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這裡的眾人都不是平常人,這種程度的障礙,自然不可能完全將眾人的視線給遮擋住。

「風無忌這是在幹什麼?難道他以為這種雕蟲小技能迷惑到人的視線?」

「風無忌是不是太小看韓宇了?這障礙根本就連我們都無法迷惑啊!」

就在眾人如此討論著的同時,場中突然傳來了一陣驚呼聲。

是韓宇的!

此時,韓宇的的胸膛之上已經留下了一道半米長一寸深的傷口!

那塵埃自然是無法遮擋韓宇視線的,但那塵埃的飛起,卻讓韓宇的注意力被吸引了過去,即便只是稍縱即逝的一剎那不到。

但也在那一時刻,韓宇突然就感覺到風無忌消失了!

就如同平常人置身於迷霧當中,韓宇能感覺到風無忌一定就在附近,卻又完全沒有辦法確定他的位置!

也在這時,風無忌的劍向著韓宇砍了過去!

幸虧韓宇的身體已經強橫到了一種霸道的程度,生生硬抗了這麼一劍,卻還是沒有讓那劍將自己分成兩半!

但同一時間,韓宇心頭卻不由變得凝重了起來,因為他知道風無忌是對自己起了殺心啊!剛剛那一劍如果是別人,或許早已分屍了!

想通這一點,韓宇更加不解了,風無忌和自己應該無冤無仇的啊?甚至乎他不是救了自己兩次?如果他要殺自己,之前他直接不出現,不就行了?可如果他對自己沒有惡意,剛剛的一劍為什麼這麼狠辣?

百思不得其解間,周遭的塵埃已經落定。

眾人看清了場上情景,不由又是一愣,剛剛還在說風無忌這伎倆太過於兒戲,現在卻發現風無忌就是憑藉著這樣的伎倆,讓韓宇付出了慘重的代價,眾人不得不沉默。同時,越加期待韓宇能像是往常的任何時候,創造出奇迹!

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風無忌看,韓宇並沒有問出心頭的疑問,而是率先發出了攻擊。

卻又在這時,風無忌又疾走了起來,一邊走一邊揮舞著戰劍。

瞬間,整個擂台之上又滿是煙塵了!

韓宇眉頭緊鎖。

韓宇很清楚風無忌的隱匿功夫根本就不是自己能夠察覺的,如果最開始沒能鎖定他,便意味著韓宇從此失去了對他的掌控!

所以,現在擺在韓宇面前只有兩個選擇。

第一,靜靜地站在原地,等待敗北甚至是死亡。第二,韓宇將自己全身的修為壓制出,向著四面八方亂轟一番。

但是即便是選擇第二種方式,韓宇也註定是要敗北的了。因為胡亂施展修為的韓宇,是不可能真的傷害到風無忌的。而風無忌也一定會選擇一個最恰當的時機,給予韓宇沉重一擊的。

如此,韓宇現在根本就沒有任何獲勝的機會了?

韓宇不知道。

此時,韓宇將眼睛閉了起來,靜靜地站在原地。當然,此時的韓宇並不可能變得安靜,因為此時他體內的氣機已經急速運轉了起來。

韓宇在等待在博,在等待風無忌出手的一剎那,在博自己能在風無忌的劍抹斷自己脖子前,將風無忌給轟飛出去!

呼!

好像有風在作響,實則一切都是這樣的悄無聲色。圍觀眾人早已平息靜氣,飛舞的塵埃也在靜靜地飄蕩著,韓宇靜靜地站著,風無忌已經消失無蹤無聲可循。

在這一剎那,現場靜得出奇,靜得驚心!

一剎那過去了,一秒過去了,一盞茶時間過去了……

這裡像是成了老人乘涼的樹蔭下,這裡又像是深淵之上的懸崖,到底是樹蔭下還是懸崖上?

在這一刻,所有答案揭曉!

寒光一閃,戰劍出現,同時風無忌的身影也出現在了韓宇身前!

鮮血在流!

劍已經刺穿了韓宇的胸膛!

韓宇輸了,他最終還是沒能捕捉到風無忌的蹤跡,沒能在風無忌將劍送進自己胸膛前,將風無忌轟飛!

圍觀眾人已經無法言語了,全部都瞪著眼睛,看著這不可思議的一幕,如同獃子一般,良久都沒有任何錶情,任何動作。

勝負已定嗎?

韓宇真的輸了?

…… 兩人在對視著,自然不是溫情脈脈的神色。卻也不是生死相向時的決裂。

風無忌一如既往面無表情。

韓宇眉頭緊緊皺起,心思不由急轉了起來。

要說這一次的交手,韓宇確實是輸了。但真正的勝負,其實並沒有分出!

因為韓宇作弊了!對的,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正常人根本就不應該有如此強橫的身體,而韓宇卻有!

在這種情況之下,換做任何人此時都已經死了!

剛剛,一劍刺穿了韓宇胸膛之後,風無忌並沒有就此住手,而是轉動劍身,想要一劍劈下,將韓宇劈成兩半。卻在那時,韓宇強橫的身體,以一種超乎任何人想象的速度快速癒合了起來。

也就是說,當劍向下劃去破開韓宇身體的同時,韓宇的身體也正癒合著,風無忌的劍根本沒能真正威脅到韓宇!

而後,韓宇更是用自己強橫的身體,直接夾住了風無忌的劍,就讓它停留在了自己的身體之內。

如此,韓宇還不是在作弊?

而此時,韓宇之所以眉頭會緊皺著,實在是因為他不知道自己現在該如何是好了。

實話實說,對於風無忌,韓宇是滿心的感恩的。畢竟人家救了自己兩次。就沖著這份天大的恩情,就算風無忌現在殺了自己,韓宇也絕對不會怨恨他的。

所以,現在明明知道風無忌想要殺死自己,韓宇卻不能像是對待以前的對手那般,和風無忌生死相搏了!

在這一刻,韓宇百分百確定,如果自己拳頭向前轟去,並沒有自己這樣強橫身體的風無忌,一定會當場陣亡的!

可,他能夠這樣做嗎?

就在韓宇心思急轉間,風無忌再一次動了。

像是被什麼絆倒了一般,風無忌身子向前撲了過去,卻又在就要接觸到韓宇身體前,突然以腳尖為圓心,整個人圍繞著韓宇翻轉了起來。

同一時間,風無忌竟然已經將刺入韓宇胸口內的劍給拔了出來。

韓宇猝不及防,根本就沒來得及反應。

但對手卻從來不會考慮你的感受是如何,風無忌此時已經繞到了韓宇身後,手中緊緊握著戰劍,劍尖直直向著韓宇的脖子而去!

「金身!」韓宇心中悶哼一聲,連忙將功法施展倒了極致。

卻又在這個最危險的時候,韓宇突然就感覺到危險消失不見了!

深深地吸了口氣,韓宇緩緩地將頭轉了回去!

剛剛就要刺穿自己脖子的風無忌,此時竟然已經退到了遠處。

「我輸了!」風無忌說出了今天的第一句話!

然後,風無忌便消失在了擂台之上。

韓宇更加的不明所以了。不明白風無忌為什麼對自己起了殺心,不明白風無忌剛剛的最後一擊為什麼沒有施展出來,不明白風無忌為什麼要認輸。

事實上,韓宇相信剛剛風無忌的最後一擊,自己是能夠擋下來的。但韓宇更清楚,如果兩人繼續比試下去,風無忌憑藉著他無人能比的藏匿技巧,韓宇猜測自己勝出的概率只有六成!

「韓宇勝!」沒等韓宇做出更多的思考,裁判宣判了最終結果。

但當結果宣布出來許久許久之後,卻還是沒有歡呼聲和鼓掌聲響起!

在韓宇看來自己還有六成能贏了風無忌的可能,但在眾人看來,韓宇卻是徹頭徹尾地輸給了風無忌的啊!

剛剛沒看見嗎?風無忌的一劍刺穿了韓宇的胸膛,他明明可以隨便將韓宇身體砍成兩半的,但他卻沒有這樣做。

而後來,他的一個匪夷所思的動作,更是能輕易刺穿韓宇的脖子,但他還是沒有這樣做。

這說明了什麼/?這不就說明了,風無忌有遠遠超過韓宇的實力?能將韓宇隨時玩弄於手中?

這是現在所有人的看法。因為這就是他們眼中所看到的。

所以,當裁判宣布勝利者時,眾人並沒有為韓宇鼓掌和喝彩。

而從今天之後,韓宇的名聲自然沒有受損,但不可避免的,某些人已經開始質疑韓宇的實力。

無論如何,現在韓宇總算是通過了今天的比賽,進入了六強!

離著那冰焰草越來越近了!

……

大戰了兩場之後,韓宇的消耗不小,所以這兩天便就沒有外出,只是在房間里閉關調理一下自己的身體。

期間有很多人給韓宇發來了請帖,希望韓宇去赴會。

其中最隆重的一張帖子是來自崇禮之手。

崇禮也是進入六強的超級天才。崇禮在貼子里說「希望能邀請諸位道友。我們將共商大事。」

自然,能夠得到進入六強的天才崇禮的邀請是很多人的榮幸,說是幾天幾夜都睡不著覺都是可能的。

但是最終韓宇卻沒有赴約!

這並不是說韓宇看不起這些人,也不是對這些人有什麼偏見,只是因為這幾天送來的請帖實在太多,韓宇又在調整自己的身體,最終便將所有的請帖都扔掉,而不去赴約了。

自然,這暫時對於韓宇來說還是一個無關重要的小插曲,甚至乎他根本就沒有注意到這一點。

如此這般,兩天便過去了。

此時,韓宇正和若蘭漫步院子中。

不得不說,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做什麼都是快心愉快的事情。

此時,兩人只是這樣,慢慢地沿著毫無特色的院牆走著,臉上眼裡嘴角上,無不都是幸福的笑容、

上午的時候,胖子叫韓宇去吃飯,韓宇應了聲,便再不看一眼胖子,又將全副心神集中到了若蘭身上。氣得胖子跳腳罵娘,直接走了開去。

兩人就這樣如膠似漆地黏在了一起,一直在院子里來回徘徊著,好像這裡有什麼奇珍異寶,只要多走幾步就能發現。

真真是情人眼裡,一切都是美好的啊。

終於到了夕陽西下的時候,韓宇才笑著對若蘭說道:「我們去吃飯吧、」

如此,兩人才終於離開了膩了一整天的無聊牆角。

靈城的某家酒樓。

這些天以來,眾人的情緒都十分高昂,所以每每酒樓幾乎都坐滿了人。

此時,一看見韓宇出現。眾人無不紛紛向著韓宇打起了招呼,這邊搶著要和韓宇乾杯,那邊拉著韓宇去吃菜。

此時只想著和若蘭單獨共處的韓宇,自然沒有心思和眾人答話,草草拒絕了眾人,便拉著若蘭上了三樓。

卻在兩人來到三樓樓梯口的時候,有人站在了兩人身前。

「韓宇啊韓宇,你還真是難找啊。我已經給你發了三次請帖了,卻還是沒能請到你。今天說什麼也不能讓你走了!要不,我崇禮還有面子在靈城混下去?」說話之人正是進入了六強的崇禮!

此時崇禮笑呵呵地看著韓宇,像是和韓宇已經是多年的朋友一般,一邊說著,一邊已經伸手去拉扯韓宇了。

韓宇眉頭不由微微一皺,卻不是說韓宇就此討厭了崇禮。相反,崇禮這樣的行為,韓宇還很是欣賞,能夠對第一次見面的人便如此熱情,而且如此自然,甚至乎能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這樣的人一定是從心底深處想要親近自己的。

自然這人是不是城府深沉到將自己都欺騙了,那就另一說了。

不過,此時韓宇卻是和若蘭在一起。韓宇不希望若蘭受到任何一絲的委屈。

若蘭沒有說話,只是微微笑著看向韓宇,然後一隻手腕搭上了韓宇的胳膊,輕輕拉了拉。意思再明確不過了,如果你要去,我就陪你去,只要有你在的地方,我去哪裡都無所謂。

於是乎,韓宇臉上再次出現了笑容,協同若蘭,跟著崇禮向著一邊的豪華包廂走了過去。

包廂之內,極盡奢華,一顆顆價值連城的夜明珠將整個房子照得如同白晝。包廂之內,甚至還有屏風,假山,流水,簡直就像是一處封閉的小院子!

而此時,坐在如此寬敞的包廂內的人,竟然只有四人。

「哈哈……韓宇,我來介紹一下。這四人都是這次進入這次比賽的六強。我們正在商議著一些重要的事情。你沒來之前,我們就覺得少了什麼,聽到你名字之後,我馬上意識到,果然少了你還是不行啊……來來來,我們先坐下來吃兩杯酒再說……」崇禮說著笑著,讓韓宇坐了下來。

「崇禮師兄,別人瞧不起我們,不想來就算了,何必勉強他吶?我們這座小廟可容不下這樣的大人物啊!」某人語氣怪異的說道。

顯然這人很不舒服韓宇,在嘲諷著韓宇。

韓宇眉頭不由微微一皺,通過剛剛崇禮的話語,也大概猜出了這人對自己不順眼的原因。人家請了自己幾回,自己卻沒有出現。這實在是有點說不過去了。

所以。韓宇也沒有將這人的刻薄話語放在心上,笑呵呵地拉著若蘭坐了下來,賠罪道:「對於之前的事情,我韓宇要在這裡說聲說句對不起。實在是這兩天我正在閉關,所以沒有留意到請帖。還請諸位包含。」

說著,韓宇自己倒了一杯酒,直接幹了下去,才說道:「我先干為敬了。」

「好肚量!韓宇果然就如同靈城眾人所說,是一個鐵錚錚的硬漢子啊。哈哈……以前的事情就讓他過去吧,現在讓我們來一起敬遲來的韓宇一杯吧。」崇禮笑呵呵地打圓場,然後舉起了酒杯,看向眾人。

那四人中卻沒有抬起酒杯,甚至乎除了剛剛說話的那人,其餘三人都只稍稍看了韓宇一眼,便再沒將注意力放在韓宇身上了。

「呵呵……諸位不動,那就讓我來敬韓宇吧。」崇禮卻沒有因此而感到尷尬,依舊呵呵地笑了起來,眼睛看向韓宇,「韓宇,你不會瞧不起我,覺得我一個人不配敬你酒吧?」

韓宇笑了笑,舉起酒杯再次一喝而光。

也在這時,崇禮將酒杯放了下去,臉上的笑容收斂了起來,表情變得十分認真,說道:「我知道各位都很忙,那麼,廢話我就不多說了,現在人也聚齊了,就讓我們直接進入正題吧?」

那剛剛沒有說話的三人在這一刻,竟然全都看向了崇禮,神情竟然也變得認真了起來。

靈城最年輕最優秀的六人,聚集在一起,如此嚴肅,究竟是在圖謀什麼?

…… 那首先說話之人,韓宇是認得的,那人名叫落葉。是一個法術使用者,能利用周遭的一切進行攻擊,極其的強橫。

事實上,在座的每一個人韓宇都是認得的。畢竟在千人之中選拔出來的六人,都是舉世難雙的絕對天才,韓宇即便再孤陋寡聞,也是看過這些人的比賽的。

此時,看見眾人都擺出了這樣一副嚴肅的表情,韓宇不免也被吸引了。

崇禮視線一一掃過眾人,而後才緩緩說道:「除了韓宇,之前我都已經將自己的大致想法告訴大家了。現在韓宇也來了,那麼還請大家稍稍忍耐一下,待我先和韓宇簡單說一下我們的想法。畢竟,這件事情少了韓宇,我們難以辦成。」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