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佳見眼袁子英又要慘遭蹂躪,趕緊跳下驢車,跑到憷的身邊,抱著她的一條胳膊,陪笑道:「憷姐姐,我看就算了吧,你看子英都這麼慘了!」

憷轉過頭來,看了艾佳一眼,說道:「剛才你還拿我當凳子坐……」

艾佳心中一驚,趕緊退後兩步,說道:「哦,算了,當我沒說!」,說著,吐吐舌頭,心說子英啊,你可別怪我沒義氣啊,憷太凶哩!我打不過她呀!

袁子英側著耳朵聽著腳步聲,知道是憷走過來了。但這會兒他縱使是想跑,也沒有那個能力了。渾身上下一點力氣都沒有。到了現在,袁子英也不怕了,反正憷最多把老子折磨一下,哼哼,等以後找到機會了,一定要盡數的還上來。

憷走到袁子英的身邊,伸腳踢了踢他的腦袋,冷冷地說道:「小子,現在知道怕了吧?」

袁子英呵呵一笑,說道:「你厲害,我怕了你了!」

憷點點頭,蹲下身來,說道:「我還從來沒有被別人弄得這麼慘過,這都是你逼我的!我知道你現在一定很不服氣,不過沒關係,只要我把這口氣出了,咱們就算扯平了。你如果以後還想要報復回來的話,哼哼,我等著你!現在,你就準備再痛一回吧!」

袁子英沒有想到,憷口中所說的「再痛一回」居然是這麼的痛。她也沒用別的,只是使用了只要是女人都用的招數——掐!很快,一陣如同殺豬般的慘嚎聲響起……。

這個月在裝修房子,今天才把網線拉好,從今天起,可以正常的恢復更新了。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青伯將袁子英等人送到甜水堡就離開了。(讀看網)

此時的袁子英正躺在甜水堡鎮醫院的病床上,一邊發出輕微的嚎叫,一邊微張著雙眼偷偷打量著正坐在床邊的艾佳和憷。

艾佳時不時的站起來,升長著脖子往門口張望著,嘴裡焦急的嘟噥道:「怎麼回事哩?醫生咋還不來哩?」

憷心中暗笑,趁著艾佳轉過頭的一瞬間,狠狠的在袁子英的大腿上掐了一把。暗想,這傢伙肋骨都斷了兩根居然還不老實,竟然敢偷窺我!袁子英「嗯」了一聲,緊咬著嘴唇,伸出一隻手來在憷的手背上快速摸了一把,又閃電般的縮回手去。

憷心中一驚,慌忙抽回手來,小心翼翼的看了艾佳一眼,見對方並沒有發現兩人的小動作,一顆提到了喉嚨的小心肝才慢慢的落回了肚子去。想到這可惡的傢伙,憷忍不住狠狠的剜了他一眼,又氣呼呼的將頭扭到一邊去。

袁子英心裡笑了,小妞,別看你厲害,還不是一樣載在老子手裡過?你的手,你的腳老子可都是摸過的。

憷心中雖然萬分惱恨,卻偏偏一點辦法都沒有。在來的路上,艾佳可是警告過她了的,如果她再敢跟袁子英過不去的話,可別怪自己翻臉不認人了。憷雖然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卻有點害怕有點柔弱的小艾佳。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艾佳忙跑到門邊去一看,頓時喜出望外,只見大用領著一個中年醫行過來了。她趕緊讓到一邊,說道:「謝天謝地,你總算來了哩!」

中年醫生三十齣頭的樣子,穿著白大掛,國字臉上架著副黑框眼鏡,面色微黑,梳著偏分頭,看起來給人一種儒雅的氣質。(.dukAnkan.讀看網更新我們速度第一)醫生對著屋中的艾佳和憷點了點頭,便快速走到床邊,仔細的查看了袁子英身上的傷痕,看到那觸目驚心的青紫之色,忍不住皺眉道:「這是誰下的手,怎麼這麼狠?也不知道骨頭斷了沒有,這樣吧,先去拍個X光。對了,你們報警了沒有?」,說著,對大用道:「你先去把錢交了,我馬上安排人拍片。」

「好的!」大用說完,便捂著嘴走了出去。

站在一邊的憷聞言忍不住臉上一黑,上上下下的打量了這個中年醫生一眼,正思考著是不是要給他一腳呢,卻沒想到中年醫生說完話,也轉身走了。

無處發泄的憷憤憤的捏了捏拳頭,不甘心的抿了抿嘴唇,這才作罷。

袁子英心中暗笑,難得看到憷吃憋的時候啊!哼哼,小妞,等哥哥身上的傷好了,看我怎麼收拾你!正得意的幻想著,一個圓臉的年輕護士走過來了,大聲說道:「你們扶著病人到X光室來一下!」。

「哎!」艾佳應了一聲,走到床邊和憷一起扶著袁子英下了床,隨著圓臉護士一起來到了X光室。

等拍完了片子,中年醫生疑惑的看著手中的X光片,又抬頭看了憷一眼,皺眉道:「你不是說病人有兩根肋骨斷了嗎?」

憷沒好氣的說道:「是啊!我打的,我當然知道了!」

中年醫生搖搖頭,又點點頭,說道:「據X光片看來,病人渾身上下的骨頭完好無損。身上只有一些皮外傷而已。一會兒打一針消炎針,再吃點化淤消腫的葯吃了,三天之後應該就能恢復如初了!」

聽了中年醫生的話,憷不由得大吃了一驚,她下的手她自己可是清楚得很。袁子英左肋的兩根肋骨可是她以重手法打斷的,當時那清脆的骨裂聲都聽得清清楚楚。可是這個中年醫生怎麼說袁子英的肋骨沒有斷呢?

「你這個庸醫!」憷冷冷的瞥了中年醫生一眼,一把將他手中的X光片搶了過來仔細的看著上面的影像。要知道憷可是國家局的特工,這些東西也是要學的。從光片上看,袁子英肋骨確實沒有斷,完好無損!

「這,這怎麼可能?」憷傻傻的盯著這份X光片,過了時晌,才疑惑的說道:「我說,你們是不是把片子拿錯了?」

中年醫生早就對這個兇巴巴的女人不爽了,聞言冷哼了一聲,說道:「這一周之內做X光的就只有袁子英一個,你說我會不會拿錯了片子?」

憷徹底無話可說了。

艾佳驚喜地看著袁子英,笑嘻嘻地道:「喲喲,子英你居然還裝病哩!」

袁子英嘿嘿一笑,聳了聳肩,揚了揚頭,說道:「本來想騙憷一點醫藥費的,這下好了,騙不到了!」

憷氣呼呼的扔下手中的X光片子,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喂喂,你別走啊!我的精神損失費你還沒說要給多少呢!」袁子英大聲的笑著說道。

剛剛走到門口的憷卻是停住了,只見兩名身著警服的警察將她攔住了。中年醫生指著憷,說道:「就是她,這個女人是兇手!」

「啊?」袁子英和艾佳徹底呆住,繼而一起捧腹大笑了起來。

「你涉嫌故意傷害他人人身安全,請跟我們到派出所一趟!」其中一名警察嚴厲的對著憷說道。

憷心中那個氣呀,真是恨不得一巴掌將面前的兩個警察給扇飛。她回過頭來恨恨的盯著中年醫生,冷冷地道:「多事!」

「喲,看你人長得人模狗樣的,怎麼說話這麼難聽呢?」那名警察不高興了,對身邊的同事道:「把她帶走!」

我人模狗樣的?憷心中的怒火騰的一聲就竄起來了,她猛地伸出手來對著那名警察就是一記響亮的耳光!

「啪!」清脆的響聲響徹整個樓道,所有的人都愣住了。中年醫生感覺到背後發毛了,這個女人,這個女人怎麼這麼強悍啊,連警察都敢打?

「你,你敢襲警?」另一名警察怒了,從后腰間摸出一隻手銬來,便對著憷的手腕扣了過去。

憷冷笑一聲,一把將其奪了過來,那名警察還沒有搞明白是怎麼回事呢,就發現自己的手腕上帶了一副銀手鐲。

憷的手上不知何時拿出了一個紅色的小本本,在兩名警察眼前一晃,冷冷的說道:「國安局辦事,你們也敢管?」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先前被憷打了一記耳光的警察惡狠狠的盯著憷,冷笑道:「這年頭的騙子太多了,居然敢騙到咱們警察的頭上!不許動,老實點!」,說著,一支手槍已經抵住了憷的額頭。(.dukankan.請記住我們的網址讀看網)

「呃……」憷一愣,沒有想到這個警察居然敢拿槍指著自己的頭。但是馬上,憷就怒了!雙眼一挑,冷冷的注視著那名警察,寒聲道:「我數三聲,如果不拿開你的槍,否則,後果自負!」

看著憷那陰冷的目光,那名警察心中一驚,好可怕的眼神!那銳利得如同刀子一般的目光彷彿能刺透人的內心似的,使得他後背上的冷汗唰的一聲就冒出來了。如果是在平時的話,這名警察自然不會將一個女人放在眼裡。可是剛才憷反銬自己同伴的那一手,使得警察意識到這名女子的不簡單,肯定是久經訓練過的,而且從她出手的速度來看,必定是個高手!

一名普通的女人在面對著手槍指頭的情況下還能鎮定到這個份上,這是一般人能夠做得到的嗎?心中一思量,這名警察不由得暗暗叫起苦來,難道她真的是國家局的特工嗎?

「二。。。」憷冷冷的說出這個二字的時候,那名警察暗嘆了一聲,把手槍收了回去。其實,在他剛才心思轉動間,憷已經把那個「三」字說出口了。如果非得要等到對方把三數完,估計自己會很慘。

憷嘴角一挑,眼裡的笑意一閃而逝,點頭道:「算你識相!帶著你的人馬上離開這裡!」

警察苦笑一聲,說道:「實在不好意思,我想我們可能是真的搞錯了!」,說著,有意無意的看了看一邊的中年醫生,嘴唇動了幾下,意思是說:老黃,你可把哥哥我害慘了,晚上你必須得請我喝酒!

黃醫生聳聳肩,做了一個無辜的動作,不過,他卻是輕輕的點了點頭。(讀看網)

警察帶著同伴走出樓道口的時候,那名被銬著的警察苦著臉道:「濤哥,快幫我把手銬解開,今天真是丟死人了!」

「解開?我可沒那麼大的本事,龐海,走,咱們到鎮上去找鐵匠鋪子,用鎚子砸開吧!」名叫濤哥的警察無奈的看了同伴手腕上的手銬一眼,在手銬的鎖孔位置,已經看不清原來的樣子了,上下合縫連成了一片,顯然,憷在瞬間銬住他的時候,用指力將銬子的鎖孔捏扁了。

「我靠,不是吧?去找鐵匠開手銬?」龐海瞪大著眼睛。

濤哥指了指他手上的銬子,忍著笑意,說道:「你自己先看清楚了再說!」

「我x,她還是不是人啊?」……

看到兩名警察走了,憷輕咳一聲,慢條斯理的走到中年醫生的面前。醫生心中一驚,慌忙退開幾步,驚聲道:「你,你要幹嘛?你可別亂來?」

憷的強悍,醫生可是見識過了的,連警察都敢打,更別說自己了!

憷歪著頭看了醫生一眼,直接從他身邊走過。

醫生擦了擦額頭,暗道:「還好,還好,這個女人還不算太壞!」。

袁子英看著走過來的憷,笑道:「你強,你厲害!」,看著憷那越來越冰冷的眼神,袁子英趕緊改口道:「對了,咱們什麼時候離開這裡?」

「不急!等你身上的傷好了再走,你就在這兒給我乖乖的休息吧!」憷說完這一句,轉身便走,走到門邊的時候,又突然轉過頭來,說道:「我出去轉轉!」

袁子英聳聳肩,做出一副隨你怎麼樣的樣子。艾佳看著憷這回是真的走了出去,緊繃的神情才徹底鬆懈了下來。剛才憷的表現實在是嚇壞她了,連警察都敢打,這種行為在小艾佳的心中無凝是極為不對的。

黃醫生呵呵一笑,說道:「我去開點葯,回頭我會讓人送過來的,你好好休息吧!」,說著,看了袁子英和艾佳一眼,這才摸著額頭走了出去。

看著黃醫生那副提心弔膽的樣子,袁子英艾佳二人不約而同的笑了起來。

「對了,子英,你想吃點什麼,我給你買來?」艾佳坐在袁子英的床頭,微笑著看他,關心的問道:「要不要我買點水果來吃?」

袁子英嘿嘿一笑,順手捉住艾佳的小手,不懷好意的說道:「我現在嘛,就想吃我的好老婆,怎麼樣?」

「呸,你這個大色狼!」艾佳急忙抽回手來,往門口看了看,見那裡沒有什麼人經過,才伸出手來拍了拍胸口,嗔怪地道:「這裡是醫院呢,你可不能亂來哩!要是被人家看到了,那多難為情啊!」

袁子英神秘一笑,渾不在意的說道:「艾姐,難道你還不知道我的本事嗎?別說是人了,就是一隻蚊子從門口飛過我都能發現得了,來吧我的小乖乖!」,說著,一把將艾佳拉在了懷裡。艾佳嚶嚀一聲,頓時覺得渾身上下的力氣都被抽幹了似的,整個身子都撲到了袁子英的懷中。

頓時,一對火熱的唇緊緊的吻在了一起。過了許久,「吁!」艾佳輕輕從袁子英的懷中掙脫開來,咬著唇小聲說道:「壞蛋,就知道欺負人家!」

看著嬌艷欲滴的艾佳,袁子英心中頓時充滿了無限的滿足感。像艾佳這種柔情可人的江南美女在津南那種地方實在是太少見了,雖然已經跟她發生了最親密的關係,可是每一次跟艾佳親熱,艾佳就像是第一次一樣,充滿了生澀。尤其是她那欲拒還欲的羞態更是能撩撥男人心底那最原始的,這使得袁子英發了瘋般的迷戀上了艾佳,她的害羞,她的靦腆,她的溫柔,她的多情,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麼的迷人。

艾佳見袁子英一臉壞笑的望著她,頓時覺得不好意思起來,紅著臉啐道:「看什麼哩?有什麼好看的?」

「好看,永遠都看不夠!」袁子英色色一笑,上上下下的打量著艾佳。

「不許你看!」艾佳心中一慌,忙轉過頭去,不過,心中卻是如同吃了蜜一樣甜,袁子英對她的喜歡,對她的愛意,她如何看不出來?只是,她本來就是一個容易害羞的女孩子。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在甜水堡休息兩天後,袁子英,艾佳和憷三人決定再次出發了。(請記住讀看網.dukankAn.)

坐上開往新疆的火車,一路飛馳向著西北方向而去。如果是在以前的話,艾佳說不定會興奮得不得了,但此時的她卻是乖乖的躺在床上,蒙著被子呼呼大睡著。這是一間軟卧的小包廂,除了他們三個外,還有一個三十來歲的中年漢子。不過此時的他並不在包廂裡面。

袁子英趴在床上正在無聊的看著一本,這時候憷突然開口了,說道:「過了哈密,就快要到吐魯番了,我們是要到哪兒下車?」

袁子英隨意的說道:「就在吐魯番下車吧!」

憷點了點頭,便不再說話了!

這時候車廂的廣播響了起來,提示旅客們吐魯番快到了。憷將艾佳叫醒過來。畢竟在火車上是很難睡得死死的,被憷一叫,艾佳就起來了。

三人將行禮物品整理了一下,隨著列車的緩緩進站,跟著人們下了車。沿著車站的通道出了站口,袁子英讓兩女在這兒等著,跑去買了三瓶礦泉水過來。

「啊,這就是吐魯番啊?」艾佳有些失望的看著這個邊沿小鎮,皺眉說道:「這也太小了吧?葡萄溝呢?」

袁子英也是愕然,笑著說道:「是啊?這就是傳說中的吐魯番?有沒有搞錯?」

這時候旁邊一位和他們一起下車的老人笑道:「沒有錯!這裡確實是吐魯番,不過,你們所說的吐魯番還不在這裡,這兒只是後來臨時修築的一個站台。(更新最快.dukankan.讀看網)要去葡萄溝的話,去前面的客運站坐車。」

艾佳輕輕扯了扯袁子英的衣袖,小聲嘻笑道:「子英,這位老爺子的聲音好奇怪哩,像是普通話,又不像!」

「這是新疆普通話!」沒想到那位六十多歲的老爺子耳朵還很靈,聞言笑道:「新疆人都這麼說,你們三個是第一次來新疆吧?呵呵,準備在這裡轉車嗎?」

袁子英聳聳肩,說道:「老爺子,我們三個是出來旅遊的,就想來新疆逛一逛。」

「這樣啊!」老人點了點頭,抬腕看了看錶,說道:「如果是要旅遊的話,那新疆好玩的地方可多了,光是這吐魯番就有很多,像你們所熟知的葡萄溝,火焰山等等。第一次來新疆,可一定要嘗嘗新疆的特色——烤肉!」

艾佳聞言不禁眼前一亮,別看她平時是個弱弱的女孩子,可是個十足的讒貓,走到哪兒那基本上是吃到哪兒。她一把抓著袁子英的胳膊,笑嘻嘻地道:「子英,走,咱們去吃烤肉去!」

袁子英往四處望了望,苦笑道:「這裡好像沒有看到有賣烤肉的吧?」

老人點頭說道:「這裡只是一個小站,當然沒有烤肉賣,要想吃的話,喏,看到沒有,去那個客運站坐車,隨便到一個小城市裡去都是有的賣的。」,說著,看了看錶,笑道:「我要走了!」,對著袁子英等人微微一點頭,提著行禮包便朝著客運站走去。

「子英,現在怎麼辦?我們去哪?」艾佳擰開礦泉水蓋子喝了一口,問身邊的袁子英。

袁子英嘿嘿一笑,朝著那位老人呶了呶嘴,笑道:「反正沒地方可去,我們就跟著他吧!」

憷是沒有意見的,艾佳當然一切都聽袁子英的。

來到客運站的時候,袁子英雙眼一掃售票窗前那一排排陌生的地理名,努力的用心一一對照著。說實話,現在袁子英還沒有確定那個地方倒底在哪兒,但是方位是可以確定的。當他的目光掃過庫車,和田,喀什的時候,突然眼前一亮,兩隻眼睛牢牢的鎖定住了那三個字「庫爾勒」!

「對,應該就在這個方位!」袁子英不禁笑了起來,低聲對艾佳和憷說了一句:你們在這兒等著,我去買票。便向售票窗口擠了過去。

先前在站台上碰到的那個老人卻是悠閑的站在一邊,他看到袁子英也來排隊了,便笑呵呵的湊了過來,問道:「小夥子,你們要去庫爾勒嗎?」

「是啊,老爺子,你去哪呢?」袁子英其實早就發現了老人的身影,不過卻沒有主動的去打招呼。

影后的通關攻略 老人點了點頭,笑道:「和你一樣,我也去庫爾勒!」,正說著,一個青年男子快步的從售票窗口邊上走了過來,當他看到老人和一個陌生的男子隨意的閑聊的時候,眉頭不可擦的一皺,但即即又舒展開來。

「讓讓,讓讓!」青年男子走到老人身邊,輕聲道:「馮老,票已經買好了!」

老人點點頭,卻沒有多說什麼,反而對袁子英說道:「我到後面的廣場上去等車,快去買票吧,如果票賣完了,你們可趕不上這一班車了。」

袁子英道了一聲謝,目送著老人和那名青年男子離開。在他第一眼看到這名青年男子的時候,袁子英就有一種感覺,這個青年男子絕對不是普通人。呵呵,真是沒有想到啊,在這個小地方居然都能碰到高手,有意思,有意思!

搖搖頭,袁子英一步步的朝前挪去。

好不容易買齊了三張票,時間已經過去了大半個小時了。然而很不巧的是,袁子英他們果然被輪到了下一班,恰好與老人錯過。

對這個結果,袁子英也沒有辦法,本來還想找一個稍微熟點的人帶下路的,這下只能另找其他人了。

回到艾佳和憷的身邊,袁子英說道:「還有兩個小時才有車,現在咱們出去轉轉吧!」

「沒興趣,你自己去轉吧!是吧,佳佳?」憷頭也不回的說道。

「得,算我沒說!」袁子英聳聳肩,挨著艾佳的身邊坐了下來,問道:「要不要吃點東西?我去買來?」

「不餓!」憷回答的很乾脆!

艾佳只是抿嘴兒一個勁的笑,袁子英沒好氣的說道:「我又沒有問你!艾姐,想吃點什麼?我去買?」

憷回過頭來狠狠的剜了袁子英一眼,便不再理會他了。

「那行,你們在這裡坐著,我去外面賣點東西!」袁子英將車票往錢夾中一塞,趁勢站起來,朝著外面走去。

高朝即將到來!貓撲中文 (貓撲中文)等待的時間是慢長的,好在兩個小時的時間又不算太長。(請記住讀看網的網址.Dukankan.)到下午三點半的時候,車站的廣播開始響了起來,袁子英三人有序的跟著一大群人朝著後面的停車場走去。他們將要在那裡剩上直達庫爾勒的班車。

在前排的位置坐好,艾佳靠著車窗,袁子英先把行禮放在行禮架上,正要坐下來。沒想到憷一屁股就先把位置搶了,她隨手一指左邊靠著過道的那個位置,說道:「這個位置我佔用了!」。

袁子英翻翻白眼,暗罵了一聲,卻又不好理會,畢竟,車上這麼多人,男人嘛,還是要風度的不是?只是對這個憷,他已經很不滿了。

隨著剩客們陸陸續續的上了車,發車的時間已到了。

車子經過緩慢的加速,朝著出口的方向行去。袁子英身邊坐著一個維族青年,年紀在二十歲左右。袁子英看了他一眼,那個維族青年也看了袁子英一眼,然後友好的點了點頭,便拿出手機來,自顧自的打起了電話,當然,維語袁子英是聽不懂的,只聽到他在那裡嘰嘰嘎嘎的說得很起勁,袁子英只能是無奈苦笑了。

反正也沒事做,先睡個覺吧!袁子英將眼睛閉上,做出一副閉目養神狀。沒想到過了一會兒,旁邊的維族青年輕輕的碰了碰他的手臂,用生硬的普通話說道:「哎朋友,去庫爾勒的嗎?」

「是的,我就是去庫爾勒的!」袁子英睜開眼睛來,微笑著回答道。(請記住讀看網.dukankAn.)

「哦!你有朋友在那邊嗎?聽你的口音,應該是從口裡來的吧?」維族青年點了點頭繼續說道:「從吐魯番到庫爾勒差不多要走九個多小時,時間慢慢的過。」,他普通話說得不太好,而且也不太流暢,把時間還長說成了「時間慢慢的過」了。

「口裡?口裡是哪裡?」袁子英一愣,他還真不知道口裡是什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