介意啊。

“林家主,那江萬貫,說是去萬魔宗了,說是要和萬魔宗一戰!”

聽聞此話,那林老魔目光頓時一凝!

好一個江萬貫!怪不得今日纔出面,原來是要去砍那萬魔宗了!

難道這江萬貫的實力,已經足以擊敗萬魔宗四大尊者了?甚至那一直閉關,沒什麼音信的老魔主……

林老魔不敢想了。

不過作爲一個封川期強者,他對這種消息又很是在意。

他想去看看!

同樣的,周圍的那些雲瀧城的居民們現在也感覺很震撼,今晚的萬魔宗,絕對會是個大瓜!

很值得去吃那麼一吃。

江萬貫雖然心狠手辣,但是吧,這人殺人的時候還是有點素質的,那就是,有錢的好人人,他絕對不殺,壞人嘛,殺了就殺了。

至於爲什麼有錢還要分好壞?那就得從頭說起了……

江萬貫畢竟是個粗人,他對知識分子是比較尊重的,什麼叫知識分子?會賺錢的,就都是知識分子,他?他雖然也會賺錢,但是這不一樣啊,好人,留條命,你繼續賺錢,我回不回來搶你,那另說,壞人就算了吧。

什麼?沒錢的?沒錢的江萬貫也看不上眼啊!

嗯……


想明白這個之後,大家都回家了,把儲物戒指裏的靈石往家裏的密室放,然後把必需品給帶着,出門!

林老魔現在很煩。

他自己走在雲瀧城的街上,出城……


一個人都沒有。

他還在糾結,該不該去萬魔宗看看,好奇害死貓,但是不去看看吧,這心裏就跟貓撓着一樣,難受啊!

還是去吧!

就在此時!城內也出現了不少的人,都是之前看到了江萬貫的人。

甚至不少還拖家帶口的……

“這是?”林老魔目光凝住了,他剛剛還在因爲這些雲瀧城的人太慫,然後都跑了而難受,但現在……

“你們剛剛做什麼去了?”

林老魔直接攔住了一個,厲聲問道。

“回林家主的話,晚輩剛剛回家把靈石等價值高昂的寶物都放在了家中……”

林老魔看了一眼還戴在自己手上的儲物戒指,難受了。

“雲瀧城衆修士!”

下一刻,林老魔直接蹬空而起!看着魚貫而出的修士們朗聲喝道,“你們可是去看那江萬貫大戰萬魔宗的?”

“非也非也,林家主,我們只不過是覺得今日夜色不錯,出去遊玩一圈。”

“是的,林家主,那江萬貫如此恐怖,我們怎麼敢去觸他眉頭?”

“少他孃的放屁!你們去哪遊玩?”林老魔怒了,感覺自己智商被侮辱了……

“這……今日月色正好,去萬魔宗看看魔氣長啥樣,自然是首選。”

“走!一起去!”林老魔大手一揮,帶頭出發了……

所有人:“???” 就像現在江萬貫做夢都想不到,自己在雲瀧城裏表露出來身份,會帶出來這麼大的震動一般……

而與之相對的……

冥神峯頂,老冥神的豪宅內。

此時,已經距離江北離開了萬魔宗半個月出頭。

萬魔宗上上下下的大小事務都換了一撥人馬,全新的班子,由通難小兄弟帶隊。

通難也很雞賊,主要還是得益於江北的幫助,把那些老牌強者都給忽悠走了……

嗯……說到這就不得不提上一句在無盡海域邊緣的那些萬魔宗大佬們了。

他們很快樂,非常快樂!

寺廟已經修建完了,甚至還起了個非常騷氣的名字,“南北寺”,就是要紀念一下幽冥尊者,畢竟幽冥尊者發跡之前的山峯,就叫南北峯。


具體是咋回事兒他們也不懂。

不過該說不說,這寺廟建的還算奢華,在場的都是大佬,四五十人,人多力量大,這地方也不用買地皮,屬於違法亂建,但也沒人敢管。

這幫大佬們沒事就下海摸摸魚,晚上吃點野味。

白天……打牌。

閒的沒事考慮考慮人生的意義到底是什麼。

你別說,江北這回事真的操作失誤了,這種世紀難題,還真的被他們給想明白了!

人生的意義?

那不就是快樂嗎!

修煉的意義?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