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此,名動古武界。一代傳奇,武正安。宗師之名,震動天下。

被封武之青帝!

無數古武少年,想拜他為師,都他拒之門外。只因武青帝,追求的是無上武道。奈何,天地能量稀少,世人根本無法在武道上,再前進一步。

雖然,武青帝被所有古武者冠稱為武道宗師。但事實上,只有武青帝自己知道。他距離傳說中的宗師之境,還隔著一道人類根本難以逾越的巨大鴻溝。

皆因人,終究是人,無法與天比肩!

這個情況,直到災難降臨,地獄之門開啟,三界的氣體湧進地球,帶動天地能量再次蓬勃噴發。值此之際,武青帝才真正踏足宗師之境。而且一突破,就是初級三元生命體! 是的,傳說中的武道宗師。實際上,不過是初級生命體!

人類雖然潛質無限,但天生弱勢。大多數人類,從出生到死亡,一輩子都是零級零元生命體。古武者通過自身的修鍊,一步步往上進化,突破瓶頸。只有找到自己的「進化之匙」,方才能從零級零元,進化到初級一元。

而做到這一點的,千百年來,只有武青帝一人。從這方面來說,武青帝,乃是當之無愧的武道宗師。對於這樣的不世奇才,即便是李易,也不得不充滿崇敬之情。叫喊「大哥」時,更是真摯無比。

李易清楚,他能有今天的成就,除了機緣外,大半都是炎滅給的。而武青帝,則是憑藉自己的拳頭,一步一個腳印,四十年如一日,硬生生打出來的!

「這個人類,確實不錯。」大腦里,炎滅沉著嗓音道,「他要是出生在生界或死界,成就絕不止區區一個小惡魔。可惜了……」

「可惜?」李易輕輕一笑,腦中暗道,「我們打個賭怎麼樣?」

「哦,你想怎麼賭?」炎滅來了興緻。

「就賭大哥最後的成就,會是哪一級別。」李易笑道,「我賭他,至少是魔帝!」

「哈哈……」炎滅大笑,「你太看得起這個人類了。不錯,這個人類的天賦確實很高,但他想修鍊至魔帝,絕不可能!最多魔王!不,魔王都還有點問題。他是人類,即便天賦再高,但他的體質先天不足,註定他跳不出生命的極限輪迴。」

極限輪迴,也就是生命體的瓶頸等級。特指高級生命體,若是在百萬年的時間裡,沒有煉化出身化空間。那等百萬年的大限一到,照樣死亡。

炎滅話里的意思,也就是說武青帝的最高成就,是惡魔領主!

「惡魔領主嗎?」李易笑了笑,微微搖頭,沒有再和炎滅繼續賭下去。

篝火旁,武青帝在喝了幾口「冰火酒」后,倏地站起來。看向李易,道,「老弟,你的力量和速度,確實無與倫比。但你的技巧,太差了!」

「放屁!」

李易尚未開口,大腦里的炎滅,突然搶先罵道,「這小子,還真當自己是什麼宗師了!居然說我的《死亡三式》太差了?哼,小子,施展『死亡之爪』給他看看。讓他瞧瞧,什麼才叫真正的戰技!」

「呃……」李易無語,在腦中苦笑道,「大哥沒有說《死亡三式》太差,他說的是我的身體,靈活性太差了!」

「嗯?是這樣嗎?」炎滅將信將疑。

「要不然你以為呢?」李易沒好氣道,「我剛才和大哥交手時,根本沒施展過《死亡三式》和《火雲神拳》。大哥見都沒見過,他又怎麼知道好壞?」

「這個……」炎滅不由語塞,繼而訕笑道,「嘿嘿……一時激動,一時激動。」

李易一頭黑線,忙斷絕和炎滅的精神聯繫,站起身來,看向武青帝,道,「大哥,有辦法幫我調節嗎?」

對於自身的缺陷,李易早就深知。沒錯,自從進化到初級生命體后。李易身體里所蘊含的力量和速度,確實無人可比。但李易並沒接受過任何的訓練,前期擊殺喪屍時。靠的,就是恐怖的力道,和敏捷的速度。直到炎滅傳授「死亡之爪」,才擺脫技巧上的匱乏。

武青帝是武道宗師,對於身體的鍛煉,最熟悉不過。幾乎是第一眼,武青帝就看出了李易身上的缺陷。只不過這個缺陷,在力量和速度的覆蓋下,顯得微不足道了。

若是萍水相交,武青帝怎麼也不會說出來。但現在武青帝真心想和李易相交,那就不一樣了。知道缺陷,卻不指出來。這不是他武青帝的作風。而且,李易真心把他當大哥看待,武青帝又豈能坐視不管?

「辦法有很多,就看你能不能承受的住。」武青帝秉著臉道。

「只要能增強身體的靈活性,什麼苦我都願意吃。」李易沉聲道。

「好!」武青帝冷峻的臉龐上,露出一絲笑意,「你的底子,比任何人都好。缺的只是對身體的自我掌控力。若是加強了這方面,打敗我,只需幾秒鐘!」

「大哥說笑了。」李易憨厚一笑。

「不,我沒說笑。」武青帝嚴峻道,「我知道老弟你剛才和我交手時,留有餘力(色色小說。或者說,根本沒出力。你要是想殺我,我根本跑不了。」

「大哥……」

「你不用多說,這一點,我清楚的很。」武青帝揮了揮手,打斷李易道,「你叫我一聲大哥,那就是看的起我武正安!我武正安只是一個武痴,不怎麼會說話,但我知道做人的基本道德。老弟你真心待我,我要是敷衍你,那我武正安,就是狼心狗肺之徒!」

武青帝擲地有聲,一臉肅然,「老哥我沒什麼本事,但幫老弟你矯正一些錯誤。我想,我還是可以做到的。」

「大哥言重了。」李易聞言,亦是正色道,「我相信大哥也是真心待我,絕不是什麼……」

「哎呀,你們真是的,說那麼多幹啥?你們要是真心相交,結拜為兄弟,不是更好?」邊上的唐糖看不過去,忍不住開口道。沒人看見,她的眼眸中閃過一絲狡黠。

「結拜兄弟?」李易一愣。

武青帝卻是眼睛一亮,笑道,「哈哈……弟妹果然聰慧。」

隨即看向李易,真誠道,「老弟,你看怎麼樣?」

「行!」李易笑了笑,「既然要結拜,星尺也一起來吧。」

「啊?我……我也可以嗎?」星尺顯得有些激動。他邊上的吳德,則是一臉艷羨。

「當然可以,我相信,你也是真心待我。既然如此,我們何不結為兄弟?」李易看向星尺,笑道,「還是說,你不想認我當哥哥?」

「不……不是,我……我……」星尺激動的語無倫次,好半響,才停止住。但也緊張的滿臉通紅,低下頭,細聲道,「我就是怕……怕我不夠資格。」

「這就是小兄弟你的不對了。」武青帝道,「既然我們都是真心相交,又何需要什麼資格?」

「對。如果真要什麼資格,那也是我們不夠資格。別忘了,你是神!」李易笑道。

「神?」武青帝一怔。

「忘了和大哥說了,其實我是魔,唐糖也是。而星尺是神,除了阿德,我們都不是人類。」頓了頓,李易面露笑意,道,「大哥現在後悔還來得及,人類和魔在一起,會被唾棄的。」

「哈哈……」武青帝大笑,「好一個人神魔!我還就纏上你們不放了!」

「哈哈……」李易亦是大笑,見星尺依舊有些膽怯,不由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怎麼,你真看不上我們?」

「不,不,不,我不是這樣意思,我……我……」星尺滿臉羞愧,「其實,其實之前我在心裡有罵過大哥,我……」

「呃……」李易一愣。心中暗道,星尺還真是少年心性啊,什麼話都說的出口。轉頭看向武青帝,後者卻是微微一笑。

「你現在不是已經叫我大哥了嗎?」

星尺頓時一呆,腦袋一時間竟有些反應不過來,只是傻傻的看向武青帝。半響,深吸了口氣,真摯道,「謝謝大哥!」

「哈哈……」

見此,武青帝和李易對視一眼,然後一齊大笑。

當下,讓唐糖和吳德當見證人。一神、一魔、一人,在這個小小的密林中,篝火前,結拜為異姓兄弟。武青帝年歲最長,是為大哥。李易為二哥。星尺為三弟。沒人知道,日後震驚三界的人神魔三兄弟,自此成立! 「這麼說,地球之外還有生、死、虛三界咯?」武青帝低沉著嗓音道。

「對,三弟就來自生界。而火烈,則來自死界。」李易笑著解釋道,頓了頓,看向武青帝,似有所指,「大哥,想不想去三界走一遭?」

「那是自然。」武青帝眼中閃過一絲精芒,「在我們古武界,一直留有傳說。當武道修鍊至巔峰時,就能武碎虛空,飛升另一世界。現在看來,那個世界確實存在。不出意外,就應該是三弟所在的生界!」

星尺點了點頭,道,「不錯,在我們生界,確實有很多來自生命星球的生命體。那些生命體,在自己的生命星球上都是巔峰無敵的存在。但來到生界后,都成墊底了。不是被抓,就是被殺。」

「在這樣的情況下,一部分生命體選擇了逃回原來的生命星球。一部分生命體,卻是選擇了留在生界,忍著屈辱,刻苦修鍊,以求再次爆發,希望能在生界尋得一片天地立足。這樣的生命體,佔了大多數。」

「哈哈……那些逃回去的都是孬種!只有留下的,才是我輩楷模,真正的大英雄!大豪傑!」武青帝大笑一聲。

「大哥也是真正的英豪。」星尺笑道。

「我就免了。」武青帝揮了揮手,「不過,那三界,我肯定是會去走上一走的。」

「到時,我們一起去。」李易含笑道。

「二弟說的對,我們三兄弟一起去!」武青帝豪爽道。

「還有我!還有我!」唐糖揮舞著小手,叫嚷道,「還有烏和炎!」

「對,還有弟妹和兩個大侄子,哈哈……」武青帝大笑。

李易也是一臉笑意。適時,瞥見一邊默然中的吳德,見他一臉落寂。心中一動,當下不在這個話題上討論。而是站起身來,看向武青帝道,「大哥,趁現在有時間,我們開始吧。」

「你不說我還真忘了。」武青帝一拍光頭,隨即跟著站起身來。

「二弟,你的力量和速度,無人能及。缺乏的只是身體的靈活性和技巧性。解決了這兩樣,你的實力,將提升一大截。」

說著,武青帝一把抓住李易的手臂,微微用勁,轉了個方向。以手把手,改善李易的攻擊缺陷。兩人就在火堆前,一個傳授,一個學習。

武青帝的宗師之名不是他自己叫的,而是其他人封的,所有古武者都承認的唯一宗師。在武道上的造詣,武青帝要是認第二。那麼,就沒人敢認第一。

李易攻擊上的缺陷,武青帝一眼就能看的出來。再加上李易的底子厚,武青帝矯正起來,並不需要花費多大力。兩個人,很快就進入各自的角色。

篝火旁,星尺、唐糖,烏、炎看的是津津有味。火麟獸大口吞咬著烤肉。唯有吳德,一臉落寂。當然,還有李易大腦里的炎滅。見李易學的那麼用心,不免有些酸溜溜的嘀咕著。

「切,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什麼技巧,都是渣!」

……

由於都不急著趕路,李易幾人就在山林里停留了下來。每天,烏和炎,在唐糖的帶領下,漫山遍野亂跑。李易則和武青帝,一個用心矯正傳授,一個用心學習領悟。時間,就在兩人的傳授學習中,快速流逝。

五天後,正在領悟中的李易,忽地面色一變,停下學習。邊上的武青帝見著李易的臉色變化,當下疑惑道,「怎麼了?」

「袁叔他們遇到麻煩了。」李易沉聲道。就在剛才,腦海中接收到了向天問四人的危險信息。這是通過靈活契約上的傳遞而來。一旦向天問四人陷入危險境地,李易就能夠清晰感應到。

向天問四人陷入危險,和他們在一起的袁世龍等人,情況只怕更加不妙。李易和袁世龍等人分開將近二十多天,他們居然還沒到崑崙,現在更是碰到生死威脅。真不知他們在幹什麼。似乎沒有李易在身邊,他們就活不下去了。

「什麼?袁媛出事了嗎?」玩耍剛回來的唐糖,聽到李易的話,不由焦急道,「易哥哥,我們快去找他們。」

由不得唐糖不擔心,袁世龍那邊不止袁媛,還有馮文潔。袁媛是她唯一的好姐妹,馮文潔更是她老媽。兩個人,唐糖都捨不得。

「他們沒事,只是遇到了點麻煩。放心,我們這就過去。」李易安慰著唐糖,繼而看向武青帝,道「大哥,你……」

「我就不去參合了。」武青帝揮了揮手,道,「二弟,該說的我都說了,能教的我也都教了。等你完全領悟的那天,你的實力將大幅度增長。」

「多謝大哥。」李易抱拳。

「自家兄弟,謝啥。」武青帝一拍李易肩膀,然後拱手,道,「二弟,三弟,保重,後會有期了。」

「保重!」

「保重!」

李易和星尺拱手回道。武青帝含笑點了點頭,隨後,身子騰空而起,眨眼間消失在遠方天空中。

「我們也走吧。」

「嗯。」

當下,李易摟住唐糖,星尺提著吳德,一個人離開山林,循著袁世龍幾人所在的方向飛去……

……

空曠的田野上,密密麻麻,擠滿了手持武器的喪屍大軍。宛如海浪般,一波緊接一波,你推我,我推你,平鋪在大地上。一眼望去,竟看不到盡頭。

在喪屍大軍的最中央,袁世龍等人抱著一團,猶似一葉扁舟,漂浮在茫茫大海之上。周圍僅是兇猛如虎的喪屍,它們嘶吼咆哮,兇殘嗜血的眼睛,死死的盯著袁世龍等人。猙獰的臉龐上,流露出憤恨的神情,彷彿就是李少輝這些人,把它們變成喪屍似的。

喪屍流露出的兇殘神色,看似恨不得一口吞了袁世龍等人。但出奇的,它們卻沒有進攻,只是包圍著。流著口水,眼巴巴的看著李少輝幾人。

「草他麻痹的,這些喪屍難不成變妖怪了?一個個居然拿著武器!草!他喵的,這還是喪屍嗎?」胖子劉蕉站在人群中罵罵咧咧叫道。

「別罵了,再罵它們也聽不進去。」張紹洋嘆氣道,「哎,想不到我張紹洋一世英名,居然會葬身喪屍腹中,哎……」

「就你還一世英名?我呸!」胖子劉蕉,毫不客氣的吐了口唾沫在他腳邊。隨後,拍著胸膛,硬朗道,「死就死,怕啥?二十年後,哥又是一條好漢!

「你想死,我一定不攔你。不過,我可還沒活夠。」說罷,張紹(色色小說洋看向李姝蓉,緊張道,「怎麼樣蓉蓉,能不能操控它們?」

經張紹洋這一提,眾人立即想起來,他們這邊的隊伍里,李姝蓉是能操控喪屍的!當下,所有人期冀的目光,落在了李姝蓉的身上。

「不行。」李姝蓉搖了搖頭,蒼白著臉龐,虛弱道,「喪屍隊伍裡面,有高等級的喪屍首領存在,我操控不了它。這些喪屍,就是受那喪屍首領控制,才將我們圍困在這裡的。」

聞言,眾人臉色不由一黯。這些喪屍將他們團團包圍,卻不攻擊。也不知道在打什麼主意。說起來,也怪袁世龍幾人運氣不好。眼看就要到達崑崙,懸浮房車、虎嘯戰車的能源卻突然都耗盡了。

無奈,他們只好停下來補充能源。只是剛從天空中降下來,原本空曠的地面上,突然從四面八方衝出了大批的喪屍。手持武器,哇哇怪叫著將他們團團圍在中間。它們出現的很及時,就好像埋伏已久一樣。

袁世龍幾人被圍了個措手不及。卻又不敢開槍,只因喪屍的數量太多了。多的讓人頭皮發麻。天知道他們一開槍,會不會引得這些喪屍發起進攻。要真是那樣,他們誰也跑不了。

正僵持間,沉默中的司空雷突然臉色一變,指著喪屍大軍隊伍里,忽然多出的幾個高大身影,駭然道,「那……那是什麼?」 「嘶~!」

眾人循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頓時倒吸了口冷氣。就見視野內,密密麻麻的喪屍大軍隊伍中,幾隻身穿華麗袍澤的高大喪屍,騎著變異狼,緩慢向眾人逼近。

喪屍騎著變異狼?

沒錯,喪屍騎著變異狼!

和地面上的喪屍不同,那幾隻騎著變異狼的喪屍。身上的肌膚,沒有半塊腐爛,外表和生前幾乎一模一樣,氣質上甚至比生前還要強大。一身華麗袍澤,舉手投足間,彷彿化身成了那征戰沙場的大將軍,威風凜凜,端的個威武不凡。

一時間,袁世龍等人看傻眼了。騎著變異狼的喪屍也就罷了,現在居然出現幾個和人類一模一樣的喪屍。要不是他們身上流露出來的死寂氣息,李少輝幾人根本看不出他們和真人,有什麼區別。

場面,霎時變得怪異無比。騎著變異狼的喪屍,緩慢向大軍的中央行來。身為人類的袁世龍等人,則僵硬在原地,就那般愣愣的看著它們接近。

如汪洋一般的喪屍大軍,也就在這幾隻擁有人類外表的喪屍出現后,忽地停止嘶吼咆哮。就像迎接王者,恭敬的低頭,讓出了一條通道。

「幸運的人類,你們需要幫助嗎?」

一個柔和的聲音響起,震驚中的袁世龍等人,立時驚醒過來。然後,所有人整齊的後退一步。駭然的盯著來到他們面前,開口說話的喪屍。

這是一個英俊無比的男性喪屍,臉龐似刀削,猶如那巧工雕刻出來的一般,俊美的五官,鼻樑高挺,唇角性感。那似劍眉一樣的眉宇下,一對星目好似幽幽深潭,深邃迷人至極,就好像那天上的星辰,讓人不知不覺間沉迷其中,不可自拔。

身上流露出的氣質,恍若高貴的王子。一舉一動,都是那樣的魅力非凡。被他這麼凝視著,隊伍中的幾個女子,竟羞澀的低下頭。一臉嬌紅,好似熟透的蘋果。恨不得咬上幾口。

「喂,喂,你們不會是看上他了吧?他是喪屍!是吃人的喪屍!你們不要被他的外表欺騙了!麗麗,你醒醒,你醒醒!」張紹洋搖動著身旁的洪麗麗,一臉妒忌喊道。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