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走的時候,秦巖拿起望遠鏡又看了一眼別墅。

這一次,秦巖居然看到了令他難以置信的一幕。

他居然看到了趙赫。

可是秦巖記得清清楚楚,趙赫被他送上了黃泉路,而且還系在了陰靈樹上。

現在的趙赫應該已經被鬼差帶進了閻羅殿,不應該在這裏出現。

“秦巖,你想什麼呢?我們趕快走!”看到秦巖舉着望遠鏡呆呆地站在陽臺上,王浩不由催促起來。

“啊?”秦巖回過神,胡亂地應了一聲。

“王隊,你快看!”秦巖將望遠鏡塞到了王隊的手中,指着別墅驚訝地說。

王浩詫異無比,拿起望遠鏡向別墅裏面看去。

他沒有看到趙赫,但是他看到了仙姑的孫女,仙姑的孫女正眼神冷漠地看着他。

就好像兩個人分別站在門內和門外,一個人正從門裏面的貓眼向外看,一個人正從門外面的貓眼向裏面看。

而且兩個人的眼神還對在了一起。

王浩倒吸了一口涼氣,趕快放下了望遠鏡,並且忍不住向後退了一步。

“王隊,你是不是看到趙赫了?”秦巖看到王浩這麼驚訝,忍不住大聲詢問。

王浩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心有餘悸地說:“不是,我看到仙姑的孫女了,她也正在看着我!她的眼神陰沉無比!她發現我們了!”

他們第一次去找仙姑的時候,正是仙姑的孫女給他們開了後門,將他們帶進了屋裏。

否則他們根本見不到仙姑,因爲當天的籤已經抽完了。

不等其他人說話,王浩臉色慘白着說:“不行,我們必須趕快走,而且必須在今天趕到七峯山的那座寺院。”

一路上,王浩忐忑不安,開車的時候老是走神,有好幾次差點撞在隔離欄上,幸虧有秦巖在旁邊提醒。

十幾分鍾後,王浩他們出了城區進入了郊區。

郊區的路沒有路燈,王浩打開了大燈。

走着走着,秦巖和王浩看到路邊有一個穿着白衣服的女人在招手。

王浩詫異無比地說:“這個女人的膽子還真大。這麼晚了,怎麼跑這裏了?這裏既不通公交,也沒有出租車。”

王浩一邊說着一邊踩住剎車,慢慢的將車停在了路邊,準備將女人帶上。

秦巖覺得王浩的心腸太好了,不過緊接着,秦巖就發現事情好像有些不對。 這個女人懸浮在地面上,雖然她的腳底和地面相距不到一釐米,但是如果仔細看依舊能看出來。

“王隊,等一等!你看,她的腳懸浮在地面上啊!”

王浩眯起眼睛向女人看去,這個女人果然懸浮在地面上。

他立即猛踩油門,開着車向前衝去。

可是開了一會兒,王浩卻突然停下了。

“王隊,怎麼停下了?”秦巖詫異地問。

王浩沒有說話,擡起頭看着後視鏡。

秦巖詫異不已,轉過頭向後座望去。他居然看到剛纔攔車的女鬼坐在後座上,張迪和唐小夢分別坐在兩邊。

張迪和唐小夢此刻被嚇得臉色慘白,全身顫抖,就連牙齒都不停地撞在一起,發出“噠噠噠”的聲音。

秦巖當即拿出了腦中骨,準備隨時動手:“你不要亂來啊!小心我用腦中骨戳你!”

秦巖現在見到鬼已經沒有之前那麼害怕了,而且也敢反抗了,這主要是腦中骨給了他勇氣。

女鬼對秦巖手中的腦中骨無動於衷,她搖了搖頭對着秦巖說:“秦巖,你們還是不要去找寺廟裏面的和尚了,他們那些和尚,每逢盛世就開寺斂財,每逢亂世就閉寺清修,根本沒有一點擔當,而且他們沒有多少道行,你找了也是白找!”

“你們如果真的要找,還是找道士吧!他們每逢盛事潛心修煉,每逢亂世卻下山濟民。只有找他們才能幫你度過難關。只可惜你們這裏沒有一個道士是黃仙姑的對手。”

說到最後,女鬼突然話鋒一轉:“不過,我可以給你們指一條明路,最近南毛北馬的馬家傳人途經保市,你們可以去見一見他!”

聽到女鬼這樣說,秦岩心中好奇無比。

這個女鬼看起來好像是在幫我們,可是我們和她素昧平生,她爲什麼要幫我們。

“你這是在幫我們?”秦巖疑惑地問。

“你說呢?”女鬼反問。

“你爲什麼要這樣做?”

“其實我並不想幫你,因爲我的處事原則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但是她讓我幫你們,而我又欠她一份情,所以你懂的!”女鬼聳了聳肩,無奈地說。

聽到女鬼這樣說,秦巖就更加好奇了:“她是誰?”

女鬼揚起嘴角,露出一個淡然的微笑,就在她剛準備說話的時候,她突然擰起眉頭,神情緊張地說:“不好,黃仙姑的孫女追來了!你們趕快走!”

女鬼話音剛落,就消失在後座上。

秦巖轉過頭向王浩望去,王浩此刻也看向了秦巖,兩個人面面相覷。

“王隊,我們怎麼辦?”

王浩想了想,咬了咬牙說:“我們走!”

一腳油門下去,王浩開着車向前疾馳而去。

開了十幾分鍾後,唐小夢在後面說:“王隊,我們就真的相信剛纔那個女鬼的話?”

王浩說:“至少剛纔那個女鬼沒有害我們!”

唐小夢想了想,覺得的確是這樣的:“那我們去哪裏?”

“繞路回去!”

“王隊,既然仙姑的孫女知道我們在懷疑她,那她會不會去找我?”唐小夢突然想到了一個非常可怕的問題。

之前窺視別墅的時候,是從她們家窺視的。

唐小夢的話點醒了秦巖三人,秦巖三人都忍不住向唐小夢望去。

唐小夢此刻臉色煞白,毫無血色。

“王隊,我該怎麼辦?”唐小夢害怕地問。

王浩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唐小夢。

就在這時,秦巖突然淒厲地大聲叫起來,不但全身顫抖,而且眼睛翻白。

王浩看到秦巖手中的腦中骨亮起了一片藍光,秦巖身上的一絲絲生機就像溪水一樣順着他的右手向腦中骨涌去。

“趕快把他手上的腦中骨打掉!那東西此刻正在吸收他的三魂七魄!”一道聲音突然在王浩的耳邊響起。

王浩也顧不上思考是誰說的話,當即一巴掌拍在了秦巖的右手上。

腦中骨“啪”的一聲掉在了車上。

秦巖身子一軟靠在了車座的靠背上,大口地喘着粗氣。

“哈哈哈!秦巖,想不到我在前七的最後一天依舊能殺了你!”葉嫣突然出現在後座上,笑眯眯地看着秦巖和王浩,而且將雙手搭在了張迪和唐小夢的肩膀上。

看到葉嫣突然出現了,秦巖不由被嚇了一跳。

王浩三人同樣也被嚇了一跳。

特別是張迪和唐小夢,更是嚇得面無血色,腳掌頭皮發麻,全身出虛汗。

秦巖悄悄地伸出手想去拿腦中骨,葉嫣冷笑起來,一把抓住了秦巖的手腕。

秦巖當即大聲慘叫起來。

“哈哈哈!你們這些傻瓜,居然和我鬥!”葉嫣鬆開了秦巖的手,戲謔地掃了一眼車上的四人。

“實話告訴你們,剛纔那個女鬼就是我假扮的!”

聽到葉嫣的話,秦巖不敢置信地睜大了眼睛。

他怎麼也想不到葉嫣這麼狡猾,居然假扮身份來騙他們。

“而且今天給黃仙姑報信的人也是我!真是好奇害死人啊!”

葉嫣戲謔地向王浩望去。

“如果你們今天不偷窺黃仙姑的別墅,我還真的拿秦巖沒辦法!”

緊接着,葉嫣將事情的經過和盤托出。

原來葉嫣爲了秦巖這個替死鬼,從始至終一直跟着秦巖。

爲了讓秦巖扔掉手中的腦中骨,她在王浩他們偷窺黃仙姑別墅的時候,故意將消息傳給了黃仙姑。

黃仙姑原本準備讓腦中骨慢慢地吸收秦巖的三魂七魄,但是當她發現秦巖已經開始懷疑她後,立即強行指揮腦中骨吸收秦巖的三魂七魄。

這個時候,葉嫣趁機讓王浩打掉秦巖手中的腦中骨。

聽完葉嫣的話,無論是秦巖,還是王浩,他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似晴天霹靂當頭一擊,又好像被人從頭到腳澆了一盆涼水,全身麻木。

“秦巖,你的死期到了,讓我來送你上路吧!”葉嫣突然睜大眼睛,伸出手掐住了秦巖的脖子。

秦巖覺得自己的脖子就像被鉗子卡住了一樣,不但無法呼吸,就連骨頭似乎都要斷了。

他伸出手想抓住葉嫣的手,想掰開葉嫣的手,可是他什麼也沒有抓住,只能摸到自己快要被捏斷的脖子。

“放開他!”王浩不知道哪裏來的勇氣,突然揮拳向葉嫣打去。

但是王浩的拳頭穿過了葉嫣,什麼也沒有打到。

葉嫣眯起眼睛轉過頭,笑眯眯地看着王浩:“王浩,你不要急,下一個就輪到你了!”

緊接着,葉嫣脖子不動,頭卻轉了一個一百八十度,分別向張迪和唐小夢望去,得意洋洋地說:“等我收拾完他們,就輪到你們兩個了!”

就在這時,一道熟悉的聲音從遠處傳來:“我的東西你也敢動!” 葉嫣眯起眼睛向車窗外望去。

秦巖等人也情不自禁地眯起眼睛向窗戶外望去。

只見黃仙姑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到了車外,正眯起眼睛審視着葉嫣。

看到黃仙姑,葉嫣不由擰起眉頭,嘿嘿冷笑起來:“黃仙姑,我可是法王座下的人,你確定你要管這件事情?”

聽到法王兩個字,黃仙姑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身子不由自主地向後退了兩步。

不過緊接着,黃仙姑又哈哈大笑起來:“小小女鬼,也敢欺瞞本座,你以爲本座是傻子嗎?”

葉嫣從兜裏面拿出一塊黝黑的玉佩,在黃仙姑面前晃了晃:“黃仙姑,你可認得此物?”

看到這塊黝黑的玉佩,黃仙姑不由睜大了眼睛,緊緊地盯着玉佩。

在確定玉佩是真的後,“砰”的一聲,黃仙姑腳下升起一團黃煙。

黃煙將黃仙姑全身籠罩其中,冉冉升起。

當黃煙散盡後,黃仙姑早已不見蹤影。

葉嫣譏諷地說:“不知好歹!”

就在葉嫣轉過頭的時候,她似乎突然看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整個人在瞬間呆住了,臉上的笑容凝固在臉上。

秦巖等人詫異無比,轉過頭向葉嫣所看的方向望去。

可是他們什麼都沒有看到。

當他們轉過頭的時候,葉嫣已經不知去向。

秦巖四人詫異不已,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過了好長時間,秦巖才反應過來:“奇怪,葉嫣怎麼跑了?”

王浩這時也反應過來,搖了搖頭說:“不知道!不過估計她看到了令她十分害怕的東西,所以跑了。”

秦巖覺得王浩說的沒有錯。

如果葉嫣沒有看到令她害怕的東西,她是絕對不會跑的。

這讓秦巖想起了他回魂的那一天。

鬼眼醫妃:王的盛世萌寵 在家裏面,他也看到了葉嫣,而且葉嫣也準備置他於死地,不過當葉嫣看到他背後的東西后,突然就消失不見了。

今天的情況,和之前的情況幾乎一模一樣。

“王隊,我們現在怎麼辦?”唐小夢害怕地說。

“王隊長,你可是警察啊!你幫幫我吧!我不想死啊!”張迪也害怕無比地說。

王浩苦笑起來:“如果是犯罪分子,我可以幫你們抓起來,但是女鬼的話,我就無能爲力了!”

聽了王浩的話,張迪就像泄了氣的皮球,軟攤在後座上。

秦巖想了想說:“大家不要害怕,剛纔葉嫣突然離開,肯定是十分懼怕什麼東西,我們只要找到了她害怕的東西,就能對付她!”

聽到秦巖的話,張迪又坐了起來,雙眼炯炯有神地向秦巖看去。

王浩思索了一下說:“我們還是邊開車邊聊吧!這裏荒山野嶺的,萬一再遇到不乾淨的東西可就麻煩了!”

聽說有可能還會遇到不乾淨的東西,張迪第一個催促王浩趕快開車。

秦巖和唐小夢也趕快讓王浩開車。

回市區的路上,王浩對秦巖說:“秦巖,初步判斷,仙姑果然是要害你的!不過她好像不是那個什麼法王的對手!”

秦巖現在也正在想這件事情。

趙赫明明被送去了黃泉路,卻突然出現在黃仙姑的別墅裏,這件事情實在是太詭異了。

還有那個腦中骨,居然真的可以吸收自己的三魂七魄。

想到腦中骨,秦巖不由向車板上望去。

腦中骨此刻正安然無恙地躺在車上,就像一個熟睡中的嬰兒。

“王隊,這個腦中骨怎麼辦?”秦巖指着腦中骨說。

“能怎麼辦?扔了吧!”王浩說。

秦巖點了點頭,想拿起來卻又趕快縮回了手,生怕腦中骨再次吸走了他的三魂七魄。

王浩這時也想起來了,這腦中骨邪惡的很,不能用手拿。

“一會兒回了市區,我們用木頭鑷子把它捏走!”王浩覺得木頭和金屬的不一樣,不會導電,肯定也不會導魂。

如果絕緣體能導魂,此刻秦巖的三魂七魄恐怕早就被吸乾了。

秦巖覺得王浩說的對,點了點頭同意王浩的做法。

“對了,我剛纔說哪了?讓你一句話打斷了。哦!是法王,你覺得這個法王是什麼來頭?”王浩又開始說剛纔的話題。

“法王是一個非常厲害的鬼靈!她在咱們保市可是一霸啊!”有人回答了王浩的話。

王浩“哦”了一聲,轉過頭問秦巖:“你怎麼知道?”

不過當王浩轉過頭的時候,突然發現剛纔說話的人不是秦巖,而是另一個人。

這個人的聲音他沒有聽過,既不是張迪的聲音,也不是唐小夢的聲音。

與此同時,王浩看到秦巖正轉過頭驚駭無比地看着後座。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