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走在他們中央。卻又彷彿獨立在外。

這種孤獨感……

東伯雪鷹反而感到內心的淡淡喜悅,在翻看的半神卷宗中曾經看過這麼一段話:「人的靈魂只有在孤獨獨處時,才散發智慧的光芒!若是『混』跡人群人云亦云,靈魂上也會籠罩上一層塵埃,智慧被『蒙』蔽。孤獨……會讓靈魂逐漸的澄明,漸漸清澈宛如琉璃,自然生出智慧。」

東伯雪鷹此刻越加贊同這句話。

自己少年時期一心練槍,雖然在雪石城堡卻根本不管任何俗事,一心練槍宛如入魔,槍法進步卻極快。後來在竹屋內獨自一人修行,更是連僕人都不需要。

也就進入夏都城時,被選入赤雲山世界,自己受到司空陽觀主、宮愚師傅他們的影響乃至呵斥!那一段時間自己的確猶豫彷徨過,一次次問自己的內心,乃至翻看無數卷宗……最終堅定內心,不管不顧司空陽觀主他們的訓斥,一心行走自己的路。

路,雖孤獨,但是自己甘之如飴。可顯然隨著自己全身心投入,不受任何人干擾后,進步也更快,直至在登山路上一戰掌握了『極點穿透真意雛形』。

而回到家鄉后……

行走各方,觀看無數凡人的生活,這時候才是真正的孤獨獨處!跨入聖級的靈魂越加澄明,也終於找到自己一直缺少的一種奧妙——大地奧妙!

這種承載萬物包容萬物的奧妙正是自己所需!

「嘎吱嘎吱。」站在安陽行省北部的一片山地旁,旁邊倒下了一群悍匪屍體,而一些殘存的少數商隊人員驚魂未定。

「謝謝大人救我等『性』命。」

「謝謝大人。」

那些商隊殘存人員,有老人,有年輕人,甚至還有著孩童。畢竟這種長距離趕路,也會有一些家庭跟隨商隊一起行動相對更安全。

「這些悍匪的兵器你們都帶著,儘早抵達前方城池吧。」東伯雪鷹說了句,身體一閃便進入了旁邊的大山中,他表面展『露』出來的實力僅僅是一名銀月騎士水準。作為超凡生命在尋找惡魔蹤跡時同樣得謹慎,因為惡魔同樣在尋找他們。

山頂。

站在山頂上,東伯雪鷹俯瞰著那一支殘存商隊離去,暗暗搖頭:「匪患處處,平民們生活艱難,明知道這樣做對整個夏族有好處。可依舊很難受啊。」

看無數卷宗就明白。

夏族能夠在這片凡人世界生存,也是歷經了磨難。所以夏族必須讓數量最多的平民們生活艱難、還有匪患等等……在各種威脅下,才能讓平民們不會安於現狀,讓一些平民去投軍,去學習鬥氣,甚至去努力成為法師。讓他們在大量生死磨練中越加強大。

如果處處安逸和平,選擇生死磨練路的怕就少之又少。夏族誕生的超凡也會急劇減少,夏族也會一代代衰弱,直至最終失去凡人世界的統治地位,乃至被滅族!

「希望在將來,我夏族能永遠強盛!無數凡人不必在如此困苦。」東伯雪鷹暗暗道,東伯烈夫『婦』對平民就很好,對領地內平民們的稅收幾乎最低,也竭力保護他們的安全。所以東伯烈夫『婦』一直很受愛戴。東伯雪鷹從小耳濡目染,同樣也希望平民們活的更好點。

「咻。」

東伯雪鷹手指隨手一刺。

手指刺破了層層疊疊的空間,彷彿消失了剎那,又出現在了一尺之外。

極點穿透!

東伯雪鷹『露』出一絲笑容:「果真沒有破壞了平衡。」

地火水風四者融合,東伯雪鷹經過一次次調整,最終達到他心中完美地步。

「如今的『極點穿透』似乎更穩,威力也提升了有三成。」東伯雪鷹估『摸』著,僅僅提升三成,依舊算是二品真意雛形。

威力提升少許是小事。

重要的是,地火水風的融合沒有毀掉『極點穿透真意雛形』,二品真意……那是和完整的『空間真意』同一級別。現在才僅僅是雛形,將來一旦掌握完整的極點穿透真意,可才是質變,真正一飛衝天!東伯雪鷹雖然追求槍法極致,可真毀掉了一種二品真意,他也會心疼死的。

**, 峻山城上空,魔影宗主、巫哲城主這兩位神帝圓滿級強者正朝不同方向分開逃竄!巫哲城主是化為霧氣毒龍,堪稱不死之身,只是他對東伯雪鷹同樣極忌憚:「這個飛雪神帝太可怕,他的靈魂招數再厲害少許,我都要栽了,趕緊走!離的越遠越好!」

畢竟這次是來圍殺飛雪神帝的,結下這等大仇,自然要躲的遠點。

嗖!

魔影宗主則是速度飆升到極致:「以我的速度,這飛雪神帝定是追不上我,嗯?不好!」

短短剎那,魔影宗主已經飛出了峻山城城牆,朝外界荒原飛去,可他臉色陡然大變,前方半空中卻是出現一道黑色裂縫,一襲白衣的東伯雪鷹從黑色裂縫中出來,直接攔截在了魔影宗主前方。

「你逃不掉!」東伯雪鷹看向他。

「超遠距離傳送?」魔影宗主大驚失色。

整個神界能超遠距離傳送的都屈指可數,這個飛雪神帝也能?

魔影宗主又憤怒又驚恐,轉頭就要改變方向逃竄。

「轟。」

東伯雪鷹都懶得拿出長槍,僅僅右手輕輕一壓,前方虛空直接壓迫的彷彿一紙張般,魔影宗主雖然靈魂時刻遭到龐大虛幻世界的拖拽,可他肉身強悍,依舊抵抗著空間的壓迫。

蓬~~~~這壓扁的空間終於破碎。

可東伯雪鷹也到了魔影宗主身前。

「停。」魔影宗主連喝道。

「嗯?」東伯雪鷹真停下來了。

「這次我等聽北河蠱惑,來此圍殺飛雪神帝,是我等不對。」魔影宗主連道,「我願賠禮,化解此事,可好?」

魔影宗主身材頗為高大,全身都有暗紅色皮膜,更有著巨大的血色披風,一雙血紅色眸子……魔影宗主在整個神界是出了名的霸道凶戾之輩,此刻卻是乖乖低頭賠禮道歉,在整個神界都是很難得看到的一幕。

「賠禮?」東伯雪鷹看著魔影宗主,似笑非笑,「說說條件吧。」

東伯雪鷹很清楚。

魔影宗主不同於一般的神帝圓滿級,他身體太強,速度太快,自己得靠大範圍的招數束縛他,可大範圍招數對身體傷害就很輕微了。以『魔影宗主』身體強橫程度,大範圍招數對他的傷害可以忽略不計,先束縛,近身來幾下狠的!

可魔影宗主速度太快,怕是交手數招就能迅速拉開距離。

自己又得施展大範圍招數再度束縛。

「以這魔影宗主身體強橫程度,我的近身戰招數,怕是得數百招才有望斬殺他吧。」東伯雪鷹暗道,「且他速度太快,太滑溜……根本無法連續性攻擊。」

要殺魔影宗主,怕至少要盞茶時間!

這麼長時間……

魔影宗主看不到生的希望,一怒之下,讓整個峻山城子民陪葬都很正常。

別人不知東伯雪鷹性子,以為這等超級強者,對於弱小螻蟻是很冷漠的。可實際上東伯雪鷹並不願看到整個峻山城子民因此被滅,他雖然能救人,可最多救下女徒弟等少數人,整個城池無數人卻是來不及救的。

「價值五萬渾源晶玉寶物。」魔影宗主都微微躬身,「我願奉上,化解此事。」

「宗主你的性命就值這點?而且你們之前可是想要我的命的。」東伯雪鷹道,「十萬渾源晶玉的寶物,此事便作罷。」

魔影宗主眼睛微微一亮,他早就等好這飛雪神帝獅子大開口了,這十萬渾源晶玉完全在他承受範圍內,當即道:「好,便價值十萬渾源晶玉的寶物。還有,巫哲兄也想要化解和飛雪神帝你的仇怨,不知可否?」

「巫哲城主?」東伯雪鷹瞥了眼遠處也飛出城池範圍的那一條霧氣毒龍,霧氣毒龍已經停下了,懸浮在遠處空中,遙遙看著這。

自己暫時都殺不了這巫哲城主,巫哲城主都想要化解仇怨,顯然是被打怕了!

巫哲城主……

漫長歲月就沒感覺到死亡的威脅,他的霧氣毒龍之軀,在神界,三位渾源祖神之下誰都奈何不了。可是在東伯雪鷹這,巫哲城主感覺到了死亡的氣息!因為只要東伯雪鷹靈魂招數再強上少許,就超出巫哲城主靈魂承受極限了。

就算現如今能逃掉,說不定將來東伯雪鷹再進步些許,就會滅殺他。

惶恐不安的日子,可痛苦的很,能化解,自然盡量化解。

「也行,他又能付出什麼?」東伯雪鷹道。

嗖。

遠處的那條霧氣毒龍迅速朝東伯雪鷹這邊飛來。

……

高空中,巫哲城主、魔影宗主都客氣的很,姿態擺的很低,和東伯雪鷹在半空中談著賠禮。

而峻山城內。

一眾人等,御風峻山、御風雷、御風清音等一個個,包括天心樓的『邢樓主』等人都驚呆了。

「天吶。」

「三位神帝圓滿級數圍攻飛雪神帝,竟然反被橫掃了?」

「一對三,擊敗了三位神帝圓滿?」

「這,這……我沒看錯?」

完全蒙了。

三位神帝圓滿,一個神秘的神帝圓滿高手遁逃掉了(北河大帝),另外兩位(魔影宗主、巫哲城主)正討好的進行賠禮。

這已經不單單是擊敗了。

在神界,神帝圓滿強者彼此搏殺,分勝負很正常!一般都很難擊殺,因為實力相差並不是太大,就算彼此搏殺輸了,也不會低頭,更不會去賠禮!也就『雲鳳城主』有著比較超然地位,能夠讓其他神帝圓滿賠禮!可魔影宗主和巫哲城主此刻卻都連賠禮。

「巫哲城主也賠禮?他可是不死之身!」許多人都蒙了。

「飛雪神帝到底什麼實力?」

「他,他怎麼強成這樣?」

一個,擊敗了三位神帝圓滿級數。

還讓對方嚇得賠禮?

「這樣的強者,竟然隱居在我峻山城?」御風峻山難以置信。

「整個神界能如此逆天的,怕只有神帝榜第一的雲鳳城主。」御風雷也心顫,「這樣的強者竟然收了三妹為徒?」

在飛雪府的走廊上,御風清音也有些發矇。

她本來很擔心東伯雪鷹的安全,特別三大神帝圓滿圍攻更讓她心快到了嗓子尖了,可緊跟著發生的一切讓她蒙了。

「我師傅,我師傅他……」御風清音不敢相信。

「這實力最起碼也是神帝榜第二吧。」邢樓主清醒過來,連記錄著發生的一切,同時也將一切不斷的上稟,「他和雲鳳城主誰強誰弱,得戰上一場才知道吧?說不定就能擊敗雲鳳城主,成為神帝榜第一!」

神帝榜第一易位?

邢樓主不敢相信這樣的一場大戰,是他親手記錄下的。

……

隨著情報傳遞開去,整個神界無數強者為之震驚,那些神君們驚呆就罷了,便是神帝圓滿級強者們都有些發矇。

以一敵三?

擊敗三位神帝圓滿級數?魔影宗主和巫哲城主求饒賠禮?

「快快快,戰鬥場景呢?」

一個個強者們都立即索要戰鬥場景,這戰鬥場景卻是另外要向天心樓購買的。

邢樓主的確值得自豪。

因為!

他記錄下的戰鬥場景,有太多強者仔細觀看了!天心樓藉此都賺了不少。

實際上賺取多少都是小事了,這等大事,連三大皇族都驚動了!

****** 峻山城飛雪府。

魔影宗主、巫哲城主並沒急著離開,而是透過天心樓準備了豐盛宴席,宴請東伯雪鷹!

「都是那北河,引誘我等,來對付飛雪神帝。」魔影宗主坐在那,頗為憤怒道,「我等若是知道飛雪兄有如此實力,我們根本不可能過來。」

「是啊,他倒是逃的快!又沒法尋蹤,哼,這北河有本事一直躲著,只要他敢現身,我一定不會饒了他。」巫哲城主也咬牙。

「對!不能饒了他。」魔影宗主咬牙。

他們倆都氣的牙痒痒。

在來之前,他們根本不知道飛雪神帝擅長靈魂招數!如果知曉靈魂招數強的可怕的話,他們怕就不會來了。因為每一個踏上修行路的都明白……靈魂才是根本!如果靈魂招數對『神帝圓滿級數』都有巨大威脅,在靈魂方面的造詣那絕對是冠絕整個神界。

如此人物,豈能輕易為敵?

只是,北河大帝也知道這點,所以故意隱瞞了!只要北河大帝不說,魔影宗主他們倆也想不到會有靈魂這麼逆天的,他們兩位也是橫行慣了,根本想不到有誰會對他們有如此致命的威脅。

「這北河躲起來,怕不會輕易現身的。」東伯雪鷹說道,離開這世界,想回來都難。

「得罪飛雪神帝你,他哪裡敢輕易現身。」巫哲城主笑道,因為東伯雪鷹暫時奈何不得他,且巫哲城主比魔影宗主排名也低些,積累也少些,東伯雪鷹只是提出『五萬渾源晶玉寶物』,雙方便算化解彼此仇怨了。

「嗯?」東伯雪鷹忽然抬頭。

星光璀璨。

一條蒙蒙星光通道出現在峻山城半空,從中走出來了三道身影,一位正是樸素灰袍男子『鐵龍城主』,另一位胖乎乎的乃是『星風城主』,最後一位則是背著一柄巨型彎刀的妖嬈女子『紅葯船主』。

「鐵龍城主、紅葯妹子他們也來了?」巫哲城主抬頭驚訝笑道,「來的真快。」

「鐵龍城主竟然這麼快到,難得。」魔影宗主也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