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秦穆然來到中海以後,那是處處針對許家,許家的幾個繼承人在他的手中那是接二連三的吃癟。

先是許子航,許子謙,隨後又是許子顏。

若是明天遇上龍鱗的人,說什麼都要讓他們殺了龍鱗的幾個人來泄憤!

三個人,那就是幾個億。

這一大筆的錢,許天明說不心疼那都是騙人的。

但是為了明天的勝利,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想到這裡,許天明的目光更加的堅定,同時他轉過身去,邁出穩健的步伐向著自己的住處而去。

一夜過的如此的快,但是在許天明的眼中卻是過的如此的漫長。

安格列斯三人,許家自然是好生地招待著。

卻不知道,這一切全在幾人的謀划之中。

「大哥,果然被你說對了,許家實力不行,需要外援!」

布魯斯一邊吃著牛排,一邊看著正在喝咖啡的安格列斯說道。

「呵呵,他們的實力早就在那裡擺著了,要不請咱們,還有其他的機會嗎?」

安格列斯微微一笑,似乎一切都勝券在握。

「還是大哥聰明!這傢伙又給我們錢,又讓我們名正言順地走進去!今天晚上說什麼都要大開殺戒,將中海四大家族和三大勢力里的精銳好好殺上一波!搓減他們的銳氣!」

路易斯笑著說道。

「好好吃飯,晚上,該我們表演了!」

安格列斯說完,便是拿起刀叉,對著面前的牛排切了下去…….. 夜色很快便是降臨,今天,中海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中海大酒店的地下。

閃亮的聚光燈齊齊打在了地下擂台的中央,四周聚集了滿滿中海上流社會的精英。

只不過,今天他們已經卸下了平日里儒雅的面具,變得更加的曠野。

每個人的目光之中都帶著狂熱之色,他們知道,一場別開生面的大賽將在這裡展開。

萬眾矚目的五年大比,地下擂台賽,將要在這裡開始!

「女士們,先生們,歡迎來到五年大比地下擂台賽的現場,我是你們的主持人,錢程!」

錢程一身西裝革履,走到擂台中央,拿著話筒說道。

「錢程! 大明星的長腿情人 錢程!」

在場的觀眾齊聲喊道。

「下面,讓我們以最熱烈的掌聲,歡迎本次擂台賽的主角們登場!」

錢程故意將聲音拖了幾聲,接著道:「他們是….中海四大家族之首的紀家!」

錢程一手指向空中的一個包廂,道。

「紀家無敵!紀家必勝!」

屬於紀家陣營的各大家族齊齊吶喊道。

「中海四大家族之一的許家!」

錢程一手再次指向空中的另外一個包廂。

只是這一次,沒有多少的聲響,當然,呼喊著的,大部分都是許家自己家族之中的人。

「中海四大家族之一的段家!」

「段家必勝,段家無敵,段家加油!」

介紹到段家的時候,也是一重接著一重的呼喊。

「中海四大家族之一的歐陽家!」

同樣的,歐陽家的支持者也是齊齊吶喊。

僅僅是四大家族的介紹,就可以看出優勝劣汰,許家勢弱,一眼就可以看出。

「接下來,我將要介紹的,是中海最為神秘的三股勢力,相信大家或多或少都有耳聞,他們就是百年青幫,洪門以及最新崛起的龍鱗!」

錢程此話一出,頓時全場沸騰。

相比於四大家族來說,地下勢力中的人在這裡的更多,所以起鬨起來也是更加的專業。

甚至在陳龍的帶領下,不少人更是拿著花帶,順著呼喊撒了出來。

知道的人,知道這是地下拳賽,不知道的,還以為今天誰來了個主題cosplay的party呢!

「咚咚咚!」

突然,錢程走下擂台,來到一旁,敲起了懸浮著的銅鈴。

清脆悅耳的聲響,讓躁動的現場立刻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都不說話了,因為他們知道,這個銅鈴一響,便是意味著比賽正式開始了。

「今天,第一場將會是三流家族之間的比拼,他們可以挑戰二流家族,若是能夠取勝,將會順利晉級二流家族之列。

同樣的,二流家族可以挑戰一流家族,勝利,也同樣晉級。」

錢程簡單地介紹了下規則,畢竟能夠來到這裡的,都是身份不低的人,對於中海的五年大比地下擂台拳賽多多少少都有些了解,自然不需要過多的去介紹。

「不過,今年,出現了一些變故,因為上面的決定,許家四大家族的位置將會空出,能否保住,就看今晚許家的表現,同樣的,所有的一流家族也都有機會爭奪四大家族的位置!所以說,今晚的比賽將會異常的激烈刺激!」

錢程光是說出來,身體都不由自主都顫抖了起來,更不用說將要親眼目睹這樣的盛況了。

百年來,五年大比都是不成文的規定,而能夠成為四大家族的,本身就佔盡了優勢,想要撼動,根本是不可能的!

幾乎往年來,目光都是放在二流家族爭奪一流家族的戰鬥之中,而四大家族更是坐在高台上下注博弈。

但是今年不一樣了。

許家觸碰到了朝廷的底線,朝廷更是放言許家要出局,那麼這一個出局,必然有一個新的要補上。

四大家族的位置那可是一個香餑餑啊!

誰離開了,必然會引起其他人的眼紅,這句話,必然就意味著,今晚有可能會有一家一流家族躋身成為四大家族之一。

這樣的事情,怎麼會不讓人熱血沸騰呢?

百年來未有的變局,在今日將要發生大的變化。

「下面,我宣布,第一場比賽,由三流家族孫家派出高手與三流家族唐家進行擂台賽!」

錢程說完,便是迅速走下了擂台。

緊接著,從擂台的兩邊緩緩走出了兩個人。

一個人,身著黑色的中山裝,看起來像是一個高手,但是坐在上面的眾人卻是一眼看出來了,他不過是一個二流高手,卻在這裡裝十三呢!

至於另外一面,則是一個光著上身,秀出全部肌肉的男人。

他留著一頭小板寸,手腕上綁著紅繩,目光尖銳,充滿殺氣,健碩的身材,看起來就很強。

這是一名擅長泰拳的高手!

不過同樣的,要在二流高手之列。

泰拳高手是唐家請來的外援,而那中山裝的男子則是孫家請來的高手。

「承讓!」

「薩瓦迪卡!」

冰山老公請上鉤 兩人進入擂台,緩緩對立而戰,雖然言語客氣,但是目光中卻泛著滔天的殺意。

大戰,一觸即發。

「轟!」

率先出手的是那名叫做阿菜蘇的泰拳高手。

不得不說阿菜蘇的身手很好,不出手則以,一出手就是最強的進攻。

迅速竄到中山裝男子的面前,一拳頭如同蒼龍出海,咆哮而出。

中山裝男子面色一沉,一步向後退去,身體後仰,躲過這一拳。

拳頭打空,但是泰拳男子阿菜蘇並沒有因此而停下,反而是更加的迅猛地朝著中山裝的男子殺了過去。

中山裝男子見阿菜蘇步步緊逼,也知道是時候自己反擊了。

「碰!」

中山裝男子不再躲閃,果斷出手,一拳朝著迎面而來的泰拳男子阿菜蘇轟擊了出去。

齊天之心 「形意拳!」

坐在上方的秦穆然看到這一幕,很快便是認出了中山裝男子修鍊的武功。

太極十年不出門,形意一年打死人。

秦穆然這個行家,一眼就看出這場比賽的勝負已經定下來了。

中山裝形意拳的男子獲勝了。

果不其然,泰拳男子阿菜蘇還想要憑藉著自己的力量與中山裝男子硬碰硬,可是當他的拳頭觸碰到以後,只感覺猶如滔天的力量傾斜而下,瞬間拳頭便是被打裂,同時整個人如同斷線的風箏倒飛了出去,撞擊在擂台上的鐵柱子上面。

這一戰,直接是以孫家的勝利而告終。 “若曦,如果說到信仰的話,我唯一信仰的事情就是希望身邊的人永遠的快樂幸福,不受到一絲傷害,尤其是你,我虧欠你的實在是太多了!”

趙小川看着懷中的李若曦,心中默默想到,而在身旁葉楓和牧童的眼中,趙小川則抱着李若曦,注視着她沉默不語。

“趙小川真的理解我的意思了麼?”牧童皺眉,心中閃過一絲擔憂。

葉楓猶豫一會兒,深吸口氣,轉頭問道:“第九世,你之前不是說有兩種方法麼?那麼另一種是.。。”

然而還沒有等他把話說完,牧童立刻打斷了他。

“另一種雖然存在,但我打心底不贊同!”牧童斬釘截鐵道:“第一種方法說起來還是比較安全的,第二種方法則即使是我,也根本預測不了會發生什麼。”

趙小川其實在剛纔葉楓提問時也轉頭望向了牧童,而聽到牧童的話後,皺眉道:“你什麼意思?”

“沒錯!你什麼意思?”葉楓步步緊逼,道:“方法是你提出來的,現在你又說你也預測不了,那你豈不是在逗我們麼?”

牧童搖頭苦笑道:“我剛纔已經說過,現在我們最重要的就是時間,你們認爲我會做這麼無聊的事情來浪費時間麼?”

葉楓和趙小川兩人對視一眼,眼中有些猶豫。

牧童看到兩人猶豫的表情,臉色一肅,繼續道:“我對你們兩人所說的話都是真實的!至於爲什麼說我預測不了,則是針對趙小川體內封印解除後的事情而言。”

說到這裏,牧童咳嗦兩聲,話鋒一轉,道:“我之前就說過輪迴者的靈體其實在這個破碎的世界中一直輪迴轉世着,而趙小川體內則封印着輪迴者本身的那一絲殘靈!”

趙小川眼中閃過一絲驚訝,微微一愣,隨即遲疑道:“你的意思是讓我喚醒體內的靈體,藉助他的力量來破解周圍空間對我的封印?”

“藉助輪迴者本身的靈體?那不就和束縛靈一樣麼?”葉楓驚訝道:“這樣做可以麼?”

牧童凝重地點點頭,道:“理論上是可以的,但是.。。”

牧童的語氣有些遲疑,嘆息一聲,似乎想到了什麼不好的事情。

“但是什麼?”葉楓有些焦急。

趙小川看着明顯有着難言之隱的牧童,沉吟片刻,接口道:“但是這股力量經過了十世的積累,當初仙的力量成長成什麼樣子根本連他也是預測不了的。”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這股力量一旦被放出,便可以打破現在的僵局,不過事後我是趙小川,還是第一世根本確定不了,甚至於我既不是趙小川,也不是第一世,而完全淪爲一個怪物!”

牧童震驚地看着趙小川,滿臉的不可思議。

葉楓的目光在牧童和趙小川之間遊離着,皺眉思考着趙小川好像繞口令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你在說什麼?我根本不明白你在說些什麼?”

片刻後,牧童臉上的震驚之色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冷漠。

“不必否認!”趙小川嘆息道:“第九世,其實我在很久以前就一直留意一件事情!”

“恩?”牧童疑惑地看着趙小川。

“那件事情就是你到底是什麼人?”趙小川道。

“你什麼意思?”牧童警惕道。

趙小川繼續道:“你自稱第九世,是輪迴者的第九世對麼?”

“本來就是.。。”牧童猶豫了一會兒,繼續說道。

葉楓聽到兩人的對話,微微皺眉。

“好!”趙小川一拍手掌,道:“那麼請你給我解釋一下,當年的你究竟是怎麼死的?你當年的身份究竟是什麼?還有爲什麼你會恰好出現在鬼婆婆山,另外爲什麼你對於這一切都十分的清楚?”

“還有你口中的第八世胡籽和第三世劉瑁,爲什麼都對你那麼熟悉?還有最關鍵的一點是爲什麼當初在埋骨峯上的棺材中裏面的屍體會和我長得一模一樣?”

鮮妻送上門:老公,輕點 趙小川一連串的回答聽的旁邊的葉楓一愣一愣,同時當初在鬼婆婆山的記憶先是決堤的洪水傾泄而出。

葉楓漸漸皺起了眉頭,漸漸地發覺第九世身上確實包含了不少的祕密,尤其是之前在趙小川兩人以靈體的形式相處時,他也察覺到了牧童的可疑之處。

葉楓轉頭看向牧童,剛想要質問他究竟是隱藏了什麼。

然而當他看到牧童的模樣時,不由臉色一變。

之前已經說過牧童幻化成了黃牛,雖然詭異單單是還可以接受。

不過在趙小川的一串質問下,牧童幻化的黃牛的瞳孔中赤紅一片,兩隻長長的犄角瞬間粗大了兩圈,好像兩柄彎刀插在他的頭顱上。

隨着黃牛的沉重的喘息,白色的氣息彷彿兩道煙柱有規律的的噴射着,而他的身上薄薄的毛髮漸漸變爲血紅色的長毛。

“禁忌,這是禁忌啊!”葉楓震驚地看着牧童的變化,大聲叫道。

趙小川還沒有了解什麼是禁忌,不過也判斷出此刻的牧童十分的危險,連忙和他拉開了距離。

“哞~”

詭異的黃牛,也許現在已經不能叫做黃牛,仰天發出一絲嘶吼。

只見他的身上瞬間瀰漫着一層厚厚的黑霧,緊接着在他的額頭上出現一個白色的骷髏頭。

“終於,終於出現了!這麼久,這麼久我終於重見天日了!”

白色骷髏頭嘴巴一張一合,發出難聽的聲音叫喊道。

趙小川看着白色骷髏,微微一愣,他從對方的身上感受到一個親切的氣息。

然而還沒等他靠近,一股兇厲之氣撲面而來。

“我感受到了濃郁的輪迴之力,哈哈,就是你麼?把你的力量給我吧!”

白色骷髏大笑一聲,張開大嘴,一道黑色的旋風向着趙小川直直飛來。

只見那道漩渦所過之處,空間層層斷裂,一道道空間裂縫不斷地向外擴散着。

“該死的,如此強大的力量?在這麼下去我和若曦一定會捲入其中的,我雖然還不可以動用力量,但是有着鬼璽、龍骨還有天眼石這三大鬼器,所以受傷應該不可能!可是若曦她的身體恐怕根本受不了啊!”

趙小川看着漩渦越來越近,心中充滿了焦急,同時也有一絲懊悔,暗道會發生這樣的突變肯定是和自己剛纔的質問有關。

正當他手足無措時,黃牛猛然揚起前蹄,大聲咆哮道:“你這該死的傢伙,居然乘着我心神有一絲恍惚的時候偷襲我? 佳妻有令:金牌老公請配合 你想要魂飛魄散麼?” 第一場戰鬥便是如此的刺激,瞬間,在場的眾人情緒都被調動了起來。

他們的目光看著站著的中山裝男子,為他呼喊,為他加油。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