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是單純如此,她又怎麼會託夢警示黃老先生呢。

女鬼又沉默了一陣,似乎情緒起伏很大。

“黃正德,有私心。他一邊想擁有啓修的人脈和資源,一邊又想讓他的兒子繼承黃氏珠寶。他想要讓啓修儘快去世……”

對於這樣的真相,秦陽似乎一點也不意外。 外人不知道黃啓修和黃正德之間的關係究竟如何。只是知道他們是師徒,是外人看來親如父子的一老一少。

就在晚飯的時候,在秦陽他們看來,也是如此的。

但人嘛,什麼都幹得出來。就算是把你撿來帶在身邊,一點一點養大的孩子,你把所有技能、家產都給了他,還是會出現一些意料之外的事情。

黃正德一方面想要兒子繼承這個偌大的企業,一方面又覺得這麼做會導致業內對他指指點點。畢竟黃啓修雖然待他親如父子,在其他人包括他眼裏,終究是黃老先生把家產轉讓給了一個外人。

而他若是留給自己的兒子,難免會有一些聲音出現。

可他又確實捨不得放下這筆財產。

於是,他把腦筋動到了黃啓修這個善待他一輩子的師父身上。

女鬼似乎很瞭解黃正德:“……他從來沒把啓修當自己的親人看。從來不知道,在啓修心中,他就是他的兒子。無論他想把企業留給誰,啓修都不會有意見。”

秦陽聽着這些,舉手提出疑問:“所以,黃正德跟黃啓修究竟有沒有血緣關係?”

這個疑問不是突然出現的,而是秦陽在給黃老先生看面相的時候,發現他並不是無子的面相。他好像是有孩子的。

聽到他這個提問,女鬼也是一怔,最終緩緩點頭:“是……”

一旁的蘇婭很意外地睜了睜眼睛。

“如果是兒子的話,爲什麼不認呢?”

女鬼低下頭,有些惆悵地看着地面。

“因爲……他的身份不光彩。”

黃啓修當年下鄉,受不了管事人三天兩頭對他的侮辱和針對,把他打了一頓之後就逃走了。

他逃到了女鬼的老家那邊。

那個時候,女鬼還是個模樣俊俏的大姑娘。可她是童養媳,再過一陣就是要正式過門給一個村裏二傻的。黃啓修當時逃得狼狽,好幾天沒飯吃了,被她好心收留。在發現了她的境遇之後,他說要帶着她跑。

但是女鬼當時也沒什麼見識,膽子小,也跟黃啓修還不熟,不敢完全相信他,怕是剛出狼窩又進虎穴。

黃啓修對這個清秀又可愛的姑娘一見鍾情,於是大着膽子,留了下來,成爲了當地的一個幫工。

他住下來之後才知道,這附近有豐富的玉礦,而且二傻的父親就是當地有名的玉手。只要是他看過說可以的石頭,切出來沒有不是好玉的。

二傻的父親只有這麼一個孩子,之後就因爲戰亂傷了根,沒法再造人。因此再怎麼嫌棄二傻,他還是把他當兒子養着。但是他的手藝不能就這麼失傳了。

正好黃啓修當時出現,爲人也熱心,也肯幹活,腦子也聰明。二傻的父親就看中了他,把畢生經驗都傳授給了他。

當二傻的婚事成了以後,他父親就讓黃啓修發誓,要善用玉手,不得過貪,不得作惡。最終,把最後的祕密告訴了黃啓修。

原來,這位父親之所以能練就玉手,自信滿滿,除了自身的經驗和本事之外,還有一個依靠。

那是一塊血玉。

當時的黃啓修也已經對玉石瞭解不少,卻也從未見過如此血玉。老人家說,他當年發現這塊血玉從天而降,砸到地上,一點沒碎,而且天然便是這個古怪的模樣——一隻眼球。

他說,他當時拿了這塊血玉之後,很快就發現,他的眼睛彷彿能隱約看透藏有寶玉的石頭。因此,才能得此名聲。

老人家把血玉交給了他,同時提出了一個擔憂。

因爲他發現,當初血玉降落的地方,寸草不生,後來那些土壤、石塊,竟然全部呈現出了玉化的情況。他很擔心,不知道摸了這塊血玉之後,人會如何。

一開始,黃啓修看老人家拿着血玉這麼多年都沒事,沒把這個擔憂放在心裏。

可等他接受血玉後的第二天,傳來了老人家突然去世的噩耗。

等他匆匆趕到的時候,發現老人家的身體,竟然呈現出了明顯的玉化。

他當時就想到,會不會是這塊血玉若是離開了某個地方,那塊地方就會玉化。所以,這麼多年,他沒敢再把這枚血玉從自己身上摘下過。

但很快,他就沒法繼續在那裏生活下去了。

因爲,他心愛的女人懷孕了。

二傻智力有問題,根本不知道如何造人。孩子當然是黃啓修的。

對,他們一直都在私/通。

女人當時很慌張,雖然二傻什麼也不懂,別人也不會懷疑什麼,但孩子要是生下來跟二傻家長得完全不一樣,那事情很快就暴露了。

所以,女人逃走了。

重穿農家種好 黃啓修沒想到她竟然會一聲不吭地離開。雖然他幹了對不起二傻的事情,但二傻的父親畢竟對他有恩,他這邊安置好二傻,那邊找了個藉口離開村子,去外面尋找離家出走的女人。

可是,沒想到的是,女人在出逃過程中,再次遇到了人販子。一拐拐到了新/疆。

等黃啓修到處問人,一點點找到線索追到新/疆之後,已經是幾年之後了。

當年心愛的女人終於再次出現在他面前,卻不再是當初的那個模樣。

她被人糟蹋,被轉手販賣,被家暴,早就一身重病,奄奄一息。

爲了救她,一向低調的黃啓修在那邊賭石,一戰成名,目的卻不是爲了暴富,其實是爲了給她湊醫療費。

而她也告訴他,當年,在人販子手裏的時候,她把那個孩子生下來了。留下最後的線索之後,了卻心願的她撒手人寰,沒能等到黃啓修把她送到大醫院。

黃啓修一向低調,年幼之時父母相敬如賓,最後哪怕是發生了戰亂,也還是生死不離。這對他的愛情觀產生了極大的影響。他用情至深,一生只愛一個人。因此,他後來找到了被人販子賣走,又流離失所成爲孤兒的黃正德,把他留在了自己的身邊,名義上收爲徒弟,其實早就當自己的兒子對待了。

只是因爲不知道該如何向兒子說明他母親的情況,黃老又不願觸景生情,因此沒有告訴黃正德他的身世。

只是沒想到,黃正德卻會走到這一步。 想必到現在,黃老先生也不會把這次的事情往自己的徒弟和管家身上想。

秦陽往後一靠,倒在蘇婭的懷裏,繼續看着蚊帳外面飄着的女鬼。

“那你把我們招來,是希望我們怎麼做?”

是的,通過白天來到這裏發現的種種,秦陽基本可以判斷出,這裏的“古怪”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內容。

除了那個天井處陰氣較重之外,這裏也沒有一點怨氣,相反的,這裏非常安靜、祥和。

眼前的女鬼應該就是依附在那棵槐樹上。或許,她的骨灰就是被黃老先生埋在了那棵樹下。不然,以她這種狀態,是無法在陽間長久滯留的。

女鬼聽到秦陽的話之後,微微擡起頭來,看向他們。

“黃正德雖有害人的意思,但還沒把事情做絕。希望你們可以讓他回頭,不要再錯下去了。”

女鬼說來應該是黃正德的母親,但是對黃正德一口一個全名,似乎並沒有什麼母親的感情。

她應該是看着黃啓修把黃正德找回來,帶在身邊的。看來黃正德確實已經走得明顯歪了,不然也不會被自己的親生母親這樣對待。

秦陽點了點頭。

說說話點醒一下,這沒什麼,反正今天一天下來,他跟黃老先生也相談甚歡。黃老先生的爲人確實可圈可點。要說他對不起誰,這輩子大概唯一對不起的就是他的那個師父,二傻的父親。但他畢竟還是安置好了二傻的後半生,也算可以了。

“那我們來說說你吧。”秦陽把話題一轉,“你是打算一直在他身邊,等他跟你一起走麼?”

女鬼點頭。

秦陽打起了精神坐了起來。

“我跟你說一件事兒,給你個建議。”

女鬼:“什麼?”

“你最好先走一步。我幫你超生了吧?”

聽到這話,女鬼頓時往後退了一段距離,警惕地看着秦陽。

“爲什麼?”

秦陽很接地氣地解釋道:“你這是第一次死,或者說你沒有上輩子的記憶,所以不知道陰間裏的一些事情。是這樣的,你剛死的時候應該是有一張去陰間報道的通行符的對吧?”

女鬼點頭。

“頭七之後,拿着那張符前往鬼門關,就可以去陰間然後輪迴了。但是你這麼多年還停留在陽間,靠着依附在一棵樹裏逃避鬼差的搜查,你知道這是不被陰間規矩允許的麼?”

女鬼聽着,繼續點頭。

“陽間有法律,但是這個法律是人制定的,由人來執行的,往往有很多不公平的事情發生。漏網之魚也是很常見的。但是陰間的規矩,不是鬼制定的,輪迴也不是憑私情的。所以,你違反了陰間的規矩,你就要受到懲罰。”

女鬼不瞭解這些,認真地聽着秦陽的這些話。

“你這輩子應該也沒幹什麼壞事,算起來也挺倒黴。這樣一般死了以後,是可以投胎到一個好人家,安安穩穩過上幸福的一輩子的。但是你現在違反了陰間的規矩,等你到時候等到了黃老先生去世,跟你一起去陰間的時候,他可以拿着他自己那張通行符過鬼門關,你卻沒有,只能靠鬼差把你送進去。鬼差把你送進去肯定得先確認你的身份,知道你違反規矩之後,會在你這輩子的生死簿上寫下你死後的違法記錄。這樣,你跟黃老先生就算一起進了鬼門關,走的也不是同一條道路。這個,你知道嗎?”

女鬼表情有些詫異,顯然是不知道這些。

“那……那怎麼辦?你有什麼辦法麼?”

秦陽搖頭:“我雖然是陰陽師,但我也沒辦法對着整個陰間瞞天過海。頂多頂多,你現在做的這些,我可以幫你跟鬼差說說,勸人從善也算功德一件,稍微功過相抵一點,以後進了鬼門關之後的懲罰也可以少一點。”

女鬼再一次垂下了頭,喃喃自語道:“那我該怎麼辦……”

“我先把你送走啊。”秦陽說道,“你這種情況,不出意外的話,就是去地獄那裏溜達一圈,被處以鞭刑之類的。你肯定也不想看到黃老先生眼睜睜看着你去受苦,不如就先去一步,把苦受完,然後再去投胎。反正黃老先生年紀也挺大的了,你先去領罰一陣子,罰完之後再投胎,你們倆的年紀也差不多,有緣的話說不定還能來一段下輩子的戀愛。”

女鬼動搖了。

“可是……”女鬼似乎有很多話想說,但最終都沒有說出口。

秦陽心情不錯:“你要是有什麼想帶給他的話,我幫你跟他說。你呢,就好好地先去吧,永遠都做一個好人,下輩子投胎還是能投胎到一個好人家的。”

女鬼轉頭,朝着黃老先生睡覺的正房看了看。

“我能再陪他一段時間麼?”

秦陽聳肩:“最好還是先走吧。你陪的時間已經很長了,受罰是很痛苦的。想想黃老先生對你的感情,他應該也不希望你因爲他而遭受更多的痛苦吧。”

女鬼點點頭:“好吧。那……至少讓我看到黃正德不再害他。”

秦陽覺得這個可以有。

第二天一大早,他跟蘇婭就起來早鍛鍊。

原本打算去敲旁邊高子騫和蘇婭那一間的房門,他卻停住了手。

“裏面在幹嘛?”他壓低聲音,問了旁邊的蘇婭。

蘇婭朝裏看了看。

冷情總裁之嬌妻難馴 “摟一塊兒,在睡覺。”她說,“今天凌晨女鬼來的時候,高子騫還沒睡。然後葉薇薇睡相太差,他們倆折騰得挺晚的。”

秦陽壞笑着收回了原本打算敲門的手:“雖然很想看到他們醒來發現彼此摟着的反應,但還是讓他們多休息一會兒吧。”

兩人來到庭院早鍛鍊,卻發現黃老先生也已經起來了。

“黃老先生,您起得真早。”

黃老先生正在庭院中間打太極,看到他們倆,也是一愣,然後笑了起來。

“年紀大了,都這麼早起。倒是你們,你們小兩口怎麼也起這麼早?現在的年輕人不是都不睡到日上三竿不起來的麼?”

秦陽:“我要不是陰陽師,只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生的話,我肯定不早起呀。誰讓我還揹負着咱們華夏陰陽兩道的重責呢。” “關於貴府鬧鬼的事情,我已經瞭解清楚了。”

既然都已經見到了黃老先生,秦陽也就直說了。

“哦?是真的有鬼嗎?”

秦陽點頭:“確實有一個鬼一直在您身邊。但她從來沒有故意嚇過您。那位,應該是您朝思暮想的……”

話還沒說完,秦陽就看到黃老先生原本笑眯眯的臉上,變得震驚,然後激動起來。

“是她嗎?你是說,她一直都在我身邊?”

秦陽點頭:“昨天我來到這裏的時候,就發現了這裏的一些地方陰氣有些重,還有一些古怪的地方。這裏有一個原始住着的鬼,就是您的愛人。還有一些外面的孤魂野鬼。那些孤魂野鬼是受了這裏的一些感應才進來的,一開始是被人爲招進來的,但後來被您愛人控制了。”

黃老先生一時間嘴脣微微顫抖,說不出話來。

“她……她現在還在這裏麼?”

秦陽搖頭:“她只是一個魂魄,不曾害人,沒有怨氣,所以是無法在白天隨意走動的。”

黃老先生拉住他的手:“我們去堂屋說。慢慢說。”

秦陽能夠理解他現在爲什麼這麼激動。

蘇婭在庭院進行她的晨練,秦陽則跟着黃老先生到了堂屋。

鄭管家也過來了。看到秦陽在跟黃老先生說一些事,正要自動退下,卻被秦陽叫住了。

“鄭管家,此事與您也有一些關係,還請留步吧。”

秦陽此話一出,在場的另外兩個人都是一頓。

黃老先生驚異地看向在自己身邊服侍了很多年的管家,而鄭管家則是腳步一頓,擡起頭來的時候,輕輕嘆了一口氣。

“我知道,我對不起老爺。”

秦陽什麼都還沒說呢,鄭管家就開始“招”了。

黃老先生沒有說話,聽着鄭管家把話一點一點說下去。

“老爺是個大善人,熱心公益,雖然是商人,卻口碑非常好。曾經有不少姑娘都對老爺有好感,但是老爺似乎心中有個人,對那些姑娘全部禮貌地拒絕了。我當初就想,再等等,等老爺把心裏的那個人看淡了,說不定就能找到新的歸宿了。可是,都到這個年紀了,老爺還是牽掛着那個人。我……我實在是替老爺惋惜啊。”

黃老先生剛剛得知了一個重大的消息,現在又聽到鄭管家的這些話,更加的激動。

“等等。”秦陽出聲,打斷了鄭管家的話,“你確實有錯,但是這次的事情跟你沒有太大的關係。我之所以說跟你有一定關係,是因爲……你身爲黃老先生的管家,卻輕信了別人。”

鄭管家一愣:“秦先生,您這是什麼意思?我雖然做了一些見不得光的事情,但我對老爺是一心一意的,絕對沒有與外人勾結。”

“可如果那個人,並不是外人呢。”

鄭管家和黃老先生都把目光集中在了他的臉上。

“是……阿德?”

黃老先生退休以後,身邊的人際關係意外得非常簡單。除了偶爾來見面喝個茶、下個棋的老友,身邊親近的也就只有自己那個徒弟了。

黃老先生看向秦陽,那表情除了詫異之外,還有一些複雜的東西。

秦陽看向他,點了點頭:“她昨晚跟我說了。”

黃老先生扶着太師椅,有些失力地坐下來,似乎是不太敢相信這個結果。

“不過他也沒把事情做絕。”秦陽解釋,“我昨晚跟您愛人聊了一下,她的意思也是希望我出面,讓他迷途知返。”

旁邊的鄭管家聽到“您愛人”這三個字的時候,表情更加震驚了。

秦陽注意到了他的反應,看向他:“其實,您不必爲黃老先生的感情生活多費心。畢竟,兩個真心相愛的人,其中一個如果提前消失了的話,另外一個有權利繼續愛着那個人。就拿我說,蘇婭是我這輩子認定的人。她要是消失了,我這輩子估計也不會再找第二個女人了。”

黃老先生問道:“他……做了什麼?”

秦陽回道:“一些小把戲。買通了在這裏做家宅護理隊伍中的一個人,給這個宅院做了一點小手段,再人爲裝神弄鬼,目的是讓您心神不寧,身體日漸衰弱。”

他沒有把黃正德的目的說出來,畢竟,有些事情還是不知道的好。

“他那邊,我會去說。他雖然走了歪路,但不至於無法回頭。您這裏風水原本就好,那些小伎倆因爲您愛人的提醒,很快就找到我來解決,因此並沒有造成太嚴重的後果。”

黃老先生也沒有追問黃正德的目的,只是坐在太師椅上,長嘆一聲,瞬間似乎蒼老了不少。

鄭管家還在詫異:“怎……怎麼會是他?”

秦陽看向黃老先生:“魂魄長時間滯留陽間是要受到懲罰的,所以我昨晚勸了您愛人,送她往生了。臨走之前,她託我向您說一聲再見。她說,雖然她那短暫的一生滿是疾苦,但是遇到了您,好像還是能感到滿滿的幸福。同時,她希望您再好好活下去,別走得那麼早。我告訴她,她在陽間滯留了這麼長時間,需要在陰間受點懲罰。所以她讓我告訴您,好好吃飯,好好睡覺,別趕着去見她。您要是趕着想見她,怕是會錯過了,她還想跟您下輩子再見呢。”

黃老先生眼中有淚,顫抖着點了點頭。

“好、好……我一定按照她說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