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劉麟,他還在咬牙死撐。

林漠瞥了他一眼:「我剛才切的是你左手的手指,右手留給你寫字的!」

「如果你不想寫,也可以,我現在就把你右手的手指全部切下來!」

「你可以試試看,我到底有沒有這個膽量!」

劉麟面色慘白,他最終還是拿起了紙筆,也開始寫了起來。

林漠坐在沙發上,靜靜地看着這一切。

過了半個多小時,他把這些紙全部拿起來看了一遍。

這些人寫的都不多,林漠這邊得到的資料,都比他們寫得多。

不過,這並不關鍵。

關鍵是,這些東西,是劉麟的手下寫出來的,這些就可以當做證詞,用來對付劉家!

一個小時后,門外傳來敲門聲。

劉麟一聽聲音,直接就跳了起來,顫聲道:「爸,爸,救我……」

琳琳也是一臉激動加興奮,她怨毒地瞪了林漠一眼,咬牙道:「林漠,劉家主來了,你死定了!」

「我可是說過,麟哥是你惹不起的人物,讓你趕緊滾蛋的。」

「你自己不聽,這就怨不得別人了。」

「這,是你咎由自取的!」

林漠不屑一笑,隨手將房門打開。

一群人從外面走了進來,為首的是一個身材中等的男子。

這個男子,就是劉家家主劉天佐。

他和林漠,之前見過面。

之前周家公審林漠的時候,各家家主都去過。

看着兒子的慘狀,劉天佐臉上掩飾不住的煞氣。

「原來是林先生,我還以為是誰呢?」

「不知道我這不孝子,怎麼得罪了劉先生,你竟然要對他們下此毒手?」

「林先生不愧是有天爺撐腰啊,這是一點都不把我們十大家族放在眼裏了啊!」

劉天佐上來就扣了一個大帽子,拿出十大家族來壓林漠。

琳琳則是一愣,她沒想到,劉天佐這樣的大人物,竟然認識林漠?

林漠笑了笑,徑直走到劉天佐面前,突然一巴掌甩在劉天佐臉上。

四周眾人都懵了,誰也沒想到,林漠竟然這麼大膽。

尤其琳琳,她眼珠子都瞪圓了,腦袋裏只有一個念頭:這是個愣頭青啊!

「找死!」

劉家主身邊一個老者怒斥一聲,猛地沖向林漠。

林漠也不廢話,跟這老者過了三招,便抓住破綻,直接一個貼山靠,將這老者撞飛出去。

劉天佐面色頓變,這老者,是他的貼身保鏢,實力高強。

沒想到,在林漠面前,連三招都沒能撐過去,林漠的實力,也太恐怖了吧?

眼看身後眾人就要動手,劉天佐連忙揮手,示意他們停下。

真要打起來,他這邊人數雖然多,但未必能把林漠怎麼樣。

相反,林漠如果想殺他,他可就跑不了了!

劉天佐摸了摸臉,冷聲道:「林先生,你這一巴掌,打得可是整個十大家族啊!」

林漠冷笑:「是嗎?」

「那你兒子做的這些傷天害理的事,也是十大家族一起做的?」

劉天佐:「我不知道你說什麼!」

「我兒子沒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

林漠揚了揚手裏那幾張紙:「你兒子的手下,已經把他做的事,全部寫在這裏了。」

「這些東西,不知道十大家族看到之後,會是什麼感想!」 下了飛機之後,西陽市這邊早有人負責接待宮青魚等人。

宮家乃是首富家族,生意遍佈全國各地,西陽市自然也有產業。

「宮小姐!車和酒店已經準備好了。」

剛下飛機,一個西裝革履戴着金絲框眼鏡的胖子,便滿臉堆笑迎了上來。

胖子身後還站着一群在冷風中瑟瑟發抖的子公司高管。

雖然很冷,但能見到總公司大小姐一面,給這位大小姐留點眼緣,就算凍一夜也是值得的。

「讓他們都散了吧,我們休息一晚上,明早就要離開了。」

宮青魚掃了他們一眼,絲毫不領情,隨意地揮了揮手。

這種場景,作為宮家大小姐,宮青魚見得多了。

無論她到了哪座城市,只要那座城市的子公司領導知道了,總要擺出這麼一番陣仗來。

她早就習以為常,近乎無感了。

「宮大小姐,他們得知您要來,特意在這兒等了您好幾個小時了,要不我給您介紹介紹?」

胖子有些不死心。

「我說了,不用了,你聽不懂?」

宮家只有兩個女兒,小女兒才剛畢業,大女兒宮青魚早些年就開始逐漸接手家族生意。

陪在父親身邊,宮青魚早已養出了上位者不怒而威的氣勢。

雖然她的語氣很平淡,但胖子卻瞬間嚇得冷汗直冒。

「是是是,我這就讓他們離開!」

胖子忙轉過身,沖着寒風中聳肩顫抖等待的高管們大聲道:「行了,大小姐仁慈,看你們太冷了,讓你們趕緊回去休息,趕快散了吧!」

眾人雖然有些惋惜,但大小姐的話誰敢違背,當即作鳥獸散。

「大小姐,我是咱們宮氏集團位於西陽市的貿易子公司負責人董浩星,您喊我董胖子就成。」

董胖子咧嘴道:「您一路舟車勞頓,看要不要吃點什麼?」

在董胖子看來,宮青魚對飲食肯定特別講究,宮家的私人飛機上肯定準備了特別合她口味的東西,西陽市的飯菜還真未必能入她法眼。

畢竟西陽市靠近西南邊境,民風淳樸彪悍,食物也沒有內陸地帶那麼精細,大小姐未必願意吃。

只是聽到問話,宮青魚卻頓了頓,道:「多準備些飯菜,機組人員也還沒有吃飯。」

飛機上確實準備了合宮青魚胃口的東西,只是兩個機長被毒死,飛機上的東西誰還敢吃?

「是是是!」

雖然宮青魚的回答有些出乎預料,但董胖子還是立馬興奮地去安排了。

在他看來,只要能多為大小姐辦一件事,那麼自己在大小姐心中的印象就越深刻。

只要大小姐對他滿意,那麼他調離這鳥不拉屎的西南邊境,還不是一句話的事兒?

在這天高皇帝遠的西南邊境,他已經賺夠了油水了。

只是小小的西陽市,享受來享受去也就那點兒東西,他想要去魔都享受十里洋場,想要去帝都和皮膚細膩的頂級名媛們推杯換盞……

「大小姐,這邊請。」

讓酒店着手安排飲食后,董胖子便領着宮青魚等人離開了機場,坐上早已準備好的平治S系轎車,向西陽市最好的一家四星級酒店趕去。

西陽市不比內地大城市,為了保證大小姐的安全,董胖子已經將整個四星級酒店給包了下來,所有通道口都設立了安保人員。

所以當宮青魚等人來到酒店餐廳的時候,餐廳所有工作人員都已聚齊,只為他們這一桌人服務!

「有沒有包間?我和陳先生、廖先生有要事相談。」

「有的有的!」

聽到宮青魚的命令,董胖子連忙指揮大堂經理快去安排。

不多時,宮青魚三人已經跟着大堂經理來到了一個裝飾雅緻的包間。

「先上飯菜吧。」

落座后,宮青魚吩咐了一句,便沒再說話了。

直到飯菜全部上完,宮青魚才繼續吩咐道:「董胖子,沒有我的吩咐,任何人不準再進包廂,明白嗎?」

「是,您放心,保證蒼蠅也飛不進來!」

董胖子立馬諂媚一笑,關上了門,房間里只剩下宮青魚、陳天龍和手持長條布袋的廖先生了。

宮青魚看了廖先生和陳天龍一眼,沉聲道:「兩位,此行事關我妹妹的生命安全,所以我先說一下我的計劃,有什麼問題請兩位補充。」

…… ,

[]

結果,幾秒后,溫靳真的把他最後那張底牌翻開了,如那兩人所料,這張牌,也是差得不能再差。

「哈哈哈哈……簡,你又輸了,這次要給我們一人一塊油田了!」那兩人當場就開心的大笑起來。

德克:「……」

「不要急啊,遊戲還沒有結束呢,我現在確實是輸了,但是我很快就可以讓你們看到我是贏了的。」

溫靳不疾不徐,那雙十分漂亮的修長手指忽的拿起面前那些牌后,也不知道他是怎麼做的,只看到他掌心在上面一抹。

立刻,那牌面就變了!

居然變成了同一花色的順子!

怎麼會這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