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希

在艾希15歲的時候,她的母親因為指揮一場魯莽的襲擊而被殺。突然被帶入領袖角色,艾希作出了一個艱難的決定:她會遵循童年時的願景而不是尋求復仇。她強烈反對部族人民進行報復,宣稱現在時機已到,應該把血債置於一邊來維持長遠的和平。她的一些戰士質疑她是否適合統治他們,他們隨即密謀叛亂來殺害這位年輕的領袖。

刺客們在艾希的一次日常打獵中行動,但他們的計劃卻被一隻巨鷹所發出的警告吼聲所中止。艾希回頭看到她的子民執劍接近。寡不敵眾的她驚慌的逃竄了數小時。她發現自己身處於未知領域的深處,她的武器也在追逐中遺失。當她再次聽到巨鷹的吼叫時,艾希將信念託付給了這隻陌生的生物並跟隨它來到一塊空地。在這她發現鳥兒棲身於石堆上——這是一個古老的被埋葬的弗雷爾卓德石冢。在最後看了她一眼后,巨鷹大叫了一聲后飛走。接近石冢后,艾希感到呼吸變得冰冷,一股不尋常的寒意刺骨。石冢頂部的石頭刻著單一的符文:阿瓦羅薩。

刺客們闖入了這塊空地。艾希舉起石冢上的符文之石防身,這也暴露了一些隱藏在底部的東西:一把由寒冰雕琢而成的華麗之弓。她抓住冰弓,冰霜滲入手指引發的疼痛讓她大叫,冰弓也從它的安歇之地被扯開。寒意從武器流向艾希,也喚醒了一直伴隨著她的巨大能力。

阿瓦羅薩

阿瓦羅薩(2張)

艾希轉身面向刺客們。她本能的拉滿弓弦,意志的寒冰之箭形於嚴寒凝於空氣。冰霜之箭併發,艾希也終結了這場暴亂。她小心翼翼地將石頭放回原處,致謝於阿瓦羅薩給她的禮物,然後返程回家。艾希的子民馬上認出了她手中的傳奇武器來自於弗雷爾卓德上古女王的祝福。

伴隨著阿瓦羅薩的冰弓和她和平統一的願景,艾希的部族迅速膨脹,成為了弗雷爾卓德之最。現在他們被譽為阿瓦羅薩,他們的聯合秉承著一個信仰:一個統一的弗雷爾卓德將再次成為一個偉大的國家。

「一個部族,一個民族,一個弗雷爾卓德。」——艾希[3]

蠻族之王——泰達米爾

被他那無拘無束的怒火和憤懣所激勵,泰達米爾在凍原上闖出了一片天地,通過挑戰弗雷爾卓德土地之上最偉大的戰士們,泰達米爾逐漸掌握並精通了戰鬥的藝術。這個永遠怒氣沖沖的蠻族人四處尋找曾經殘忍屠殺他的族人的人,尋求復仇。他會不計一切代價剪除擋在他和他的最終復仇之間的人。

在環境嚴酷寒冷無比的弗雷爾卓德艱難的生存著,年輕的泰達米爾和他的人民和其他部落長年征戰,就為了那不多的資源。有一場戰役永久的改變了他的人生:遊騎兵在深夜中闖進了泰達米爾的村落,儘管村子中的戰士們成功的抵禦了第一場進攻,他們沒有為隨之而來的一個黑暗生物的襲擊做好準備。他揮舞著一把冷血的、有生命的長劍,用他那超自然的法術,激起了入侵者們瘋狂的ShaLuYuang。泰達米爾的村落在幾分鐘內就被擊垮了。對抗這樣一個神秘的生物,他們毫無勝算,泰達米爾已經準備好了赴死。那個黑暗生物重創他,傷口足以致命。

泰達米爾

泰達米爾

泰達米爾眼睜睜的看著生命的失去,他的家園在一夕之間化為烏有。幾乎沒有一個活口——只有奄奄一息的族人的痛苦的哀嚎。由於無法戰勝死亡的力量,泰達米爾放棄了和怒氣的鬥爭。他的血液沸騰了,他的怒火開始掌控了他的頭腦,消耗著他的必死的境況。泰達米爾逐漸站了起來——幾乎無法握住手裡的劍——但還是努力振作,想要和那黑暗生物決一死戰。但那個黑暗生物不但沒有舉起武器,反而在消失在陰影中之前,給了泰達米爾一個瞭然的笑容。這是這個蠻族人最後一次看到他的宿敵。

有人搶劫了他的家園和人民,泰達米爾在弗雷爾卓德飄蕩了好多年,發誓要成為復仇的殘忍利器。他訪問了凍原上所有荒涼的地方,和他們的戰士們搏鬥。直到這片土地之上再也沒有人能夠打敗他。在這一過程中,他掌握了所有的蠻族的戰鬥的藝術,也將他的怒氣鍛造成能夠收放自如的武器。長劍在手,心中有火,蠻王踏上了永無止盡的尋求復仇之路。

「怒火就是我的武器。」——泰達米爾[4]

雪人騎士——努努

有時,友誼的羈絆甚至要比血緣的羈絆更強。當一個無畏的男孩和一個可怕的雪人通過友誼連接到一起時,這個羈絆就會變成一股不容小覷的力量。在被賦予馴化這頭可怕怪獸的責任時,其他人會用鎖鏈,而努努用的是友誼。現在,努努和他壯碩的朋友威朗普已經成了一對形影不離的拍檔。通過雪人的神秘力量,這對拍檔將青春活力與野蠻力量結合在一起,共同克服那些對於任何雙人組合來說無法逾越的障礙。

努努對於他的雙親,以及加入隱居的冰霜守衛部族之前的時光,僅有一些模糊的記憶。努努在監護人中從來都不受歡迎。他的漫遊欲和同情心總讓他與部族長老們鬧不愉快,並且這個男孩經常會夢見那些遠離冰霜守衛城堡陰影的地方。有的時候,他不止做夢而已,讓他的監護人們苦不堪言。在努努成為部族的馴獸師的學徒,並因照料他韁繩下的生物而受到指控時,這個現象就更加明顯了。

冰霜守衛保留著一支由弗雷爾卓德的野生動物所組成的獸群供他們驅使,但這些收藏品中最為獨特的就是雪人:一種罕見的生物,擁有神秘特質和原生蠻力。馴獸師教導努努,只喂一點點素食,經常用鞭子抽,就可以讓那些兇惡的野獸變得溫順,但更多時候,努努會精心照料這個生物,並越發了解到,雪人並不是兇猛的怪獸。

當他看到他的新朋友威朗普長得越來越瘦、越來越虛時,努努開始偷偷把肉末餵給這個雪人,希望能讓他恢復元氣。日子一天天過去,威朗普變得強壯了,並且沒有一絲野性——這與馴獸師的要求截然相反。努努希望能讓馴獸師相信,雪人並不危險,但事情往往出人意料。下次努努來為威朗普投遞食物時,他發現雪人的籠子被打破了,籠子里只留下一張雪人用來辭別的粗糙圖畫。努努毫不猶豫地衝進荒野,去尋找他的朋友。

當努努最終追上威朗普時,他發現這個雪人被馴獸師和一旁的冰霜守衛戰士們給逼在角落裡。努努怕馴獸師傷害他的朋友,因此撲到雪人和馴獸師的鞭子之間,但殘忍的馴獸師不會停手。當狂怒的馴獸師再次舉起他的鞭子時,雪人也在一股非同尋常的暴怒下膨脹起來。即使被虐待了這麼多次,它也沒有擔心過自己,但這個男孩,展示了他的友善,並最終打動了它的

心。雪人開始發狂,並讓馴獸師血灑雪地。

出於對威朗普的暴怒的恐懼,剩餘的冰霜守衛逃跑了。努努意識到,已經再無回頭路可走。他朝著雪人大吼,讓它在其他人來殺它前趕緊逃命,但雪人拒絕離開這個年輕的男孩。在他面前有兩個選擇,要麼和他僅有的朋友一起流亡,要麼在冰霜守衛的囚禁中度過餘生。而努努選擇了那條唯一靠譜的路。努努跳到強大的雪人背後,和雪人一起開始他的偉大逃亡。這對搭檔從呆了許久的城堡那裡,向Yeai世界踏出了他們的第一步。

「我和威朗普有一整個世界可以探.索呢。別擋道!」——努努[5]

酒桶——古加拉斯

對古拉加斯而言,喝酒,是唯一一件比戰鬥還要重要的事。他對酒勁更強的麥酒有著難以抑制的渴求。在這

種渴求的驅使下,他不斷尋找著酒勁最強、最不尋常的原料來進行蒸餾。這個行事衝動、難以預測的吵鬧酒徒,最喜歡的活動就是砸酒桶和砸腦袋。拜他那古怪的酒水和喜怒無常的脾氣所賜,和古拉加斯一起喝酒永遠是一個危險的提議。

古拉加斯對佳釀有著矢志不渝的愛,但他巨大的體格總是阻止他進入那種飄飄欲仙的醉酒狀態。某個晚上,當古拉加斯喝空所有酒桶還意猶未盡時,他突然被一個靈感而不是高腳凳給擊中了:為什麼不親自釀造一些讓他能真正喝醉的酒呢?隨後,他立下誓言,一定要創造出終極麥酒。

這個追求,最終將古拉加斯帶到了弗雷爾卓德。在那裡,他為了追求配方上最為純凈的極地之水而涉入了未被探.索過的冰封荒原。古拉加斯在一場紮實的暴風雪中迷失了方向時,卻偶然發現了一個宏偉的嚎哭深淵。在那裡,他找到了它:一塊完美無暇、前所未見的碎冰。這塊永不溶化的碎冰,不但可以用難以置信的能力來浸染他庫存的麥酒,而且也有個非常方便的副作用——它能將釀造出來的ye體以最佳飲用溫度進行冷凍。

在他新釀ye體的魔力下,古拉加斯開始朝著人類聚集地進發,渴望與人分享他辛勤釀製的發酵水果。命運弄人,古拉加斯朦朧的雙眼所看到的第一個集會,將改變弗雷爾卓德的未來。在兩個部族之間正在討論與艾希組成同盟之時,他把這次討論弄成了一次有著惡化趨勢的談判。儘管艾希對這個打破緊張局勢的小插曲表示歡迎,但另一些戰士們對這個入侵者表示憤怒,並朝這個醉醺醺的獃子投以最惡劣的辱罵。出於天性,古拉加斯用一記老練的頭槌還以顏色,引發了一次只有在弗雷爾卓德傳說里才出現過的鬥毆。

當這次大型互毆中倒下的人們終於醒過來時,艾希建議用一次友好的暢飲來代替戰爭。隨著他們的火氣在酒沫中熄滅,這兩個曾在戰爭邊緣的部族,因為對古拉加斯佳釀的共同愛好,而團結在一起。儘管這次衝突已經平息,古拉加斯成了英雄,但他仍然沒有達成酩酊大醉的夢想。所以,他再一次啟程前往冰原,去尋找釀造符文大陸極品美酒的原料。

「這一杯肯定能讓你好受的!」——古拉加斯

冰晶鳳凰——艾尼維亞

艾尼維亞是至寒凜冬里的生物,是寒冰魔法的神秘化身,也是弗雷爾卓德的上古守護者。她指引著這塊土地上的所有能量與憤怒,召喚冰雪和寒風用以對付那些傷害她家園的人。她是一個善良而神秘的生物,無論生存,死亡還是重生,艾尼維亞不眠不休,保護弗雷爾卓德是她永恆的使命。

艾尼維亞的存在就和弗雷爾卓德無盡的冰霜一樣久遠。早在人類踏足這片永凍之土前,她便在此經歷了無數次的生命與死亡。她永恆循環的開始和結束總是預示著巨大的改變,從怒吼風暴的平息到冰河世紀的興衰。傳說當冰晶鳳凰死亡的時候,一個時代將會終結;而當她重生之時,全新時代將會開啟。

儘管艾尼維亞的過去已在記憶中變得模糊,但她卻知曉自己的使命:她必須不惜一切代價保護弗雷爾卓德。

在最近的一次重生中,艾尼維亞目睹了強大且團結的人類部族的崛起。她如人類興盛般驕傲地保護著他們的土地,但這樣的團結並不會永存。這個偉大的部族分裂成三塊,巨變之後,艾尼維亞看著弗雷

爾卓德的人民深陷於戰火之中。儘管她儘力平息這一場分裂家園的混亂,她也開始覺察到一個更大的威脅:一個古老的惡魔正逐漸在這塊大地上紮根。更讓她害怕的是,她感覺到純凈的冰雪魔法開始黑化和腐敗。就像水源之中滲入了鮮血,黑暗蔓延進了弗雷爾卓德。她的命運和這塊土地的力量緊密相連,她深知如果這個惡魔在她的家園紮根,同樣的黑暗也會找到進入她心靈的方法。她不再能夠擔當一個純粹的守護者——冰晶鳳凰必須行動起來。

艾尼維亞很快就尋找到了寒冰射手——艾希作為盟友。艾希也認為只有團結統一才是結束弗雷爾卓德無盡紛爭的辦法,艾尼維亞幫助艾希成為了部族的首領。現在,地平線的戰爭一觸即發,艾尼維亞已經準備好為了和平而戰,但她也知道宿命中她不可避免的事實。終有一天,惡魔會從寒冰中崛起,而它必須將之摧毀——無論付出何種代價。

「我是暴雪之怒,寒風之噬,極冰之寒。我就是弗雷爾卓德。」——艾尼維亞[6]

雷霆咆哮——沃利貝爾

弗雷爾卓德的無情北壁是熊人族的家園,這個兇猛好戰的種族在這塊凍土之上已經經歷了上千年的洗禮。他們的首領是一位暴怒的敵手,他可以召喚閃電的力量擊打敵人,以使其畏懼:他就是沃利貝爾,他既是個戰士也是個謎團,致力於守護上古傳統和部族裡的戰士精神。

為了尋求智慧,沃利貝爾涉險攀登熊人族的神聖之峰,那是一座永遠籠罩著閃電漩渦的山峰。傳說風暴之眼將揭示預言,暴風雨則會標記部族中下一位偉大的領袖。在沃利貝爾登上山頂后,他被一道不尋常的閃電擊中。當這位薩滿蘇醒時,他預見了一個可怕的景象:弗雷爾卓德被絕對的黑暗吞噬殆盡。沃利貝爾看見了觸不及防而自鳴得意的熊人族被一個可怕的寒冰生物所屠殺。片刻間,他意識到如果不為戰爭做好準備,他們將被滅族。

沃利貝爾衝下山坡想敘述他所看到的景象,但三個熊人族阻擋了他的道路——他們就是三巨頭。得知他會結束這延綿的和平后,他們拒絕聽取沃利貝爾的警告並要求他保持緘默。沃利貝爾要麼聽取建議,要麼選擇一死。但沃利貝爾果斷且堅定的發誓道,熊人族的生死存亡全憑他帶來的消息,於是一場與三巨頭的

殘酷決戰打響。這場可怕的戰鬥開始了,就在沃利貝爾要被對手擊敗之際,他召喚了雷電漩渦的力量。原始的閃電之力隨即被釋放,他的雷霆一擊將三者擊倒。震驚之後,三巨頭看到了熊人族的領袖標誌:神聖的風暴之力。

在認識到預言的支配地位后,三巨頭任命沃利貝爾為熊人族的新領袖。他的影響力迅速且決絕:他將部族從自滿中喚醒,復興了部族老練的戰鬥傳統。他和瑟庄妮聯盟,並一起對抗即將到來的惡魔。隨著時間的推移,部族變得精幹和兇猛,再次成為了傳說中令人生畏的戰士。沃利貝爾和熊人族已經為冰冷的地平線上若隱若現的黑暗來臨做好了準備。

「沒有戰爭,熊人族不會領悟和平。」——沃利貝爾[7]

凜冬之怒——瑟庄妮

瑟庄妮自小就習慣於苦難,崇尚於殘暴。

在其他人屈從於弗雷爾卓德的艱難險阻之時,她卻視之為磨練,直到痛苦成為力量,飢餓成為鼓勵,冰霜化身淘汰弱者的盟友。通過考驗,她學會了要想在永冬之中成長,就必須變得冷酷無情。在瑟庄妮眼中,她的追隨者們要麼擁有忍耐的勇氣,要麼擁有赴死的權利。一旦她征服了弗雷爾卓德,她知道倖存者們便會建立一個讓人畏懼國度。

還是孩子的時候,這位凜冬之爪的領袖就目睹了部族的人民在緩慢減少。寒冷與飢餓帶走了大部分人。她是所有兄弟姐妹中唯一活過十歲的人,也讓瑟庄妮知道了最終她也會在痛苦之中死去。絕望之際,她向部族的巫師尋求解答。但預言家並未預言瑟庄妮的死亡。相反,她卻告訴瑟庄妮總有一天會征服並將弗雷爾卓德分裂的部族統一。

天命堅定了她的信念,她逼迫自己變得極端,以殺死任何違背她意志的人們。她走進暴風雪中,寒風刺進她的RouTi,她卻不攜帶任何食物和皮毛裹身進行訓練。她逐個擊敗了部族中最強的戰士,直至將他們踩在腳下。當她承擔起部族的領導權時,瑟庄妮命令戰士們以她的方式進行訓練。在她的管束下,部族的人民也變得史無前例的強大。

最後,一項和平的提議-而不是戰爭的舉措-開啟了瑟庄妮的征服之路。冬日的第一天,艾希

部族的大使們以阿瓦羅薩的穀物作為禮物來到了瑟庄妮的營地。艾希意圖明確:如果瑟庄妮可以與她聯合,凜冬之爪的人民將永不挨餓。對瑟庄妮來說,這份禮物卻是一種侮辱。在艾希的部族中,她看到的男女,無論輕蔑溫和,都寧可耕種而不戰鬥。她對他們有著絕對的蔑視。

瑟庄妮集合了她的人民並將穀物燒毀。她宣稱艾希慈善舉動帶來的只有軟弱。她還將大使們的補給全數奪走,並讓他們回去報信:凜冬之爪會向阿瓦羅薩證明,只有最強者才配生存在弗雷爾卓德。穀物在他們身後燃燒,瑟庄妮隨即帶著她的軍隊出征,開始了隨後無數場給其他人帶來痛苦征戰的第一戰。

「我造之以寒冰,形之以風雪,固之以寒冷。」——瑟庄妮[8]

狂戰士——奧拉夫

大多數人會說,死亡是一件可怕的事情;這些人中肯定沒有奧拉夫。這個狂戰士只為戰爭的怒吼和鋼鐵的交鳴而活。對榮譽的渴求和無名之死的虛無詛咒驅使著奧拉夫,讓他一往無前地投入每一場戰鬥。奧拉夫聽從他血脈深處的嗜血Yuang的擺布,並且他只有在鬼門關外拼殺時才真正活著。

洛克法是一塊沿海半島,位於弗雷爾卓德最為荒蠻的地區當中。在那裡,怒火是唯一一種能讓凍僵的骨頭變暖的火焰,血液是唯一一種能夠自由流動的ye體,並且沒有什麼事情,能比變老、變弱和被遺忘更加糟糕的了。奧拉夫曾是一名洛克法的戰士,不缺過人榮耀,也不吝與人分享。某個傍晚,當他和族人在一個剛被夷平的村莊的餘燼里大吹大擂時,一名年長的戰士對奧拉夫的吹牛產生了厭倦。這名老戰士用激將法,讓奧拉夫去卜一卦,看看他的命運是否符合他的沾沾自喜。這個挑戰給奧拉夫壯了膽。他嘲弄了那個年長的戰士,然後將已死野獸的肘骨投出,好預測他的死亡是否能達到榮譽的巔峰。在族人們閱讀預言時,所有歡笑都匯聚在了一起:根據卦象,奧拉夫會很長壽,並且一生都波瀾不驚。

感到憤怒的奧拉夫衝進了夜幕中,並決定通過找到並殺死洛克法可怕的怪獸,冰霜之蛇,來證明預言是錯誤的。這頭怪獸已經在它漫長的生命里吞吃了數以千計的人類和艦船之類的東西,並且對於所有戰士來說,只要想迎來生命的終點,都會去挑戰這頭怪獸。當奧拉夫讓自己衝進它陰暗的胃部時,他的意識陷入了黑化狀態。刺骨的冰水將他從黑暗中喚醒,而他的旁邊漂浮著那頭野獸滿是傷痕的屍體。雖然很有挫敗感,但奧拉夫沒有死心,而是再次啟程,前去獵殺每一頭帶有利爪和尖牙的傳奇生物,並希望下一場戰鬥能成為他的在最後一戰。每當他朝著夢寐以求的死亡進行猛衝時,都會受到狂暴之血的拯救,並把他帶出死亡的邊緣。

奧拉夫斷定,沒有什麼野獸能夠讓他死得符合戰士的身份。他的解決方法是,去挑戰弗雷爾卓德里最為可怕的部族:凜冬之爪。瑟庄妮被奧拉夫隻身挑戰她的戰團的行為給逗樂了,但他的膽大妄為不會為他贏得任何憐憫之舉。她讓手下發起衝鋒,並且準備為擊倒奧拉夫的戰士們記功。但他們一個接一個地倒下了,然後奧拉夫再次在嗜血Yuang中迷失了自己,毫不費勁地砍出一條通向凜冬之爪首領的血路。瑟庄妮搖動冰川,而儘管奧拉夫看上去不可阻擋,瑟庄妮仍然與他戰到筋疲力盡。當他們陷入僵局時,瑟庄妮的怒視穿透了奧拉夫的狂戰陰霾,而在此之前沒有任何武器能做到這點。他的狂暴消退了,而瑟庄妮終於可以對他提出建議:瑟庄妮發誓,她能帶奧拉夫找到屬於他的榮耀之死,但條件是,他和他的斧子要為她的征服之旅出力。從那時起,奧拉夫鄭重宣告,他會將遺產刻入弗雷爾卓德。

「當你們見到自己的祖先時,別忘了告訴他們,是奧拉夫送你們去的。」——奧拉夫[9]

獸靈行者——烏迪爾

烏迪爾不只是一個人而已;他體內承載著四個原始獸靈的不羈能量。在與這些獸靈的野性進行心靈感應時,烏迪爾可以駕馭它們獨特的力量:猛虎為他提供速度和兇猛,靈龜為他提供韌勁,巨熊為他提供蠻力,而鳳凰為他提供它的永燃烈焰。結合它們的能量,烏迪爾就能擊退那些妄圖危害自然秩序的人。

在弗雷爾卓德里,有一支獨特的族群在那些蠻荒之地的文明之外生活著。他們是自然界的監護人:獸靈行者。據說,一旦有小孩誕生於血紅之月下,那麼這個小孩就會生活在靈體世界和人類世界之間。這個小孩會被帶到獸靈行者那裡,來延續他們的薩滿教義。烏迪爾曾經是這樣的小孩,並且甚至在他學會先祖的語言之前,就聽懂了冰原狼的咆哮。通過獸靈行者,烏迪爾終於聽懂了靈體們在呼喚著什麼,並且開始維持自然的平衡。獸靈行者經常告訴烏迪爾,還有更多考驗在等著他。這些考驗的數量,比他之前經歷的那些還要多得多。因為弗雷爾卓德的靈體們變得越來越焦躁不安了,儘管這個現象的原因尚未查明。

烏迪爾

烏迪爾

在嚴冬時,答案浮現了。烏迪爾和靈魂行者被一個可怕的人物給襲擊了,這個人物的名字只在那些受過驚嚇的人之間輕聲相傳:冰霜女巫。靈魂行者知道這個男孩會被她的邪惡魔法給輕鬆制服,因此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保護這個孩子免收冰霜女巫的襲擊。飽受悲痛折磨的烏迪爾開始怒吼,同時感到弗雷爾卓德在和他一起怒吼。在那個瞬間,這個孩子擁抱了獸靈的野性,並且自己也變成了野獸。在和它們的不羈能量一起追逐時,烏迪爾的怒吼讓山頂也為之震動,並引發了一場猛烈的雪崩。當烏迪爾最終從冰雪裡脫身時,冰霜女巫早已不見蹤影。

數年裡,北部的部族們學會了迴避這個野人,並且不要踏入他的領地。後來有一天,烏迪爾聞到了一個膽大包天的入侵者的氣味。他決定在領地里抓到這個入侵者,並在小心翼翼的準備后對那個陌生人發起了攻擊。這個野人的一次又一次地沖向那個入侵者,但每次都是無功而返。在戰到脫力並被擊敗后,烏迪爾覺得自己的怒意消退了,於是嘶啞著嗓子對陌生人笨拙地說了句「誰」。李青原本是來尋找靈魂行者的指導,卻找到了一個迷失了方向的人。盲僧承諾,他會糾正烏迪爾的道路,並指引他前往一個寺院。那個寺院被四個擁有強大能量和智慧的永恆獸靈所保護著。在那裡,烏迪爾將找到調和之道。

在烏迪爾欠了艾歐尼亞人很多人情。這個人情債,雖然從來沒人讓他還,但是他最終報答的恩情,要遠遠多於前者。在諾克薩斯的軍隊入侵,蠻橫的諾克薩斯士兵壓迫和平的艾歐尼亞人時,烏迪爾並沒有袖手旁觀——他還沒有忘記野獸的作戰方式。烏迪爾跳進諾克薩斯軍隊中,帶著如同出籠猛虎一般的野性,讓入侵者們對這個荒野心生恐懼。在樹林里,他的無情利爪將諾克薩斯人碎屍萬段;在河岸上,他的無窮蠻力讓諾克薩斯人浮屍如洪,在曠野上,他的燎原野火把諾克薩斯人吞噬殆盡。只有當諾克薩斯人夾著尾巴逃跑后,烏迪爾的怒火才漸漸平息。

和平,重回艾歐尼亞,但烏迪爾仍然感覺到有些東西在攪動著他的內心。弗雷爾卓德的靈體們在呼喚著他,並警告他,從寒冰里出現了一個不尋常的惡魔。烏迪爾知道,冰霜女巫,才是他的故鄉的真正威脅:她只是先驅者,尾隨她而來的,是一個即將席捲整個大陸的更為強大的黑暗力量。在神廟的強大獸靈們的跟隨下,烏迪爾回到了弗雷爾卓德,想要守護這個自然世界,確保它的平衡不會被任何勢力擾亂。

「通過我,自然的意志終將達成。」——烏迪爾[10]

冰霜女巫——麗桑卓

麗桑卓的魔法將純凈的冰霜之力扭曲為某種黑暗而可怕的東西。伴隨著她的黑色冰霜之力,她不僅凍結敵人,還能將他們刺穿並粉碎。對於北部飽受恐嚇的居民來說,她只是被稱為「冰霜女巫」。但事實卻更為兇險:麗桑卓是個本質上的墮落之人,她陰謀釋放能力將世界轉變成冰河世紀。

數個世紀以前,麗桑卓以返還能力為目的背叛了她的部族並向被稱為「冰霜守望者」的邪惡生物投誠。那也是溫暖的血液在她靜脈中流淌的最後一天。伴隨著她墮落的部族和守望者的力量,她像一場可怕的暴風雪般掃蕩著這塊大陸。隨著她的帝國擴張,世界變得越來越寒冷,這塊大陸在冰霜中窒息。當守望者們被上古英雄擊敗之後,麗桑卓並未失去信念併發誓要讓世界準備好他們的回歸。

麗桑卓努力在世界上清除一切有關於守望者的知識。利用魔法保持人形,她偽裝成許多的先知和長者。世代變遷,她重寫了弗雷爾卓德的故事,因此人民留下的歷史也得以改變。如今支離破碎的守望者故事被重述為童謠。不過這些欺騙並不足夠——麗桑卓還需要一支軍隊。

她將視野伸向了冰霜守衛部族的貴族。麗桑卓深知腐化冰霜守衛需要幾個世紀的時間,因此她開始了她最偉大的欺騙。她謀殺並偷取了冰霜守衛領袖身份的證明。然後她開始緩慢的扭曲部族們引以為傲的傳統。

當她的人類形態開始變老,她偽造自己的死亡並謀殺後繼者,之後再次偷取其身份證明。每一代的冰霜守衛都變得更為孤立,殘忍和扭曲。時至今日,世界上的人民仍然認為他們是對抗像冰霜守衛這種邪惡生物的和平貴族。事實上,他們現在服從於女巫並渴望著守望者的光榮回歸。

麗桑卓知道到了那天,所有國家將會滅亡,世界將重生為冰霜。

「閉上眼睛,讓寒冷將你奪去。」——麗桑卓[11]

巨魔之王——特朗德爾

特朗德爾是一個粗鄙且狡猾的巨魔,性格非常頑劣。沒有什麼東西,是他不能打到認輸並屈服於他的意志的,甚至就連寒冰本身也是。帶著他的巨大、冰冷的棒子,他讓敵人從心底感到寒冷,並且用鋸齒狀的冰碎片刺穿他們。在強烈的領土欲的支配下,他會追殺任何蠢到進入他領

地的人,並在他們血濺冰原時嘲笑他們。

特朗德爾的兵團曾經跟隨過一個愚蠢、懦弱的酋長。在如此弱的領袖手下,特朗德爾擔心他和他的族人淪為分佈在冰原上的其他巨魔部族的獵物。

當他對酋長的挑戰以屈辱收場后,特朗德爾做了一些不太像巨魔的事情:他沒有依靠拳頭,而是求助於智慧。通過在他多毛的雙腳上的思考,他編織著一個誇張的故事。這個故事講的是,老的巨魔領袖聲稱,他們所用的強力武器是他們統治權的象徵。

雖然他的這個故事是現編的,特朗德爾還是賭咒發誓,如果他可以找到或者偷來一件這樣的武器,他就能成為兵團的合法領袖。巨魔們相信了他,但沒有人認為他有完成如此挑戰的能力。愚蠢的酋長知道這個自負的巨魔會死不罷休,於是同意了,而特朗德爾則告別了熟悉的歡笑聲。

特朗德爾

孤獨但無畏的特朗德爾冒險進入令人畏懼的冰霜女巫的幽魅國度。在那裡,隱藏在很多古老和危險的秘密。他希望能從中找到一個武器來證明他精心編造的故事。

他依靠過人的力氣勝過了冰霜女巫的守衛們,並且依靠過人的智慧破除了她的暗黑魔法陷阱,但他沒有撿到什麼東西,能配得上他對族人們所描述的那種威力。終於,他找到了一個意料之外的戰利品:一個巨大、有魔力、用永不消融的極冰所鑄的棒子。

握著這個武器,他對遍行於全身的寒冷能量感到驚奇。但隨後,憤怒的冰霜女巫親自現身了。她召喚了她的暗黑魔法,特朗德爾相信他已經死到臨頭了,但他突然靈機一動。帶著狡猾的笑容,他向冰霜女巫提供了一個狡猾的建議:他告訴她,一支巨魔的軍隊,將會比一具巨魔的屍體更有用……

當特朗德爾回到戰團時,他的巨魔同胞們都對著他的戰利品鞠躬。他稱呼他的武器為「碎骨棒」,他花了一些時間來享受酋長臉上的震驚,然後將它砸扁。在奪取領導權后,特朗德爾宣布,不再有酋長了——只有應受所有巨魔跪拜的巨魔之王。巨魔們集結在他們傲慢的新領袖身後,並且為即將到來的戰爭做準備。隨著特朗德爾的帶頭衝鋒,巨魔的時代終於到來了。[12]

「不能力取的,就智取;不能智取的,就力取。」——特朗德爾

飛盧b.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 暗裔劍魔——亞托克斯。

「亞托克斯為一名傳奇的勇士,是名為暗裔的遠古種族中碩果僅存的五名成員之一。他手持著那厚實的巨刃,優雅而從容地切開軍勢,並以一種魅惑人心的姿態佇立其中。伴隨著一個又一個敵人倒下,亞托克斯那貌似蘊含生機的巨劍暢飲著敵人的鮮血,不僅強化他自身,同時也助長了他那既殘酷又優雅的屠殺行為。

最早有關亞托克斯的傳說幾乎與信史一樣古老。它講述了一場關於兩造強大陣營的戰爭,分別是護**與法王眾。隨著時間的推移,法王眾獲得一系列壓倒性的勝利,將他們的死敵逼到了破滅的邊緣。在最後的交鋒那天,護**發現自己寡不敵眾,精疲力竭且兵甲損殆,他們只能力戰而敗。

正當希望盡喪之時,亞托克斯出現在護**的行伍之間,只說了幾句話,敦促士兵們應戰鬥到最後一刻。他的存在激勵了絕望的戰士們。起初護**只能敬畏地望著這位無名英雄獨自撕裂敵軍,他的身形與刀刃統合有致,宛若渾然一體。隨後士兵們發現自己也湧現了戰鬥的渴望,跟隨著亞托克斯投入一次又一次的戰鬥,每次戰鬥的狂熱都賦予他們十倍的力量,直到他們贏得最不可能的勝利為止。

亞托克斯在戰鬥后悄然消失,但護**新生的狂熱則否。這場出乎意料的勝場引領他們邁向更多的勝利,直至他們光榮返鄉。他們的同胞稱讚他們是英雄,然而儘管他們守護了自己的民族免於毀滅,黑暗卻徘徊在每個戰士的心中。有些東西已經不復過往了。隨著時間過去,他們關於戰爭的回憶漸漸褪色,被替換成近似啟示般的記憶:士兵們只記得他們那英勇的行為,卻遺忘了事實上他們也親手施展了殘酷的暴行。

類似的傳說出現在許多文化的神話中。如果這些事迹都是可信的話,亞托克斯的存在影響了歷史中許多最重要的戰役。即便這些故事往往記載著他是一名黑暗時代的救世主,亞托克斯真正遺留下來的可能是一個充滿衝突與紛爭的世界。[2]

戰者,或為榮耀,或為讚頌。然此皆僅為戰所存也。——亞托克斯」

齊天大聖——孫悟空

「在符文戰爭的混沌時代,大量的符文石遺落在廣袤的瘟疫叢林中。它們經世百年無人問津,散發的靈氣被叢林的生物所吸收,使他們變得分外的機警敏捷。一群尊奉著石頭的猴子也因此而變得不同一般,他們的首領——一位智者——相信他可以利用神石的能量而使部族中的猴子獲得永生。他舉行了一個精心準備的儀式,但是事情的結果卻並不如他所預料。符文石被毀壞了,它並沒有給猴子們帶來永生,它帶來的是空,一隻體內蘊藏著符文石強大能量的猴子。他自誕生起就追逐著不凡與偉大,打遍了瘟疫叢林中所有強大的野獸與怪物,尋找著每一個能與其匹敵的對手,直到沒人能與他一戰。空向智者來尋求建議,才知道北方無毛猴子的傳說:他們智勇兼備,世界都在他們的掌控之中。

空一路北行,想知道這個傳說是否屬實。他穿越南部廢墟和超級堡壘,在路上遇到了正在冥想的易大師。空問他北方最強的戰士是誰,而易大師告訴了他英雄聯盟的事情。他的話語讓空心神嚮往,如果那個地方可以讓他與世界上最強的戰士一比高下,簡直與天堂無異。空讓易引薦他到英雄聯盟,並告訴他人類的言行規範,以此來成為一名合格的聯盟英雄;作為回報,他將通過無極之道來成為符文大陸上有史以來最強大的戰士,易大師必將名垂青史。易很賞識空的熱忱,他同意了,但是條件是空必須將無極之道傳承下去。同時,易還給了空一個新名字「悟空「,考慮到他的天賦異稟,易贈給他一把趁手的兵器——多蘭年輕時製作的棍棒,曠世無匹的神器。在易的引導之下,悟空加入了英雄聯盟,向這個世界展示無極之道真正的威力,以及證明他的天下無雙。

「我戰故我在。「——悟空」

蠻族之王——泰達米爾

「被他那無拘無束的怒火和憤怒所激勵,泰達米爾在凍原上闖出了一片天地,通過挑戰弗雷爾卓德土地之上最偉大的戰士們,泰達米爾逐漸掌握並精通了戰鬥的藝術。這個永遠怒氣沖沖的蠻族人四處尋找曾經殘忍屠殺他的族人的人,尋求復仇。他會不計一切代價剪除擋在他和他的最終復仇之間的人。

在環境嚴酷寒冷無比的弗雷爾卓德艱難的生存著,年輕的和泰達米爾他的人民和其他部落長年征戰,就為了那不多的資源。有一場戰役永久的改變了他的人生:遊騎兵在深夜中闖進了泰達米爾的村落,儘管村子中的戰士們成功的抵禦了第一場進攻,他們沒有為隨之而來的一個黑暗生物的襲擊做好準備。他揮舞著一把冷血的、有生命的長劍,用他那超自然的法術,激起了入侵者們瘋狂的殺戮**。泰達米爾的村落在幾分鐘內就被擊垮了。對抗這樣一個神秘的生物,他們毫無勝算,泰達米爾已經準備好了赴死。那個黑暗生物重重的撞擊了一下他,就繼續殺戮去了。

泰達米爾眼睜睜的看著生命的失去,他的家園在一夕之間化為烏有。幾乎沒有任何東西留下——只有奄奄一息的族人的痛苦的哀嚎。不能向死亡投降,泰達米爾滿腔怒氣。他的血液在沸騰,他的怒火開始掌控了他的頭腦,消除了他的死亡。泰達米爾逐漸站了起來——勉強的握住手裡的刀——但還是努力振作,想要和那黑暗生物決一死戰。但那個黑暗生物不但沒有舉起武器,反而在消失在陰影中之前,給了泰達米爾一個瞭然的笑容。這是這個蠻族人最後一次看到他的宿敵。

有人搶劫了他的家園和人民,泰達米爾在弗雷爾卓德飄蕩了好多年,發誓要將自己打造成一個復仇的殘忍利器。他訪問了凍原上所有荒涼的地方,和他們的戰士們搏鬥。直到這片土地之上再也沒有人能夠打敗他。在這一過程中,他掌握了所有的蠻族的戰鬥的藝術,也將他的怒氣鍛造成能夠收放自如的武器。那個曾經將他所知的生活摧毀的人,如今成為了他永恆的復仇任務。

「怒氣,即是我的武器。」——蠻族之王」

他的武器背景:「德瑪西亞先皇派出最英勇的一隊戰士,前往死靈沙漠深處的無盡之泉,為的是得到世界上最強大的武器。在付出巨大代價之後,他們成功了。但是卻懊惱的發現整個德瑪西亞沒有一個人可以使用這件絕世的武器。無盡之刃就像是一道深淵一般笑納任何能量的注入卻沒有任何反映。無盡之刃傳到嘉文三世的時候,德瑪西亞人從佛雷爾卓德的特使口中得知了蠻族之王上位,並且蠻王擁有對巨劍與生俱來的稟異天賦。正因為如此,蠻族之王上位時嘉文為他準備了無盡之刃作為禮物。其實德瑪西亞人是有私心的。。他們得知只有蠻族之王那無盡的怒火才能馴服倔強的無盡之刃,而擁有無盡之刃這絕世至寶的蠻王就會有絕對壓倒性的實力統一佛雷爾卓德。於是他們便企圖與蠻王交好,不惜贈送無價之寶,為的是日後佛雷爾卓德統一之後可以從北方長驅直入威脅諾克薩斯脆弱的北方邊境。但是嘉文三世的算盤似乎落空。蠻王擁有了絕對優勢的實力后,卻並沒有統一北方大陸的打算。」

諾克薩斯之手——德萊厄斯

「提到諾克薩斯力量的象徵,沒有人能比德萊厄斯這名城邦中最讓人畏懼和久經沙場的戰士更加適合了。自幼失去雙親的德萊厄斯,為了讓他自己和弟弟活下去,不得不進行戰鬥。到他加入軍隊的時候,他已經練就出了如同身經百戰的老練士兵一般的力氣和紀律性。德萊厄斯決心的首次真正考驗,出現在一次對抗德瑪西亞的決定性戰鬥中。那裡的諾克薩斯軍隊疲憊不堪,且數量處於劣勢。德萊厄斯的長官下令,讓他的部隊撤退,但德萊厄斯拒絕接受如此怯懦的行為。德萊厄斯脫離編隊,大步邁向長官,並用手中的巨斧削掉了這個膽小鬼的腦袋。既惶恐不已又備受鼓舞的士兵們跟著德萊厄斯衝進了戰鬥,並用難以置信的力氣與熱情進行戰鬥。在一場艱苦漫長的戰鬥之後,他們終於迎來了勝利的曙光。

德萊厄斯從這次勝利中獲取了動力,並帶領著現有的勇猛且忠誠的部隊參加了一個對抗德瑪西亞的毀滅性戰役。在戰場上證明了他的實力之後,德萊厄斯將他的目光轉向了故鄉。他看到了一個千瘡百孔的諾克薩斯,貪得無厭、洋洋自得的貴族們耗盡了城邦的國力。為了讓他的祖國重振雄風,德萊厄斯毅然決定親自重塑諾克薩斯的領導階層。他一旦發現尸位素餐、虛有其表的傀儡權貴,就會用暴力手段將他們從權位上移除。大部分人將德萊厄斯的清洗行動看成是篡權的一種嘗試,但他對王位有著一個截然不同的計劃。他曾經懷著強烈的興趣目睹了傑里柯·斯維因的崛起。在斯維因身上,德萊厄斯看到了一個有著帶領諾克薩斯通向榮耀的頭腦與決心的領袖。德萊厄斯,正在為了將整個城邦團結在一起,從而讓諾克薩斯展現真正實力的願景而奮鬥不已。

「團結一致的諾克薩斯能夠掌控整個世界——而且理應如此。」——德萊厄斯」

榮耀行刑官——德萊文

「不同於他的兄長德萊厄斯,戰場上的勝利對德萊文來說是絕對不夠的。他熱切渴望著人們的承認,喝彩,以及榮耀。他先是在諾克薩斯軍隊里尋求成名的機會,可他的戲劇天資卻被嚴重埋沒。帶著能與世界分享「德萊文」這個大名的渴望,他將注意力轉移到了監獄體系。在那裡,他將枯燥無味的例行公事轉變成了一個前所未見的奇特景觀,並由此獲得了夢寐以求的名氣。

在德萊文首次行刑的時候,他下令讓死刑犯逃命。此舉震驚了在場的旁觀者們。正當死刑犯剛要從視野里消失時,德萊文用一記無可挑剔的飛斧結果了他。很快,德萊文的所有行刑都變成了一個考驗,一個諾克薩斯的囚犯們為了最後的一線生機而奔跑的考驗。他把這個考驗當做他的個人舞台,並且將行刑轉變成了一種主流的娛樂方式。他鼓動觀眾們陷入狂熱狀態,與此同時,走投無路的囚犯們瘋了似地想要逃離他。可他們從來沒有成功過。德萊文對諾克薩斯行刑官的那套莊嚴肅穆的黑色制服非常抵制,他披上了一套醒目的服飾,並開發出了一些浮華的標誌性步伐來彰顯他自己。人群們聚集在一起,觀看德萊文行刑,並且有關他的傑作的故事也在飛速散播著。隨著他人氣的增長,他早已膨脹的自負也變本加厲。他應該屬於萬眾矚目的中心——英雄聯盟。在很久之前,他的野心就不滿足於僅僅在諾克薩斯揚名了。德萊文的光榮事迹,應該展示給全世界!這就是他所作出的決定。

「’做到最牛’就是我所訂下的每日標準,不管到哪兒都是。」——德萊文。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