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豈能任由林臻魚肉。

林氏一族固然要加入,但並非這等窩窩囊囊的『求』來!

「是這樣沒錯,嗐,瞧我,老毛病又犯了。」林臻大笑兩聲。卻是將剛才彼此間的尷尬瞬時化為烏有,身為族長他確實有極大的胸懷和能力,「小兄弟請勿要見怪。」

「族長言重了。」林風淡然一笑。

自己,已是扳回一城,如今,和林臻站在同一層面上。

「聽羽墨說,那件八星靈寶是你創出的?」林臻直入正題,精光粼粼的眼眸直盯著林風。

「不。是晚輩和羽墨一道研究而出。」林風抬起頭,毫不避讓的望著林臻。

「唔……」林臻沉吟不決。卻是從林風的眼神中看不出任何破綻,簇眉道,「那你將這本《煉器指南書》給予我林氏一族,是什麼意思?」望著林風,林臻試探道,「莫非小兄弟對煉器情有獨鍾。有興趣加入我林氏一族?」

林風淡然一笑,「不,恰恰相反。」

「誒?」林臻一怔。

望著林臻,林風輕輕點頭,「這本《煉器指南書》就當還禮。以此相抵未來百年所約定的『煉器任務』。」望著林臻,林風微微一笑,「應該足夠了,族長?」

「啊!」驚訝無比。


卻是林臻完全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原以為林風『示好』林氏一族,是為了加入,但眼下看來……

他們完全誤會!

「不!」林臻連是開口。

林風輕訝,「不夠么,族長?」

「我不是這個意思。」林臻腆笑了兩聲,「夠是足夠了,但好像沒這個先例,要不小兄弟先等一等,此事容我和幾位長老商議過後再作決定?」開玩笑,讓林風這麼走了,他豈非竹籃子打水一場空?


就算將林風『賣』給燕青,林氏一族都能賺一大筆!

但讓林風就這麼跑掉……

汗,虧大了!

林臻額頭上冒出一滴冷汗,卻是也顧不上儀態,彷彿生怕林風再提什麼要求,趕忙便是消失。

林風淡然一笑。

望著林臻消失的身影,眼眸輕輕閃爍。

這一招,非常的成功!

以退為進。

要取得最大的『利益』,自然不能急於一時。

自己又怎會不清楚林臻想什麼,放自己走,等於拿了一顆金蛋,卻放了能下金蛋的母雞。

雖然自己並非母雞,但道理是一樣的。

「慢慢來。」

「謹慎一點,決不能讓他們發現我的目的。」

林風心忖,卻是以退為進,將自己的『目的』化整為零。

日後再加入林氏一族,定不會惹人生疑。

「嘩!」林風身影閃爍。

見的林羽墨等著自己,林風輕輕一笑。

對眼前這個美麗的女孩,自己心中有幾分愧疚,卻是『利用』了她,但好在自己並未傷害到她。

事實上,因禍得福,羽墨也從中取利不少。

卻是『互惠互助』。

「林風,族長招攬你了?」林羽墨美眸閃動。

「算是。」林風微然一笑,「不過我拒絕了,我主動要求以《煉器指南書》為代價,脫離煉器師學徒身份,離開林氏一族。」

「什麼?!」林羽墨驚然。

(第二更~~)(未完待續。。) 林氏一族,大殿中。

族長林臻、副族長林烮地,首席煉器師林衍、太長老林忠賢,大長老林石,主管林忠,皆是到齊。

緊急會議!

「相信大家都知道了,一個叫林風的煉器師。」林臻目光炯然。

「是老衍說的那個,資質天賦更勝龐氏一族『龐焰』的煉器師天才?」林忠賢面帶微笑,冉冉而道。

「確實是萬年難得一見。」林衍輕撫長須,點頭道,「天生的煉器師。」

林烮地把玩手中的扳指,徐徐開口,「族長想招攬這個林風?」

眾人頓時竊竊私語,各抒己見。

身為林氏一族的權力頂層,由直系血脈所組成,對於外來的武者他們卻是有點抗拒。林衍和林忠自然是支持,太長老林忠賢和大長老林石討論不停,至於林烮地卻是一言不發。

「毋須討論了,剛才未等我開口……」林臻苦笑的搖頭。

「他便主動要求離開林氏一族。」

學徒坊,二層。

「你說真的?」林羽墨不敢置信的望著林風。

「嗯,我是為學煉器而來,如今技藝自成,留下再無意義。」林風微笑道。

「這……」林羽墨輕抿櫻唇,連道,「可是在林氏一族,你可以學到外面沒有的『進階』煉器技巧,還有更多的煉器設備使用,甚至還有林氏一族的『獨門秘技』。」

「可是羽墨你自己說的,所有的『進階』煉器技巧只是基礎技術加以連貫、融合,相衍變。」林風洒然而笑,「至於『獨門秘技』,恐怕連你都難以學到,更何況是我?」

啞然無語。望著自己一手教出來的『學徒』,林羽墨有點想笑卻笑不出來的感覺。

確實是如此。

「至於煉器設備,材料,煉器指南書等等,有錢都能買到。」林風望向林羽墨,微笑道。「羽墨,是你告訴我,成為真正的煉器師,應該要尋找自己的『煉器之道』,走一條自己的路,不是么?」

林羽墨美眸閃動,使得那張沉魚落雁的臉龐更顯極致美麗。

確實,她是從林風身上所『悟』得,如今林風所言。直中她的心懷。

「不管如何,羽墨,在我心中你永遠是我的導師。」林風正色道,「你的恩情我牢記心裡,日後你若有需要幫忙的,只要我能做到的……」微微一笑,林風望向林羽墨,「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自己,直心的感謝羽墨。

不止是對她的那份愧疚。更多的是她的『教導』。

可以說,自己的煉器師能力,完全出自她這一脈,從一個什麼都不懂的新手,到如今甚至能創新出八星靈寶……

羽墨,佔了很大功勞。

望著林風。林羽墨心中倏地豁然開朗,嫣然一笑。

她自然聽得出林風話中的真摯,笑道,「這可是你說的,到時候不許賴賬。」

少有的女兒家神態。林風微笑點頭,知道羽墨心中已是放開。

不過,自己終歸還是會『回』到林氏一族。



繼續加碼!

林風並未再回百倍率『時間刻紋之陣』修鍊,卻是不急在一時。

有羽墨如此好的幫手,浪費豈非可惜?

而且,創新的煉器真的很有趣。

好似開闢一條新的道路。

精簡,改變各種七星靈寶的煉製,將每一份材料最極致的應用,最深刻的縮減用料乃至時間。林風和羽墨很快便是沉浸其中,廢寢忘食的研究,同是愛好煉器,更有著共同目標,配合越來越是嫻熟。

不過,卻是好事多磨。

連續三次『改良』都是失敗,似乎證明……

第一次,僅僅只是『運氣』而已。

「這件也不行,改良幅度已是到達極致,而且我們所有步驟都已經做到底,無法再深入。」林風目光閃爍,雖感失望,卻也只得放棄。每件靈寶的煉製,有一個底線,超出這個底線便會破壞『器』本身的存在。

就好似將平衡打破,那就並非創新,而是破壞。

應當是在維持平衡的基礎上,使得其『核心』蛻變,這才是真正在原有基礎上的『創新』。

「沒辦法。」林羽墨亦是搖了搖頭。

「這件『擎火梭』研究了三天,還是過不得關。」

頗為遺憾,但林羽墨的失敗承受能力亦是很強。

卻是和林風一樣,從小飽受磨難。

「雖然失敗,但也學到很多東西,進步不小。」林風洒然一笑,並未太介意。

對自己這個煉器新手而言,每一次的煉製,成功固然可喜,但事實上失敗卻是比成功,更能讓自己學到東西。尤其是像羽墨這般深厚的煉器師底子,那是經歷無數複雜的煉製,才是擁有的經驗。

就好似一個初出茅廬的武者般,唯有不斷的經歷腥風血雨,去廝殺。

才能真正發揮戰鬥實力,才能成長。

「還試么?」林羽墨清然一笑。


和林風在一起研究煉器,很開心,她同樣也收穫很多。


這些煉器基礎的應用,就彷彿溫故而知新,林風許多奇思妙想更是讓她有不小收穫。這並非浪費時間,事實上對於星技領悟的時間來說,這隻不過是九牛一毛。

她相信,在這裡失敗所得到的經驗,對她不久后領悟煉器師這類的星技,有著極大用處!

而萬一成功的話,收穫更是難以預計。

然而,有些東西確實是註定的。

七星靈寶,改良提升成八星靈寶,又豈是那麼簡單。

煉器,何等之複雜。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