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現在跟他在一起。

身為Z國神mì

組織的特工人員,冷無霜從十三歲就在組織內接受非人的訓liàn

,幾乎九死一生,憑藉冷靜的性格,堅強的意志,經過重重生死考驗,她終於走到了今天。

從十七歲開始接受任務到現在,時隔十年,她的每一次任務都完成地非得出色,得到組織的肯定,也因此沒有為難她的家人,讓他們可以安然到今天。

花開兩季 她以為她的人生就這樣度過了,說不定哪天便在出任務時魂歸天外,可沒想到會在半年前遇見他。

她一直以為他就是他口中說的銀行小職員,有著樂天的性格,對人對事都很熱情,她冷凍的心和壓抑的感情漸漸被他感動,讓她終於可以接受有他這樣一個人在身邊。 ?她一直以為他就是他口中說的銀行小職員,有著樂天的性格,對人對事都很熱情,她冷凍的心和壓抑的感情漸漸被他感動,讓她終於可以接受有他這樣一個人在身邊。

為了和他在一起,她甚至有了退出組織的想法,沒想到卻遭來組織的嚴重警告,將一枚子彈寄到了她妹妹所在的學校,嚇得她妹妹當場尖叫。

她知dào

后,心緒繁亂,感覺從未有過的絕望,卻不敢再提退出的要求。

就在昨天晚上,讓她再也沒有想到的驚人一幕會在她的面前上演,冷無霜徹底崩潰。

身為銀行職員的他,曾經說過要全心全力愛她,保護她的那個他,要她去某某酒店的總統套房找他,說有好東西要給她,並說那總統套房是他花了幾個月的工資訂到的,讓她務必趕去,不可以浪費他的心意。

她信了,她也去了,但她看到了什麼。

她一心想要保護的妹妹,竟和心愛的他,滾倒在一〖三五*中文網

M.張床,上,這樣狗血的畫面一瞬間擊潰了她所有的意志和希望,而那個男子竟然說,他愛的一直都是她的妹妹,和她只是玩玩兒。

他的身份也不是什麼銀行小職員,而是全國知名企業的總裁,年輕帥氣,且多金,他說,和她在一起的一切,都是設計好的,就只是想要讓她難過而已。

看到她真的如此難過,他覺得他很開心,而她的妹妹就趴在男子懷裡,同樣笑得開心。

冷無霜幾乎是跌跌撞撞衝出那間總統套房,衝到了大馬路的車流中。

向來冷靜自持,完成過多次偷盜,暗殺任務的她,幾乎抑制不住崩潰在大馬路上,差點兒被來往的車輛撞飛出去,惹來司機一片叫罵之聲,還有無數汽車喇叭聲。

恰在這時,組織再一次給她下達了一項暗殺任務,那就是除掉美林集團現任總裁,讓他不會有機會再坐在那個位置上。

很快,暗殺對象的資料就由車載傳真機送了過來,還有視頻中的影像資料都一一指向同一個人,那個人就是她恨不得將之碎屍萬段,曾和她有過許多甜蜜回憶的人。

拿著他的照片,冷無霜禁不住大笑出聲,這便是報應吧,是老天對她雙手沾滿血腥的懲罰,只因她殺了太多的人,儘管她是身不由己。

現在組織同意她離開,只要她再殺這最後一個人,就可以了,但她卻失去了離開組織的理由。

當初想要離開,是為了他,現在,那個想要離開的理由已不復存zài

,她卻可以離開了,而代價就是,送他去死。

只要他死,她就自由了,或許,她也就解脫了。

他們曾是最親密的愛人,但是現在,他是她最大的仇人,以她的性格,在昨天晚上沒有將他殺死,已是對他手下留情,而現在,組織要求她去殺他,那她將毫不留情。

現在,這樣熱鬧的聚會中,那個人就站在萬人矚目的主席台上,用那張曾對她說過無數甜言蜜語的嘴在那裡滔滔說著歡迎大家光臨的客套話。 祕婚驚夢:印先生,別來無恙 ?現在,這樣熱鬧的聚會中,那個人就站在萬人矚目的主席台上,用那張曾對她說過無數甜言蜜語的嘴在那裡滔滔說著歡迎大家光臨的客套話。

冷無霜卻一句也聽不下去,腦中只有一句話:騙子!騙子!全都是說的騙人的鬼話!

冷無霜,殺了他,你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自由,殺了他,忘記前塵往事,做一個普通人,終其一生,再不要擔心會因為殺人而做惡夢,再不用擔心自己有一天也會不知不覺魂歸天外。

只有殺了他!

不再猶豫,身著暗紫色晚禮服的美艷女子,手指果duàn

扣上了手槍上的扳機,只要那麼一下,台上的男子額頭上便可開花。

「砰」,劇烈的槍響只在一剎那,冷無霜美麗的眼中瞳孔瞬間張大,臉上是不可置信的表情,如花的唇瓣微張,她正看著台上完好的男子,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沒來得及扣響扳機。

偌大的宴會廳因為這一聲槍響亂成〖三五*中文網

M.了一鍋粥,女人們開始尖叫,男人們抱著頭逃竄,所有人都在朝著門的方向奔跑,沒有一刻停留,場面是從未有過的混亂。

冷無霜怎麼也不會想到,剛剛那一聲槍響,子彈卻並不是自己槍膛里射出的,目標也不是蔣凱,中彈的人竟然是自己。

她只感覺自己整個人搖搖欲墜,神識正在緩緩離開自己,拿著槍的手無力垂下,雙腿一軟便倒在了地上,發出一聲悶響。

她的太陽穴處被子彈射入,開出一朵大大的血紅色的花,那樣詭異妖嬈的顏色映紅了慢慢走向她的男子的眼

他的目光複雜難辯,步履沉穩,彷彿在進行某種儀式一般莊嚴,表情也是同樣的複雜。

冷無霜的眸微眯著,意識已模糊地只能看到他的輪廓,卻看不清他的表情,心中的愛恨早已隨著這一聲槍響消失無蹤。

真好,死的是她,而不是他,即使他曾那樣狠狠地背叛,連帶著她最愛的妹妹也一起背叛,她卻在這一刻完全對他恨不起來。

只要他們都活著就好,她這樣骯髒的靈魂才是最該下地獄的,不是嗎?

即使她殺了他,得到離開組織的自由,她也許再也不可能有快樂和希望,死亡對她來說,才是真zhèng

的解脫。

「無霜,還能聽到我說話嗎?」蔣凱半跪在地上,眼中是盛不住的悲傷。

他早就知dào

那個組織要來殺他,也知dào

自己應該下地獄,偌大的美林集團明著是跨國企業,做著各種賺錢的生意,其實暗裡做的卻是完全見不得光的買賣。

販賣走私軍火,操縱國際政壇局勢,他早已是很多組織暗殺的對象。

可他沒有想到,她會成為他心中最牽挂的人。

不知dào

自己哪天就會被別人暗殺,他只能用那樣拙劣的方式讓她離開自己,可是沒想到,她竟然就是派來暗殺他的特工之一。

看著她倒在血泊里,他的心痛到無以復加。

不重yào

了,都不重yào

了,冷無霜眼底的光彩一點點褪去,真的都不重yào

了,他活著就好。 ?不重yào

了,都不重yào

了,冷無霜眼底的光彩一點點褪去,真的都不重yào

了,他活著就好。

手本能想要抓住他的,卻沒來得及,便無力垂下,美麗的眼睛終於閉上,耳邊似乎還能聽到蔣凱聲嘶力竭的喊聲:「無霜——!」

但生命早已離開了她,再也聽不到,看不到了。

@#¥%

傲來大陸,天慶國,冷府大院某處偏僻的獨門小院。

一名年僅十四歲,長得面黃肌瘦的小姑娘,渾身是血地倒在小院的空地上,因不堪被人用鞭子抽打,已是進氣多,出氣少,眼看著就快不行。

一名丫環打扮,看起來不過十一二歲的小姑娘苦苦哀求一旁坐在石凳上的錦衣少年,求他不要如此狠心鞭打自己的姐姐,那是他的嫡親姐姐。

沒想到那少年一聽小丫環提自己的姐姐,怒〖三五@中文網

M.

e

t由心生,一腳踹倒了那名小丫環,霍然起身,指著小丫環惡狠狠道:

「別在我面前提她是我姐姐,我們冷家沒有如此廢物的子弟,不管是靈力還是鬥氣,還是古武,她是一樣都不會,簡直就跟朽木沒什麼兩樣,根本不配做我們冷家的人,今天我非把她打死不可。」

「給我打!」那少年說完,又命令一旁幾個家丁狠狠抽打地上的女子,直到那女子再發不出一絲呻,吟,徹底沒了聲音才住手。

一名負責鞭打的家丁瞧了瞧躺在地上,身上布滿無數鞭痕,血跡斑斑,再也沒有聲音的女子,又走近她,在她鼻翼下探了探,發xiàn

真的沒有氣時,才慌忙跑到錦衣少年面前,然後拱手稟報道:「回小少爺,三小姐……」

他的話還沒有完全說出口,便遭來錦衣少年狠狠一巴掌,那家丁捂著被扇腫的臉頰,一臉惶恐,重新稟報道:「冷無霜好像沒氣了,該怎麼辦?」

「怎麼辦,哼,這樣的女人就該丟到黑森林去喂靈獸,也不知dào

它們肯不肯吃她呢,哈哈哈,哈哈哈,死得好,死得好,就把她拖去黑森林,讓她成為那些靈獸的口中之物,也不枉她身為冷家人,卻什麼也不會,至少死了還是有用的,不是嗎?哈哈哈,哈哈哈。」

那名少年雖不過十二三歲的模樣,但那笑聲卻是那樣狂傲,心思也如此歹毒,令人髮指,連自己的親姐姐也可以讓人用鞭子打死,只因她是冷家最無用的人,僅僅因為如此。

小丫環哭著跪求少年:「小少爺,請你不要把小姐的屍體送去黑森林吧,要是表少爺知dào

了,他一定不會讓你這麼做的,小少爺,求求你呢。」

小丫環跪爬到少年腳下,抱著少年的腿,不停地求著,卻再一次被他一腳踢開。

眼中是嫌惡的表情,那少年依舊惡狠狠道:「不過是一個丫環,有什麼資格在這裡求我,還敢拿青雲來威脅我,我看你是想跟你主子一起去是吧。」

小丫環被他踹在一邊,半天沒有爬起來,卻在聽到他的話后,突然止住了哭聲,然後擦了把眼中的淚水道:「如果少爺真的想那麼做,那景兒也無話可說,就讓奴婢去陪小姐吧。」 ?小丫環被他踹在一邊,半天沒有爬起來,卻在聽到他的話后,突然止住了哭聲,然後擦了把眼中的淚水道:「如果少爺真的想那麼做,那景兒也無話可說,就讓奴婢去陪小姐吧。」

「你……」冷無冰沒想到這個跟自己的廢物姐姐待在一起的小丫環竟然有這樣忠心護主的心,氣得他更是暴跳如雷。

「好,那本本爺就成全你,來人,把這死人和這小丫環一起丟到黑森林去,讓她們再也沒有機會出來。」

那少爺吩咐完,便一甩袖袍離開了小院,留下的家丁們則按照他的吩咐,將小丫環和那已被鞭打致死的少女屍體一起,帶去了黑森林。

傳說中的黑森林是各種靈獸棲息的地方,沒有人敢隨意靠近,只因那些靈獸聞著生人的血肉,就會現身,然後將他們吞吃腹中,連渣都不剩。

那些家丁們自然也知dào

這黑森林的厲害,把丫環和死屍丟下,他們就跑得無影無蹤,一刻也不敢多停留。

&n〖三五*中文網

M.bsp;小丫環的淚痕未乾,跪倒在地上,看著旁邊自己侍候了多年小姐的屍體,不由悲從中來,更加哭泣地厲害。

她一聲聲喚著小,姐,小,姐,儘管知dào

這樣一點兒用也沒有,她卻忍不住還是要這樣做。

冷無霜只感覺自己身處茫茫黑暗之中,無邊無際的黑色包裹住她,讓她看不到一絲光明,渾身也疼得厲害,那種疼痛彷彿有刀在割她的肉一般,那樣一點點將疼痛滲入肌膚,再到骨子裡,並且遍布全身。

怎麼會這樣?意識漸漸在蘇醒,冷無霜不僅問自己,不是中槍了嗎?不是死了嗎?為什麼還會有渾身疼痛的感覺,為什麼?

緩緩睜開一雙明眸,視線漸漸由模糊到清晰,耳邊聽到小姑娘嚶嚶哭泣的聲音,寒意一點點襲上心頭,不知dào

自己是在哪裡,更不知dào

這個在自己身邊哭泣的小姑娘是誰。

冷無霜感覺渾身疼痛的同時,意識卻也跟著恢復清醒,她猛地從地上坐了起來,嚇得一旁的小丫環景兒竟然連哭泣都給忘記了,只能目瞪口呆地望著她,連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整個人側坐在地上,完全傻掉了。

冷無霜只覺得渾身依舊疼痛難忍,卻還可以忍受,想當初當特工時,比這樣的疼痛大十倍百倍的罪都受過了,還在乎這點嗎?

「我這是在哪兒?你是誰,我為什麼會在這裡?」冷無霜迅速打量自己所處的環境,身為特工的敏捷雖在這一刻有所體現,卻也明顯覺得有些力不從心。

她一隻手扶住自己另一隻手的胳膊,埋下頭來觀察自己的身體,身上的衣服很單薄,到處都是長長的,滲著血的傷口,那些傷口深達皮膚組織下層,雖不至於傷到骨頭,可也流了不少血。

可見這是用鞭子一類的器物所傷,衣服上到處是擊打后留下的破洞,傷口流出的血,將衣服的布料也染透,已看不出衣服本來的顏色。 ?而這具小小乾瘦的身體根本不是自己原來那具有著強健體魄的身體可比的。

她甚至再那麼稍微一運氣,感覺丹田處一點內力也沒有,身為特工曾學過的武技似乎也在這具身體內施展不開。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冷無霜陷入深深的思索,她將目光再次調向周圍的環境,還有眼前淚痕未乾,依舊望著自己,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的小姑娘。

她的打扮好奇特,好像自己在電視上偶爾看到過的古裝劇里丫環的打扮,長發束在頭兩邊,成兩個大小相等的髻,身上的衣服也是長裙,腰間束著腰帶,蝴蝶結的末端還很長,在風中飄蕩。

四周彷彿是成片的樹林,卻是黑漆漆的,讓人看不出現代到底是白天還是黑夜。

冷無霜見自己的問話沒有得到小姑娘的回答,她開始扶著頭讓自己的腦袋更加清醒。

&n〖三五?中文網

M.35z.

n

e

tbsp;穿越這個詞是從那個愛的妹妹嘴裡得知的,那時,她們還沒有因為蔣凱而成為互相憎恨的對象。

腹黑總裁的契約妻子 她很羨慕妹妹的天真與瀟洒,可以看自己喜歡的,電視,還有別的愛好,而自己呢,除了待在組織里接受各式各樣用命去拼的任務,便再也沒有別的了。

曾經也想做回普通人,可卻知dào

一旦入了行,就再難脫身。

對了,她曾對自己說過穿越,說自己想要像書中的女主角一樣,穿越到不知名的時空,生活在那裡,經lì

各種新鮮有趣的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